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人对林苏音的称呼,徐云倒也放心了很多,至少说明这些家伙是莲会的人,而不是其他人,林苏音的安全是完全可以得到保证的。只是徐云没有想一想他自己,这些人对林苏音是没二心,可对他绝对连半分的信任都没有哦。

    “你们来了我就放心了,带她回家吧,我也该走了。”徐云道。

    可是莲会的人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便放过徐云,徐云在他们眼里可是一个胆敢带他们大小姐到酒店开房间的家伙,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

    “你如果觉得你现在还能走得了,那就试试。”为首的黑衣保镖冷笑一声:“我劝你不要逼我们动手。”

    徐云不难感受的到,这些家伙都是高手,而且实力还不俗,当然徐云也不是没有离开的方法,如果想同时避开支手枪还毫发无损的离开,徐云就必须要痛下杀手,但现在他若是真的这么做了,恐怕麻烦会更大,他不仅仅没办法跟林苏音解释,而且还同时得罪上莲会,那样的结果显然有违伍元冬这次带他来太弯岛的目的和初衷。

    徐云既然想要取得林苏音的信任,又要帮助伍元冬解决莲会的麻烦,就绝对不能把自己放在莲会敌对的名单上,那样他会害伍元冬彻底在莲会失信,所有的一切都会更加对季风有利,这绝对不是徐云和伍元冬想要的结果。

    搞清楚现在的处境之后,徐云很配合的举起双手,他用他认为最诚恳的态度做出了表态:“我可以跟你们保证这是一个误会,我绝对没有要伤害你们大小姐的任何想法,我口袋里还有另外一张房卡,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拿出来看看,如果我是那种想要占你们大小姐便宜的人,又怎么可能开两个房间呢。”

    “不要耍花招,把双手背到身后,转过身!”持枪者有一人呵斥着,在徐云背手转过身之后,他毫不犹豫掏出手铐将徐云铐住。

    徐云对此相当无奈,莲会的人竟然会配备手铐,把他们整的跟警察一样,徐云都有种错觉了,这待遇和这画面,的确就像是警察抓住了采花大盗一般。

    为首的黑衣保镖依然在试图唤醒林苏音,但他无论如何努力,林苏音都没有任何清醒的意思。

    “别费力气了,任何人在喝到八分醉意的时候再灌一整瓶龙舌兰,恐怕都会不省人事。”徐云道:“如果你们想制止的话,早就应该在夜店的时候便出来制止。”

    为首者神情愣了一下,迅速起身:“看样子你的记忆力很不错。”

    “记忆力好又有什么用,还是不够聪明,若是聪明一点的话,那个时候就应该察觉到你们的身份了。”徐云苦笑一声:“我也就不会惹上现在的麻烦了。”

    “有什么话想要解释的,跟我们回去之后再好好考虑一下。”为首者一声令下:“带他走。”

    ……

    徐云不仅被扣住了双手,头上还被带上了一个黑色不透光的纸袋,一路上只能凭借感觉去感受汽车行使的路径。可惜的是徐云对太弯岛并不熟悉,完全没有感受道自己被带去了什么地方,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开车的这货显然绕路了。

    汽车终于停下,徐云被人带下车的瞬间,后经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电流痛击的感觉!他的大脑神经迅速麻痹,整个人扑通一声栽倒在地。这绝对不是什么可以拿来开玩笑的事情。

    当徐云在那阵电流麻痹清醒过来之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超强电流的电棍显然是给高手准备的,而且下手的家伙也很清楚什么地方可以瞬间麻痹,还不会伤到头脑。

    四周环境很阴暗,整个房间没有任何一个窗户,仅有角落的落地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这是一间地下室,所以徐云无法判断现在的时间,但根据那阵电流的强大程度,还有此时此刻他被吊起的双手手腕麻痹程度来推算,他昏迷的时间绝对在五、六个小时之上。

    如果徐云的推断没有错误,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

    看到徐云醒来,坐在他对面的一人打了个哈欠:“你睡的到是踏实,想好如何解释了没有?会长马上就要来亲自问问你,如果昨天的事情真的是误会,你可要好好想想如何解释。会长的脾气不好,没什么耐心听废话。”

    “谢谢你的提醒。”徐云笑了笑:“如果会长可以和我在一个早餐桌前边吃边聊的话,我觉得我能解释的更清楚。”

    铁门被推开的声音厚重而沉闷,一个身形高大的年男人迈着有力的脚步走了进来,刚才还和徐云说话的那个家伙马上跟身后几人迅速站起身,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会长好!”

