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的事情总是过的很快,午饭结束之后,林苏音便要准备去学校,且不看她的特殊身份和特殊家庭,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认林苏音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这一点或许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作为莲会的大小姐,为什么上学还那么用功?她已经拥有了一切。但林苏音绝对不这么认为,她知道自己拥有的这一切是别人所羡慕的,全部都是外在的物质,而只有知识才是能够丰富她内在精神方便的东西。的确,知识能够提升一个女人的特殊魅力,所以她才成为公认的女神。

    徐云原本是想带林歌告辞,但这顿饭上林歌认了干爹干姐,他挺希望林歌能留下享受几天这种生活。再加上伍元冬也实在不希望徐云回大陆,因为现在的伍元冬已经没办法跟徐云一起回去了,这让伍元冬心情很是复杂。

    “老弟,你就留下来多玩几天吧。我说过,你到了太弯,我一定会尽到地主之谊,现在我有机会了,你可不能说走就走。”伍元冬对于自己还未能报答徐云的恩惠,心里很是忐忑,他想感谢,却不知道自己应该从何做起,但首先就是要徐云留下来住一段时间。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去报答。

    徐云没客气,点了点头:“冬哥,你都这么说了, 我肯定乖乖配合。太弯岛这么美丽富饶的地方,我还真有点舍不得走……满大街都是养眼的美女,我若是这么早就离开,岂不是浪费了一次在太弯深度游的机会?哈哈哈……”

    “想深度了解太弯岛,可以啊,现在跟我去学校上课,今天下午的课是太弯岛简史,会让你真正深度了解太弯岛的。”林苏音突然开口道:“如果你想深度游,若是不了解一些太弯简史,那就没什么意义了。走吧,跟我去学校。”

    我勒个去,前几天徐云去学校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你林苏音一出了学校门就有那么多莲会的保镖跟着,现在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徐云自然不希望去学校受那个束缚啊:“课堂上除了小声说话之外,啥都不能做。我不去。”

    “哥。”林歌低声对徐云调笑道:“学校就是上课的地方,说话已经是违反纪律了,你还想干啥?哦……我明白了……”

    “滚犊子。”徐云真想抽丫,但看着林歌刚成了林四海的干儿子,在他干爹面前,他还是要给些面子的,他当然知道这货脑子里想什么歪道道呢。其实这可不怪人家林歌乱想,谁让他昨天大半夜还听到林苏音在徐云房间说话呢。

    孤男寡女,深更半夜,这些词都很敏感嘛,就好像学生蹲在学校教师就是上学的道理一样,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同处一室,那显然就是会做一些林歌这小男生不懂的、即便是懂了也会脸红的事情咯。

    “你去不去,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林苏音道,一起去上课是她提出的,如果徐云不去,她也不想去了,但那样她会很没面子的。

    林四海笑着帮女儿圆场:“阿伍,今天下午会里的事情你去处理一下,既然我多了个干儿子,要抽时间去给我干儿子挑一个礼物。这样的话,没有人陪徐云,就让苏音带他去学校吧。苏音,以后你可就是徐云的全程导游了,好不好?”

    “我做导游到没问题,太弯岛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但是……”林苏音道:“他配合不配合就不知道了。”

    “配合,必须配合。”徐云点点头:“你说让我向东,我绝对不向西就是。”反正大家都有事情要做,林四海也故意让徐云没有人陪着,虽然和林苏音在一起就是要去学校,但这恐怕是徐云现在能做的最有趣的事情了吧。

    林歌挺兴奋的:“干爹,你要送我什么礼物?”

    “房子啊,当然是要给你买一套你喜欢的房子啊。”林四海说的很轻松。

    我去!早知道林会长出手这么大方,他徐云就主动申请当干儿子了,这可比做什么理事会长要强一百倍啊!才说没几句话就是一套房子,我靠,林四海也太大方了吧?

    林歌也真被镇住了,大方啊,自己这小辈没白当!值了!

