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不记得晚上是怎么入睡的。他喝了很多酒,或许是因为压在伍元冬心口的那块大石头被推开,徐云心高兴,也或许是因为古醉人的现状让他而压抑,酸甜苦辣咸各种情绪上的放大,让徐云给自己找到了醉酒的理由。

    醉眠,徐云梦到了古醉人来找他,告诉他一切都是误会,他不会因为泄露天机而遭到天谴,一切都是误会,不会发生……

    而林苏音的失眠是注定的,她满脑子都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其实当徐云从第一下人工呼吸的时候,林苏音就恢复了头脑的意识,所以接下来徐云每一次将嘴巴附在她双唇上的时候,她都能很清晰的感受到徐云冰凉双唇带着的一丝温润。

    她当时没有马上睁开眼睛,只是因为她还想多体验几次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徐云让她意识到,她的内心世界是多么的希望找到一个可信任的男生去依靠。在很多人眼她是遥不可及的女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想得到的那种感觉的爱,其实跟普通女孩子一样。

    即便徐云的立场是救人,但这对于林苏音而言,就是她的初吻。虽然这个初吻的时间,地点以及环境,都跟林苏音曾经幻想的那种浪漫相差甚远,没有普罗旺斯的鲜花,没有温馨而优柔的音乐……但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是她可以付出一切可以倾心面对的男生,这就足够了。

    只是想想,林苏音都觉得自己脸上会微微发烫,难道这就是传说恋爱的感觉?不知道现在这一刻徐云是怎么想的,林苏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的思绪是如此的复杂万变……

    女生永远是女生,女生的心思是难以捉摸的,绝对不是可以轻易猜透的。至少徐云是猜不透,不然的话,他也就不会喝那么多酒,然后睡的跟死猪一般,连有人推门进房间都毫无察觉。

    当林苏音意识到自己失控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来到了徐云的房间!

    天呐!她竟然浑然不觉,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做出了如此疯狂而大胆的行为。大半夜偷偷溜进一个男生的房间,这若是传出去,她可怎么见人呢。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林苏音迅速上门口挪去,她必须抓紧时间离开,然后把自己锁到自己房间去,这样才会彻底避免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傻事。

    “你来了……”

    徐云的声音犹如一道惊雷,直接把林苏音给定格在了房间门口。

    林苏音双手暗搓揉着睡衣的衣襟,尴尬的连头都没敢回:“你别误会……我……我就是想来看看你睡了没有……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晚安!”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咱们喝一杯……”徐云的声音含糊不清。

    “还喝啊?”林苏音一脸疑惑的转过头去:“你今天已经喝了很多了,你若是想喝酒,明天我再陪你,今天就先睡觉吧……”

    “古哥,咱哥俩儿上次一起喝酒,是多久之前的事儿了?”徐云没等林苏音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我没想到我对你的误会这么大,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先干为敬,只求你能原来兄弟的任姓。”

    我去!?!

    林苏音瞪大眼睛,徐云根本就不是在跟她说话啊!她走到徐云床边,看到徐云闭着眼睛睡的正浓,这家伙竟然是在说梦话!而且很明显,徐云做梦梦到的那个人绝对不是她林大小姐,而另有他人。

    徐云若是梦到其他女人也就罢了,竟然梦到的还是男人!林苏音心里这才叫郁闷呢,难道她堂堂莲会的大小姐,林四海最宝贝的千金宝贝,居然还没有一个男人有魅力?!

    “快点梦到我!不然我就掀你被子,冻死你!”林苏音可没觉得自己很无聊,竟然跟徐云梦到的一个男人吃起了醋。

    可徐云哪知道自己床边正坐着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的林大小姐,酒精早已混乱了他的思绪,他现在最想看到平安无事的那个人就是古醉人,再加上在林歌口得到的消息,不梦到古醉人就怪了。

    “古哥,再多酒再多话也弥补不了我对你的歉意,但我一定不会让你那么离开,就算是天谴,就算是与天为敌,我也要为你力争到底。”虽然是在梦里,徐云的情绪依然挺激动。

    林苏音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徐云宁愿与天为敌,说真的,林苏音都有些嫉妒这个出现在徐云梦里的家伙了,明明都是大男人,竟然还能梦到,真是够让她无语的。

    哼哼,看样子本小姐若是不让你常常冷风吹的滋味,你是不知道本小姐的厉害!

