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季风的事情败露之后,寄居在太弯岛的东瀛人似乎都瞬间蒸发了,这种事情的确不得不引起注意和怀疑,莲会做好的一切应战的准备,林四海也做好了会会那个想要得到保钓组织名单的大岛。可一切突然之间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季风的失败似乎早早就传到了东瀛人的耳朵里,所以在季风被关押控制之后,东瀛人也失去了和他的一切联系。一直苦苦等待东瀛人营救的季风,终于在天之后明白了这个简单的道理,他只不过是东瀛人利用的一颗棋子,一条走狗,如果废了,将会被毫不犹豫的抛弃。

    东瀛人不可能因为他而大动干戈而破坏他们的计划,当季风既没有利用价值,又没有保钓组织领导人员名单的时候,就跟普通的垃圾没什么区别,留着只会慢慢发臭,倒不如一了百了的丢掉。而且东瀛人也这么做了,毫不犹豫的便将季风抛弃掉。

    想明白一切的季风显得异常愤怒,他苦苦央求林四海再给他一个机会,只要放他出来,他一定会去赎罪,一定会去杀掉大岛那些东瀛人,他会用自己的方式来救赎他自己犯下的错误。

    但林四海显然没有给季风机会的意思,背叛者就永远是背叛者,这就好像是“小时偷针,长大偷银”是一个道理,如果可以轻松得到原谅没有处罚,季风的下一次背叛就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他依然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选择背叛。

    林四海会让季风在莲会如此的如鱼得水,就是因为他是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人,季风的一次背叛,就没有办法让他不去怀疑他,只是看在他这么多年对莲会功绩那么多的份儿上,林四海并没有痛下杀手。

    即便季风曾经是想过要杀林四海,林四海最终还是用自己的一份包容来体现了他的大度,他不是没给季风机会,而是给了他活命的机会。

    这是林四海能做的最大宽容。

    然而季风并不满足,他想要自由。这一点林四海毅然决然的拒绝了,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给了季风自由,季风就会想要权力,他的贪婪之心是林四海这辈子看到最疯狂的一个。用狼子野心来形容季风,真的是最合适了。

    ……

    太弯的安宁让徐云终于过了一周多清闲爽快的曰子,虽然莲会的事情挺多,但伍元冬却也总能抽出时间好好陪兄弟。

    但更多时候都是林苏音再负责这个陪同工作,虽然上次看完演唱会,林苏音曾经试图用疏远来解决她对徐云有些依恋和依赖的问题,但很快,就以失败而告终。

    林苏音告诉自己,反正徐云早晚都是要离开的,自己又何必在他还在太弯的时候而难为自己。有些美好的东西,且行且珍惜嘛,如果刻意去破坏,那就是自己的不对了,倒不如一切都顺其自然。

    太弯岛几乎被徐云的足迹都踏遍了,在徐云决定要离开的前一天,他再次决定陪林苏音来上一堂课。

    只不过课堂有些无趣,计算机应用。其实这种课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完全可以取缔了,要么学高级一些的编程课程,要么就直接别浪费时间。别说太弯现在的年轻人了,就连大陆的大爷大妈都能轻松上网解决电脑一般小问题了。

    所以这一整节课几乎就是体验大网吧的课程,反正老师也懒得理会,有人看美剧英剧曰剧韩剧太弯剧,有人上英雄联盟送人头坑爹的,也有人百无聊赖浏览网页聊天的。

    林苏音属于最后一类无聊行的,徐云则是属于第二类LOL的坑逼,连跪几局之后,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的徐云赶紧关了游戏,心里骂道,有种咱出来真人单挑,擦,看看到时候谁怕谁!老子一个挑五个,看看谁才是送人头的坑逼。

    “这个小姑娘好可爱哦,她妈妈可真会打扮她。”林苏音浏览网页的时候突然道。

    徐云回头看了一眼,我去!电脑屏幕上那不是果果吗!

    只见果果笑容可爱的穿着一身唐式女子古装裙,站在申江的那百花争鸣的万花公园内,那可爱劲儿实在是太贼了。现在正是春暖花开的曰子,显然是阮清霜他们趁着学校每月仅有两次放假的机会,带着果果出来踏青。

    所以才会照下这么多惹人怜爱的照片来。

    “你在哪看到的?”徐云有点纳闷的伸过头,心里惊叹到,擦,这么出名?!果果居然都上头条了!幸好汪老师现在已经彻底放弃抢头条了,若不然被一个小女娃娃给踩了,那岂不是要把肺气炸了?额,反正是趁老婆怀孕偷腥的渣男,也无所谓了……徐云这可真不是含沙射影老师啊。

    林苏音又用看老古董的眼神看了眼徐云:“不是吧你?最近这小姑娘那么火,你都没听说?这是小姑娘的妈妈在申江万花公园给她拍的一组照片,传到网络之后,马上被网友发现了,并且发帖子称其为‘万花小公主’,然后这‘万花小公主’就开始火的一塌糊涂,各家网络媒体争先恐后的报道呢。”

    徐云瞪大眼睛,额头上都渗出细汗来了,果果居然成了网络红人,这是不要命了吗!他才离开十几天而已!难道仇妍也疯了?!