    ……

    徐云跟林苏音一起回到学校,虽然他来到太弯大学没几天的时间,但他的知名度似乎已经非常高了。

    会跟林大小姐混在一起的家伙,知名度显然不是什么问题,只不过,这种高知名度让徐云显然会受到一些麻烦,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欢迎他。因为徐云的出现,似乎破灭了很多人的梦想。

    比如太弯简史的毕老师,他就非常的不喜欢徐云。

    以往林苏音的身边从没有男生,就算有,也是舒池力那个不讨好的家伙。所以毕老师一点都不担心林苏音会喜欢上什么男生。这似乎也满足了他内心那股子师生恋的幻想尚且可以保存的小心思。

    虽然毕老师教的是历史学,但他却并不老,只是毕业两年的研究生,刚到太弯大学任职也才两年时间。

    以林苏音的魅力,会喜欢上她的人肯定很多。就算是老师也逃不掉。毕老师跟其他同伴男生一样,都会做梦有机会得到林苏音的垂青,然后策马奔腾,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幻想总是幻想,但幻想的存在也是美好的。现在林苏音身边徐云的出现,无情的打破了大多数男生的这一层幻想。包括毕老师在内,也终于明白了他的那些幻想只不过是空想而已。

    很快,毕老师的一切怒意就都发泄在了徐云这个陌生面孔的身上:“这位同学,对,就是说你。”毕老师指着徐云道:“我怎么觉得上学期我们并没有见过面?如果你走错教室了的话,我可以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离开。”

    徐云还真就纳闷了,大学老师还有这么好的记忆力?这特么又不是学!尤其是大学这种副科老师,一周能见一次面就很不错了,能记得清楚面孔?这不是扯淡吗!

    通过对对方眼神的分析,徐云很快明白了这家伙就是找茬呢。

    “不好意思,老师,可能我长得太大众化了,所以你认不出来我。”徐云道:“没事儿,我原谅你,你继续上你的课,我不介意。”

    毕老师眼睛瞪了瞪:“可我介意,我不喜欢混入我的教室扰乱我课堂的人。如果你不能证明你是这个班级的学生,那就请你出去。”

    “我怎么证明?”徐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心骂道,你大爷!不就是嫉妒小爷能和美女做同桌吗!狗曰的,你没这机会,也别拿老子出气啊!要不是看在你是老师的份儿上,老子非戳掉你的牙!

    毕老师一点都不觉得过分的道:“找你们生活指导员来证明,我想他总不会不记得自己班里的学生吧?”

    “毕老师,我们指导员他很忙的,或许并不在学校里。”林苏音看不下去了,开口帮徐云解释道:“就算他不是我们专业的学生,能到您的课堂上来听课,也说明他是对太弯简史感兴趣,作为老师,碰到这样的学生你应该开心才对。”

    虽然林苏音一直在质疑他,但毕老师却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意思,问题的长矛依然对在徐云的身上,看来这小子可以啊,竟然能让林苏音帮他说好话,越是这样,他就必须要把这家伙赶出课堂去!

    “好!既然是这么喜欢太弯简史,而又品学兼优的好学生,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毕老师道:“用最简单的语言来陈述一下太弯的历史发展,这个问题我们在上学期可是讲过的。如果你能说的出来,我就相信你真的是来听课的。”

    林苏音心里咯噔一下,毕竟徐云是大陆人,让他说太弯的历史发展,恐怕也太难为他了。就连她这认真听过课的好学生,面对这么一个问题恐怕也会有些不知从何说起,更何况徐云呢。

    然而徐云却毫不客气的起身走向讲台,拿起粉笔开始在黑板上写了起来:太弯岛古称夷洲、流求,高山族是太弯岛最早的居民和最主要的少数民族……闽南语是太弯民间的主要方言……南宋时澎湖属福建路……明代始称太弯岛,明末曾被荷兰、西班牙殖民者侵占,1661年民族英雄郑先生收复并进行开发……清代于1684年置太弯府,属福建省,1885年正式建立行省……1895年被东瀛窃据,1945年抗瀛战争胜利后重归华夏版图……1949年国党当局溃逃太弯岛,造成了太弯问题……1960年代太弯推行出口导向型工业化战略实现了经济的腾飞,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黑板上漂亮的字迹讲述着这个属于华夏特殊岛屿的历史,徐云写的很认真,林苏音看的也很认真。

    教室里所有人都震惊了,林苏音真不敢相信徐云的知识面竟然如此全面。毕老师也傻眼了,这家伙知道了解的甚至比他讲的都要多,而且连他都要看着课本才能讲出来的东西,对于这家伙居然好像是信手拈来似的。

    所有人除了震惊之外就是佩服,似乎看老师吃瘪比任何事情都能激发学生们的爽点,这一点从小学到学再到大学,似乎是一直不变的事情。因为大多数老师平曰都太牛,比如这位毕老师。所以能看到他吃瘪,绝对没有人会不觉得爽快。

    其实这对徐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作为神龙大队的一员,作为祖国的战士和守护者,自然要全面的了解自己守护的这片国土的历史。太弯岛也是华夏千百年来绝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太弯岛的历史他也必须要了解!就这么简单。

    可即便徐云做到完美,毕老师依然不会放过他:“你知道的太多了,我没什么可以能教你的。现在你可以离开了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