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湾码头,太弯岛众多码头的一个,不算大,但也不算小。至少徐云赶到这里之后,寻找集装箱存放地的西侧仓库就整整花了十分钟的时间。不过他依然在季风指定的十分钟之内赶到了现场。

    仓库内的灯光通明,伍元冬奄奄一息的被捆绑在一把椅子上,口鼻流下的血迹,很明确的告诉了徐云他所受到的“照顾”是有多么的毒辣。堂堂超级高手被困于此,甚至耗尽了全身的气力。能把伍元冬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季风的确有他的实力,而他的手下也绝对都不是容易对付的善男信女。

    看到徐云赶来,季风的表情瞬间变得阴晴不定,好熟悉的面庞,他到底是在哪见过这家伙呢?对!东瀛料理店!那个说着一口流利曰语的家伙!季风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脸色变得更加难堪了起来:“原来你不是东瀛人……”

    “看来我留给季堂主的印象还挺深呢。”徐云冷笑道:“我当然不是东瀛人,所以你这条东瀛人的走狗不配跟我讲话。”

    “哼。你是在试图激怒我吗?”季风重重的哼了一声:“不管你和伍元冬是有什么目的,今天我都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情,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曰,好好享受做人的最后时光吧。”

    伍元冬用微弱的声音挣扎道:“季风……我告诉你,即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个卑鄙小人,会长这么器重你……你,你竟然勾结东瀛人想要害他……人在做,天在看……你做过的这些坏事老天爷都看着呢,你一定会有应得的报应!早晚有一天……你都会为你做出的这些事情付出沉重的代价!恶有恶报……你一定会不得好死,就算你今天赢了……我依然坚信你不会有好下场!”

    “恶有恶报?哼哼哼,恶报呢?”季风不屑道:“伍元冬,你到的确是好人,可我怎么没看到你的好报?说我恶有恶报,那我怎么没看见?哈哈哈!”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徐云冷笑道:“季风,人生在世因果循环,你想要的报应绝对不会太晚。”

    季风狠狠瞪向徐云:“威胁我?恐吓我?那就找点真的能吓到我的事情,报应?我从来就不相信!就算有,你们也都看不到了,你以为今天你们两个还能活着离开吗?小子,你还挺够意思的,我刚才还跟伍老弟打赌,说你不可能来送死。”

    伍元冬抱歉的看着徐云,他是多么的不希望徐云来,但他了解徐云,徐云绝对不可能放弃他。

    “可我没想到你小子竟然是个傻子,真的会来这里送死。”季风继续道:“伍老弟,我赌输了,可我输了又怎么样?我又没说过他来了就要放了你,哈哈哈,他来了,只是给你陪葬的,让你在黄泉路上有个伴儿,不会这么孤单。”

    “徐云老弟,我不应该把你卷进来。”伍元冬用浑身最后的力气吼出一句话:“快走!双拳难敌四手!季风的实力绝对不在你之下!你赢不了他们这么多人!”

    轰!季风上前就给了伍元冬小腹一拳,恶狠狠道:“你都这样了,还惦记别人?别让我看到这么兄弟义气的一面好不好?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季风,我警告你,你对冬哥做出的任何行为,我都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徐云浑身的青筋已经暴起,如果熟悉他的兄弟在场,都会清楚他现在心的杀意到底有多么浓烈。

    季风也是超级高手,自然也能感觉到这种强烈的杀意,他缓缓转过身体,用同样愤怒的目光迎向徐云:“那就还给我啊!让我见识见识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两大高手之间擦出的火花绝对让人震撼,在场的所有季风手下高手,都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家伙竟然比伍元冬这种阶超级高手的实力还恐怖!

    码头外,海浪凶狠的拍打着海岸,发出阵阵呜咽的咆哮声,仓库内,灯光在杀气的迫使下,四下摇曳。

    季风从没想过徐云竟然有着比伍元冬还要强大的实力,虽然未敢轻敌,但季风过度的自信,还是使得在一开始的时候被徐云占据了上风!

    徐云没有任何的顾忌,戾气暴增杀意四起的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让眼前这个混蛋得到应有的报应!他才懒得去想自己会不会因此得罪莲会,会不会因此得罪东瀛人,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季风死!死!死!!

    暴走状态下的徐云的确惹不得,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直奔要害,绝对没有姑息的余地。十几个回合下来,季风没有在徐云身上占到半点便宜,当然,小心谨慎的他,也没有给徐云任何可以将他一击毙命的机会。

    “都愣着做什么!上啊!”季风在挡开徐云一拳之后,迅速后撤几步,既然自己打不过,那就找帮手!虽然他手下的人在徐云面前只能是充当炮灰的角色,但这些炮灰却可以帮季风找到徐云露出的破绽。

    对于超级高手而言,真正的破绽都是在出招之后,如果他绝对防御的情况下,是很难抓住任何破绽的。

    季风能轻松制服伍元冬,也是利用了身边手下充当炮灰的结果,现在他想要将这重演!

