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要面对的这些问题才刚刚开始,因为杭光力和石轮钧这两人在得知林四海要找季风麻烦的时候,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此时此刻林四海身边带来的人,还有龙梁会和狄子航带来的人,全部都有他们暗买通了的,而那些真正会为了他们卖命的兄弟,则全部被杭光力和石轮钧找借口留在了林家。

    “对不起了,龙堂主,力哥和钧哥给我们的价码实在太高,我们没有办法拒绝。”当龙梁会的手下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怒火已经焚烧了整个心肺,如果不是狄子航伸手拉住了他,他真的会毫不犹豫上前扭断这家伙的脖子,甚至是用更残暴一些的方法。

    但狄子航的举动是正确的,他知道龙梁会的注意力绝对不可以被这些渣仔吸引,他们要面对的是杭光力以及石轮钧,这两人才是他们现在面对的麻烦,而这两人的身后,还有一个实力绝对高于他们的季风做后盾和靠山。狄子航当然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伍元冬和徐云的身上。

    伍元冬已经受尽了季风的折磨,他现在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而徐云对于莲会的人来说,只不过是个“外人”,当真正的危机降临之后,他们绝对不会把信任和希望寄托在一个外人的身上。

    “带会长和大小姐走,这里我想办法应付。”龙梁会收起心的愤怒,对狄子航道:“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会长和大小姐就交给你了,狄子航,你必须保证他们的安全!”

    狄子航自然也希望带会长和大小姐离开,可现在的局面根本没有龙梁会预估的那么好,不仅仅是仓库内,就连仓库外也不知何时被杭光力和石轮钧的人给包围了起来,凭他根本没有杀出重围的可能姓。

    原本这仓库内季风的十几个高手就已经给他带来了相当大的麻烦,而现在杭光力和石轮钧又带来十几个,外面还调动来了十几个。这些显然都是他们能带的出门的高手,其不乏一流高手,最次的也都是二流九阶的顶级高手。

    莲会的实力强大,在太弯是出了名的,即便是对于大陆的很多人来说,也都是惹不起的,会自然藏龙卧虎。这一点徐云早就应该想到了,如果只是这些手下人,他也不是没信心对付。

    但是季风,杭光力,石轮钧这些家伙可都是超级高手,他的确能拖住季风,也相信狄子航和龙梁会可以拖住杭光力和石轮钧他们,但是他们那些手下却可以为所欲为了,伍元冬现在完全没有能力去保护林四海和林苏音。

    一旦林四海和林苏音被控制了,那他们就只能任人宰割,到时候,龙梁会和狄子航绝对会为了保证会长和大小姐的安全,而束手就擒。

    此时此刻徐云多么希望还能有个人站出来帮他解决一下这些小喽啰们。

    “龙堂主,你是不是把我们想的太简单了?想让会长和大小姐全身而退,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诚意了。”季风的笑声很猖狂:“你想用生命立功,用生命去维护会长?可以啊,我给你机会,只要你能有胆量挖出你自己的心脏,我就放过会长和大小姐。这个交易怎么样?”

    季风的心狠手辣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如果你敢发誓,我就敢做!”龙梁会心一横:“我龙某人没什么多大能耐,能有今天都是拜会长所赐,若是能为会长和大小姐而死,也不枉此生会长对龙某人的栽培了!”

    要说到龙梁会,对莲会绝对是最忠诚的几人之一,他父亲的尿毒症和母亲的癌症都正在美国最好的医院治疗维护,而这些都是林四海安排的。林四海所做的这一切对于龙梁会来说,就是对他最大的恩惠。

    所以此时此刻龙梁会真的掏出匕首准备挖出自己的心脏,来作为交换林四海和大小姐安全的筹码,绝对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

    “阿龙,如果你相信一个连主子都会失信的家伙,那你这辈子可就白活了。”林四海突然开口了,他可不是那种可以接受这条件的人:“他的真正目的绝对不是要你一条命。”

    已经拔出匕首的龙梁会扭头看了一眼林四海,很快,眼神里就充满了愧疚,因为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解决现在出现的问题。

    “还是会长聪明,哈哈哈哈。”季风狂笑两声:“会长,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只要你肯把我想要的东西给我,我们一切都好商量。”

    林四海笑的很轻松:“你想要什么?无非就是权力和金钱,有了权力和金钱,你就什么都可以得到。”

    “会长就是会长,真的太了解我了,只不过您还少说了一样,还有就是美人儿。”季风道:“这个美人儿是金钱买不到的,这么多年,我一直是怎么对大小姐的,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大小姐说一,我就不敢做二,大小姐说向东,我绝对不敢向西。会长,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如果大小姐跟着我的话,我一定会把她当作掌心里的明珠一般捧着。”

    狄子航怒火烧,狠狠骂道:“季风!你个王八蛋不要做的太过分了!连大小姐都敢觊觎,你还真是狼子野心!”

