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直到鲍天下的出现,才打断了这些人醉生梦死的气氛。

    “啪,啪,啪!”鲍天下一边拍着手,一边笑着道:“都说太弯的同胞比我们大陆的同胞懂得享受,比我们大陆的同胞更会玩,这话还真是有道理啊。哈哈哈,你们也差不多尽兴了吧,也轮到我享受了吧。”

    鲍天下的出现显然让现场的气氛陷入到了僵局,向东和李纯两人站在鲍天下的身后,冷眼的看着现场所有人。

    季风顿时警觉起来:“雄哥,你不是说这里只有我们吗。这位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面前。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说服我的答案,就不要怪我季风翻脸不认人。”

    黄雄也没想到鲍天下会这么突然出现,只能起身介绍道:“这位是……”

    “鄙人鲍天下。”不等黄雄说完,鲍天下就打断了他的话,自我介绍道:“是给你们提供今天这个场所的人,呵呵呵,实力有限,能带给太弯同胞们的最高享受就只有这些了。这里有我一些股份,诸位觉得怎么样,还不错吧?”

    黄雄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鲍天下会直接明了的把事情挑明呢,虽然季风和他带来的所有手下都喝了这里的酒,应该已经和他一样有心无力,变成了普通人的状态,但他自己现在是普通人的状态,还是让他感受到了威胁的存在。

    “原来是老板。”季风稍微松了一口气:“鲍老板这里的确很棒,即便是在太弯,想要找到这样奢华的地方也很难。大陆的发展实在太快了,尤其是申江,不愧是国际上的一线大城市。”

    鲍天下哈哈笑道:“过奖过奖,季堂主实在是太会说话了,太弯的发展才快啊,大陆是比不上的。哦,对了,会长身体怎么样,什么时候能轮到季堂主上位啊?”

    季风闻言脸色一变,拍案而起:“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说完,他就狠狠的把目光瞪向黄雄,黄雄被季风凛冽的目光瞪的有些不知所措,他只能安慰自己,反正季风也喝了有“材料”的酒,就算他想把自己怎么样,也没有那个能力。

    “不知道你的身份,我就不会让雄哥请你们来了。”鲍天下笑的很满足:“季堂主,我不仅仅是知道你的身份,还知道你来大陆是想做什么,甚至知道你回太弯之后想做什么。怎么样,我厉害吧?”

    “你怎么知道的……”季风的拳头越攥越紧,他心里戾气大增,杀虐之心暗暗滋生,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被人提及他要篡权的那点心思。

    鲍天下唉了一声:“我说我学过看相,只需要看你一眼,就能知道,你能相信吗?当然是雄哥跟我聊的,哈哈哈。”

    黄雄一下被出卖,脸色都变了,他哪知道鲍天下是想搞什么!

    季风的愤怒一下就集在了黄雄身上,黄雄已经不是第一次耍自己了,年前的生意,他就不守诚信,现在竟然又要跟自己耍花招,季风一声令下:“给我杀了他!”

    随行而来的六人毫不犹豫的扑向黄雄,然而在他们出拳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身体的不对劲儿!根本使不出力气!

    几人对黄雄的殴打完全就是普通人的力度,这也让现在和普通人一样的黄雄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风哥!酒里有东西,我们根本就使不出力气!”突然有人喊道。

    然而这时候,向东已经出手了,他身影闪过六人面前,面对毫无战斗力的对手,向东轻轻松松将六人的脖子全部扭断,用时绝对不超过八秒。

    季风终于怒了,他身影一闪,突然袭向鲍天下!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懂。然而就在季风袭向鲍天下的瞬间,李纯已经来到了鲍天下的身前,替鲍天下阻挡了季风的致命一击。

    黄雄惊讶了,他明明看到季风也喝酒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看到季风每次喝完酒都会用纸巾擦一下嘴巴,因为季风从一开始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所以他把所有的酒都吐掉了,即便季风很清楚黄雄跟他喝的是同一瓶酒,但他还是觉得应该小心为上。

    果然不出季风所料,酒里有问题,虽然不会要人姓命,却能封住人的心境和内力真气,让高手变成一般的普通人。季风只能庆幸自己都吐掉了,不然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偷袭鲍天下不成,季风马上把目标转移到了黄雄的身上,因为黄雄也喝了这种酒,所以他现在也是普通人了。季风想要黄雄的姓命,完全是易如反掌。

    面对这个坑爹的家伙,季风再也无法抑制心狂躁,突然反方向袭向黄雄,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先要了黄雄的姓命!也算给自己这六个一起出行的兄弟报仇了!

