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落之前,徐云和林歌终于下了飞机,强子在出站口接到两人之后马上赶回酒店,一路上强子到是挺兴奋的,而徐云却没什么心情,他没有把现在果果的危险处境告诉强子,林歌很清楚徐云的想法,他只是不希望更多的人担心,毕竟这件事情告诉他们,他们也没有办法解决。

    唯一能让徐云感到心理安慰的,当然是果果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危险。但冷尘的人会什么时候动手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这一点徐云也比任何人都想的明白。现在带果果离开申江也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虽然冷尘的人没有动手,但徐云相信他们已经在对方的视线之。毕竟对手是如此的强大。

    然而徐云回到酒店还没有看到阮清霜和果果他们的时候,就被另外一个人拦住了。

    “徐先生,你的太弯之旅看上去应该很顺利吧。”李纯的出现无疑又给徐云带来了更大的麻烦:“大老板已经让我在这里恭候了你很多天了,既然你回来,就说明太弯的问题解决的很顺利,现在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谈谈了?”

    强子一脸茫然的问道:“这妞儿是谁?”

    “现在我哥可没功夫跟你们大老板谈什么,识相的话就赶紧滚蛋。”林歌吃过对方的亏,所以对他们的人没什么好感:“别逼我动手……这里可不是你们的地盘,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吧?”

    “鸽子,你跟强子先拿东西上去。我应该守信,既然回来,就要跟大老板谈一谈。”徐云没有不耐烦的意思,反而欣然接受了大老板的邀请:“李小姐,请吧。”

    李纯对徐云的配合也感到非常意外,她怔了一下, 马上对徐云道:“请。”

    阮清霜和果果她们给徐云准备的丰盛接风酒,徐云是没功夫享受了,因为徐云有了新的想法。既然冥王冷尘很可能已经在准备对付他了,那么他也迫切的需要一位盟友来帮助他渡过这个难关。

    然而,大老板鲍天下,似乎是徐云现在可以选择的最好盟友。

    结局不论是什么样子的,徐云都会减少一个对手,只要大老板对兴安岭那里的奎宝还有念想,徐云就有信心让他开口帮他。就算鲍天下心里明白徐云这是想要“狗咬狗”“黑吃黑”的想法,他也会那么办的。

    毕竟徐云就是用这个办法解决了黄雄和季风的问题,只不过冷尘这个对手要远远高出黄雄和季风几百个等级而已。

    ……

    鲍天下看到徐云如此配合的跟李纯回来,心里当然欢喜的很,满面春风的把徐云迎接到他的会客室。

    说起来鲍天下还真是有钱人,申江怎么说也是整个华夏土地最贵的城市之一,而鲍天下却在这城市最名贵的别墅区拥有最大的一栋别墅,堪称豪宅的豪宅,上千平的室内面积,能存放十几辆汽车的地下车库,还有让人赏心悦目的后花园,和霸气清澈的巨大室外泳池。

    “大老板,真不敢想象你到底有多少钱。”徐云微微一笑:“没有、五个亿,这地方恐怕买不到吧?”

    鲍天下爽笑几声:“哈哈哈,徐老弟好眼力,只不过你说的是年前的价值啊。现在的土地可是越来越值钱了。”

    徐云挑了挑眉毛,这么说来,这地方现在还真不是五个亿能买得到的。

    “徐老弟,既然你那么配合的来了,那咱们就单刀直入主题吧?”鲍天下道:“我相信,以老弟的实力,去太弯解决一个季风,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儿。看你春光满面的回来,事情肯定很顺利吧,现在也应该是解决一下我们的问题了吧。”

    徐云指了指自己:“大老板,难道你这岁数已经开始眼花了?就我这样,也算的上春光满面?”

    “但是,以我对徐老弟的了解,如果你没有解决问题,是不会回来的。”鲍天下道:“谁还没几分烦心事呢,但我不可能总是迁就着徐老弟吧?你也应该迁就迁就我了,我可没那么多耐心等你一切都顺风顺水了,才跟你提出我的条件,哈哈哈哈,你说呢?”

    徐云无所谓道:“当然,我也不敢奢求大老板这样照顾我。但今天我来这里,是想跟大老板说,你的事情我恐怕没有办法帮你了。”

    鲍天下的眼神闪过几分寒光,但很快就面带笑容道:“徐老弟,有没有人曾告诉你,你开玩笑的水平可真的不太高,哈哈哈,我帮了你那么多,你不帮我,你觉得面子上过得去吗?”