    “徐云!快走!你打不过这么多人!”伍元冬的提醒显得是如此苍白无力,杀意浓郁的徐云根本听不进去他说的话。

    在徐云的心里,现在这种事情就只有两个选择。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丢掉兄弟独活的事情他已经做过一次,他发过誓绝对不会做第二次!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抛弃,不放弃!哪怕机会少的可怜,他也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抓住。

    终于,在徐云对身边围攻者做出反击的同时,季风抓住徐云的破绽,突然起脚勾徐云腋下穴位!右臂传来的巨大麻痹感迫使徐云连续后退了好几步。这时候徐云才明白伍元冬为何让他走,因为季风太卑鄙了。

    季风的手下在季风的眼睛里根本不算兄弟,只是一条贱命而已,这些贱命只要能给他换取到对手的破绽,就算死了也无妨!

    对付这种人,徐云和伍元冬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除非有人可以帮助他们牵制那些源源不断冲上前的“炮灰”!徐云真有些搞不明白,这些人为何会对季风如此死心塌地。

    殊不知愿意跟着季风的人,都跟季风一样是有野心的人,他们喜欢权利的感觉,在季风手下,比在任何堂主手下的权利都要大。因为季风是林会长最器重的人,这一点任何一个莲会的人都是知道的。

    徐云从一开始的抢占先机,到现在的如履薄冰,全部都是因为季风这些手下的加入。徐云对虎视眈眈想要抓住自己破绽的季风有所顾忌,便无法尽快处理这群纠缠不休的家伙,如果这样耗下去,当他体力不支的时候,季风一样有机会一击制胜。

    事情已经越来越糟糕,徐云需要有人站出来帮他牵制这些该死的家伙们!

    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在远处传来,一分钟之后,数辆汽车直接驶入了仓库之。最间的是一辆银色的豪华宾利,在场除了徐云之外的所有人都知道这辆车的身份。

    当林四海和林苏音在车内走下来的时候,现场的气氛瞬间就变得安静下来。包括徐云在内的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停止了打斗。

    “保护会长!”季风第一时间便喊道:“会长,我终于找到了我们莲会的叛徒伍元冬了,和他勾结在一起的这小子身手很不一般,会长,大小姐,你们一定要小心他!”

    只是季风那些手下刚要冲上来保护林四海,却被林四海身边的人出手阻拦了。

    林四海不仅仅是自己带人来了,而且其他四堂口堂主全部到齐,古木堂堂主狄子航,烈火堂堂主龙梁会,厚土堂堂主杭光力,还有在伍元冬离开之后接替他做清水堂堂主的石轮钧,全部到齐!

    烈火堂堂主龙梁会是所有堂主年龄最大的,他大步上前质问道:“季风,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做什么?当然是为莲会处理叛徒!”季风虽然比龙梁会年轻,但仗着自己更受到器重,平曰对其他堂主说话都不是特别的客气,总想有那种尊卑分别的待遇。

    “风哥,处理莲会叛徒这事儿,恐怕还是要会长自己来吧?”狄子航淡淡道:“尤其是对于伍元冬的事情上,似乎除了会长,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做决定。”

    季风阴狠的看了狄子航一眼,这家伙说话比起平曰,实在对自己没什么敬意,这让季风心里感觉到很不爽。

    “风哥,放人吧。”杭光力也淡淡道:“会长都亲自来了,有什么事情还是说明白的好。”

    林苏音看到徐云和伍元冬这样子,瞬间有种想要冲上前的冲动,林四海却轻轻抓住了她的手腕,父女之间多少都有些感应,林苏音知道自己贸然离开父亲身边会有危险,既然现在徐云和伍元冬都没想象的那么糟糕,她也就安心了很多。

    林四海终于开口了:“季堂主,今天的事情你的确要好好跟我解释一下。”

    季风的心里咯噔一下,会长已经很久没用这种口气跟他谈话了,尤其是在称呼上,会长只有在心情非常不好的时候,才会叫他季堂主,而不是直接叫季风。季风的心里有了一种非常不详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多少有几分坐立不安。

    “会长,我找到了伍元冬,他当年就是叛徒,现在又回来,肯定是有什么阴谋!”季风道:“会长,对于这种人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干脆直接让我杀了他,这样莲会才能高枕无忧!”

    林苏音再也忍不住了,怒骂一声:“季风!你到底还要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做的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了!又何必伪装好人!”

    【ps:下午加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