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来到病房,看到伍元冬身上的纱布都被取掉,当时就急了:“你们不要命了!怎么把这些都给……咿?呀!这……这……”很快,护士就被伍元冬身上愈合的伤口给惊呆了,这绝对是她看到过愈合最快的人,昨天晚上才缝合的伤口,今天居然就好了?

    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小时之前按按还冒血的伤口,现在已经愈合了。

    “护士姐姐,我们的病人伤口都愈合的,你们还给缠这么多纱布,是要给人悟出痱子来吧?”徐云道:“你看,人也好的差不多了,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办理出院手续。”

    伍元冬也在床上坐起身下来:“是啊,护士老师,你看我现在基本也没什么问题了,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天呐……”护士几乎无法相信,昨天这个还奄奄一息的人,这还没到二十四小时,就几乎已经痊愈了:“你们不会是什么超自然的生物吧?怎么可能恢复的那么快……”

    “护士姐姐,我看你是吸血鬼一类的电视剧看多了。”徐云无奈的摇摇头:“我们要是超自然的生物还用得着来住院?”

    护士傻傻的点点头,是啊,如果这些家伙不是人类,就不用到医院了:“可是,病人是院长特意嘱咐重点照顾的,莲会的林会长也嘱咐过,不能让病人轻易出院,必须全面确保病人一切身体机能都恢复彻底,才能让病人出院。”

    伍元冬笑了笑,会长会再次对自己如此上心,都是因为徐云啊。

    “嗯,这的确是个问题。”徐云道:“那你就去找你们领导尽快安排给病人做个全面检查吧。如果病人痊愈了,你们还要他呆在医院,到时候林会长也会不高兴的。”

    听到这里,小护士急忙跑出去找领导了,她得罪谁,也不敢得罪莲会的林会长啊。

    “你少拿我爸来唬人,我爸才不是那种无理之人。”林苏音无语道:“你要是在这样臭我爸的名声,小心我对你不客气昂。”

    徐云哈哈笑了笑:“你爸或许不这样,但你们莲会下面的人,说不定都会像我这样扯虎皮拉大旗,狐假虎威的装大爷呢。不然的话,在太弯也不可能一提起莲会,所有人都会分敬分畏了。”

    伍元冬也挺认真的对林苏音道:“是啊,大小姐,这次我回来也是想有机会跟会长说一说这个问题,就连大陆的人都知道我们莲会的人太傲气了,这样对会长的影响并不好。”

    “冬哥,你若是跟我爸说的话,他肯定会好好考虑的。”林苏音笑了笑:“其实我爸一直都挺想你的,虽然之前我每次跟他提到你,他都会挺生气,但都是因为季风的挑拨,责之深,爱之切,就是因为他太看重你了,才会被季风挑拨的如此气你。这都不是他的错。”

    伍元冬点点头:“大小姐,我从来没有怪过会长,真的。”

    医院这边,护士在找了领导之后,领导自然非常重视,马上安排所有内科外科的专家给伍元冬做了最全面的身体检查,得出的结论还真是把这些专家都给震撼了,虽然伍元冬不能说是完全痊愈,但绝对可以出院慢慢调理了。

    离开医院,伍元冬的心情特别好,重新回到太弯的感觉也真的很棒。

    ……

    临近午的时候,林苏音接到了林四海的电话,林四海想要约徐云他们一起吃个午饭,算是正式表达一下对徐云和林歌的谢意,听说徐云的奇药让伍元冬已经出院,林四海就更加迫不及待的要女儿把他们都带到太北最大的酒店里来。

    林四海的诚意很深,他用莲会最高规格的接待来表达他对徐云的谢意。

    “徐先生,你帮我们莲会铲除了最大的毒瘤,我代表莲会所有的人敬你一杯。”林四海在太弯似乎还没有主动跟谁敬过酒,这甚至可以说是他破天荒的第一次。

    徐云还真挺不好意思的:“会长,其实你不应该谢我,我只是来帮冬哥的,如果不是为了冬哥,我根本不会出现在太弯。这年,冬哥隐于大陆,却一直都没有忘记要报答会长对他的恩情,即便是面对再大的误解和伤害,他都坚信自己会帮助莲会揭穿季风这个毒瘤。”

    林四海点点头:“没错,伍元冬是我林四海最应该感谢的人,没有他,或许几天之后的莲会就不再是如今的莲会了。”

    两人喝过一杯酒之后,林四海拍了拍坐在他身旁的伍元冬:“阿伍,我知道你不怪我,但我想说我真的很自责。当年我完全不应该怀疑你的……是我一时被鬼迷了心窍。如今你能回来,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心里的喜悦。”

    “会长,我是你栽培出来的,理应为莲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伍元冬一口喝掉杯所有酒:“年我没能阻止季风,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今天可不是忏悔大会,大家都说些开心的事情啦。”林苏音道:“冬哥,你能回来就是莲会这年里最大的收获。”

