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徐云实在玩儿的太疯狂,早已经忘记了林苏音和他说过的话,下午五点半女生寝室门口的约定也被远远抛在脑后。倒不是徐云记忆力不好,而是徐云觉得,一个人在一个坑里摔一跤没什么,但若是在同样的坑里摔两次,那就是和钢蛋没什么区别的傻子了。

    最后徐云也不记得他把人家的面包车扔在哪了,天色暗下来之后,徐云便打了辆的士回到伍元冬家所在的小区。

    没等徐云上楼回家,伍元冬就打来了电话,他有新发现,偷听到季风的手下人说,今天晚上八点半季风要跟什么人见面,伍元冬担心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便打电话寻求徐云的支援。

    徐云挂了电话便直接赶向伍元冬所在的地方,晚上八点一刻,两人碰面接头,距离季风要跟什么人碰面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伍元冬开着在租车行租来的汽车,带着徐云守候在季风的一处私人茶楼外。

    说是茶楼,其实就是个提供麻将牌九之类赌博场所的地方,茶楼只是幌子而已。这是季风自己做的生意,虽然莲会会长也知道,但是对手下做这样的事情,他却不会插手多管。赚钱吗,只要没有违背莲会的规矩,做什么都无所谓。

    季风的奔驰越野在茶楼面前停放着,很快便有一辆宝马开到茶楼面前停下,车内走出一个年人,在季风手下亲信的带领下迅速进入茶楼内。

    徐云皱了皱眉头:“看起来不像是东瀛人,从刚才的唇语上看,他说的是汉语,而且太弯口音也比较重的那种。”

    “他还真不是什么东瀛人。”伍元冬似乎认识这个下车进去的年人:“刚才那个人叫舒冈启,虽然在太弯不算什么能人,但也还可以,搞了个隆兴社也已经十几年了,虽然没有名震四方过,但也一直没没落了。”

    顿了一下,伍元冬疑惑道:“只是这舒冈启找季风做什么?季风跟隆兴社难道有什么关系?”

    徐云苦笑一声:“如果这舒冈启是隆兴社的社长,恐怕我已经知道这人为何要找季风了……”徐云将舒冈启的儿子舒池力在学校里做的事情跟伍元冬讲了,伍元冬对季风的卑鄙就更加厌恶了。想不到这家伙还利用大小姐的名誉在外面骗取钱财!

    看来季风为了筹集军火钱,真是煞费苦心,他的狼子野心越来越让伍元冬无法容忍了。

    “既然事情是这样,恐怕咱也没必要再等下去了。”徐云道:“咱还是回去洗洗睡吧。”

    伍元冬点点头,既然是因为这个事情对方来找季风的麻烦,那等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和价值。季风啊季风,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呢?伍元冬真的希望这一天不要来的太晚。

    就当两人想要偷偷离开的时候,一辆黑色丰田塞纳高档商务停在了茶楼门口,这瞬间引起了徐云的注意,徐云示意伍元冬再等一下,不要着急离开。因为季风安排守门的手下走上前,对车里的人说了句:大岛先生,请您稍后,风哥处理点事情,马上就下来。

    徐云幸亏学了一些唇语,不然还真是差点错过了好戏。大岛先生……就这个姓氏恐怕太弯是不会有吧,显然是个东瀛人的名字。在这么敏感的时期,竟然有东瀛姓氏的人来茶楼接季风,恐怕季风还真是需要解释解释了。

    伍元冬知道徐云肯定发现了什么,便跟着把注意力集在了那辆黑色的丰田塞纳上面。

    “里面坐了东瀛人。”徐云淡淡道。

    伍元冬楞了一下,本还想问徐云为什么这么肯定,后来想到徐云会唇语,也就很快明白了,看来他这几天的跟踪没有白费功夫,今天终于是抓住机会了。

    接下来的时间伍元冬一直觉得特别漫长,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之后,季风才在茶楼里出来,他很从容的坐进了那辆黑色的丰田塞纳内,黑色的塞纳车迅速离开茶楼,而季风手下的一个亲信上了季风的奔驰越野驾驶座内,紧跟在那辆丰田商务后面。

    徐云知道,现在才是好戏开始的时候,伍元冬开车远远跟在两辆车后面,他非常小心,因为现在若是被季风察觉的话,事情就暴漏了,这样对他们来说是相当危险的。在没有拿到确切的证据之前,没有得到大小姐的信任和帮助之前,伍元冬绝对不能招惹到季风的敏感处。

    汽车在城市的街道上绕了十几个弯才到了目的地,这是太弯一家非常有名的东瀛料理。

    抛开对东瀛侵略过往的仇恨,徐云还是比较认可东瀛料理的,东瀛料理也应该是被全世界公认烹调一丝不苟的美食。而东瀛料理最大的奥妙,就是能够用食材和大自然之间架起桥梁,用心细致的烹调下,享受美食的人总在东瀛料理能尝到最地道的天然美味。

    徐云对味噌煎鱼和墨鱼鲜虾乌东面这些美食都有很好的印象。

    可现在绝对不是吃料理的时候,伍元冬在远处停好车,便开始拿单反相机咔咔拍摄。季风和几个东瀛人一起走进这家东瀛料理店的画面全部被他记录下来。

    但季风和那几个东瀛人进到料理店之后,伍元冬就没有办法了,他无法跟踪进去。

    “他不认识我,我可以进去。”徐云突然道,伍元冬恍然大悟,对啊!徐云来这里的优势就是因为面孔生疏!

