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苏音目不转睛的看着徐云,然而徐云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迎着林苏音的目光,他也毫不客气的看着林苏音,这妞儿绝对比徐云想象的还要耐看,这五官精致就犹如世界级的艺术家雕刻出一般,多么完美的比例。

    林苏音在和徐云的对视已经慢慢落入下风,但她依然倔强着不肯认输,可徐云的目光已经沿着她的下巴看向了她姓感的锁骨,再往下可就是她胸前的事业线了。林苏音最终只能放弃对视,选择认输:“你刚才那话的意思,是不相信我咯?但我真的没骗你,你若不相信我昨天真的在寝室,那今天我可以请你到我寝室做客,以表我的诚意,这样你是不是就可以原谅我昨天的失约了?”

    “你昨天那不叫失约,那叫故意放鸽子。”徐云道:“不过看在你如此诚意的份上,我就接受你的邀请。只不过,女生寝室的楼管老师会答应我一个男人去女生寝室吗?”

    林苏音挑衅道:“怎么,不敢吗?寝室楼管老师会在下午五点到五点半这个期间去食堂吃饭,如果你敢的话,那就这个时间,我在女生寝室门口等你。”

    “有什么不敢。”徐云耸了耸肩膀:“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女生寝室呢,去参观参观也好。就当增长点生活阅历了,搞不好暮年的时候我也能写本书,出版出版。”

    “你?”林苏音不相信的声音让徐云特不爽。

    徐云挑衅道:“怎么,很惊讶吗,回头参观了你的寝室,我就要写一篇小小说,名字就叫混在女寝过夜的曰子,说不定我也能在网上一炮而红呢。”

    林苏音微微一笑:“你想多了,我只是请你去做客,顺便证明一下我昨天不是有意放你鸽子而已,最主要的是,我不可能让你真的混在女寝过夜哦。如果你想多了,那我也只好说声抱歉。”

    “放心,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徐云看到老师已经来到了教室,坐好之后便不再过多言语些什么了。

    这是一堂非常枯燥乏味的思想修为课,一般来说,大部分的大学生都会选择这种课来完成逃课,谈恋爱,睡觉之类的事情,林苏音对这课似乎也提不起半点兴趣,才上了一半就昏昏欲睡了。

    而讲台上的老师似乎也很清楚,自己的课堂对同学们超无聊的考验,所以即便课堂上有讲话的,他也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不过分过火,他就绝对不会说你什么。

    “跟你讲个笑话?”徐云突然道。

    已经无聊到爆的林苏音点了点头,她对笑话是没什么兴趣,只是想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而已。

    “东北一个村里有个傻子,叫钢蛋,这一天风和曰丽,晴空万里,钢蛋很兴奋的来到村里的废品收购站,对收废品的老板道:要铁不?废品站老板知道这钢蛋脑子有点问题,但还是道:要啊,在哪呢?钢蛋低声道:就是有点长,你得自己截。废品站老板点点头:没事儿,自己截就自己截,我有工具,铁在哪呢?钢蛋再次压低声音:现在不行,等晚上我带你去……”

    徐云开始讲笑话,很快吸引了林苏音的注意力,就连林苏音旁边的朋友和前排的同学也都忍不住凑过头来听笑话。

    “到了晚上,钢蛋就来找废品站的老板了,然后摸着月色带着废品老板来到铁路旁,指着铁道对他说:哈尔滨到广州,你看着给开个价吧。”徐云话音落下,瞬间引起一阵忍俊不禁的喷笑。

    可能是人多动静有点大,激怒了老师对课堂要求的底线,老师瞪眼看着众人:“你们搞什么!是谁扰乱课堂纪律!”

    徐云不想连累大家,便站起身:“不好意思,老师,是我。”

    “出去!”老师这是要杀一儆百。

    徐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只能准备离开教室。

    “下午五点,女生寝室门口,我等你。”林苏音在徐云离开之前,对他低声道。

    徐云苦笑一声,我都被老师罚出去了,你丫还落井下石要耍我,忒不善良了吧?

    ……

    离开教室之后,徐云就准备出校去溜达溜达,去坐环岛巴士,逛逛太弯岛,欣赏欣赏太弯岛的人风景,感受感受太弯岛的化底蕴。然而他可没想到,学校门口等待他的却是一帮并不友好的太弯青年。

    几辆面包车哗啦打开门,舒池力带着十多号人用最快的速度将徐云包围了起来。这阵势的确挺吓人的,以至于周围没课准备出校游玩采购的同学纷纷唯恐不及的闪开。

    “怎么,现在还能笑得出来吗。”舒池力走到徐云面前:“小子,我警告过你,不要惹我,不然你会后悔的。可惜你不听,现在后悔也晚了,世界上是没有卖后悔药的。”

    徐云无奈的笑了笑:“你还知道这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算了,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儿,你想做什么,我奉陪。只不过,学校门口这么多人,咱们能不能低调一点?”

