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正和阮清霜一起收拾果果和步飞梵开学的用品,接到一个电话之后就去找伍元冬了。虽然阮清霜没听明白刚才徐云是跟谁通话,但在徐云的表情上,她还是看出了一些事情,徐云虽然在压制,但表情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相当惊讶的神情。

    伍元冬正准备睡觉,看到徐云面色凝重的来找他,马上问道:“发生了什么?”

    “鲍天下已经解决了黄雄和季风的事情。”徐云道:“季风带来的人全部都死了,只有他一个逃走了,如果他没有傻到想找死的地步,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逃回太弯。”

    伍元冬张大嘴巴,这个消息来的也太突然了,距离他们跟鲍天下谈条件之后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鲍天下就把问题解决了?!鲍天下处理事情的效率远远高出了他们的想象力,鲍天下这个人实在是太恐怖了。鲍天下带给他们的震惊已经完全抵消了他们应该感到的喜悦。

    “我相信鲍天下是不会随便跟我开玩笑的。”徐云道:“他现在很期待我能给他一个什么答复。”

    “他是不是要求你跟他去兴安岭?”伍元冬一愣:“你答应了?”

    徐云摇摇头:“我当然不能答应,只是我如果没有一个正经的理由,恐怕鲍天下是不会乐意的。幸好季风逃了,让我有一个去太弯渡假的理由了。”

    伍元冬道:“你跟他说你要去太弯找季风?”

    “当然,季风不死,这件事情就不算结束。”徐云道:“既然事情没有结束,我当然不能答应鲍天下的要求,要怪就怪鲍天下没能抓住机会把季风也直接除掉了。或许现在鲍天下正后悔呢,呵呵,他现在也很希望我能早一点帮你除掉季风。”

    伍元冬沉默了一下:“但你不可能一直这么拖下去,鲍天下早晚会有没耐心的那一天。”

    “管他呢,至少他现在还是很有耐心的。”徐云笑了笑:“他不仅很有耐心,还告诉我了一个关于季风的更重要消息。”

    “什么?”伍元冬疑惑道。

    徐云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季风有可能和东瀛人相互勾结,因为他今天逃走的时候,是使用的东瀛忍者保命的烟雾球。这种东西大陆和太弯都是不存在的,也没有人会制作,只有东瀛忍者才会使用这种东西。”

    伍元冬倒抽一口寒气,季风比他想象的更无可救药。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怂恿季风篡权上位的,肯定是东瀛人。”徐云道:“莲会会长是全国闻名的保钓组织领袖,整个莲会的人都是保钓组织的成员。东瀛人应该对会长和莲会的成员恨之入骨,他们想要找一个傀儡取缔会长,然后利用太弯的势力打击有关于保钓的一切事情。”

    伍元冬真不敢相信季风想要篡权上位竟然还牵扯到了如此大的国家利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就更有理由去阻止季风的阴谋。他绝对不准许莲会出现这种背弃国家,背弃人格,背弃一切的家伙存在!

    “我必须要杀了季风,而且越快越好。”伍元冬的拳头几乎攥爆,额头上暴起的青筋都无法表达他现在的愤怒。

    徐云点点头:“这件事情的确不能推迟了,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太弯,在季风和东瀛人施行其他阴谋之前,必须除掉季风,除掉侵入到莲会的叛徒。绝对不能让东瀛人在钓龟岛这件事情上的阴谋得逞。”

    伍元冬重重的点了点头,他发誓,以一个华夏炎黄子孙的名义发誓,绝对不会让这一切发生!

    “明天送果果和步飞梵入校之后,我们就动身。”徐云道:“我不希望在他们开学之后还会担心我的事情。他们都是很乖巧懂事的孩子。尤其是现在不能让步飞梵知道我们做的事情,我总觉得他现在有些不对劲儿。”

    “他?能有什么不对劲儿?”伍元冬不解道。

    徐云皱了皱眉头:“有一次我和他聊天的时候说错话了,或许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猎人学校的事情。他似乎对猎人学校很感兴趣,而且他想成为高手的心情简直是我无法预估的。他不甘于平凡,他想成为跟我们一样的人。所以,他特别向往猎人学校。”

    伍元冬闻言还真是大吃一惊:“你怎么会跟他提到猎人学校呢……那可绝对不是人待的地方。别说是他,就算是一般高手去了,十有**都受不了那种非人的磨练。你应该听说过猎人学校的校长,他就是个变态……”

    “古鹊界……”徐云深呼一口气,以前在神龙大队的时候,他就经常听王逸提起过,地玄境的高手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而这个名字徐云又隐约似乎在小时候也听张太岁提起过,至于他们这些老妖怪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可就不知道了。

    只是听到这个名字,伍元冬就忍不住喉结耸动,表情紧张道:“你一定要看好他,千万不能让这小子去那种鬼地方,那就是人间地狱!”

