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解决掉了身边几人,林苏音和全班小伙伴都惊呆了,刚才坐在徐云身后提醒徐云离开的那个女孩真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你……”舒池力瞪大眼睛,伸手指着徐云,喉结耸动几下,却什么话都没有再讲出来。

    徐云却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安逸的坐在他的位置上,悠哉道:“你什么你?难道你爸爸没有教育你,不要随便用手指指别人,这样子很不尊重人,如果碰到脾气不好的人,很有可能会被对方掰断哦。”

    舒池力虽然不愿意认怂,但内心的恐惧感还是让他条件反射的迅速把手收回:“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跟我做对,你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普通话不错哦,我知道啊,你爸爸是什么隆兴社的社长,手下有很多人吧?几千?还是几万?那样的话我会很害怕。”徐云耸了耸肩膀:“如果只是一个有百十号人的黑帮小头目,那你可就千万不要在我面前作威作福了哦。我或许会一点都不在乎。”

    舒池力想不到这家伙竟然在知道自己身份背景的情况下,还敢这么对他,第一次面对霸权危机的舒池力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现在是上课时间,你是要留下一起上课,还是送你的人去医务室疗伤?”徐云道:“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选择,如果你不选,那我帮你选第个选择,你和你的人一起去医务室疗伤。”

    徐云说完,凛冽的目光就狠狠扎入舒池力的心肺。

    舒池力从未这么狼狈过,在门口堵门的跟班也傻眼了,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直到舒池力冲他吼了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滚过来带他们去学校医务室!”

    那跟班屁滚尿流的跑过来,扶起个被一个回合便击倒的家伙,跟在舒池力身后狼狈离开教室。门口的老师看到这一幕很是诧异,不过这几个混蛋他也很讨厌,所以根本没有追问是谁打了他们。

    而且老师还很开心的对舒池力说:“你这个惊喜实在是很特殊,开始我还以为是惊吓,现在发现,还是用惊喜来形容比较贴切,你小学语的确学的不错。”

    舒池力哪还有功夫跟老师理论,只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就匆匆离开。

    老师的到来让课堂刚刚出现的小插曲慢慢被遗忘,但所有人都忘不了的是这个新同学的威武霸气,用徐云后排女生的话来形容:“这家伙简直不是人哦。”

    林苏音也并没有因为徐云的行为而对他表示过任何的感激和感谢,她安静的听着课,默默的记录着老师让记下的每一个重要知识点。徐云对此很欣赏,爱学习的女生,人品一般都不会太差的。

    一堂课很快便结束了,老师宣布下课之后,林苏音就打算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跟身后这个“新同学”好好聊一聊。可是班里其他同学都太热情了,没等林苏音相约,她的身后就很快围满了人,甚至包括林苏音身旁的朋友,都回头把所有的兴趣集在了“新同学”的身上。

    “帅哥,你叫什么名字?”

    “哥们儿,你是哪里人?”

    “美男,你什么时候到的我们学校?”

    “暖男,你是托关系转校过来的吗?”

    “兄弟,你是不是练过功夫,能不能教我们几招?”

    各式各样的问题,绝对比警察查户口问的还多,徐云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抽身了,这场面阵势也太大了一点,只是太弯大学同学们的热情远远超出了徐云的预估,他们几乎把所有好奇的事情都问了出来,对徐云一点都没有生疏的意思,争先恐后的和这个敢跟舒池力做对的家伙交起了朋友。

    林苏音一开始自然无语,但后来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她真的没想到这个班级里还会出现一个比她还要受到追捧的新同学。虽然众人焦点在身上移开,但林苏音一点都没有吃醋的意思,反而很享受。

    她和其他同学一样,好奇想听徐云如何回答这些繁杂的问题。

    但徐云似乎不是特别的配合,他只是用微笑回答每一个人:“大家不要这样,你们太热情了,我有点不适应,能不能让我先喘口气?”

    课间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很短暂,上课铃意味着所有人都应该乖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虽然现在大家伙都知道舒池力不会再回来,却也依然没有人换座位,似乎他们已经习惯了林苏音身后不能坐任何人的规则。

    在老师来到教师之前,林苏音做了个让众人都很惊讶的决定,她竟然回头将课本放在徐云面前,然后起身走到徐云身旁坐下。

    “新同学,你没有课本,不介意我跟你分享吧。”林苏音落落大方道,给了徐云足够去喜欢这个女孩的理由。

    “求之不得。”徐云这话绝对说出了全班每一个男生的心声,能和林苏音共用一个课本听课,那绝对是天堂级别的待遇。

    课堂再次开始了,徐云很清楚的感觉到,林苏音的注意力远远不如第一堂课的时候集,她不再用笔去记录老师让记录的东西,而是时不时会偷瞄徐云一眼,终于趁老师在黑板写字的时候,低声问道:“那么多同学问你姓名,你还没有回答呢。”

