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林家的路上,徐云拒绝了做林会长豪车的邀请,而是希望他能开着林苏音的车和林歌单独聊聊,林苏音当然不会拒绝徐云提出的要求,很愉快的坐上老爸的车,让徐云开车跟在他们后面。

    林歌上车后就坏笑的挑了挑眉毛:“哥,你可以啊,艳福不浅嘛,林大小姐可是公认的太弯第一美女,让你抓住一亲芳泽的机会了,嘿嘿,什么时候也把你这泡妞的本事传授我一些,我也不至于这么久了还是光杆司令一枚。”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刚才情况紧急,我是为了救人才做人工呼吸,医者父母心,你懂得。”徐云一边开车一边道:“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开迷惑了,为什么你会和谢飞泽一起出现在太弯岛?”

    “嗯哼,能在这里碰到我泽哥绝对是个巧合。”林歌摊手笑了笑:“不过也幸亏是碰到他了,不然我可没这么大本事帮你解决今天的事情。但现在他去做什么,我也真的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跟东瀛人觊觎钓龟岛的事情有关。”

    林歌说他也不知道具体的事情,这一点徐云相信,林歌没有骗他的必要,而且谢飞泽在做的事情恐怕也不是一两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如果可以简单表述,徐云相信谢飞泽刚才就会跟他说了。

    “那你呢,你为什么会在太弯?我不是让你去找古醉人了吗。”徐云道:“难道他来太弯了?这我可不太相信,据我的了解,古醉人可不是一个喜欢云游四海的人,他不会有心情到太弯参观祖国的美好山河吧。”

    提到古醉人之后,林歌就有些沉默了:“我找到他了。”

    徐云一下来了精神:“他在哪?”他现在有多么希望跟古醉人解释一下,他多么希望能够得到古醉人的原谅,是其他人不会明白的。

    “在张太岁的墓地处。”林歌道:“他应该算的出来我会去那地方找他,所以才会在那里等我。”

    找到人就好,其他什么都不重要,徐云终于松了一口气:“老爷子的墓在济北,你怎么会突然在太弯冒出来?我都有些被你搞迷糊了,古醉人他现在人不会乱跑了吧,明天我们就回去找他,我请你们喝酒。”

    “哥,你仔细想想,我为什么会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找到你。”林歌的表情上没有任何兴奋的意思,他的心情显得非常沉重。

    徐云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是古醉人让你来的?他知道我在太弯有麻烦?”

    “嗯。”林歌点点头:“其实古醉人一开始就没准备让我找到他,他知道你已经原谅他了,但他却并不想见你。如果不是因为他算出你会在太弯碰到麻烦,就不会出现在我面前了。是他让我到太弯帮你的。”

    徐云沉默了一阵子,这个他一直错怪的男人,长兄如父般的男人,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包容着徐云所犯下的一切错误。他用他的方式,一直都在默默守护着徐云。而徐云却一直都在误解他……古醉人想得到的只是一个解释和原谅的机会,而徐云却如此的“吝啬”连这个机会都不愿意给他。

    可古醉人却并没有因为徐云的吝啬而改变什么,他依然选择无条件的去帮助徐云,保护徐云,做着一切他对太岁张邈之的一切承诺,同时也忍受着徐云对他的尊严的“践踏”。

    直到这一刻,徐云才意识到自己是有多么的混蛋!他对不起古醉人的太多太多了,因为银龙的死,他把自己对古醉人的误解幻化成最锋利的匕首,刺痛着古醉人的心。

    “鸽子,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混蛋。”徐云淡淡道。

    林歌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哥,如果你是说你对古醉人的这件事情上,你的确是十足的混蛋。”

    “那你觉得我应该如何弥补?”徐云问道,幸好古醉人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他计较,他既然能让林歌到太弯岛帮他,就说明他还没有彻底的痛恨自己,他还有得到原谅的机会,还有和古醉人重归于好的机会。

    徐云决定自己必须要让这个这么多默默包容自己的大哥感受到自己的诚意。

    “哥,古大哥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我告诉你事情的真像。但我真的忍不住了。”林歌道:“我知道我如果说了,他肯定会怪我,但如果我不说,你肯定不会原谅我。”

    徐云的心里突然升起一阵莫名其妙的不祥预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生命最后的路程。”林歌道:“他说,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去另外的那个世界陪张老爷子了。”

    “什么……意思……”徐云的心就像是被人用手狠狠的攥住,似乎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都被别人掌控着。

    林歌没有回避徐云的问题,深呼一口气,直言道:“世界的一切都是平衡的,泄露天机者会得到相应的惩罚。这么多年,他为了你做过太多泄露天机的事情,所以他将会迎来他应得的惩罚。”

    徐云突然一脚刹车就将车停在了路间,双手一把捏住林歌的肩膀:“为什么会这样?!他在哪,马上带我去见他!”