    林四海笑着道:“没错,苏音说的没错,今天我们就要说一些开心的事情。阿龙,你就代表莲会宣布一下我今天的决定吧。”

    今天来这个饭局的,除了莲会的头脑林四海之外,还有龙梁会和其他几个莲会的核心人物,狄子航去如云山采药,其他几个堂主也废了,坐在龙梁会身边的这几个人,以后就是莲会的流砥柱了。

    龙梁会点点头,起身道:“会长今天决定,任命伍元冬担任莲会的副会长,副会长可以行使一切会长的权力!会长的年龄越来越大,也希望副会长可以多帮他分担一些莲会的事情,让他也可以多有一些时间去处理他们保钓组织的事情。”

    这个消息还真的是一个惊天的大好消息!

    伍元冬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会长,我何德何能……”

    “你有德有能,什么都不缺。”林四海坚定道:“我做出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这个副会长,你做也要做,不做也要做,如果不答应,那就是违命,我可是要按会规处罚的啊。”

    徐云真的很替伍元冬开心:“冬哥,我突然觉得林会长特别的英明!他做的这个决定将会是他在莲会担任会长的这些年,做的最正确的一个人事任命。莲会有你这么个副会长,是莲会的福气。”

    “没错,副会长,我敬你一杯!”龙梁会说完就端起酒杯,先干为敬!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伍元冬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林四海微微一笑:“阿龙,你别先忙着喝酒,还有事情没说完。”

    “对,对,还有,经过会长的决定,徐先生,徐云,以后就是我们莲会的名誉理事会长,他可以做他自己的事情,但在任何莲会重大的决定,都可以提出他的想法。以后莲会的所有人,见到徐云先生,都跟见到会长一样!”龙梁会大声道:“今天开始,徐云先生就是我们莲会的徐会长!”

    我勒个去,这事儿徐云还真是没什么心理准备啊!这也忒突然了吧?!

    “林会长,你这可真太看得起我了。”徐云无奈的笑了笑:“我冬哥做副会长那是因为他功不可没,我这个名誉理事会长可就说不过去了吧?”

    “没有你徐云,就没有莲会这些兄弟今天坐在这里的机会。谁敢说我这个决定说不过去?”林四海认真道:“徐云,我就不跟你那么客气了,我年纪真的大了,没那么多的精力。阿伍是你出生入死的兄弟,我相信你一定会答应帮他的。”

    徐云尴尬的笑了两声,他心里明白,林会长的想法可没这么简单。这时候所有人都没注意到,林苏音的脸上已经露出的绯红。恐怕任何一个太弯人都应该很清楚,林四海把莲会交给谁,就会把女儿嫁给谁,这是毋庸置疑的。

    徐云这个名誉理事会长,在其他人眼里,那就是“驸马”的同义词。就连林苏音都能猜得到她老爸的心思。

    “会长都决定了,你就别在推脱了,老弟,我需要你。”伍元冬微笑的看着徐云。

    徐云现在是骑虎难下,毕竟那么多人看着,他当然不能抹了林会长的面子咯:“成,那我就谢谢林会长的器重了。”

    坐在一旁的林歌有点坐不住了,自言自语着:“都当‘大官’了,可别忘了我这个当弟弟的昂。”

    “哈哈哈……”林四海笑了笑:“林歌,我有个想法,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如果你不愿意,我若说出来,你可别生气。”

    林歌耸了耸肩膀:“只要不让我当弼马温,什么都没问题,哈哈,若是让我做个理事副会长啥的,我到真的挺乐意。”

    “你还是多历练几年再说吧,我这个理事会长第一个不同意。”徐云玩笑着道。

    林歌当然也不会稀罕做什么理事副会长,都是玩笑话而已:“唉,看来我是没有当官的命哦。”

    林四海继续道:“既然我们都姓林,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认我这个老骨头当干爹,让苏音做你干姐姐。以后不论是在太弯,还是在大陆,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你需要家人帮忙的地方,我都义不容辞。昨天如果不是你出面帮忙,恐怕局面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如何感谢你,所以就想了个不用感谢你的方法,只要你是我林四海的干儿子,那为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我就不那么内疚了。”

    林歌手握着酒杯,忍不住笑出声来,过了一阵,才抬头道:“干爹,你也太抠了,其实谢谢我很简单啊,给个十亿八亿的就成。你也太英明了,认一个干儿子,就直接省了那么多钱。”

    林四海哈哈大笑:“你可是已经答应了!不能反悔!”

    “鸽子,看来以后我还不能随便欺负你了呢。”徐云来到太弯之后,还没有那一天像今天这么爽的:“来来,快让我先敬莲会的少公子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