    舒池力冷笑一声:“你还知道怕丢人,好,我满足你,就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你动手。识相的话,你就乖乖跟我上车,我带你去长长见识,知道知道隆兴社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组织。”

    徐云很配合的坐上其一辆面包车,不就是个痞子帮派吗,徐云倒想见识见识他们能整出什么样的花样来。正愁着一整天都没什么事情做呢,终于有了陪他消磨时间的人,求之不得。

    舒池力似乎知道徐云的想法似的,几辆车直接上了环岛大道,连徐云坐巴士的钱都省下了。徐云在车上也一直没闲着,欣赏着窗外美丽的风景,有好奇的地方也不耻下问,搞的舒池力和隆兴社的几个打手都很是无语,不明白这个即将倒大霉的家伙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徐云就被舒池力带到了一个人迹罕见的地方。

    汽车停下,舒池力就冷笑道:“这地方怎么样,一个人都没有,这样你就不怕丢人了吧?”

    “不错,我就喜欢没有人的安静地方。”徐云下车之后,四处看了看,的确是个杀人放火的好地方。

    “可惜你选择错了,如果在学校门口,我最多就是教训教训你,总不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你命。”舒池力道:“但现在可不一样了,虽然太弯岛不大,但是若真弄死一两个人丢下海去喂鱼,到也真不是那么容易被察觉的。”

    说完,舒池力指了指面前的一片海域:“这里是我家养殖海产品的地方,你正好可以给这些海货当饲料。”

    “你准备怎么做。”徐云道:“别墨迹了,我还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没去过呢。”

    “地狱你也没去过吧!我就送你一程!”舒池力恶狠狠对隆兴社的十多个打手道:“动手!”

    面对十个如狼似虎的凶狠青年,徐云仅仅用时一分十秒就全部搞定,平均秒钟一个,如果不是最后那几个被徐云身手吓傻的家伙想跑,或许还能节约十几秒钟的时间。

    舒池力今天算是开了眼,见过能打的,没见过这么能打的。要知道这十多个人都是隆兴社身手最好的,他昨晚上磨破了嘴皮子才给老爸将人借出来,可就这么一泡尿的功夫,十多个人就都跪了!

    这尼玛可不是拍电影!疯了!舒池力是真疯了!

    徐云笑着走向舒池力,舒池力吓的一屁股蹲在地上:“你……你想做什么!”

    “我想问你一件事情,你只要如实回答,我就不动你。”徐云道:“你知道林苏音是什么身份吗。”

    舒池力点点头:“知……知道……她,她是莲会的大小姐。”

    “知道你还敢碰?”徐云道:“你是不是觉得,只要你能追得上莲会的大小姐,你家那屁一样的隆兴社在太弯岛就能有一席之地了?呵呵,回去告诉你老子,莲会大小姐不是你们招惹的起的。”

    舒池力咬牙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恐惧:“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赤金堂季风的人!”

    徐云愣了一下,不明白这家伙说什么,但他没有否认:“那有怎么样,你咬我啊?”

    “可恶!我爸给了季风那么多好处,季风已经同意了我可以追求Miya的!为什么现在又要变卦!”舒池力愤怒道:“难道你们赤金堂的堂主就是这么不讲诚信的吗!”

    季风收了隆兴社的好处?徐云还真是惊讶这消息,看来季风是非常肯定林苏音不可能看上这种废物,所以才故意耍他们的。

    “不守诚信又怎么样,有本事你让你爸找我们堂主去理论。”徐云顺水推舟,现在多给季风一点麻烦,让他分分心,才能更加没工夫注意到伍元冬想做的事情。

    舒池力又愤怒又委屈,可对徐云又无可奈何,他发誓他一定要让他爸找季风讨个说法!不能白白让季风赚他们家那么大的好处,最后却还摆他一刀!

    徐云指了指几辆面包车一辆最好的,对舒池力说:“这车我借了玩一天,没油了就给你放路边,至于放在哪就没办法预知了。你别忘记找人去取。”

    “难道你这样就想走!”舒池力怒道,愤怒让他忘记了自己根本没有留住徐云的本事。

    徐云笑了笑,走到舒池力面前,突然起脚爆射出去!将舒池力整个人踹飞出去,舒池力在地上不知道打了多少个滚,最后终于把自己滚昏过去,这才停了下来。目测距离徐云大约有十米开外,徐云不是没想过踢他脑袋,但是怕把人踢死。

    再也没有人来阻拦,徐云开上那辆丰田面包车,不急不慢的返回环岛大道上,油表显示车厢里的油还有不少,足够徐云好好玩一阵子了。环岛大道上兜风实在有感觉,若是能换辆敞篷跑车就更完美了。

    【下午老时间加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