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岛一郎丝毫没有在乎周边人的意思,平淡的问道:“我知道季风君一向都是个守时的人,今天为何会让我在茶楼门口等待呢?茶楼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让季风君不顺心的事情,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季风君可以尽管说。”

    季风摇摇头:“不用麻烦了,谢谢大岛先生的关心。茶楼里的确发生了一件小插曲,一个小规模的黑势力团伙头目竟然来跟我谈条件,并且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说我今天下午安排人去试图杀掉他儿子,哼,可笑。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跟神经有问题的人打交道,所以就解决了他。”

    “季风君,杀人成瘾了不是什么好事情。”大岛一郎道:“不过,对于有权威的人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呵呵呵呵,如果你能成为太弯岛的第一号人物,如果你能执掌太弯岛的一切,那个时候,无论你想做什么,都绝对没有人敢说道四。而现在,你做事情似乎还要看林会长的脸色,有些事情做了,还不敢让林会长知道,这种感觉肯定非常不爽吧?我很了解你这种感觉,但没关系,我来太弯就是为了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

    季风对大岛一郎如此直白的将他们密谋说出来,的确有些心有余悸,再次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季风压低声音道:“大岛先生,不论你如何肯定这家料理店里都是东瀛人,我还是希望你能低调一些,不一定非要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全世界都知道。”

    大岛一郎无所谓的摇摇头:“季风君,看样子你还是不相信我,我可以跟你保证,如果今天店里真的有华夏人并且偷听了我们的对话,我肯定会让他死的很难看,绝对不会给他任何喘息和求饶的机会。”

    徐云听到这话,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了,这该死的大岛一郎似乎是在含沙射影的故意说话给徐云听。难道他已经发现了徐云不是东瀛人?

    不可能啊,徐云觉得自己装的非常像啊,进店之后都是说的东瀛语,早知道这样还会惹到怀疑,徐云就应该请一个满嘴喊着“雅蠛蝶”的东瀛人和他一起来吃料理了,这样估计大岛一郎就不会怀疑了,失误啊,失误。

    “大岛先生,我知道你很自信,我也相信你。只是我真的没有安全感。”季风道:“我想我们还是说点别的吧。”

    大岛一郎微微一笑:“既然季风君那么不放心,那我就只好先处理处理你身边的麻烦吧。”

    在大岛一郎话音刚落的瞬间,徐云就做好了防御的准备,他是真没想到大岛一郎竟然可以这么快就发现自己,这个该死的东瀛鬼子看起来要比他想象的更难对付。

    然而大岛一郎话音刚落,店内就有六个东瀛人突然起身,迅速包围了店内角落的一个短发客人!

    这突发事件让整个料理店的人都紧张了起来,而那个店内角落的客人也站起身,用曰语非常惊讶疑惑的问着:“你们要做什么?!为什么?”

    “这位先生,你就不用再装了吧。”大岛一郎站起身,微微一笑的用生涩的汉语道:“相信我,你的曰语再我们听来,就跟你现在听到我讲的汉语是一样的生涩。现在还需要我多讲吗?”

    季风也紧张的看过去,他可没想到这店里真的有危险存在,他相信大岛一郎的话,那个角落里的人必然是华夏人。

    坐在角落里的客人没有再辩解,也不再说那并不标准的曰语:“不好意思,我的确不是东瀛人,但我真的太喜欢这家料理店了,我相信这里店庆的时候一定能吃到最正宗的东瀛料理,可今天并不接待华夏客人,所以我才会伪装成东瀛人进来。我只是为了美食。”

    “这位先生,如果你的身份不是警察,或许我会相信你的话,不过很可惜,你的身份是警察,我没有办法去相信一个警察的话。”大岛一郎道:“如果我说的不错,你的警察证件就在你上衣内侧的左口袋,刚才你掏手机的时候已经暴漏了你的身份。”

    那人再也坐不住了,当一切都被揭穿后,他收起刚才的笑容,冷面严厉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只好承认了!没错,我是警察,你们最好配合我,所有人都起身,双手举起放在脑后!”

    “警察先生,你实在高估了你自己的能力,虽然我的人都能听得懂简单汉语,可却并不会配合。”大岛一郎说完,便像没事儿人似的重新坐下和季风吃饭。

    而大岛一郎的六个手下却毫不客气的上前扑翻了那位警察先生,并且非常娴熟的将那位警察先生捆了个五花大绑,直接带出了料理店的后门。

    “季风君,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大岛一郎微微一笑。

    季风皱了皱眉头:“大岛先生,既然你早就知道那个人是警察,为什么要现在才动手!如果我真的那么不谨慎的说出什么对我们不利的话,岂不是很危险!”