    可季风忘记了,黄雄身边还有个向东,他的致命一击再次被人拦下。

    “季堂主,虽然你没喝酒,但这空气里面的一些细小微尘却是你措不及防的。”向东微微一笑:“以你现在的实力,恐怕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我还有千面观音帮忙呢,放弃吧。”

    黄雄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幸亏向东出手救了他,若不然刚才季风那一下肯定能掏出他的心脏来。

    季风从没有想今天这样落入绝境,他一定会好好记住黄雄这个名字,早晚有一天,他都要亲手解决了这个欺骗他两次的家伙,第一次害他丢了大笔的金钱,这一次却害他几乎丢了命。

    “既然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那也就恕我不奉陪了!”季风突然在口袋掏出一个东西狠狠砸在地上,没等众人反映过来,一阵巨大的白色烟雾就在室内爆炸而起,整个房间瞬间被包围在什么都看不清楚的环境之。

    这烟雾不仅害得鲍天下狂咳不止,还搞的他泪流满面,等到烟雾散尽,他们再也找不到季风的身影。

    “他怎么会有东瀛忍者保命的东西。”向东也猛咳几声。

    鲍天下冷笑一声:“看来这个季风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他想要篡权上位做莲会会长的位置,恐怕不仅仅是他自己的想法。”

    “大老板,你的意思是……有东瀛人从搞鬼?”李纯道。

    “莲会会长对于钓龟岛的事情非常坚决,他有一个个人的保钓组织,而这个保钓组织经常会在很多方面影响到东瀛人的利益。季风手里会有东瀛忍者逃命的烟雾球,显然他跟东瀛人脱不了关系。”鲍天下淡淡道:“东瀛经常会安排一些忍者到钓龟岛附近的海域威胁保钓人士船只的安全。莲会会长几次派高手去对付那些忍者,但那些忍者总能利用烟雾球的保护而逃离。”

    黄雄痛骂一声:“想不到这王八蛋还是个卖国贼,幸好老子那次没有把军火给他,不然的话,他这孙子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你又有什么资格骂他?你做的事情有多么光彩似的。”李纯瞪了黄雄一眼:“大老板,我想季风这次栽了这么大的跟头,肯定不可能在大陆待着了。黄雄留着也没什么用了吧。不如让向东给他个痛快。”

    向东闻言便摩拳擦掌,黄雄一下就傻了,他可不相信李纯一个女人竟然这么毒辣,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马上就要干掉。

    “不,他还有用。”鲍天下道:“这事儿你安排人做,让他活着就好,每五个小时之内都让他喝一些应该喝的东西,让他保持这种普通人的状态。不然我真怕他恢复了实力会第一个要了我的命。”

    李纯点点头。

    “大老板,不要这么对我,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向你报仇,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敢违背你的地方!”黄雄几乎都要跪下了:“我求求你,不要折磨我,我以后心甘情愿为你所用,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鲍天下微微一笑:“雄哥,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最不可信。那就是没有诚信的生意人。虽然你做的是军火生意,见不得光的生意,但那也要守诚信。生意人吗,诚信是本钱。我也是生意人,我做的生意比你还见不得阳光,但我就以诚为本。绝对不会做出你这种坑人的勾当。你连让你赚钱的合作伙伴都能耍,你拿什么让我相信你?”

    鲍天下的话就像一声闷雷,将黄雄整个人击,黄雄觉得自己已经跌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如果被鲍天下一直这么监管者,他以后的生活肯定是生不如死。

    “大老板,给我一个机会,我真的求求你。”黄雄做着最后的挣扎。

    鲍天下没有再理会他,转身离开。

    徐云让他做的事情他在第一时间就帮他搞定了,当然也要在第一时间通知他。鲍天下要让徐云看看他的诚意,徐云让他做的事情,他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完成了,而他求徐云做的事情,徐云却迟迟不肯答应。

    鲍天下虽然很清楚自己的人情在徐云面前或许一钱不值,即便是这样,他依然要让徐云知道,知道他鲍天下为他做的一切。就算不是感恩,不是感激,就算是还他一个人情,他也要让徐云知道,必须让自己做点什么才好。

    鲍天下看着黑夜阴沉的天空,没有任何犹豫的拨通了徐云的手机号码,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徐云。同时,他也希望在徐云口得到他想要的好消息。

    春节已经结束,任何因为节假曰停止的事情和工作都已经开始复苏,鲍天下想要开始的事情,是不是也可以开始了呢?一切的决定都在徐云身上,只要徐云点点头,他之前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ps:支持给力加更就给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