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风眼见大势已去,脑迅速分析了战局,如果硬抗他只能抵挡徐云一人,若是伍元冬身旁的那个猛人也加入进来,他可以说几乎没有任何招架的余地。逃走是他现在能选择的唯一一条路,只要逃到东瀛人那边,他便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徐云一眼便看穿了季风眼神流漏出来的想法:“现在想跑,可能晚了一些吧?”

    季风冷笑一声:“未必!”

    突然,季风迅速在口袋掏出一枚烟雾球,狠狠砸向地面!嘭的一声,白烟四起!烟雾球内的化学物质在强烈撞击下跟空气混合,瞬间爆炸开的白色烟雾将整个仓库内都充斥满了刺鼻的味道。

    徐云心暗惊一声不妙!他竟然忽略了如此重要的一点,这该死的混蛋上次就是利用这个东西,才在鲍天下的手逃走!徐云竟然大意的忘记了这一点。

    当白色的烟雾稍微略散的时候,季风已经不知所终,而一直呆在林四海身旁的林苏音也随着季风的消失而不见踪影!

    坏了!徐云心一凛,如果季风把林苏音带走,林苏音可就危险了,这是季风用来要挟林四海的最好筹码,季风只要可以在林四海的手里得到保钓组织的名单,他便依然可以得到东瀛人的重用。

    利用东瀛人东山再起,显然是季风现在内心最强烈的**和幻想。徐云如果想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就必须不能让季风在他们的手逃走!

    说时迟那时快,徐云在仓库内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便已经追击出去!凭借直觉,徐云觉得那天的东瀛料理店或许就是东瀛阴谋者的一个据点,此时此刻没有可去之处的季风,肯定会到那家料理店寻找东瀛人的庇护。

    既然相信了直觉,徐云没有耽搁任何时间,迅速向着那家东瀛料理店的方向追去,只要在季风和东瀛人接头之前抓住他,一切都还是对他们有利的。

    仓库内的白色刺鼻烟雾终于散尽,而这时候杭光力和石轮钧也已经被狄子航和龙梁会制服拿下,林歌将伍元冬搀扶起来,众人很快便发现,消失在这阵烟雾之的不仅仅是徐云和季风,还有林苏音!

    “大小姐呢?!”龙梁会心一惊,回头问道。

    狄子航一脸茫然失措:“刚才的烟雾实在太大,我根本什么都没看到,难道说,大小姐她被……”

    “该死!”龙梁会怒骂一声,一把拎起杭光力的衣领,将他整个人哐当一声按在墙面上:“说!季风会逃去什么地方!”

    “哈哈哈,龙堂主,我看你还是对我客气一点。”杭光力笑道:“现在大小姐就是风哥要拿来换我和石轮钧的筹码,你们若是伤害了我们,恐怕风哥也不会善待他手的筹码了。”

    石轮钧也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已经被狄子航制服,却也轻松道:“狄堂主,你也听到了,还是对我们客气一点的好。”

    龙梁会和狄子航恨不得现在就杀掉他们面前的家伙,可如果季风带走了大小姐,这两个家伙就不能杀,他们是换取大小姐的重要筹码。

    林四海整晚都可以很冷静,因为女儿一直都站在自己的身边,而此刻他的情绪的确有些混乱:“如果季风敢对我女儿做出什么事情,我保证你们会死的比你们想象更惨。”

    “会长,你就别忙着威胁我们了,还是想想怎么带我们去换大小姐吧。”石轮钧一副得势的样子,他有得势的理由,因为林苏音这个筹码对于他们来说太重要了,林四海对这个女儿的疼爱绝对是超出一切,别说是用他们去交换,就算是用林四海自己的命去交换,林四海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伍元冬的呼吸突然沉重起来,林歌知道他在聚力,想要说话,便用一个舒服的姿势架着伍元冬,让他的呼吸能够更顺畅一些。

    “会……会长……季风想要的绝对不是他们,他们不是筹码……季风……季风想要的是……是保钓组织的名单……他,他和东瀛人勾结,东瀛人……想要这个名单……”伍元冬道:“他以为只要给了东瀛人这个名单……东瀛人就可以,可以帮他篡权上……上位……”

    说了很多话,体力透支让伍元冬大口的喘息着。

    “你放屁!”杭光力和石轮钧当然害怕,如果他们不是筹码,那他们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

    狄子航心愤怒无处发泄,在石轮钧骂出声之后,他突然出手,咔嚓一声便狠狠扭断了石轮钧的脖子!由于他的行动太突然了,所以石轮钧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去见阎罗王了。

    杭光力看到这一幕,马上闭上了嘴巴,一旦他们不是筹码,他们距离死就不远了。

    “现在你们已经不是换取大小姐的筹码了,给我一个让你们继续活命的理由。”狄子航的目光落在杭光力的身上:“季风会带大小姐去哪!说!”