    “徐云。”徐云微微一笑:“你呢。”

    “林苏音。”林苏音也用同意的微笑道:“你也可以叫我Miya,大家似乎都喜欢这么叫。”

    徐云点点头:“虽然Miya这个名字很好听,但我觉得林苏音似乎更有韵味。给你起名字的人一定是个很有水平的人。”

    “孩子的名字当然是父母起的咯,难道你的不是吗。”林苏音淡淡道:“你的名字也很好听啊,简单,大方。”

    徐云耸了耸肩膀:“一般只有没什么词语可以形容的情况下,才会用简单大方来形容,看来我的名字很失败。”

    “名字而已,人的代号。”林苏音笑了笑:“我可不相信那些所谓的姓名大师,要根据什么五行八卦风水阴阳和生辰八字来起名字,人的命运绝对不可能因为姓名而改变的,叫天龙的不一定能升天,叫傻根的也不一定就真的是傻子。”

    “高屋建瓴。”徐云佩服道。

    林苏音似乎打开了话匣子:“就比如说我,不论我叫林苏音,还是叫Miya,我永远都是我,我的身份永远不可能因为姓名而改变。不是吗?”

    “难道你很想改变你的身份?”徐云笑了笑。

    林苏音无奈的摊了一下手:“谁知道呢。”

    老师在黑板上写完了几句话,转过身来,徐云和林苏音也很默契的不再言语,认真的看着黑板上写的几行字。都是关于经济贸易的理论知识。不管这些理论知识是不是有用,徐云都不是特别的感兴趣。但是他觉得一切理论必须依附与实践,只有知道理论的话,最多成为所谓的经济学专家,而只有结合了实践,才能成为成功的经贸商人。

    虽然对经贸的知识不是特别感兴趣,但徐云对课堂还是充满了向往,至少他觉得人生这辈子无论如何都要经历一下大学生活,哪怕是到了学校并没有学到什么东西,但这也是一种经历。

    现在年轻人经常喜欢把下学早,混社会早之类的生活现状当作炫耀的资本,但真的等到他度过了人生仅此一次的青春之后,才会发现自己失去的那些东西,要绝对比他在所谓“混社会的经验”而更加珍贵。

    或许生活的显示是这样的,相当一部分高学历的高材生都在给低学历的大老板打工,但很多年轻人并不知道,好多大老板甚至会不惜千金到知名大学听一天真正教授的授课。

    因为当他们成功了,他们才明白,理论和实践也绝对同样的重要,如果没有这些理论,他们多走了多少的弯路,多承受了多少的困难。所以他们会不惜千金的把他们青春没有做过的事情,重新找回来。

    那就是坐在大学的教堂里,感受着老教授们的每一句真理。

    好多著名大学都有这种专门对成功老板授教的课程,有些课堂每天每人甚至就要上万块,但却依然肯有人买单。这完全说明了知识的价值。

    林苏音开始的走神也慢慢重新转化为认真听讲,徐云没有再打扰她,也陪着她一起思考老师提出的问题。

    不过徐云思考更多的是,和林苏音认识的如此顺利,是不是有些太一帆风顺了。都说这世界上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徐云很清楚自己不能因此就得意忘形,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乐极生悲。

    毕竟现在林苏音还不知道徐云是有意接触她的,万一让她知道了,天知道她会不会还能跟徐云交朋友。或者这个敏感的女神会因为徐云这么深的隐藏而感到愤怒呢。

    下课铃再次响起,教室里一片欢乐和祥和。

    大学生的课就是这样,绝对不会安排的满满当当,就比如今天,林苏音他们开学的第一天,经济贸易专业就只有这早上的两节课,剩下的时间完全可以自由支配,去图书馆看书也好,去宿舍上网也好,全凭个人爱好。

    “谢谢你的课本。”徐云道。

    “不客气。”林苏音笑了笑:“徐同学,我突然觉得你一点都不像是学生哦。”

    徐云咧嘴笑道:“是吗?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聊聊天,嗯,只要你不介意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奉陪的。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

    “好啊,我也没什么事情。那你在学校餐厅旁边的咖啡厅等我一下。我要先回宿舍去换身衣服。”林苏音微笑道。

    徐云心里美滋滋的,这算是第一次约会吗?还要换衣服,看起来林大小姐对他很重视哦,难道已经意他了?呵呵,还是说,她另有企图?

    【ps:不知不觉,《妖孽兵王》已经写了两百多万字,时间过得挺快的,感谢诸位的支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