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1章 事与愿违

 热门推荐:
    徐云喝掉杯最后一口热牛奶,表情很是满意,昨晚上他也喝了不少酒,肚子里面早就空了:“在太弯,能让莲会的会长陪着一起吃早餐的人恐怕不多吧?呵呵,我突然觉得自己面子倍增,林会长,谢谢你请的早餐,更谢谢你给的面子。”

    林四海淡淡笑了笑:“你说的没错,太弯岛能让我陪着一起吃早餐的人的确屈指可数。我会给你面子,都是你自己争取的,不论你是出于任何目的,也不论你是出于任何想法,至少我女儿昨天生曰过的很开心,虽然让她喝了很多酒的事情我一点都不赞同,但我的确已经很久没有在她的脸上看到过那种满意的笑容了。若是仅仅在这个出发点上看,我的确应该谢谢你。”

    “林会长言重了,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朋友应该做的事情。”徐云道:“年轻人偶尔喝多一次并非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至少你应该很庆幸,自己的女儿绝对不是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她会醉成那个样子,完全是因为她平曰不喝酒的原因。”

    “你越这样说,似乎我就越应该感谢你。”林四海道:“但该感谢的我都感谢过了,我现在只想去考虑如何对付一个带我女儿去酒店开房的家伙。”

    徐云苦笑道:“这一点你也怪不得我,我的确是说过要送她回家的,但是她不告诉我地址,她说她不想回家找你的骂,她要回寝室。可是凌晨一点学校根本不让进校门,我总不能让她在车上睡一夜吧?”

    林四海沉默了一会儿:“这么说来,就连你带我女儿去酒店开房间的事情,我都要感谢你了?”

    “这个到真不用,我只是处于朋友的立场上去做我应该做的而已。”徐云道:“林会长,早餐我已经吃了,该说的话我也都说了,如果你是个开明的人,应该也做出了放我离开的决定吧?”

    “如果不如你所愿,我不是一个开明的人呢,那可如何是好?”林会长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徐云耸了耸肩膀,没有说话,如果林四海不是个开明的人,肯定会要他的命,任何一个不开明的父亲都不会原谅一个带自己宿醉的女儿去酒店的家伙吧。尤其是这个父亲还如此的位高权重,心态恐怕就更复杂了。

    突然,天降奇兵。

    林苏音竟然不顾身后多人的阻拦,直接破门而入:“不管你开不开明,你都没有权利扣押我的朋友!”

    在林苏音的身后,好多个莲会的手下都表情无奈的对林四海道:“会长……大小姐她非要进来,我……我们拦不住……”

    林四海苦笑着摇摇头,对那些手下人摆摆手:“要我跟你们说多少次,给你们饭吃的人是我,不是大小姐,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你们不需要听她的。唉,算了,这件事情也不怪你们,都下去吧。”

    莲会的众手下退去之后,林苏音径直走到徐云面前,异常坚决的对自己的父亲道:“爸,我不管你怎么想,现在马上让他离开,我绝对不会准许你对我的朋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

    “Miya,你要记住,你父亲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林四海站起身来,“我可以让他离开,但他一直没能给我一个放他离开的理由。我只需要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你的身份,又是为什么接近你,只要他回答我的这两个问题,我就可以让他离开。我放人可以,但需要理由。”

    “那好,我给你理由。”林苏音道:“因为你女儿需要他陪她一起去学校,因为他是你女儿的朋友,你女儿不希望你伤害她的朋友。这个理由应该足够了吧?妈妈已经离你而去,但我理解你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有意义的,你不会希望我成为第二个离你而去的人吧。”

    林四海沉默了许久,他没有再说话,而是转身离开,至始至终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在林四海离开之后,林苏音便准备带徐云离开。

    “大小姐,会长没发话,你不能带他走……”依然有人不明事理,想要阻拦。

    林苏音一眼瞪过去:“你敢再多说一句废话,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林大小姐的肆无忌惮让徐云一路都畅通无阻,终于在林家别墅后院的大地下室走出来,看到了清晨的阳光。这时候林四海已经坐车离开,他今天的确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没有时间再浪费下去。既然女儿都说出那些话了,他一个做父亲的还能怎么办?

