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鸟鸣声让徐云噌的一下便在床上坐起身来,酒精的后劲儿让他的脑子还是有些发懵,但真正困惑他的却绝对不是酒精的后劲儿,而是昨天晚上他那个奇怪的梦,他居然光着身子对林苏音指手画脚,还让人家帮他关窗盖被唱儿歌。

    我勒个去……这要是被谁能读懂了梦境,那徐云的脸面可往哪放啊。龌龊啊,猥琐啊,一直以来徐云都觉得自己挺高尚的,至少跟龌龊和猥琐沾不上边儿。但昨天晚上那一梦,他是真对自己的看法产生了巨大的改变,这梦正常人可梦不出来。

    如果徐云的酒劲儿在清醒一点,让他知道那不是梦的话,估计他真会找铲子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不是觉得丢人,而是丢不起这人!听到萍姨敲门招呼起床吃早餐,徐云心里就像是揣了一只小耗子,上窜下跳,那种忐忑的感觉真是有够不爽的。

    林苏音此时此刻跟徐云的心情同样忐忑,她也怕啊,万一徐云今天早上酒醒了,意识到昨晚上那不是梦,她应该怎么解释自己一个女孩家家的,大半夜竟然摸进人家男生房间的事实呢?

    或许是“各怀鬼胎”的缘故,徐云和林苏音在房间洗刷和整理的时候都比较拖沓,就是为了避免出门单独碰到对方的尴尬。可他们千算万算都算不到,最终两个拖拖沓沓的家伙,还是在开门出卧室的时候单独的碰面了。

    林歌早已下楼去吃早点了,他可是对昨天晚上所有事情最知情的一个人,因为林歌知道徐云知道古醉人的事情之后很可能喝多,所以他很好的控制了自己饮酒的计量。昨天晚上林苏音开门溜入徐云房间的时候,他就听到动静了,所以昨天隔壁房间的一切声响他都听的一清二楚。

    可以说,林歌除了不知道徐云被林苏音看光了的事实,其他事情全部都听到了。

    “早啊。”为了避免尴尬,林苏音主动打招呼道。

    徐云心里有鬼,干笑两声:“呵呵呵……早,那个,去吃早餐呗。”

    “嗯。”林苏音被徐云的干笑搞的也挺尴尬的,还以为徐云是记起了什么,心特别忐忑的走下楼去。

    林歌这货已经很不客气的快吃完早餐了,根本没等他们:“哥,林小姐,你们可忒慢了吧,再不出来我可就吃光了。”

    “你也客气点,怎么说这也不是你家,大小姐还没动筷子,你都吃完了,像话吗。”徐云试图用转移话题来化解自己心的尴尬。

    “会长姓林,大小姐也姓林,我也姓林。”林歌嘿嘿一笑:“五百年前都是一家人呢,干脆我就认个干爹,再认个干姐姐,大小姐,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这提议怎么样?”

    林苏音当然一点都不嫌弃,这家伙可是徐云的好兄弟:“那你就直接叫我姐,别叫什么大小姐了,别人叫到不觉的怎么样,你俩叫起来,我听着还挺别扭呢。”

    “成,以后就叫你姐。”林歌嘿嘿笑着,洋洋自得的对徐云道:“怎么样啊,哥,咱以后在太弯也是有后台的人了。”

    徐云翻了个白眼:“显摆完了吗?显摆完了就去给你干姐姐倒牛奶。”

    林歌乐意侍奉着,这让萍姨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怎么能让客人做呢,我来我来……”

    林四海很早就出家门了,估计今天莲会要召集现在所有堂口的人开紧急会议了吧,季风这大叛徒被揪出来,他在莲会的党羽也必须全面铲除。林四海相信,任何事情只有做到斩草除根才能彻底安心。

    因为季风威胁到的可不仅仅是他莲会,还威胁到了他保钓组织的安全,这一点在林四海心里是绝对不可能被原谅的。

    “Miya,冬哥现在在哪?”徐云吃饭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放心,冬哥现在情况很好,狄堂主送他去了太北医院,那里都是我爸爸的老关系。”林苏音道:“吃完饭我就带你们去看他。”

    徐云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没什么麻烦的。”林苏音喝了一口牛奶道:“对了,你还是叫苏音吧,每次你叫我Miya的时候都觉得好别扭呢。”

    “我也觉得Miya不如苏音好听,还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华夏字听起来有内涵。”徐云道:“当然我不是说你的英名字不好听,也挺好听的,就是相比较,我更喜欢林苏音这个名字。”

    林苏音微微一笑,没有丝毫介意的意思:“我也是,我也更喜欢林苏音这个名字呢。我吃好了,你呢。”

    “我也吃好了,我们去医院?”徐云道。

    “嗯。”

    ……

    伍元冬这次伤的可是真不轻,季风这王八蛋下手太毒,或许是因为他对伍元冬的恨太深了,所以下起手来才丝毫不留情面。好在伍元冬的抗击打能力也足够强大,而且所受的内伤也被狄子航缓解了一些,现在在医院调理的大部分都是皮外伤。

    徐云来当然不是空手来的,他带了九转还魂丹和天香膏,一个是调理内伤的奇药,一个是治愈外伤的神膏!