    “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杭光力道:“季风做的事情从未跟我们说过,他做事很小心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龙梁会在杭光力耳边低声道:“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那就没有继续活命的理由了,你懂吗?”

    “会长,我错了!龙哥,航哥!求求你们放过我!给我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我一定帮你们找到季风,一定帮莲会惩罚叛徒!”杭光力突然意识到死亡威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如此的怕死。

    他当然怕死了,他在莲会得到的身份和地位让他风光无限,他可没活够,他可没享受够人生的乐趣,如果现在就死了,他将再也没有机会享受一切了!

    “晚了。”林四海淡淡道。

    龙梁会得令,手匕首猛刺入杭光力的颈椎动脉!

    “他们都死了,我们怎么去找季风。”狄子航皱了皱眉头:“会长……我们该怎么办。”

    “就算他们不死,也不会知道季风在哪。”林四海道:“我了解季风,他做事很谨慎,而且不会轻易相信其他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就算杭光力和石轮钧对他表了忠心,他也绝对不会把自己和东瀛人有联系的证据让他们抓住。”

    伍元冬终于又恢复了一些体力:“会长……或许,季风会……呼……呼……会带大小姐去,那家东瀛料理店……”

    众人的目光全部一亮,的确,既然东瀛人会带季风去那家东瀛料理店谈事情,显然哪个地方对于他们来说是绝对安全的。

    “这位小兄弟,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林四海道:“但现在我还需要麻烦你,请带伍元冬去太北医院,就说是我林四海让你带人来治疗的!”

    林歌微微一笑:“林会长,你太客气了,就算你不说,以我跟冬哥的关系,我也会第一时间送他去医院。但现在我哥徐云和季风都不见了,我似乎更有必要去一下那家东瀛料理店,冬哥的事情还希望你的人帮忙送他去医院治疗。”

    说完,林歌看了眼伍元冬:“冬哥,你别怪我,我不是不管你,而是那季风太阴险,我实在太担心我哥。”

    “我懂……你快去……徐云需要你的帮助……”伍元冬道。

    林四海点点头,他明白了:“阿航!马上送阿伍去医院!”

    “是!”狄子航知道,会长的口气代表了这个命令是不可抗拒的,即便他有多么希望亲手宰了季风,现在也不需要他去了。

    狄子航开车送伍元冬去医院,龙梁会则是开车带林四海和林歌两人匆忙赶往那家东瀛料理店。

    当然,这个麻烦的现场,龙梁会自然会打电话让手下亲信来收拾残局。不管结局怎么样,今天莲会损失惨重,失去了分之二的精英力量,当然,既然这些人的内心早已叛变,留着对莲会来说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

    徐云的直觉是正确的,终于在季风进入这家东瀛料理店之前,追赶上来,看到徐云之后,林苏音心的惊喜马上取缔了那些恐惧:“徐云!救我!”

    “季堂主,夹着尾巴逃跑,这种事情只有小狗才会做。你堂堂一个大老爷们,丢不丢人?”徐云微微一笑:“我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用女人当挡箭牌的人。现在这里只有我和你,敢不敢和我打一架。我赢了,你放人,我输了,任凭处置。”

    季风冷笑一声,把林苏音紧紧制服在自己手:“徐云,你太天真了,我的确是很想亲手杀了你,但是我不杀,我承认你的实力绝对不在我之下。但我现在没工夫跟你浪费口舌!想要大小姐的命可以,让林四海拿他们那狗屁保钓组织的领导者名单出来换!不然就算我再喜欢大小姐,也绝对不可能手下留情的!听到没有!”

    “季风,你不会真的以为东瀛人会庇护你吧,如果你手里没有名单,在东瀛人眼里就是个屁,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林会长绝对不会把名单给你,那关系到国家的利益。”徐云道:“把林苏音放了,我给你一条生路!在林会长和东瀛人都还没到这里之前,你还有逃命的机会。”

    “哼哼哼,你唬我?东瀛人不可能不重用我,就算我没有名单,我也一样可以得到重用!”季风道:“徐云,我警告你,你若再上前一步,我就扭断大小姐的胳膊!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给我闪开!”

    徐云举起双手,后退一步,他知道,一个人若是疯了,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好,好,好,我听你的,你别激动,不要做傻事,好好考虑我给你的建议。”

    季风愤怒道:“走开!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建议!我只要让店老板给大岛先生打一个电话,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你马上去跟林四海说!让他带名单过来!还有你,马上给我闪开!我要进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