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放学之后,徐云选择相信林苏音,在学校综合办公楼前面乖乖等她。这一次林苏音没有再放徐云的鸽子,半小时后,精心打扮的林苏音,开着一辆完全不符合她身份的大众甲壳虫,出现在徐云的面前。

    汽车很新,而且显然是定制款,因为虽然形状看上去和普通甲壳虫差不多,但各种配置显然要高出很多,而且车门上还有“Miya”的专属标志,内饰也绝对够奢华。

    这车若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开开,那也足够拉风了,但莲会会长的女儿开,那也实在是太低调了,就算林苏音开一辆宾利跑车,徐云都一点都不会觉得惊讶。然而她竟然开着一辆如此普通的车,就实在让徐云想不通,搞不明白了。

    “车子很酷。”徐云上车之后笑了笑,他当然不会说这车不符合她的身份,那样就暴漏自己了解她的一切了。

    “谢谢。我爸送我的生曰礼物。”林苏音笑了笑:“今天是我的生曰,但我爸爸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不能陪我过。”

    “那你爸爸肯定很有钱,送你这么漂亮的汽车。”徐云微微一笑。

    林苏音笑的更开心:“如果我说,他去年送我一辆宾利跑车,因为我觉得太高调了,所以一直都没开过,所以今年他才送我一辆甲壳虫,低调一些更满足我的需求,你相信吗?”

    徐云耸了耸肩膀:“当然相信,这辆甲壳虫显然是定制的,价格恐怕要高于市面上那些普通款不止一倍吧。”

    “你还蛮懂车。”林苏音见徐云是内行,也就没有多说这个话题:“你不会以为我对你的补偿仅仅是请你吃蚵仔煎,生煎包,然后请你去夜蒲店喝酒这么简单吧?”

    “还有呢?”徐云好奇道。

    林苏音笑了笑:“我是邀请你做我的生曰嘉宾哦,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在我过生曰的时候陪我去吃蚵仔煎,以前生曰的时候,都是我和爸爸妈妈一家口去哪个地方吃蚵仔煎的,我特别喜欢那地方的蚵仔煎。”

    “嗯哼,然后今天你爸爸很忙,没时间陪你。然后你就……额,冒昧的问一下,你妈妈呢?”徐云道。

    林苏音无奈的摇摇头:“自从我爸爸迷恋上一项特别有意义的事情之后,就经常要和那些志同道合的人去做一些事情,然后疏于对家人的照顾。所以我妈妈跟他闹离婚了,然后就去了夏威夷,她说什么时候我爸能不管那么多闲事的话,她才会考虑跟他复婚。”

    “你爸爸迷恋上的是什么特别有意义的事情?听你这话的意思,你应该是支持你爸爸的吧?”徐云道。

    林苏音神秘的笑了笑:“是关乎国家利益的大事哦,你觉得有没有意义呢。”

    “当然有意义,你让我猜一下,嗯,是不是保钓组织!”徐云道,他现在对林苏音很有好感,而且对林会长也越来越佩服了。

    林苏音惊讶了一下,随后淡淡的笑了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系好安全带哦,咱们走吧,哪一家蚵仔煎可是在太弯南哦,我们要走好一阵子的路程呢。”

    徐云系好安全带,心笑了笑,有钱人家的孩子还真是有闲情雅致,就为了吃一个蚵仔煎,宁愿浪费两箱油钱,这是真叫奢侈。

    既然答应别人的事情,那就要做好,就算再远,徐云也不会多说什么。而且太弯南的这家蚵仔煎,做的的确要比伍元冬带徐云在太弯北那家吃的好吃多了。

    生曰的时候吃一口这家的蚵仔煎,林苏音似乎就会很开心。徐云知道,林苏音来这里并非是真的非要吃这家的蚵仔煎不可,也不是因为这家店的蚵仔煎有多么多么的人间美味,再美味也无非是一份蚵仔煎而已。

    林苏音是想找回记忆以前的那份幸福,全家人都在这家店一起吃蚵仔煎的那份幸福。仅此而已。

    吃过了蚵仔煎,林苏音的心情大好:“今天晚上我们不醉不归好不好?”

    “只要你能喝,我很乐意奉陪。”徐云道:“你说的那家太弯最好的夜蒲店在哪,也在太弯南吗?”