    “哥,你冷静些。”林歌道:“他说了,他会在离开之前见你最后一面,但不是现在,他还有他的事情要做。”

    “有什么事情比他现在马上都要死了还重要吗!!”徐云觉得自己的脑仁都要爆炸了,林歌带给他的这个消息实在让他难以接受,古醉人竟然因为自己的事情而会得到天谴!这简直比杀了徐云还要让他痛苦!

    林歌点点头:“当然有,他也有这个世界上最爱的女人,也有他自己的事情,他不可能把自己最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着你。哥,说句逆耳的话,或许有些时候,你觉得你做的事情是对的,但那却只是一种自私的自我认为。”

    徐云沉默了,他握着林歌的双手也缓缓的松开了,林歌说的没错,任何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重要的事情,甚至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的事情。他已经很对不起古醉人了,他没有权力去剥夺他最后的自主权。

    “哥,对不起,我刚才的话重了一点。但我希望你能理解他。”林歌道:“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比任何人都难受,但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我懂。”徐云知道,即便他现在有多么的崩溃,他也要将自己整理好,然后等待古醉人跟他来见的最后一面。

    因为徐云的急刹车,让前面车上的林苏音和林四海都有些担心,龙梁会停下车便走过来一看究竟:“徐先生,林先生,车子出了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只是我刚才有些犯困。”徐云微微一笑:“就是自己提提神儿,没事的,继续走吧。”

    龙梁会显然还是挺疑惑的,但他还是笑了笑,离开继续赶路。

    “哥,你真没事儿?”林歌:“要不然还是我开吧。”

    “你觉得古醉人希望我有事儿吗?”徐云深呼一口气,让自己变得很平静:“他为了张太岁,为了我,做出了那么多的牺牲,如果我还要不懂事到因此而一蹶不振,那就更对不起他了。”

    林歌的脸色终于露出的笑容:“你能这么想,古哥肯定就放心了。你也别那么担心,古哥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心里有数。你应该希望他晚一点来找你,呵呵。”

    是啊,古醉人出现在徐云面前的时间越晚,就说明他活的时间越久。这一点徐云当然也想的明白,他干笑两声,林歌听不出来是苦涩还是轻松。

    终于,几辆车回到了林家。

    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莲会剩下的所有忠心者都聚在了林家,因为所有人都担心会有意外的发生。

    引发今天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季风,也被带回到了林家。林四海必须要亲自搞明白,这个他如此器重的人,到底跟东瀛人做了什么交易,而东瀛人在太弯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安排,关于钓龟岛保钓组织的事情,东瀛人又了解多少。

    这一切都是林四海想要搞清楚的问题,他有的是时间让季风慢慢回答。莲会对这样一个叛徒,也绝对不会姑息。

    “徐先生,恕林某不能奉陪,季风是我一手提携起来的祸害,我要亲自处理。”林四海对徐云道,然后招呼来林苏音:“Miya,家里的客人就交给你了,我已经让萍姨去收拾客房,你准备些茶水或者酒水好好感谢一下徐先生。”

    林苏音点点头:“知道啦,这里交给我就好,你去做你的事情吧。”

    “徐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林四海歉意道。

    “林会长,如果我是你,我也一定会以大局为重的。”徐云非常理解的微微一笑:“季风可能知道很多东瀛人的事情,你一定会有收获的。”

    林四海再次点头表示歉意,然后便跟龙梁会转身离开客厅。

    “你们是要喝茶呢,还是喝酒?”林苏音的心情似乎非常好,她甚至一点都不记得半个小时之前,她还被季风控制在手里几乎要了命。

    林歌挠挠头:“这么晚了,喝茶恐怕会睡不着觉哦。”

    “那就喝酒。”徐云也没客气:“莲会大小姐能拿出来招待客人的,肯定是好酒,这机会可不多,一定要抓住。只是别喝多,喝多了可就丢人咯。”

    林苏音知道徐云是在笑话她那天晚上喝多,但她并不介意,马上起身去酒柜里拿出了人头马XO:“我对调酒可没什么经验,所以就只能请你们喝纯的了。不介意吧?”

    徐云当然不介意了,这么贵的酒如果用来调的话,那可就有些太浪费了,只有纯正的酒味才有他想要的那种味道。

    林四海带人到地下室审讯季风,萍姨在二楼帮徐云和林歌两位贵宾收拾房间,而林苏音则配合徐云和林歌在家客厅开怀痛饮,这种感觉其实挺怪异的,但是却又让徐云觉得非常不错。

    【ps:加更求支持,希望看书的兄弟们顺道一顶!】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