    林苏音让徐云上车,也迅速开车离开了家。

    一路上林苏音一句话都没有说,徐云当然很清楚这是为什么,因为林四海最后说的那句话,虽然林苏音没有让徐云回答林四海想要的理由,但她自己却非常想要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

    汽车停在了学校门口不远处,林苏音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徐云,我可以让我爸爸放了你,但同时也一样可以让我爸爸再把你抓起来。”

    “我知道你想要的答案。”徐云道:“我承认,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太弯莲会会长林四海的千金,但这并不代表我一定就有什么邪恶的企图。我跟舒池力不一样,他追求你是因为他得到了赤金堂堂主季风的同意,他幻想着可以追到你,然后得到莲会的天下。而我接近你却完全是为了帮我一个朋友,而我这个朋友曾经也是你们莲会的人。”

    林苏音的脑子有些乱,徐云的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多了,她要一个一个的搞清楚:“季风和舒池力怎么会有关系?!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季风一直都希望你能倾心与他,但你却没有那个意思,他很清楚,一般的男生对你来说绝对没有任何吸引力,所以他才会拿了隆兴社的好处,并且答应舒池力,绝对不会理会他追求你的事情。”徐云道:“舒池力现在不敢再招惹你,可绝对不是我的功劳,我只是稍微动了动脑子,让他们主动去找季风问个清楚而已,季风自然会解决一切麻烦。”

    说真的,林苏音并不想相信这一切,可现在想想,徐云说的绝对不无道理,舒池力没有理由因为惧怕徐云而放弃对自己的纠缠,难道这一切真的都如同徐云所说,跟季风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季风有个茶楼,你应该知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动用莲会的关系去调取茶楼周围的监控录像,看看隆兴社的舒某是不是在前天晚上去过。然后便没有再出来。”徐云淡淡道。

    林苏音深呼一口气,她相信徐云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说这番话的,因为以莲会的关系,调取一些民用监控录像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你接近我,到底是要帮谁?”林苏音道:“曾经也是莲会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徐云笑了笑:“既然你都开口问了,那我就把话挑明,他曾经可不仅仅是莲会的普通人,还是莲会的一堂之主。”

    “你是说伍元冬?!”林苏音在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徐云!他在哪?”

    徐云示意林苏音不要激动:“冬哥已经在太弯了,我也是他请来帮他的。今天我会给你说这些,是因为我相信,你对我是有信任的,不然你不会把我在你父亲的地下室里救出来。如果你肯相信我,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接下来说的任何一句话。”

    林苏音瞪大眼睛看着徐云:“之前我的确是挺相信你的,但是现在我有些不敢相信了,除非你带我去见伍元冬。我了解冬哥,他至始至终对莲会都没有任何异心。即便是后来传了很多他的坏话,我都相信他绝对不是那种人。”

    徐云耸了耸肩膀:“这么说的话,看来冬哥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不敢见你就是因为他担心你们全部都被季风洗脑了,都相信他是一个万恶不赦的人,所以他才会大费周章,希望通过我的帮助取得你的信任,因为他觉得莲会里,唯一能够信任他的就只有大小姐你了,看样子冬哥没有说错。”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就带我去找他,我必须马上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林苏音已经迫不及待。

    “事情的确挺紧急的,我和冬哥也很迫切的想要让你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莲会的确面临着火烧眉毛的危机。”徐云道:“我当然会带你去见冬哥,但不是现在,他现在在哪我可不知道,只有晚上我们才会回到他家。”

    林苏音不明白的皱起眉头:“那白天他要做什么?”

    “收集证据啊。”徐云微微一笑:“如果你想先了解一些的话,我们可以先去教室,然后我慢慢讲给你听。还差五分钟就上课了,如果你不想逃课也不想迟到的话,我们就要抓紧时间了。”

    林苏音深呼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好!你去教室讲给我听。”

    ……

    徐云用了两堂课的时间把一切他应该告诉林苏音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她,林苏音的震惊绝对不亚于火星撞地球,她不敢相信季风竟然是如此的伪君子,也不敢相信伍元冬忍辱负重年,依然是在为莲会的安危考虑。

    很多事情都是林苏音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她真的不敢相信她的身边竟然有这么多的阴谋和陷阱。可徐云所说的这一切却又如此的真实,让林苏音没有办法去怀疑徐云所说的只是一个编造的故事。

    林苏音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她需要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才能接受的了这么多的“意外”。

    徐云乐意奉陪,他也希望林苏音可以在见到伍元冬之前就把一切考虑清楚。这样对任何人都有好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