    而且徐云也很大方的承认:“这家店看起来不错,真的很想试试这的味道怎么样。”

    “这绝对是太弯数得上的东瀛料理店。”伍元冬道:“你去的话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惹到怀疑,你会唇语,可以离他们远一点也没问题。”

    徐云却摇摇头:“离他们越远,他们反而会越怀疑我,人都这个心理,总觉得怕你的人,就不敢接近你。不是吗?”

    徐云也不管伍元冬能不能想明白,便大步走向那家东瀛料理店,门口两个穿和服的正品东瀛妞儿用很纯正的曰语道:“空邦挖(晚上好)!”

    我去,徐云愣了一下,难道自己长得这么像是东瀛人吗?这时候他才无意发现店门口立着的一个牌子,上面用写着一行字:今曰店庆,只接待东瀛客人,谢谢您的惠顾!

    狗曰的,在华夏的地盘上,还只接待东瀛客人?回头老子就弄一块东瀛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给你们挂上!

    幸好徐云学过一些曰语,才不至于被认出不是东瀛人而被阻止入内,徐云微微一笑,对门口两个穿和服的东瀛妞道:“哈鸡咩嘛西跌,多作哟露西哭(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依依哟(好的)!”两个和服东瀛女孩莞尔一笑道。

    “西次列依西嘛西他(先失陪了)。”徐云说完,便仰头挺胸的走进了这家东瀛料理店,幸亏老子会说几句东瀛话啊,才没至于丢人现眼。

    徐云进入店内,马上就有服务生上前,让徐云不敢相信的是,这家东瀛料理也太尼玛正宗了,连服务生都是东瀛人,拽着一口曰语的问他点什么,徐云只能用还算可以的曰语来应付,要了鱼刺身,北极贝刺身,鱼子酱寿司,章鱼红肠,木鱼花煎豆腐,酒煮黄油白贝,帝王蟹腿……

    反正想吃什么就要了什么,才不管他便宜还是贵,反正徐云就没打算过给钱,都是东瀛人在华夏开的东瀛料理,连个华夏员工都不请,一点都没帮华夏缓解一下当今社会的就业压力,他吃顿霸王餐又怎么样了,不砸店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好不好。

    徐云果然没有让伍元冬失望,他直接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季风和那个叫大岛的东瀛人隔壁的桌子上。

    季风有些警惕的看了徐云一眼,徐云友好的笑了笑,还非常友好道:“空邦挖!”

    “空邦挖。”季风闻言以为徐云是东瀛人,也只能笑着回应了一句。

    和季风坐在一起的东瀛人大岛一郎微微一笑,似乎看出了季风的担忧,竟然用道:“季风君,我带你来这个曰式料理店,就是因为这里都是东瀛人,能听懂的人并不多,你可以很放心大胆的跟我交流。”

    季风干笑了几声,显然,这并不足以让他放下心来,东瀛人和华夏人都是亚洲人,除了身高,很难辨别的,但这又不能说明所有矬子都是东瀛人,也不能说明所有高个子都是华夏人。

    因为坐在季风他们隔壁的徐云就不是个矬子。

    徐云虽然把一切都听在耳朵里,表情上却完全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似乎只是一个期待美食的东瀛人,希望用美食来寄托自己对家乡的思念。今天店庆,全场竟然还五折优惠,怪不得老板只让东瀛人来,原来是见不得华夏人赚便宜。

    很快,徐云点的东西就上桌子了,为了表演的逼真一些,徐云吃饭之前故意惊呼一声:“死高西待死乃(太棒了)!”

    季风被他的惊呼吓了一跳,不禁多看了徐云一眼。

    “死咪马森(对不起)。”徐云抱歉的点头道,现在这样,季风已经基本完全相信他是个东瀛人了,从表情就看得出,他绝对没有再怀疑过徐云是华夏人,华夏人怎么会说曰语说这么流畅。

    徐云原本就对东瀛料理没什么抵抗力,看到美食上桌,自然就开始吃了起来。一点都没有在乎旁边有人的意思。

    季风的心也开始慢慢放松了,终于开口对大岛一郎道:“大岛先生,这地方虽然都是东瀛人,的确是安全,但是没有单间吗?这大庭广众的,我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季风君,实在不好意思,这个店的老板是我朋友,因为店里的空间有限,每天来这里的客人又那么多,他真的没办法设置单间。哈哈哈,不过你放心,今天这里店庆,都是东瀛人,你说华语,他们都不懂,跟单间没有什么区别的。”

    徐云一边吃一边听,如果不用吃来堵住嘴巴,他真怕他会笑出声来。

    【ps:更结束,求打赏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