    大岛一郎轻松道:“因为我有自信,这个料理店的一切都是我控制之内的事情,所以我才不惧怕发生任何事情,或者是混进来任何人。我是在向你展示我的能力,让你知道跟我合作绝对没有错。只要你肯和我配合,将来不久的莲会肯定是你的,太弯岛也全部都是你的势力范围。”

    季风沉默了,虽然这个东瀛人看上去是如此的不可信,但他却没有任何退路,他必须和他们合作,只有和他们合作,他才有机会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一切。

    “季风君,你很清楚我们想要的是什么,我们也很清楚你想要的是什么。互取所需而已。”大岛一郎微微一笑:“我们要的只不过是一份名单,还有就是会长手里所掌握的那些钓龟岛历史证据,你想要的是地位,是权力。”

    季风深呼一口气,神情没落道:“可是现在我手里没有搞到军火,你们凭什么相信我的实力和能力。”

    “的确,当时让你搞军火的事情是我提出的,其实那些军火根本不算什么,大东瀛帝国都可以十倍甚至百倍的给你。”大岛一郎道:“我们让你自己去搞定,也无非是想看看我看重的人到底有多大的能力。”

    “如你们所愿,我没能力搞定这事儿,你们为何还要相信我。”季风冷笑一声。

    大岛一郎自然不可能说实话,因为季风已经是肯为他们卖命的人,最有能力的一个了:“军火的事情间出了问题,我已经安排人调查过了,这件事情完全不能怪季风君,那是因为你们华夏军火间人不守信誉而造成的特殊事件。这是无法预估的。”

    “大岛先生,你知道我现在有种什么样子的感觉吗?”季风道。

    大岛一郎点点头:“被耍的感觉。”

    “看来你很清楚。”季风重重的哼了一声:“就因为你们的考验,我损失了多少弟兄你们知道吗!说真的,我已经快没有跟你们合作的耐心了,年多了,一直以来都是你们安排我如何如何,可我得到什么好处了没有?我依然只是个区区堂主而已!”

    大岛一郎抱歉的笑了笑:“季风君,不是我们不想帮你,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第一,林会长在太弯岛的势力根深蒂固,我们也不是说动就能动。第二,你如果不表现出一些诚意,我们一旦帮你成为新的会长,你还会跟我们合作吗?你还能帮我们争取钓龟岛吗?说不定你会跟林会长一样,成为什么保钓协会的会长,跟我们做对。”

    “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季风道:“钓龟岛跟我没半毛钱的关系!我要的是莲会,我要的是太弯岛!”

    “所以,你必须帮助我们,我们才会帮助你。”大岛一郎道:“你帮助我们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帮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这个生意很公平。对我们任何人来说,都很公平。”

    季风整个人已经被野心吞噬,他根本不会因为国家的利益去考虑,他现在满脑子考虑的就只有他自己的利益,全部都是他自己的利益。

    “你想要名单……所有保钓组织领导人物的名单?”季风淡淡道:“会长手里的确有这个东西,我知道,你们要了之后是想暗杀掉他们所有人,但你们想过没有,华夏那么多人,就算你们暗杀掉这一批人,后续还会有人站起来,甚至更多的站起来。另外,钓龟岛的历史证据,会长手里也有,但你们觉得毁掉之后,就能真的抹掉历史吗?大岛先生,你想的太简单了。”

    大岛一郎却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意思:“话虽然这么说,但我们如果一直这么做下去呢?有人站起来,我们就杀掉,有人拿出证据,我们就抹掉。早晚有一天,事情会变得跟我们想的一样。历史的改变当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已经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

    季风现在算是懂了,大岛一郎的目的可没这么简单,如果他做了莲会的会长,成为他太弯岛的第一号人物,那大岛一郎这群东瀛人就能更嚣张的做他们想做的事情了,就能慢慢的,一点一滴的抹掉历史,杀光所有为历史找回真相的人,这样就能得到他们想得到的。

    好深远的打算啊,季风不得不佩服,大岛一郎真是他见过最有耐心的一只狐狸。

    坐在一旁的徐云一直都在吃着,他把内心的愤怒全部发泄在这些美食上,如果不这样的话,徐云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而动手掐死这个东瀛老混蛋。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这么做的话就打草惊蛇了。而且大岛一郎也并不一定就是这个计划的真正头目。

    愤怒的火焰在心燃烧,徐云的表面却风平浪静毫无波澜,能做到这一点的人真的并不多。能看穿这一点的人,恐怕就更少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