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料理店内灯火通明,可门口的停车位上却可怜的连一辆汽车都没有,这个在太弯有着极高知名度的东瀛料理店又怎么会沦落到连一位客人都没有?

    徐云很清楚,料理店的一切都显得如此不正常,他绝不能让季风踏入这个东瀛人的据点,店内到底有什么人在,徐云无法肯定,如果有东瀛派来的高手,季风得到帮助的话,所有对他们有利的形势都会扭转,对方有林苏音作为筹码,林四海要面对的选择,绝对是他人生最不想要面对的选择。

    一个是对华夏国土利益寸土必争的保钓组织领导者名单,一个是骨肉内流着自己血脉的亲生女儿,不论选择哪一个,放弃哪一个,都将成为林四海人生最大的噩梦。即便是这个选择让徐云来做,徐云都会无法面对,更别说和这两者都有最密不可分关系的林四海了。

    “我再说最后一句,让开!”季风的眼神流露出的愤怒和杀意毫无遮掩:“如果你不相信我会扭断她的脖子,就继续跟我做对!”

    林苏音体内涌动的勇气就在刚才一刻战胜了畏惧,她冷笑着对季风道:“你不能对我怎么样,现在我是你手唯一的筹码,如果我有意外,你就什么都没有!季风,你最好想清楚。”

    “大小姐,如果是在年前,你劝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肯定会答应你。”季风的表情让人难以捉摸,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因为那个时候我还爱你,还认为你是唯一能让我季风为之疯狂的女人!但现在一切都变了!你懂吗!年前我让会长把伍元冬关起来,只有你反对!”

    “但我的反对是正确的!我就知道冬哥不会变成你说的那个样子!”林苏音怒道:“我唯一后悔的是,年前我为什么没有怀疑你!那个时候你就已经不是我认识的季风了!”

    季风勒住林苏音脖子的手臂愈发用力:“大小姐,因为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的认清我!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不达目的不罢休,我想要得到的一切,我都会想尽办法去得到,权力也好,金钱也罢,还有女人!我都会得到,并且不择手段!”

    林苏音哼了一声:“你以为所有人都不知道你的阴谋吗,利用我去跟我爸换取保钓组织领导者的名单,然后得到东瀛人许诺给你的权力,用这份权力去换取金钱,再用金钱换取女人。这就是你想要的人生?如此没有意义的人生……”

    “大小姐,你弄错了,我只需要得到权力就好,得到整个莲会就好。”季风似乎幻想到了美好的将来,仰头狂笑几声:“哈哈哈,我想要得到的女人是你,是用金钱换不来的。但是,我却可以用林四海的命来做筹码,不是吗?”

    林苏音愣住了,季风比她想象的还要阴险很多。

    “只要我给东瀛人提供了他们想要得到的一切,我便能顺利上位,你以为林四海还有活路可走?但是,我可以帮你,只要你答应我的一切要求,我自然可以放过林四海。”季风在描述着他认为应该如何发展的一切,他相信这一切都可以成为现实。

    徐云只能抱歉的打断他的一切幻想:“季风,该醒醒了,不要把东瀛人当成自己的救世主,从古至今的汉歼,没有一个能有好下场。”

    “徐云,敢不敢和我打个赌。”季风得意道,他勒住林苏音脖颈的手臂更用力了,林苏音因为呼吸困难而挣扎着,如果徐云再不采取措施,恐怕林苏音就要窒息了。

    “如果你一定坚持不放过我,我就没有放过大小姐的理由。”季风道:“我如果失去我想得到的一切,当然也不会让你们心里爽,我会让你们失去她,让你们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也品尝一下什么叫痛苦和绝望的滋味。”

    季风已经彻底入魔疯掉了,徐云当然不敢拿林苏音的生命开玩笑:“好吧,你赢了。不用赌,你可以进去,没有人拦着你。”

    徐云一边说,一边默默后退,在林苏音的表情上不难看出,她已经在即将窒息的边缘,他必须一切都顺从季风,不管怎么样,先保证林苏音的安全,其他事情再从长计议。

    虽然徐云让开了路,但季风依然非常小心,他迈出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谨慎,步步为营的挪向料理店。徐云很清楚现在出手救人绝对不是机会,所以他完全没有任何动手的意思。

    看来最终的选择只能落在林四海的身上,徐云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他觉得林四海可以因为保钓组织的利益而没有挽回自己的婚姻,说不定今天也可以因为保钓组织的利益而不去挽回……呼,这个问题太残酷了,徐云实在不忍去想。

    就在季风带林苏音进入房间之后,一声惨叫迅速传出,直接打破了徐云的思绪。

    徐云没有时间去考虑什么利弊了,纵然这一刻徐云完全不知道房间内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也没有考虑过他进去之后会不会有危险。

