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苏音把这一切的问题都考虑吸收之后,也马上提出了自己所有的疑惑,徐云给她的回答全部都是合理的,从年前季风在申江做过的黄金珠宝大劫案开始,然后到季风每一次谨慎处理自己那些小秘密的种种行径,一切的一切都向林苏音表明了他的可疑。

    以前林苏音并不是没有见到过季风和东瀛人碰面的事情,但她一直都选择相信这是爸爸让他做的一切,大岛一郎是什么人她并不知道,但她却很清楚,这个东瀛人显然是不希望她父亲所组织的保钓组织的存在。这么多年有这么多的保钓组织,但真正可以威胁到东瀛利益的,恐怕就只有林四海所组织的。

    相比起大部分只会提出抗议和游行的保钓组织,林四海的保钓组织做的是一些更加有意义的事情,他们敢出海,敢登岸,更是敢和东瀛的自卫队相抗衡,有多少次,东瀛人想要在海面上解决林四海的这个保钓组织,都没能成功。

    当东瀛人在正面应对无法取得胜利的时候,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内部腐化对手。或许这个是他们卑鄙的天姓,在他们侵华的抗战年代,就喜欢寻找汉歼,善于发现汉歼,懂得利用汉歼。而到了现在这个年代,他们依然善于利用这一点。

    往往汉歼的作用甚至比他们自己的队伍自己的人更好用,比如这次东瀛人盯上的季风,他绝对是做汉歼的不二人选,有野心,有身份,有地位,可以做出卑鄙的事情而不会感到自责和惭愧,能接触到他们东瀛人要对付的最重要的人物。

    这一切的一切都显然表明了季风无法逃脱罕见命运的安排,当东瀛人盯上他的那一刻,命运就决定了他肯定逃脱不了。因为他的野心远远高过了他的感恩之心,他不是伍元冬这类人,不论何时都记得感恩。当利益和权利大于一切的时候,季风将会忘记一切,甚至忘记自己还流着华夏的血脉。

    ……

    “既然晚上我才能见到冬哥,下午你要带我去做些什么才能尽快的把时间打发掉。”林苏音道:“你才来太弯几天而已,而且还把时间都浪费在了我身上,肯定很多地方都没有去看一看吧?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我陪你。”

    徐云耸了耸肩膀:“要不然请我吃个茶叶蛋之类的昂贵品?”

    “亲,不要把所有太弯人都看的那么无知,发表茶叶蛋言论的家伙可绝对代表不了全部太弯人。”林苏音无奈的笑了笑,茶叶蛋事件在大陆闹得如火如荼,就是因为一个把无知当有为的家伙乱放厥词照成的后果而已。

    “亲?呃……没想到太弯也会这么称呼。”徐云淡淡的笑了笑:“既然你都说了,那你就给我当导游吧,这些年来太弯旅游的旅客越来越多了,我这次来怎么也要带一些纪念品回去,希望太弯的纪念品不会跟大陆似的,不论在哪里,都是那种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玩意儿。”

    林苏音乐意奉陪:“绝对没问题。”

    ……

    曰落西山之后,徐云也按照约定将林苏音带回伍元冬家,当然,这都是在他们确保身后没有跟踪“小尾巴”之后的事情。但让徐云疑惑的是,他们在家从八点一直等到十点多,伍元冬依然没有回来。

    林苏音也真的是足够有耐心,至少这两个小时之内她一直很安静,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什么不给冬哥打个电话,现在已经很晚了,万一他需要我们帮助呢。”

    “冬哥在做的事情是监视跟踪季风,之前他就跟我说过,如果有需要的话,他会给我打电话。”徐云道:“毕竟我没有办法预测他现在在做什么,如果现在正巧合他刚跟近季风的话,我的电话或许会打草惊蛇。”

    林苏音却摇摇头:“冬哥不会这么傻,现在的搔扰电话和垃圾短信那么多,他的手机肯定是静音,你打给他,如果他不接就说明他现在有重要的事情做,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他肯定就会接电话了。”

    徐云拗不过林苏音,最终还是选择了拨通伍元冬的电话。

    “终于有人跟你接头了。”电话被人接起,传来的声音却绝对不是伍元冬的。

    徐云虽然思绪混乱,但他迅速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对电话的另外一端质问道:“你是谁。”

    “我当然是伍元冬想要除掉的人。还能是谁?”显然,季风的声音一下就被林苏音听得出来。

    徐云马上伸手对林苏音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若是让季风知道他们已经和大小姐联络起来,那情况可就不妙了。

    “不好意思,我有些听不明白你的意思。”徐云道。

    “少废话,伍元冬的这个手机上一点信息都没有,电话簿没有任何电话记录,联系人里面也没有任何通讯记录,他做的一切的确都很小心。如果你听不懂我的意思,那就不会把电话打进来。”季风哼了一声:“你可以不承认,但明天我就能让人去通讯公司查出他的通讯记录。”

    徐云意识到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季风,你想要怎么样,就直说。但我警告你,对冬哥客气一点。”

    “跟我谈条件?”季风冷笑一声:“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却可以肯定,你和前几天在大陆阴我的那个黄雄和姓鲍的绝对脱不了关系!我给你半小时的时间,到北湾码头的集装箱存放处西面的仓库,如果半小时之内你没有到,那恐怕连给伍元冬收尸都收不成!”

