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爽了,可这人怎么办,明天我就要被全校通报批评,然后还要扣着一顶寝室窝藏男生乱搞不正当关系的帽子。”林苏音翻了个白眼:“我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呼,我也太冤了吧,什么都没做,最后还要沦落这样一个狼藉的名声,冤死算了。”

    徐云嘿嘿一笑:“你若不想被冤枉,那就真搞点不正当关系就是了,我不介意的,奉陪到底。”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林苏音瞪了徐云一眼:“你说吧,应该怎么办,人是你搞的,你快点给我想一个万全齐美的办法来。原本你老老实实呆在厕所,我想办法把他弄走就算了,你非要把事情搞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唉……我不是都嘱咐过你了,别惹麻烦,你就头疼死我吧……”

    “那人渣刚才满脑子都是想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你难道看不出来?”徐云道:“你想的太简单了,就算他掀开被子看到你穿着衣服,也绝对不会因此而放弃,他就是个精虫上脑的人渣而已,除了动手之外,我没有任何办法制止。你也没有。”

    林苏音摊开双手道:“好,你说得对,除了动手之外你没有任何办法制止他。那现在呢,如何善后?”

    “一会天色稍微暗一些的时候,我去楼下等着,你直接把人在阳台给扔下来。”徐云道:“放心,我保证接住他不让他摔死。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一切万事大吉,大家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万一摔死了算谁的?”林苏音没好气道:“我知道你能接住他,但他醒来之后呢?他会不追究?他是我们专业的教导员,在我们专业的权力很大呢!得罪了他,他一定会没完没了的。”

    徐云上前用手拍了拍这人渣的脸,对林苏音道:“恐怕刚才踢他那一脚,会让他把他妈姓什么都忘了,你就相信我一次,我保证没问题。”

    事到如今没有什么办法了,林苏音也只能赌一赌,找了个没有人的时机,徐云先跃下楼。林苏音马上将教导员丢下去,徐云扛起这昏迷的人渣就给扔进绿化地的冬青里面。

    为了确保这货明天会忘记这一切,徐云又在这人渣的太阳穴上补了一脚。估计这下不仅仅不知道他妈姓什么了,就连他爸姓什么恐怕也都不记得了。

    等到徐云收拾好残局以后,林苏音已经来到楼下:“走吧,我爸说朋友给了他今晚太北体育场演唱会的贵宾票,他怕你们在太弯会觉得无聊,让我带你和林歌一起去看演唱会。”

    “谁的?”徐云一愣,马上兴奋道。

    “怎么,你还追星?”林苏音惊讶道。

    徐云嘿嘿一笑:“要是学友哥神马的,我还真是挺有兴趣。”

    “老古董。”林苏音道:“我们太弯小天后的哦,她可是有小巨肺之称呢,在你们大陆也很火啊。”

    徐云点点头:“是美女的话,那我就更喜欢了。走吧。”

    ……

    太弯岛不愧是人口密度巨大的城市,演唱会现场的火爆程度远远高于徐云的想象,那绝对是人山人海,里层,外层,不仅仅是体育场内座无虚席,体育场外的大荧幕广场上也站满了歌迷。

    这年头做明星真好,粉丝口袋里的钱实在太好骗了,哼哼唧唧几首歌唱下来,虽然会累个半死,但是收入却绝对是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作为天娱集团未来的掌门人,徐云坐在贵宾席上也名正言顺。

    不过让他和林苏音都没有想到的是,太弯简史的毕老师居然能买得到贵宾席后排的位置!

    林歌早从徐云嘴里简单的听说了一些这个毕老师的事情,对于这个胆敢把他哥赶出教室的家伙,林歌可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是因为周围人太多,他绝对愿意拿这个家伙当人肉沙包练练拳脚。

    毕老师的惊讶程度绝对不亚于他们两人,贵宾席可不是谁都能坐的,那都是受到邀请的大人物啊:“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显然,毕老师根本就不知道林苏音的身份,如果他知道的话,绝对不会做那种老鼠添猫屁股的疯狂行为了。

    “怎么,莲会的理事会长和大小姐,难道没有资格吗?”林歌笑了笑,他知道徐云和林苏音都没什么心情搭理这个毕老师,便主动把责任担负在了肩膀上,来到毕老师和他带来的女学生间,硬挤着坐下:“老师,你这门票的价值可顶你几个月的工资了吧?拿来泡妞太奢侈了。”

    毕老师依然端起为人师表的面孔对林歌道:“你别胡说八道,我和她只是普通的师生关系,老师请学生看场演唱会根本没什么!”

    “看演唱会到没什么,只是作为老师,看演唱会还需要带这样的吗?”林歌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盒杜蕾斯给成年人用的超薄超韧姓气球:“啧啧啧,这牌子的气球不便宜吧?”

    毕老师大吃一惊,他都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时候在他口袋里把东西拿走的:“你……你胡说八道,这才不是我的!”

    “那这个是你的?”林歌手一变化,又多出一盒冈本牌成年人使用的气球:“这上面写的狼牙棍是什么意思?呃……老师不愧是老师,情趣挺不错的啊,还有这个神油也是你的吧?哈哈哈,家伙带的挺全的。”

    毕老师的脸面彻底挂不住了:“你栽赃我!”

