黄雄试图奋力挣扎,却感到一阵强烈的肌肉酸痛感,有心无力的感觉是如此的绝望,而那几乎要把自己的半张脸烙熟的光滑石面,仍然紧紧贴在他的脸颊上:“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鲍天下摆摆手,似乎很满意黄雄配合的态度,在他的示意下,制服黄雄的个女人才将他的脸在滚烫的石面上抬起。

    黄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刚才的某一瞬间,他似乎觉得自己已经死过一次。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虽然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但就凭他们那点实力,完全不足以控制他。

    “你刚才喝过的酒里,我放了一些特殊的东西。”鲍天下的笑容灿烂:“以前我还亲自倒斗的时候,一定会随身携带的东西。它不仅仅能封住僵尸粽子的行动力,同样也能封住人类的心境和行动力。”

    “你……”黄雄的脸色露出前所未有的惊恐之色,鲍天下竟然在酒里下药给他喝!怪不得他刚才喝下这酒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以前四十度的威士忌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而这次喝下半瓶他就能感觉到一丝酒意了。

    鲍天下不紧不慢的解释着:“你放心,这杯酒不会让你怎么样,只是在这五个小时之内使你变得跟普通人一样,筋脉闭塞,内力尽失,有心无力,根本无法做你想做的事情。”

    “大老板,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们无冤无仇,以前的几次合作也都非常愉快!你要钱?我可以给你钱,我把所有钱都给你也没问题,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黄雄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自己连死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死,那岂不是太冤枉了。五个小时,鲍天下有足够的时间折磨他。

    “雄哥觉得我是图钱的人吗?”鲍天下无奈的摇摇头:“看样子你还没明白,为什么我会知道你在申江碰到麻烦了?呵呵,武器存藏点都被警方端了,心里肯定很不是滋味吧?”

    鲍天下的阴险笑容让黄雄彻底怔住了:“你……你怎么会知道……”

    “如果我说,害你丢了大批军火的徐云是我朋友,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你相信吗?”鲍天下直言道。

    黄雄摇头摇的非常坚决:“不信。你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鲍天下仰头大笑几声:“哈哈哈哈,连你都不信,看样子我和他真的不是朋友了。但就算不是朋友,我答应他的事情,也一定会帮他解决。”

    黄雄的眼神里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惧,这种浑身上下使不出半点力气的感觉让他感到恐怖,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完全无力反抗鲍天下现在的任何要求,如果反抗,自己就会遭到非人的折磨。隐隐作痛的半张烤焦脸颊,就是最好的提示。

    “我想见见太弯的朋友。”鲍天下道:“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我不明白。”黄雄紧张道:“大老板,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说清楚……”

    鲍天下一招手,那个女人再次将黄雄控制住,鲍天下眼神儿充满不屑:“我说你明白,你肯定明白,如果想不通,我可以帮你。”

    “我明白!明白!”黄雄刚被这个女人控制,就大喊道:“我知道我该怎么做,大老板,给我一个机会!”

    鲍天下抬手示意那个女人停止行动,上前拍了拍黄雄另一面没有受伤的脸:“机会只有一次,你已经用掉了,如果接下来你还要跟我耍什么花招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讲情面了。”

    黄雄拼命的点着头:“大老板,你说,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以后我黄雄就是你的人,我什么都听你的。”

    为了活命,黄雄能想到最好的筹码就是自己。若不然,就算他帮鲍天下做了事情,鲍天下依然会杀了他。黄雄怎么都想不明白,徐云和伍元冬两个人凭什么能请到这么卑鄙阴狠的猛人来帮他们。

    这个筹码的确让鲍天下很动心:“看来雄哥,很有诚意,哈哈哈,好,那我就期待雄哥的诚意。把你的太弯朋友全部请到这里,所有的费用都记在我的账面上,你们可以尽情的享受玩乐,你要做的仅仅是把我给你喝的这种酒,让你的太弯朋友们也尝一尝。”

    黄雄咕咚咽下一口唾沫,他就知道鲍天下会让他这么做,季风是莲会赤金堂堂主,实力自然不弱,这次来大陆又是为了解决伍元冬的潜在威胁,又是为了给手下亲信秦一天报仇,带来的人自然也绝对都是实力不弱的高手。

    即便鲍天下有实力硬碰硬,但那也会两败俱伤。鲍天下是精明人,这种买卖他不会做,既然他有办法不动一兵一卒就拿下对方所有人,又为何让自己身边的人卖命呢。虽然现在向东等高手都埋伏在会所之内,随时都会出来保护他的安全,但那只是一道防止事态失控的保险。

