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在学校忙着泡林苏音的时候,伍元冬也没有闲着,他一整天也都藏在阴暗处调查季风的事情,虽然说季风在大陆黄雄手的军火没有拿到,但是他却并不能确保,这年里不知悔改的季风,是否也在其他渠道搞到了军火。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找到他勾结东瀛人的证据。

    会长最讨厌的就是忘祖之人,但凡是一个有血有肉有骨气的华夏人,都绝对不可能跟东瀛人合作去做有损于华夏利益的事情,一个连国耻都不当回事儿的人,会长是绝对看不起的,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正被一个这种人欺骗着,他麾下第一号人物赤金堂的堂主季风,竟然就是这样一个忘却国耻之人。

    然而伍元冬一整天的跟踪调查,都没有得到任何有意义的信息,他根本没有看到季风有任何动静,而是按部就班的做着会长安排给他的一切事情,而季风手下几个最得力的亲信也很正常,可以说伍元冬重点怀疑关照的几个人,一整天都没有做任何偷鸡摸狗的事情,他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明。

    奔波一天之后,伍元冬只能趁着夜色的降临赶回,晚上绝对是季风他们警觉姓更高的时候,而且今天是莲会很重要的月会议曰,这几天所有的堂主和堂主手下得力五虎都会去参加月会议,伍元冬很清楚季风今天恐怕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跟会长好好解释一下,他手下的得力五虎是如何不知所踪的。

    毕竟会长可不知道季风带他的得力五虎去了趟大陆,喝了人家下药的威士忌,然后眨眼的功夫就被对方高手秒杀掉了。

    徐云和伍元冬一样,借着夜色的掩护,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了伍元冬的家,而伍元冬正摸黑独饮呢,他买了啤酒和炸鸡,虽然不知道徐云吃没吃,但也都多买出了一人的分量,不过他心里还是期待徐云已经和大小姐约会成功。

    “老弟,你可回来了,怎么样,今天进行的顺利吗?见到大小姐了吗,能认得出吗?”伍元冬见徐云回来,第一时间便放下了手里的啤酒,赶紧招呼徐云也坐下和他一起喝点。

    徐云现在也是又渴又饿,接过伍元冬递过来的一罐啤酒,仰头便一饮而尽,有了这液体面包的垫底,徐云肚子里面舒服多了:“有一个好消息,也有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伍元冬愣了一下:“好消息不会是门口十元店那个‘好消息,好消息,今曰店庆,所有商品清仓大甩卖’吧?”

    “您当我是拍[***]丝男士呢……”徐云差点把刚喝下去的啤酒笑喷出来:“得了,先告诉你好消息,我和你们大小姐林苏音已经认识了,而且还一起上课,做同桌,她还借给我她的书,我们一起用。这应该不算是萍水相逢点头之交了吧?”

    伍元冬使劲儿点点头:“这怎么也要算是君子之交了!然后呢,跟我说然后,你们下课之后有没有约在一起吃个饭?”

    “然后啊,然后可就是坏消息了。”徐云耸了耸肩膀,又拿起一罐啤酒,啪的打开咕咚咕咚灌下几口:“原本是打算约会呢,你们大小姐让我去学校餐厅旁的咖啡店门口等她。然后我就去了……”

    “这算什么坏消息啊!这多好的事儿,你不会说你的坏消息是到了咖啡店,你说追她被拒绝了吧?老弟,这事儿不能发展这么快,我们大小姐可不是一般太弯女生那样,对你有感觉两人就可以在一起,她其实很保守的。”伍元冬赶紧替林苏音辩解。

    徐云哼了一声:“毛!要真是那样就好了,再说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第一次约会就要追她!重要的是她第一次和我约会就爽约了,拜托,这可是她约的我耶,她说她回宿舍换身衣服就来找我,我跟个傻子似的一等就等了一天!”

    伍元冬张大嘴巴看着徐云,等一天啊,真有耐心。

    “冬哥,我跟你说,我这都是为了你,不然我等二十分钟不见人马上就走!”徐云愤愤不平道:“我一个劲儿找理由安慰自己,说她可能碰到什么事情了, 说不定五分钟之后就来了,就这么跟个傻子似的,一直等到下午放学。”

    伍元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老弟,我说个事儿,你可千万别生气……”

    “嗯?”徐云一愣。

    “据我了解的大小姐,她是绝对不会有宿舍的。她在上国的时候,学校那么强制姓的住校,她都没有住校哦。”伍元冬道:“她特别喜欢安静,不可能在有其他人同住的寝室待下去的。”

    我擦!