    不等徐云再开口,季风便直接挂掉了电话,紧跟着,季风又用伍元冬的手机给徐云发来一张图片。是刚刚拍摄的伍元冬的照片,显然,伍元冬已经被严刑拷打过,看上去相当惨痛。

    徐云的拳头瞬间就攥紧了。

    “为什么会这样……”林苏音看到这张照片之后,花容失色,神情恍惚而忧郁,事情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林大小姐,我或许没时间陪你了。”徐云道:“现在冬哥的情况非常危险,我必须去救他。我想,你自己回家或者回学校都没问题吧?”

    林苏音一把抓住转身要走的徐云:“你自己去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但季风也很厉害,而且他手下的人都是高手,冬哥还在他们的控制之,你去的话只能是自投罗网。我去求我爸,我爸一定会帮你们的!”

    “可是我没有其他选择。”徐云道:“我们掌握的这些证据都是空口无凭的,不足以让林会长相信,我不可能把希望放在一个我没有信心的人身上,我必须要自己去解决。”

    徐云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伍元冬被折磨,即便对付季风的这件事情无法解决,他也绝对不准许伍元冬命丧季风之手。季风在大陆被耍的所有怨恨必然都发泄在了伍元冬的身上,除非他去,不然绝对不可能转移这份怨恨。

    徐云的决定很坚决,林苏音的第六感告诉自己,她不可能阻止徐云,便在口袋掏出了车钥匙:“这个给你,北湾码头并不难找,出了小区向东的第个路口向左,一直走便是。”

    “谢了。”徐云果断的拿过林苏音手里的钥匙,便迅速开门准备离开。

    但门口站着的四个人却拦住了徐云的去路,显然,季风在抓到伍元冬之后,并没有傻到坐以待毙,他马上安排了人手到伍元冬家寻找同谋者。

    站在门口的四人刚要动手,就看到了徐云身后的林苏音,不禁纷纷一怔,惊讶道:“大小姐?”

    徐云回头道:“现在有人可以送你回家了。”

    话音刚落,徐云突然出手,在对方四人还没在因林苏音在场的惊讶反应过来的时候,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人放倒在地。

    仅剩下的那一人显然没想到徐云的身手如此迅猛,还在迟疑的时候,徐云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咽喉:“大小姐的安危就全部交给你了,乖乖送她回家,明白我的意思吧?”

    “徐云,你快去吧,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他还不敢不听我的。”林苏音瞪了一眼那人道。

    莲会的人自然不敢不听莲会大小姐的话,毕竟季风还没敢跟林四海撕破脸。徐云松开那人之后便大步流星的离开,希望这半个小时里季风不会在对伍元冬做什么事情,不然的话,他一定将十倍百倍的还施在季风的身上!

    徐云离开了,四人仅存还有意识的家伙完全没有阻拦的能力。

    “送我回家。”林苏音语气坚定的命令道。

    那人一脸的为难:“大小姐……可是……”

    “什么可是?”林苏音不耐烦道:“不敢违背季风的命令?那就好好想想莲会是不是姓林。”

    “是!大小姐!”那人不敢再有任何疑虑,马上乖乖按照林苏音的吩咐送她回家,至于之后如何向季风交代,那就是之后的事情了。比起季堂主,这些手下人更不希望得罪的是林会长。

    徐云开车离开小区便按照林苏音告诉他的路线驶去,拐弯之后一路向北,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北湾码头。

    即便这里不是大陆,徐云也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任何一点机会,现在伍元冬的命比任何事情都更重要,在银龙出事情之后,徐云最看重的便是这一点,他绝对不会再准许类似的事情发生,任何人都不可以,即便他面对的将会是太弯的地头蛇,他也丝毫没有半点的犹豫。

    如果伍元冬出事了, 徐云绝对无法原谅自己,伍元冬会带他来太弯是对他的一种莫大的信任,这种信任在徐云看来就是生死与共的信心。只要他徐云还有一口气,都绝对不会让伍元冬在太弯岛出任何事情!

    这是徐云内心发过的誓言,他必须做到!任何人都不能违背!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