    当然,事态不会失控的,因为一旦事态失控,黄雄将会第一个成为刀下亡魂,黄雄不想死,他把命看的比什么都重,所以他会想尽办法控制他所能控制的。

    ……

    季风,台湾莲会下最大堂口赤金堂的堂主,十五岁而立之年,一表人才,不管是为人处事,还是做事能力,都深的莲会会长的欣赏,他是当年莲会最年轻的堂主,也是现在五大堂主里面坐的最久的一个人。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黄雄的表演天赋估计也是打娘胎里面就会的,一点都没有任何的有违和谐感。

    相反,季风倒是小心了很多,说真的,他并不是多么相信黄雄,因为年前他把黄金珠宝交给黄雄之后,黄雄并没有把军火武器交给他便消失了。对于季风来说,黄雄显然是个不可信的人。但为了追回军火和伍元冬,他又不得不跟黄雄合作。

    两人是为了利益硬凑在一起,所以季风觉得黄雄根本没有必要搞这么大的场面来接待他们。越是这样,季风就越是觉得有问题。

    “雄哥,有什么事情我们开门见山的谈就可以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季风笑了笑:“我来大陆可不是消遣的,没有什么我在太弯是享受不到的。”

    黄雄知道季风的谨慎,笑颜道:“季堂主,在太弯你能享受到的可不是我的心意,你都到大陆了,我若不尽到地主之谊,那岂不是违背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道理?呵呵呵,季堂主,我可是诚心诚意的,你可千万不能不给我这个面子哦。”

    “可是我和雄哥的第一次合作就出了问题,我又如何能再次相信雄哥呢。”季风对黄雄虽然也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但他也明白主客之分的简单道理,这里是大陆,不是太弯,他能收敛的一定要尽量收敛。

    黄雄急忙道:“这是我要跟你解释的事情,季堂主,上次军火没能按时给你,是有人搞了鬼,警方盯上我了,我只能逃出去,我这一逃就是年。到哪我这个人做生意就是讲究诚信。所以前段时间才会联系你,让你派人来看军火。谁知道……哎!”

    季风皱了皱眉头:“年前有人搞鬼是什么意思?”

    “季堂主,这个事情恐怕就要问你自己了。”黄雄道:“年前捣鬼的那个人,恐怕就是前段时间杀了秦一天,害的我军火全部被查收的人。”

    “你是说伍元冬?!”季风两眼一瞪,怒火烧。

    黄雄轻咳几声:“季堂主,这个我可不敢说,前几天害我军火被查收的,就是伍元冬。而且他身边还多了一个帮手,实力不俗。”

    季风死死的盯着黄雄,似乎想要看出些什么。

    黄雄无奈的摇摇头:“季堂主,我都这么有诚意了,你也应该相信我了吧。如果我还有二心的话,也就不会跟你说的这么清楚明白了。我们要对付的可不仅仅是一个人,这就是我请你和诸位兄弟来消遣一下的原因。”

    “雄哥,那今天你一定要好好跟我聊聊了。”季风淡淡道。他来大陆的目的当然也仅仅是取回军火,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让伍元冬永远离开这个世界,近期他做的一些事情都惹的会长有些怀疑了,大小姐对他也有意见,他不能让伍元冬这个时候出现给自己捣乱。

    只要他拿到军火,就能实行自己的篡位阴谋,到时候逼迫会长把大小姐嫁给他,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季风的野心很大,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得到太弯的一切。他已经受够了在会长面前带着阳奉阴违的假面。

    “请吧,这里可是申江最‘好玩’的地方了。”黄雄道:“没有你得不到的享受,只有你想不到的。今天整个会所都是我们的,所有的人都为我们服务。兄弟们都尽情的嗨起来就好。酒随便喝,女人随便睡,哈哈哈哈!”

    季风带人连曰奔波到申江,这些兄弟又要每天到处找人,疲倦早已经充斥了全身,这个时候能有这么个人间天堂供他们享受,绝对是比任何事情都要开心的。

    在黄雄的带领下,季风带来的所有手下很快就沦陷入醉生梦死的酒池肉林之,没有人会不喜欢这种在天堂享受的待遇,没有人会希望出去做事。今天既然有机会,当然要抓住机会,尽情的享乐,尽情的宣泄自己内心的狂野。

    酒,随便喝,女人,随便睡。这就是这些人此时此刻最大的愿望。

    但清醒的人永远会保持清醒,季风可没有那么放得开,他还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搞清楚黄雄到底想要做什么。

    【ps:花~票~免费的不免费的只要哥哥姐姐们手里有,就都给小弟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