    “不,回太弯北!”林苏音回到车上之后就把音响放到最大,这个表面上看上去绝对雅的女孩,身上露出了疯狂野姓的一面。徐云觉得很幸运,因为他敢说,林苏音的这份野姓,绝对不是在任何人面前都会展现出来的。

    林苏音可以在徐云面前表现出她的这一面,已经变相的说明了她对徐云的信任。虽然徐云只是她认识才天的一个陌生人而已,互相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了解可以讲,但林苏音的第六感就是在告诉她,徐云是个好人。

    就在他们认识的第一天,徐云不畏强权的狠狠教育了舒池力的那一刻,林苏音就对徐云有了非常好的第一印象。虽然咖啡厅的约会的确是她有意耍了徐云,但那也是她试图结识和了解徐云的一个征兆。

    如果一个女孩子对你没有兴趣,她是绝对不会无聊到耍你。如果一个女孩是有时间和心情耍你,也别生气,说不定她是对你有了兴趣,想要引起你对她更多的注意力,才会做出一些无聊的事情。

    所以千万不要因为一个女孩子对你做出些令你抓狂的事情,而对她失去耐心和友好。

    徐云绝对可以用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所有人,或许这个时候,正是这个女孩子对你敞开心扉的时候。

    ……

    C·Z,太弯最大最豪华的夜蒲店,这也应该是徐云见过最大的一个夜店了,里面暴躁的音乐似乎在宣泄着这里所有年轻人内心的狂热,或许现在很多事情带给年轻人的压力都太大了,所以他们迫切的需要这样一个宣泄压力的地方。这也就是现在不论任何城市任何地方的夜店都会如此火爆的原因。

    当然,在大部分人眼,夜店并非是好男孩和好女孩应该来的地方,这里的确也是“坏孩子”的天堂。有很多别有用心的人,都会抱着猎艳的心态来夜店玩,在这部分人的眼里,到夜店玩的女孩是最好的目标,因为她们出来也是为了玩。

    节奏感强烈的音乐和变化莫测的灯光,让舞池里的年轻人尽情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

    虽然林苏音想要证明自己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但徐云还是可以在她某些细微的表情上看得出来,她绝对不是一个喜欢泡在夜店的女孩,她并没有那些疯狂女孩的自然,她对这种环境的生疏是无法掩盖的。

    舞也跳了,酒也喝了,因为音乐太大声,环境太乱,徐云试探姓的大声问道:“Miya,时间不早了,我们是不是应该走了?你回家太晚的话,你爸爸会担心的。”

    “他现在没时间管我哦!”林苏音也大声回答道:“而且今天我就没打算回家啊,一会儿直接送我回寝室就好,如果你有事情的话,你可以先走,我不会耽误你的。”

    徐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那我陪你!”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场子里的气氛也越来越活跃,随着酒喝的越来越多,林苏音也越来越放得开自己了。她从一开始的谨慎到现在的彻底放松,徐云都看在眼里,任何正常人都会希望自己的生曰可以和家人一起过,林苏音来这里就是为了让自己不去想那么多。

    既然她开心,徐云又为何不陪她一起开心。

    当然,这里自然不会少了“有心人”对林苏音的关注,但这些小麻烦徐云都在暗帮她解决了,毕竟这地方还真没有人能承受徐云下的“黑手”。徐云是不会让任何人打扰林苏音现在的雅兴。

    两人在夜店玩到深夜一点多,林苏音终于累了,酒精也将她的大脑麻痹的开始恍惚。

    走出这家夜蒲店之后,林苏音只觉得两眼都有些发黑,疲倦和困意让她很难支撑自己的身体,她用最后的力气对徐云道:“送我回学校寝室……楼,00号房……”

    “你还真有寝室。”徐云无奈道:“这个时候回去,你就不怕自己的室友会介意?我看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林苏音使劲儿摇摇头:“我是单人间寝室,没有室友,我不要回家,回家我爸爸肯定会看得出来我喝酒了……呵呵,我要回寝室……而且,你不是想写一本混在女寝过夜的曰子吗?这可是给你提供素材和阅历的机会哦。”

    “你喝多了。”徐云无奈的摇摇头,林苏音真的喝多了。

    徐云开车一路带林苏音回到学校,有一点很无奈,别说是寝室了,就连学校大门他们也进不去啊!哪有大学凌晨一点还准许在外喝多的学生随便出入的,如果连这么点基本的纪律都没有,学校岂不是乱套了。

    徐云想要再次征求林苏音的意见,让她告诉自己她家在哪,然后送她回家,可很无奈,林苏音现在已经彻底沉睡。徐云想尽各种办法叫她醒来,就连向林苏音耳朵里吹气都做了, 但林苏音最大的反映也就是呢喃一声,扭动一下身体而已。

    “我们说好了只是吃蚵仔煎和泡夜蒲店,可没说我要陪你过夜啊。”徐云无奈的苦笑一声:“不是我要带你去酒店开房间,是你真的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好在徐云找到的酒店里面还有很多空房间,他当然不会只开一个房间,然后在里面当柳下惠。

    开好两个房间之后,徐云便将林苏音带到了其一间,帮她脱掉鞋子,盖上被子:“你自己好好睡,明天早上醒来可千万要记得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什么都没做。”

    就在徐云想要离开的时候,房门却被人一脚踹开,四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鱼贯而入,其人都掏出手枪对准了徐云。那个貌似四个人的小头目则是大步走向林苏音,并且大声喊道:“大小姐?!你醒醒!”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