    “是啊,那的确是个人间炼狱。”徐云深呼吸之后似乎放松了很多,“说句可怕的话,我有时候还幻想过,若是步飞梵这小子真的能得到古鹊界的**,出来之后会是多么牛逼的人?”

    “得了,你这个念头还是抓紧时间打消掉。”伍元冬使劲儿摇着头:“恐怕他去了猎人学校,还没得到古鹊界的**,就先被古鹊界手下那四大教官给**死了。到时候你连哭的地方都没有,多好的一个大儿子,你可千万别给毁了。”

    徐云苦笑一声,是啊,他才不舍得把步飞梵扔到那鬼地方,就算他不是叶法拉托付给他的,他也绝对不舍得,因为这小子已经融入到了他们一大家人之,他们是家人。

    家人的意义绝对是非凡的。

    “明天你去送他们上学,我去机场订机票。”伍元冬道:“老弟,不好意思了,原本你若去太弯,我应该尽到地主之谊好好带你玩玩,去最有名的夜蒲店喝酒,去路边看最风搔的槟榔妹,呵呵……可是竟然要你去跟我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徐云微微一笑:“冬哥,我不仅仅是帮你。我是为了大义。”

    “兄弟!哥这辈子没佩服过几个人。你绝对是我最佩服的那个一,没有之一。”伍元冬感慨一声。

    ……

    开学季总是让学龄孩子既兴奋又无奈,兴奋的是又可以回到学校和同学朋友打成一团,无奈的是又要受到老师的约束,而且这种封闭式的学校还不准许回家,尤其是果果这种恋家的姑娘,真是相当的不乐意。

    幸好现在学校里她又多了一个能照顾她的小步哥,这一点让她非常欣慰。

    然而进校门之前,徐云非但没有嘱咐步飞梵要好好照顾果果,却把果果拉到一旁偷偷道:“果果,学校里帮老爸一个忙,看紧你小步哥,只要他有任何风吹草动不对劲儿的地方,你就马上告诉我。”

    “比如?”果果道:“谈恋爱?和女孩接吻?偷偷出去开房滚床单?”

    “……”若是身旁有砖头,徐云一定拿过来把自己拍死:“老爸可没给你开玩笑,如果他跟你说想要逃课,或者跟你说一些什么再见之类分离的话,你一定要拉住他,马上通知我。”

    果果这才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小步哥逃课出去跟人家小姑娘滚床单的。”

    徐云捏捏果果的笑脸,真不舍得让她去学校啊:“去吧,到学校里听老师的话,和同学搞好关系。”

    “放心吧。”果果小大人似的上前拉着步飞梵大步冲入学校。

    当然,这事情徐云嘱咐给果果并不放心,幸好有仇妍会在学校待着,徐云又把嘱咐果果的事情跟仇妍聊了聊,大致将步飞梵对猎人学校感兴趣的事情告诉仇妍。仇妍也基本明白了徐云的意思,示意徐云放心,她一定不会让步飞梵离开她的监管范围。

    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徐云和伍元冬也道别了阮清霜他们一众人,赶赴太弯解决季风的问题。

    “如果林歌带客人回来,好好招待。那是我老朋友。”徐云临走前对阮清霜道:“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身体,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对了,现在酒店有强子来帮忙打理,你抽空也出去玩一玩,放松一下心情,找一个周末婉儿也休息的时候,去琴岛找唐九,顺路看看我那影视广场建的怎么样。”

    “你就不要担心我了,照顾好你自己。”阮清霜道:“一切小心。”

    秦婉儿也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清霜姐,你和冬哥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去吧,别墨迹了,再墨迹下去,清霜姐又要多愁善感了。”

    “嗯,我们走了。你们回去吧。”徐云道。

    前来机场送行的强子等人也纷纷感慨:“哥啊,记得到了那边也想着我们,我们可都想着你呢,别被槟榔美眉勾了魂啊。”

    “哥啊,回来的时候别忘了带点土特产,我听说太弯最盛产的就是太弯妹,有胸有屁股有腰肢的那种,你别只顾着自己享受,记着点兄弟们。能打包的话,就多带两个回来。”

    “是啊哥啊,要是太弯妹不方便往回带,有高仿模型的充气娃娃也成,我们不嫌弃,什么波多也好吉泽也好,都成,听说那边手工艺品比我们大陆制造的要精良很多!”

    “滚犊子。”徐云最终只能用这句话结束他们的机场送行,有这群家伙在申江,徐云离开的时候放心多了,起码一般人谁若想欺负阮清霜,那都要掂量掂量能不能先过了他们这一关。

    太弯岛,等着哥,哥来了。太弯妹,等着哥,我马上就到。

    主要是传说莲会那个美若天仙,有太弯岛第一美女之盛名的大小姐,这是必须要等哥滴,哥去拯救你们莲会走出水深火热,到时候可别爱上哥,就算爱上了,也别纠缠哥,哥在大陆是有人的,而且还不止一个。

    【ps:还是老时间加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