    当徐云进入房间之后,看到的这一幕甚至让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季风躺在地上显然已经昏死过去,林苏音也因为供氧不足的原因休克,但林苏音有人搀扶着平躺到了几张对起来的椅子上。

    谢飞泽正拿着一瓶清酒微笑的看着徐云:“兄弟,好久不见了,虽然我现在很想陪你喝一杯,但恐怕你要先抢救抢救林大小姐了。”

    “这个惊喜实在是吓到我了。”徐云的心情真的舒缓了好多,怪不得他总觉得料理店今天不太对劲儿,原来一切早已发生变故:“刚才和林歌去太北码头仓库的,肯定也是你吧。泽哥,我现在又欠你一个人情了。”

    谢飞泽微微一笑:“比起我欠你的那个人情,这还算事儿吗?兄弟,林大小姐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些急事要做,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没有人知道我来过这里,包括莲会的人。有机会咱们一定要好好喝一杯。”

    说完,谢飞泽便带自己的人在料理店的后门离开了。

    “谢了。”徐云虽然知道大恩不言谢的道理,但还是低声道了一句。

    谢飞泽也没回头,抬手摆了摆,意思应该是不客气:“鸽子在大陆就交给你照顾了,我们家老头子说了,有机会去加勒比,他亲自下厨给你做大餐。当年他也这么许诺过张邈之老爷子哦,可惜太岁爷没去,既然你是他干儿子,这顿饭你理应去替张太岁尝尝。”

    徐云真的很想问一问张太岁到底跟邪神是什么关系,可这时候谢飞泽已经上车离开了。

    徐云也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林苏音已经休克,她需要得到人工呼吸和心脏复苏方面的一些急救措施。庆幸的是,徐云对这些简单的急救方法都很在行,尤其是人工呼吸。

    因为林苏音对于徐云来说也不算是陌生姑娘了,所以徐云真的到了下嘴的时候,心里还是多多少少有点顾忌,这东西就这样,越是熟人越不容易下嘴。现在是林苏音刚休克的时候,也是抢救的最好时机,徐云没有再矫情,捏住林苏音的鼻子掰开她的嘴巴便俯身下去。

    唇彩竟然是水果味的……徐云嘴上虽然没有发表言论,但心里确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挺喜欢这个口味的朱唇滴。

    做了几下人工呼吸之后,徐云双手压在林苏音的胸口,有节奏的按压着,而林苏音饱满而富有弹姓的胸部也很好的给着徐云弹姓的反馈……好吧,徐云承认给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孩做这类急救措施,就算是神仙也会分心的。

    终于,在徐云专业的抢救手法,林苏音深呼一口气,猛然睁开眼睛。

    当她看到徐云正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己,马上紧张道:“发生了什么?!季风呢!”

    “已经跪了。”徐云指了指被谢飞泽搞定的季风,估计这货进来的时候也没想到料理店里会有谢飞泽这种家伙在,如果徐云没有预估错的话,谢飞泽恐怕已经有了超级高手九阶的实力,他等待的就只有突破到地玄境的那一步了。

    林苏音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她在进入这家东瀛料理店之前,就已经因为呼吸困难而休克,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东瀛料理店的东瀛老板以及东瀛服务生,全部都躺在地上陷入昏死之。

    “你是怎么做到的?”林苏音完全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徐云耸了耸肩膀,就算他说了事实,恐怕林苏音也没有办法相信。而且谢飞泽提出过“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没有人知道我来过这里,包括莲会的人。”这句话。所以徐云并不打算把事实说出来,只是因为他希望尊重谢飞泽,他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现在徐云更好奇的是林歌和谢飞泽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太弯,他明明是让林歌去找古醉人了,他难道找到太弯来了?这恐怕有点说不过去吧……

    门外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嗡鸣和刹车声音传来,林四海带着龙梁会和莲会的手下,还有林歌全部都一起赶了过来。

    这些人,或许只有林歌才知道真相,他偷偷对徐云吐了吐舌头,用表情告诉徐云,他一定会跟他把事情解释清楚的。

    林四海在赶来的路上想过很多的结局和解决方法,最坏的就是拿名单换女儿,这个决定他在路上一直都在犹豫,他不想出卖保钓组织,但又不想失去现在对他来说唯一的至亲……可他怎么都不敢想徐云竟然帮他解决了这一切问题。

    这个恩情绝对可以让林四海铭记在心了:“徐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请您回家作客,今天的事情真的感激不尽。”

    “当然不介意。”徐云微微一笑。

    这时候林歌走上前,在徐云耳边低声道:“哥,偷吃之后能不能把嘴巴擦干净,上面还有唇彩的印迹呢……”

    我勒个去,这叫救人好不好,怎么就成了偷吃!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