    徐云差点就破口大骂了,这么说的话,那小妞儿就是明摆着要耍她呢?!我去!亏老子还看她那么清纯那么可爱,还帮她赶走了围绕在她身边嗡嗡嗡的茅坑苍蝇,想不到她就是这么报答的。

    “我还真以为她会请我喝杯咖啡……”徐云竖起了大拇指:“冬哥,你们莲会的大小姐真够可以的,耍人也要有个限度吧,什么人都耍,这就有点不地道了。”

    伍元冬看到徐云这样子,万分亏欠,再次替林苏音开脱道:“老弟,你可千万别介意,大小姐她人其实是很善良的,只不过她从小生活的环境让她看到了太多的尔虞我诈,她不相信第一次见面的人也是情有可原,你多多理解一下,她绝对不是冲着你来的,是冲着事儿。”

    “那我也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啊,再说了,是她约我,又不是我约她,不至于吧。”徐云相当无奈:“算了算了,我也不跟她计较,显得我那么小心眼,等明天我一定好好问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伍元冬苦笑道:“男人嘛,多忍让一点,大小姐一定会看出来你是真心对她好的。”

    徐云摇摇头:“若是她今天不耍我,我还挺真心的,但今天她这么耍我,我可没那么多耐心。”

    伍元冬知道这事儿是对不起徐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举起啤酒道:“来,喝酒,喝点酒就什么事情都过去了,这根本就不算事儿。”

    徐云也知道这事儿怪不到伍元冬,也不能拿他抱怨,便举杯同饮,伍元冬这话说的绝对没错,喝点酒就什么事儿都过去了。

    “冬哥,你呢,你今天有没有什么收获,有没有找到季风和东瀛人联系的证据。”徐云道:“其实证据很重要,如果你找不到证据,就算我把林苏音忽悠出来偷偷见面,那你也没办法说服她啊。”

    伍元冬对这件事情也挺头疼:“我也没什么收获,季风这次回来似乎谨慎了很多,他没有露出任何的马脚。当然,也可能因为今天是莲会月会议曰的关系,他今天要处理的会内事情很多。”

    徐云耸了耸肩膀:“看样子咱俩今天都是一无所获,快快,喝酒,喝酒!”

    “我是一无所获,你至少还和大小姐认识了,这可就比我想象的发展速度快多了。”伍元冬到是挺会自我安慰的,“大小姐虽然耍了你,但这也说明她没把你当坏人。这也算朋友间的一个玩笑吧?”

    呵呵,徐云能说什么?只能干笑,这算哪门子朋友之间的玩笑?真是朋友怎么可能耍的他一等就等了一天呢。

    一整箱二十四罐啤酒两个小时之内就被两人干掉,胡乱吃了些炸鸡之后,两人就纷纷洗刷睡了。

    第二天两人依然还要继续同样的事情,徐云虽然是被林苏音耍了,但却不得不承认,林苏音勾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他还真想见识见识这个小妞儿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明天到学校他一定好好质问她。

    ……

    次曰一早徐云来到太弯大学之后,很后悔自己没有搞一张经济贸易专业的课程表,若是知道十点才有课,他才不会傻乎乎的点半就到学校。

    百无聊赖之下,徐云遛到艹场上,看到有打篮球的小伙伴,也主动加入其,两个分外加一个干拔暴扣之后,徐云这篮球水平绝对惊呆了太弯岛的小伙伴们,他们绝对相信眼前这家伙若是去了NBA肯定比他们老乡林疯狂还要疯狂。

    终于等到了九点五十,徐云找了个水管洗了把脸,便匆匆赶去刚才在篮球场上打听到的经贸专业教室。

    这次徐云来到教室之后,林苏音已经落座,跟昨天的情况差不多,她还是和她朋友坐在一起,后排的位置依然没有任何人去做。

    徐云丝毫没有顾忌这班里同学们异样的目光,直接走向林苏音,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林苏音的身边座位上。

    徐云给这一班人的印象绝对超凡的震撼,很多人都为他这个“得寸进尺”的家伙捏了一把汗,昨天还坐在林苏音后面,今天就主动去做同桌,这若是让昨天就吃了瘪的舒池力看到,那还了得?搞不好隆兴社的人今天就要来找麻烦了哦。

    林苏音微笑着看着徐云:“你是真不怕给自己惹麻烦哦。”

    “可是我没有课本啊,只能希望你跟我分享一下。”徐云道。

    林苏音淡定道:“学生怎么可能会没有课本呢,如果你不是学生的话,每天混到大学校园里,有什么目的就不得不让怀疑了。”

    “我有什么目的不重要,但我来学校,可绝对不是找耍的。”徐云道:“我跟个傻子一样在咖啡厅苦等那么久,可约我的姑娘却没有去。不管我是什么目的,但怎么都没想过这人间如此险恶。”

    林苏音故作惊讶道:“哎呀,真不好意思,昨天回到宿舍之后,有老师去检查宿舍使用大功率电器的违规情况,所以我就忘记了。真是不好意思哦,让你白等了。”

    装!继续装!徐云心道,伍元冬昨天都跟老子说了,你这小丫头就根本不会住校,哪来的宿舍!

    “哦?我还以为你根本就没有宿舍可回呢。”徐云略带挑衅的语气道。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