    “我特么闲的吗,我又不认识你,我来看演唱会要带这么多成年人用品来栽赃你,我有病啊?”林歌说完把这些乱八糟的东西都扔在了毕老师的身上:“为人师表啧啧啧……我看你是衣冠禽兽还差不多。”

    林歌找完麻烦就坐了回去,这时候毕老师带来的那个女生再也坐不住了,即便她肯跟毕老师出来,就预料到会有些什么事情发生,但那也是要在她情投意合的时候才准许,现在这个变态就被揭穿了,她当然不会继续再待下去。

    “变态!!”那女生重重的丢下一句话,也不看演唱会了,扭头就迅速离开。

    毕老师心里就像是被狠狠抽了一鞭子,这演唱会他也没心情看了, 急忙起身追了出去,都花这么多钱了,若是让嘴边的熟鸭子再飞掉,他今天可就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看到毕老师也匆匆离开,林歌马上对林四海给他安排的司机和向导耳语了几番。他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搔扰他干姐姐,还把他云哥驱逐出课堂的家伙。必须让他知道知道莲会是他惹不起的人,今天若不安排几个人把他打到他妈都认不出来,那就是他林歌不到位了。

    “点到为止,别玩的太过分了。”徐云了解林歌:“至少让人家能去上课,毕竟还要赚课时费养家糊口呢。”

    林歌嘿嘿笑了笑,点点头道:“知道,知道。对了,哥,你用不用这个?”

    说着,林歌把刚才在毕老师口袋里“顺”出来的那盒杜蕾斯递过去:“还没开封呢,一整盒,超薄的。说不定你和我姐能用得到。”

    “……”林苏音正好看到这一幕,整张脸瞬间就红透了:“林歌,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死你!”

    林歌吐了吐舌头,赶紧不在做声。

    徐云是真后悔让林歌去琴岛玩那么几天,估计这货肯定是被佐夜明那臭小子给带坏了!

    演唱会开始了,林苏音却完全没有办法让自己投入进去,她一闭上眼睛就是林歌递给徐云那盒杜蕾斯的画面,一睁开眼睛就是徐云浑身光光躺在床上的画面……

    天呐!林苏音真不敢相信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她可是一直都对男人没任何兴趣的啊,为什么现在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个坐在她身边的男人。

    难道这就是传说的少女怀春了?

    不!不!不!绝对不可能,林苏音在心里拼命的做着最后的挣扎,她可是林苏音,她才不会傻到去因为一个男生而新升春意呢!打死她也不承认啊,就算这个男人是徐云,那又怎么样,那她也绝对不可能如此的春心荡漾。

    可事实就是事实,无论林苏音如何替自己辩解,她都无法否认她对徐云的这种不一样的感觉。

    难道就是因为那次的人工呼吸?

    林苏音真的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她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尽量不去想这些问题,让音乐尽快盘旋满自己的大脑,可是无论她如何去做,都无济于事,她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演唱会上。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徐云突然意识到林苏音的不对劲儿,回头问道。

    林苏音使劲儿摇摇头,拜托了,你就不要这么细心了好不好,就不要这么让我觉得你好优秀了好不好!天呐,上帝到底是再跟林苏音开什么玩笑,就仅仅是徐云一句关心的话,她都觉得自己快要幸福死了!

    林苏音心里一遍遍的默念着:完蛋了,完蛋了,看来我是真的无可救药了!

    徐云在身边,她会有种连她父亲都无法给予的安全感,然而林苏音又很清楚,徐云是绝对不可能永远留在太弯的,他迟早有一天都是要回到大陆的。就因为这一点,林苏音也绝对不能让自己对徐云产生那种依恋和依赖。

    因为一旦那样的话,徐云离开的时候她肯定会受不了的。

    可是林苏音并不知道,她已经对徐云产生了依恋和依赖感,不论她自己如何否认,如何克制,一旦徐云真的开口说要离开,她还是一定会难以承受的。就算她可以欺骗自己一时,却不可能欺骗自己一世。

    随着最后一首歌的落幕,林苏音第一个站起身道:“时间不早了,咱们走吧。我明天早上还有课呢。”

    “没事儿,让我哥陪你去上。”林歌嘿嘿笑着,他可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徐云拍了拍林歌的肩膀:“我又不是学生,怎么可能天天去学校上课。明天我找冬哥有点事儿呢,早上起来你姐若是没精神,你就负责送她去学校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林苏音虽然是笑着说的,但声音却多少给人一些隔膜感。

    林歌愣了一下,看着林苏音走在前面的背影,有些不明白的问道徐云:“哥,她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可能是大姨妈来了吧。”徐云摇摇头,他当然不明白女孩的心思,林苏音试图用冷漠先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然她真的会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林歌一脸坏笑道:“行啊,哥,发展的挺迅速啊,连大姨妈什么时候来都知道了?嗯哼……这是再算安全期呢?怪不得杜蕾斯你们都不要……”

    “你大爷!”徐云刚扬起手,林歌就早有准备的迅速溜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