    狄子航是识货人,看到徐云掏出来的这两样宝贝东西,当时就傻眼了:“徐先生,你怎么会有这种神药……冬哥真是运气好,能在大陆认识你这样一个朋友。”

    “我能认识冬哥这么够义气的兄弟,只能说明我运气也不错。”徐云微微一笑,让伍元冬服下九转还魂丹。

    伍元冬也知道这药丸的价值,开玩笑道:“这可是我伍某人这辈子吃过最贵的东西了,呵呵,恐怕会长的奇药箱里也找不到这么贵的神药吧?”

    “九转还魂丹现在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了。”狄子航道:“会做它的人根本不在乎它卖的那点钱。徐先生,你这是在哪买到的?”

    “呃……或许应该说,我是在哪造的吧?徐云耸了耸肩膀:“其实做药这事儿,只要精通药理,用心去分析,就不难搞定的。比如说这九转还魂丹,会者不难,只要你给我充足的原材料,我想做多少就做多少,我只管他叫大力丸。狄堂主若想尝尝,我这还有。”

    狄子航可不会舍得这么暴殄天物:“徐先生太客气了,我可受不得……只是,在下可否帮会长和大小姐个求一颗,以备不时之需。”

    徐云真的挺欣赏狄子航的这份忠心:“当然可以。”

    “这个你就不用艹心了,我自己会管他要。”林苏音可不知道这药丸可是地下世界千金难求的奇药,直接伸手道:“给我一瓶。”

    徐云尴尬地笑了笑:“说真的,还真没那么多了,你若想要,我抽时间去太弯的如云山一趟,如云山的草药品种繁多,而且还有很多稀有草药,我去采一些回来,做好再送你。”

    狄子航闻言道:“这个事情徐先生就交给我来处理吧,我就是在如云山长大的,我爷爷我爸爸以及我祖辈上都是靠采药为生的。如云山既陡又险,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迷路的,你给我一天时间,我帮你搞定。”

    “那你肯定也都认识一般草药了?”徐云道,这还真巧,他的确应该抽时间做些药,以备不时之需了。

    狄子航自信到:“就算是不一般的,应该也能认识一二,我五岁的时候就能背得出本草纲目了。”

    “牛逼!”徐云这是真心佩服,因为到现在他也背不下来本草纲目,虽然他已经是一个非常合格的药师,徐云拿过纸币,很快将他需要的草药全部写在一张纸上。

    这些东西如云山上应该都有,只是有些或许非常珍奇,不是那么容易找到而已。

    狄子航看过纸上的草药名单,虽然有几次也皱了皱眉头,但基本上都还能搞定。

    “怎么样?狄堂主,如果有些不好找的话就算了。”徐云道:“我也知道有些的确很稀有,我可不希望自己强人所难。”

    “徐先生放心,虽然有几样不是那么好找,但我小时候都在如云山上见过,就算采不到,我也知道山里谁家有卖。放心吧!”狄子航笑了笑,站起身道:“我先去了,冬哥就麻烦你们照顾了。大小姐,会长若是来了,你帮我解释一下。”

    林苏音嘱咐道:“万事小心,我会跟我爸说的,你一定注意安全。”

    “嗯。”狄子航冲冲离去,徐云要的这些东西,如云山上都有,狄子航会对这件事情如此上心,也并非没有私心,如果他能给徐云找到所有原材料,等到徐云做好之后,很可能会送他一两粒作为报答,到时候他也就不用担心无功不受禄这点了,至少收受了也不会觉得心里尴尬。

    这就是狄子航为何会如此上心的缘故了。

    徐云当然也乐的轻松,上山找草药这种事情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如果不是行家,时时都会有危险的。

    “冬哥,我觉得我这天香膏可比医院里给你用的药有效多了,敢不敢拆纱布?”徐云嘿嘿一笑,“保证无痛无疤,还你完美肌肤。”

    伍元冬忍不住被徐云逗乐了,任凭徐云和林歌给他去除包了药物的纱布。天香膏这东西绝对不是徐云所说的无痛,说起来这疼痛感还是挺强的,不过伍元冬是条汉子,自然能忍得住这种疼痛。

    在徐云的一番打理下,伍元冬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原本还皮开肉绽刚缝合的几处伤口,一个小时之后就几乎要痊愈了似的。

    这看的林苏音直呼神奇,她现在才算想明白,估计徐云刚才给伍元冬吃的那东西肯定是千金不换的奇珍异药了。怪不得狄子航厚着脸皮也只敢给她和她爸求两粒,自己竟然还不知天高地厚的要一瓶,说出去真是怕被人笑话呢。

    幸好徐云不在意,能有人帮他去解决原材料的问题,他就已经很知足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