    季风不屑的看了狄子航一眼:“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狼子野心,那又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狄子航,我他妈忍你很久了!你和伍元冬都是一类混账!我做什么你们都要跟我做对!好几次都坏了我的大事!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有种和我单挑啊!把会长和大小姐放了!我陪你玩!”狄子航骂道:“敢不敢试试!”

    “和我单挑,你还不配。”季风冷笑一声:“你们也都别废话,只要会长答应我的条件,你们都可以平安无事,如果会长不答应,我就只好来硬的了。会长,您老人家想好,是攥着权力去死,还是选择松开。我一定找个好地方给您老人家养老。”

    林四海活了大半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识过,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他显然比其他人都平静很多:“你想要权力是吗,莲会我可以给你。”

    季风嘿嘿笑了笑:“还是会长配合,那大小姐呢?”

    “但你若想要我女儿,恐怕还不配。”林四海的声音坚定而有力:“少做梦了,该醒醒了。”

    季风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好,林四海,我给你一个选择,要么把大小姐嫁给我,要么把保钓组织的名单给我!今天这事儿就算了结,如若不然……你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东瀛人接近你,就是为了让你拿到那个名单吗?”林四海的目光似乎有种莫名其妙的威严,即便季风现在全面占据上风,也有些不敢去跟他对视。

    “不该问的就不要再问。”季风道:“把名单给我!我能给你和大小姐一条活路!”

    徐云突然吹了声口哨:“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会长,你终于知道自己身边养了怎么样的一只狼崽子了吧?”

    “真不好意思,我们莲会的事情殃及到了你。”林四海微微一笑:“阿伍能在大陆交到你这样一个朋友,是上帝对他的眷顾,这些年我错怪他的事情太多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好好补偿他。呵呵,不过,现在说这些似乎已经晚了。”

    伍元冬虚弱的抬头看了眼林四海:“会长……死前能听到你这番话,我心足以……”

    “那就没什么好等的了,该动手的就动手吧。”徐云的脸色,突然挂起了邪气凛然的微笑,这笑容让季风如此阴险之人看了都心一阵胆寒。

    就在徐云话音落下之时,守在仓库门口的十几个莲会的叛徒同时应声而倒!痛苦不堪的捂着脸在地上打滚,被硬币击穿眼球的感觉,绝对不是什么好受的滋味。

    林歌的出现让徐云充满了自信,五分钟之前,他就感觉到了林歌熟悉的气息出现,当然,徐云也有疑惑,除了林歌的熟悉气息之外,他还感觉到了另外一个气息,似曾相识,又很陌生的那种。

    林歌以及神秘人的出现瞬间打破了整个对峙的局面,和林歌一起的那个身影绝对是比林歌实力还要高出不止一个阶级的家伙,莲会的喽啰叛徒在两大超级高手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林歌就像切菜一样大杀四方,瞬间扭转了徐云被动的局面。

    没有了小鬼的搔扰,徐云自然便可以好好跟季风单练一下了!

    而龙梁会和狄子航也可以好好跟杭光力以及石轮钧两人玩玩了!因已经没有人可以去威胁到林四海和林苏音的安全,所以他们也就无所顾忌了!打就打个痛快!让这两个叛变的王八蛋好好尝尝背叛的苦果滋味。

    龙梁会和狄子航以及杭光力和石轮钧的实力都应该是不相上下,但双方的气势可完全不一样,杭光力,石轮钧早就没有了一开始的嚣张气焰,大势已去的他们只想如何逃离自保。

    越是这样的心态,就越是无心迎战,面对龙梁会和狄子航招招致命的步步紧逼,杭光力和石轮钧只有连连溃败的迹象,根本没有什么招架之力可言。

    “季堂主,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好好算算后账了?”徐云冷笑着,斜挂的嘴角,笑容如此迷人,至少在现在的林苏音的眼看来是这样的。

    季风怎么都没想到这半路还会杀出两个程咬金,而且两人的动作迅敏到他几乎难以捕捉辨别,当整个仓库的手下人全部被掀翻在地之后,那两个搅局的身影便只剩下了一个。

    “哥,这孙子把冬哥害成这样,你必须十倍以上的还给他。”林歌已经收手,他站在伍元冬的身旁,一边帮他解开那些铁铐钢索,一边心痛的骂道:“这王八蛋也太狠了,冬哥,冬哥,你没事儿吧?我是鸽子,快点清醒清醒,看看我哥怎么帮你报仇的!”

    伍元冬已经非常虚弱,但他嘴角露出的笑容告诉林歌,他脑子是清醒的,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ps:兄弟们给点支持呗~~~~~学生党们给个花给个顶,土豪财主们给个打赏啥的~谢谢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