    林苏音一边想着,一边走到窗户边将窗户打开!一阵寒风吹入,虽然已经是早春时节,而且太弯岛又身处亚热带气候区,但凌晨的风还是凉飕飕的。

    既然林大小姐都说了要掀徐云被子,那哪有出尔反尔的道理,说到做到!打开窗户之后,林苏音来到徐云床边,坏笑一声:“放着我这么个大美女你不去梦,非要去梦到一个男人,我现在就让你清醒清醒。”

    说完,林苏音一把掀开了徐云的被子。

    “啊——!”

    被子才刚刚掀开,林苏音就花容失色的惊呼一声!

    她完全就没想过徐云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会选择裸睡!?!徐云这浑身上下什么都没穿,连最隐秘的地方都没有半块遮羞布。第一次看到男人身体的林大小姐又怎么可能不惊慌失措呢。

    徐云梦里正跟古醉人喝的好好的,就感觉浑身一阵寒意,当即便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打开的窗户,掀开的被子,以及徐云彻底暴露在空气的完美身材,很快让他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是在做梦。只是有一点让徐云怀疑自己还没有醒过来,那就是站在他床边,捂着嘴巴满脸惊讶和羞涩,却又瞪大眼睛时不时往自己身上偷瞄的林大小姐。

    “我去……梦梦?”徐云揉了揉干涩的喉咙:“这时候应该拿个盗梦空间的陀螺玩玩。”

    林苏音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她就那么傻傻的站在徐云面前,彻底的束手无策。

    徐云今晚上的确喝了太多酒,反正是做梦,为何不使唤使唤莲会的林大小姐呢:“林大小姐平时恐怕没给人倒过水吧,来来来,甭客气,既然在我梦里,那就给我倒杯水喝,让咱也享受享受会长级的待遇。”

    说着,徐云还真就那么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等着林苏音给他倒水喝。

    林苏音现在是真想一口盐汽水喷死徐云!这货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使唤她,难道真的是当这是做梦?!

    等一下……这又何尝不可?林苏音心里倒抽一口凉气,如果让徐云以为这是梦,那她就不会觉得尴尬了,第二天徐云把这些事儿一忘记,就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多么大的尴尬咯。

    呼,幸好徐云喝多了,林苏音心庆幸着。

    当她乖乖把水倒好给徐云端到床头前的时候,这个浑身上下连块遮羞布都没有的家伙,竟然还变本加厉的命令道:“喂我喝。”

    “我……”林苏音强忍着想把一杯水都泼到徐云头上的冲动,将水杯放在他嘴边喂他喝光,她心一个劲儿的对自己说:我是看在今天你救了我,而且还帮莲会解决这么一个大问题的份上才这么对你,你最好给我好自为之。

    其实徐云的这些要求对于林苏音来说都不算什么过分的,林苏音心里一直忐忑的是,徐云会不会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比如说……让她脱衣服,或着让她帮他做一些那种事情之类的非分之想,那样可就麻烦了。

    如果徐云那样的话,不论是叫醒他,还是顺从他,都会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幸好徐云不是那种无耻之徒,并没有对林苏音提出什么非分之想。即便徐云把这真的当成了梦,也绝对不会去亵玩和玷污出现在他梦的林苏音。徐云喝过水,嗓子舒服了很多,他提出的最后要求也不过是让林苏音关上窗户,然后给他盖好被子。

    当然,还要唱一首摇篮曲让他在梦继续睡去。

    让林苏音万万没想到的是,徐云喜欢听的摇篮曲竟然就是《生活大爆炸》里谢耳朵喜欢听的那一首Soft Kitty:“soft kitty, ar kitty, little ball of fur happy kitty, sleepy kitty, purr purr purr……”

    若非林苏音对美剧也是情有独钟,恐怕还真不知道如何把徐云哄睡然后脱身。

    随着林苏音优雅清脆的声音,徐云很快便再次进入睡梦之,只不过这次他没有梦到跟古醉人继续喝酒,而是睡的非常踏实,就好像在自己家一样。就好像身旁有阮清霜陪着一样。

    当徐云的脸上洋溢起孩子般的笑容,林苏音瞬间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想不到这家伙可爱的一面居然如此可爱,让她甚至都无法克制自己对他的这种喜欢。

    林苏音轻抚了一下徐云的脸颊,再次开口唱到:“soft kitty, ar kitty, little ball of fur happy kitty, sleepy kitty, purr purr purr……”

    说真的,林苏音真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到徐云房间来,难道只是为了给他唱摇篮曲哄他入睡呢?呼……第一次感觉到春心的那种荡漾,林苏音可真的是觉得挺尴尬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