    徐云透过地下室微弱的灯光看着走向他的这个年人,怪不得林苏音生的如此俊美,原来威名远扬的林会长竟然是个老帅哥,这可跟徐云想象太弯那类秃顶年参议员的区别也太大了。

    “你想要的早餐可没有,但我想听的解释你却必须要说。”林四海,太弯岛的居民恐怕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这个名字在这些年里对太弯做出的贡献实在太大了,别说是普通居民,就算是各党派的头脑人物,对他也是分畏惧分敬。

    徐云虽然双手都被锁在铁链锁之上,却仍然笑容平静,语气淡定:“林会长,难道这就是莲会的待客之道?”

    “看样子你早已经知道我女儿的身份背景,如此说来,你就更应该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了。”林四海冷冷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没有多少耐心,我希望你能在我耐心用尽之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如果我说,我的目的是为了你们莲会,你信吗?”徐云道:“你既然让手下这么绑着我,就说明我无论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们又何必浪费口舌。”

    林四海从未见过年轻人敢这么跟他说话,而且对方现在的处境还是这般,却依然想要公平的对话,简直是异想天开!

    手下人搬来椅子,放在林四海身后,林四海缓缓坐下:“年轻人,有没有人提醒过你,做人不要太骄傲,过度的骄傲就是狂妄了。”

    “这话还真有人跟我说过。”徐云笑了笑:“林会长,昨天是你女儿林苏音的生曰,不论是去太弯南部吃蚵仔煎,还是却夜蒲店喝的酩酊大醉,都是林苏音自己的选择。而她选择让我陪她,说明她信任我。如果你这个做父亲的能够尽职,恐怕她就不会选择让我陪她去吃蚵仔煎,也就不会再吃完蚵仔煎之后选择用酒精来麻痹自己对家人的渴望了。”

    林四海承认,他的心的确因为这个年轻人的话而感觉到一丝震惊,他承认徐云的话的确刺了他心最软弱的地方。

    “给他松开。”林四海的命令让手下人相当诧异。

    “可是……会长……”手下人的迟疑显然让林四海很不爽。

    林四海的声音不容任何人的质疑:“这里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几个负责看守徐云的手下迅速要上前给徐云打开那些锁在他手腕上的铁铐,而徐云却在他们还没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便将双手脱离了铁铐的控制,一边揉着手腕,一边道:“谢谢林会长,这样子才有点待客之道的意思嘛。”

    看到徐云自己就轻松解脱了铁腕铐的控制,林四海和几个手下显然非常吃惊,几个手下神情紧张的迅速将林四海挡在身后。

    “你们几个退下。”林四海淡淡道,他很清楚,如果这个东西都困不住徐云的话,那么昨天晚上的手铐就更不可能困的住他,他会选择配合的来到这里,就说明他是绝对自愿的。

    几个手下显然没有离开的意思,但想到林四海刚才说过的话,还是乖乖听令。

    徐云活动了一下身体僵硬的关节,对林四海笑了笑:“林会长,若是咱们能坐在早餐桌上谈话,效果肯定会更好。”

    不管怎么样,林四海最终还是满足了徐云的要求。

    桌子,椅子,早餐,全部都让手下准备齐全,只不过,吃早餐的地点还是在这个阴暗的地下室内,并没有转移到另外一个鸟语花香的餐厅。与此同时,林苏音到是在鸟语花香的餐厅进餐,不过早餐再美味,也无法遮掩她此时此刻剧烈的头痛感。

    昨天晚上实在喝了太多的酒,她拼命的去回忆她记忆的最后一刻,她明明是让徐云把她送回学校的呀!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家自己的房间呢。唉,这脑子,到底是什么时候断片的……

    家里的保姆萍姨将刚煲好的热汤端到林苏音面前:“大小姐,昨天晚上你喝太多酒了,对身体不好的,快喝点汤,这是我特意给你煲的,对酒后的身体恢复特别有好处。”

    “谢谢萍姨。”林苏音感激的笑了笑,但很快又诧异道:“萍姨,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喝多了?我是怎么回来的?”

    萍姨道:“当然是会长的人把你带回来的啊,要不然怎么办。”

    “我爸不是答应我了,不会再安排人跟着我了。”林苏音皱了皱眉头。

    “如果不是会长安排人保护你,你早就被那个小子不知道怎……”萍姨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闭口不再言语。

    林苏音恍然大悟,徐云呢?!昨天晚上他可是一直跟自己在一起,既然她现在回家了,那他呢?!

    “萍姨!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快点告诉我!”林苏音哪还有喝汤的心情,一把抱住萍姨的肩膀道:“徐云呢?他是不是被我爸爸的人给抓起来了?他现在在哪,我爸呢,我爸现在在哪?快告诉我啊!”

    萍姨当然知道林苏音口子那个徐云肯定就是昨晚被带回来的家伙,她从小到大都拗不过大小姐……但这次会长千叮咛万嘱咐,唉……

    【ps:下午老时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