    刽子手苗刀的事情他们才解决了没多久,现在冥王一直迟迟没有动作,恐怕就是在耐着姓子等待苗刀的回复。而现在果果都火到这地步了,苗刀绝对没有理由再不知道她的下落,冥王如果得不到苗刀的消息,必然会知道他出了事情……

    呼……徐云越想心里越觉得后怕,他甚至都出现了幻觉,搞不好某一天网页新闻上真的会铺满了关于“万花小公主”失踪的新闻,那可就麻烦了。

    “我要走了。”徐云突然开口道。

    林苏音一脸惊诧道:“不是吧?你要走?等一下……徐云,你好奇怪啊,你看到这个小姑娘之后,表情就非常不对劲儿啊,难道你认识?”

    “我女儿……”徐云道。

    就算这是课堂上,林苏音都被惊的差点叫出声音来:“不是吧?!你开什么玩笑。你女儿?你女儿这么大了?!”

    “不是亲的,但胜似亲的。”徐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总之我现在必须回申江,她现在不能被媒体暴露!该死……到底是哪个混蛋乱炒作的。”

    “既然是你干女儿,那你应该开心才对,她现在很红耶。”林苏音道:“你干嘛还那么生气。”

    徐云摇了摇头:“你不懂,对不起了,我就不能陪你到放学了,我必须提前离开。有机会的话到大陆玩,申江的繁华可一点都不次于太弯。”

    “那我也要送你回家收拾东西然后去机场吧。”林苏音说完就关掉了网页和聊天软件,她的表现很平静,完全没有因为徐云说要离开而变得焦虑不安,反而非常冷静:“你还买了很多纪念品说要带回去送朋友呢。”

    徐云冷静下来,点点头没有拒绝林苏音的好意,林苏音带他回家的路上,徐云就拨通了林歌的电话,让他抓紧时间准备跟他回申江,听到徐云这话,林歌也可以肯定,申江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也不再耽误,迅速回到林家等待。

    林四海和伍元冬听说了徐云有急事要回去的消息之后,也马上放下手的一切工作,都回到林家集合,想要陪徐云吃个送行的饭,但徐云拒绝了所有人的好意,他刚才打电话查了一下航班,一个小时之后就有飞回大陆的航班,到了大陆直接转飞申江机场,徐云便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到达申江。

    如果错过一小时之后的航班,那恐怕就要多等五个多小时了。

    徐云可没这么多时间浪费了,冷尘若是知道他手下苗刀死在申江,恐怕现在早就怒了,说起来冷尘的耐心也足够多了,徐云不敢去奢望冷尘会继续有耐心的等待下去。

    “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事情,你必须给我打电话。”伍元冬在徐云临走之前,非常严肃认真的对他道:“还是那句话,我就算赌上命,也绝对会帮你。”

    林四海也开口道:“徐云,你可是莲会的理事会长,有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客气!你一句话,我马上让阿伍带人陪你一起回去,有什么事情一定都可以解决的。”

    “谢谢会长的好意。”徐云道,他不可能把莲会卷进来,至少现在徐云对莲会的了解很多,莲会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组织,它的身上还肩负着对抗反钓龟岛言论的使命,莲会可不能随便出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如果莲会有了麻烦,钓龟岛就少了这个巨大的保护伞了。

    东瀛人迟迟不敢乱动,就是因为顾忌莲会的实力。

    徐云当然不可能因为自己的私人事情而影响到国土大事,他绝对不会给东瀛人半点机会的。有莲会镇守太弯,镇守钓龟岛,东瀛人就没那么容易站出来装逼。

    “一切小心。”林苏音对徐云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又叮咛林歌:“你是林家人,就是莲会的人,所以你必须保证莲会恩人的安全。”

    “姐,放心。就算干爹没认我这个干儿子,我也一样不会让我哥有任何危险的。”林歌拍胸保证道:“只要有我林歌一口气在,就绝对没有人能伤害到我哥半根汗毛,这算是立下军令状了吧?”

    林四海拍了拍自己有缘结识的这个干儿子,低声道:“一路保重。”

    徐云和林歌两人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前往大陆的航班,登机之前,徐云给阮清霜打了个电话,他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只是告诉她,他很快就会回去了,让她和果果都在家里等他,不要再出门乱跑了。

    阮清霜闻言高兴的答应了徐云,徐云要回来了,当然是要准备一桌子美味给他接风洗尘,自然没有功夫带果果出去玩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