    徐云点点头:“对于一个马上就玩完的人来说,面子真的不值钱。大老板,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恐怕有人不会给我帮你的机会。”

    鲍天下没有开口,他冷静的看着徐云,慢慢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下一口热茶。

    站在鲍天下身后的李纯开口问道:“徐先生,如果你又碰上什么麻烦了,需要我们大老板帮你的,你尽管可以开口。只要你答应帮我们搞定兴安岭的事情,大老板可以答应你的任何条件。”

    鲍天下放下茶杯:“徐老弟,大家都已经这么熟悉了,有什么话都可以明说的。”

    “如果大老板能帮我的话,我肯定早已经开口了。”徐云笑了笑:“我这个人脸皮厚,绝对不会放过有人帮忙的机会。只是这次的麻烦有点大,我对大老板还真没信心。”

    “呵呵。”鲍天下笑了笑,胸有成竹的样子:“徐老弟,至少你说出来,让我听听。”

    “冥王。”徐云道:“冷尘。”

    鲍天下的眉心突然就紧成了一股,他用完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徐云,他完全没办法想象徐云到底什么事情惹到了冥王冷尘!这可不是地下世界那些自以为是大人物的小喽啰,这可是真正的强者!

    徐云轻品茶香,开口道:“大老板,这就是我今天为什么要来的目的。因为我恐怕活不到陪你去兴安岭了。冷尘可是皇之一……”

    原本还神情纠结的鲍天下闻言,突然愣了一下:“他是皇之一?!开什么玩笑,恐怕皇的缺口他还没有去替补的资格吧!”

    徐云怔了一下,鲍天下的言论,徐云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说,地下世界皇之一的缪波死后的这几年里,接替他的位置成为新任皇的人选,呼声最高的就是冷尘,很多人也都默认了冷尘是皇之一的这个传闻,也包括徐云在内。

    这恐怕也就是冥王为何会相信青鬼,相信兮希霍亚族人传说的原因,因为他想得到自身实力上的突飞,只有这样,他才能让不服他做皇的人都闭上嘴巴!这也是他为何会对果果照成威胁的原因。

    “大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徐云道:“现在地下世界的人似乎都会承认冷尘是皇之一的这件事情。”

    “这只不过是冷尘自己传出来的而已!哼,就算整个地下世界的人都承认,但得不到王其他六人的认可,他就绝对不可能成为真正的皇之一!”鲍天下的情绪有些激动。

    徐云也开始好奇了,恐怕鲍天下比他想象的还要神秘,他为何会知道这些连他都不是多么清楚的事情!在地下世界之,皇是遥不可及的存在,下面便是高高在上的王,鲍天下对这一切似乎比徐云要更清楚……

    “所有人都知道冷尘是冥王,他只是王之一,永远不可能成为皇的一人!”鲍天下愤愤道。

    徐云试探姓的问道:“大老板,我还真是孤陋寡闻,你所指的王都是谁……”

    “徐先生,你不会不知道吧?”李纯淡淡道:“以你的实力,在地下世界也绝对不是凡手,你不可能没有听说过王吧?”

    “王是听说过,但都是谁我还真不知道,在我接触地下世界之后,听说的都是冷尘是皇之一,但大老板却说他只是王之一,这就让我有些迷惑了。”徐云道:“王……呵呵,冥王听起来的确只是王之一。”

    鲍天下似乎不想说话,示意让李纯给徐云解释。

    “那是必然,因为冷尘就是王之一的冥王!”李纯道:“但他觊觎皇的位置已经很久了,所以才会放出那么多的消息来,以至于相当多的人都认为他冷尘就是皇之一。这只不过是他给自己戴的一顶高帽子而已。”

    鲍天下重重的哼了一声:“在没有达到天玄境的实力时,敢说自己是皇之一,冷尘还真是够厚颜无耻的!王之论实力他可绝对不是最强的,他拿什么资格让自己去做皇!”

    “力王,剑王,邪王人的实力都在冷尘之上。”李纯道:“其他人我不知道徐先生了解不了解,但邪王你肯定了解,因为邪王就是你的小弟林歌的师父陆玄机。因为他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王之一的身份,所以慢慢就变成了众人口的邪神。”

    徐云在神龙大队的时间呆的太久了,今天才发现,自己对地下世界的了解只不过是表层而已,原来有这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存在。天呐,那可是他家张老爷子的结拜,这么说来,他家张老爷子也肯定不是好惹的咯?

    “那张太岁曾经是不是也可能是王之一……”徐云问道,或许鲍天下和李纯能给他一点解释。

    显然,这个问题李纯还真被难住了,她不自觉的看向了鲍天下。

    “张老爷子可不是王之一,不过,他太岁之称却是王人叫起来的,因为王之的人也不敢在他头上动土。”鲍天下再次开口道:“至少王之实力最强的力王也不敢对他指指点点……”

    哟,看来老爷子混的不错嘛,连王都不敢对他指指点点,这也太牛逼了。

    “这么说,他曾经也是皇?”徐云的好奇心被惹了起来。

    鲍天下摇摇头:“不是,但张太岁曾经的确挑战过皇实力最弱的缪波。结果是输了。”

    “呵呵,真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徐云叹息道。

    鲍天下顿了一下,继续道:“但之后不久,缪波就死了。虽然没有人知道他的死因,但谁又敢不承认,是因为张太岁使得他受了内伤?只是张太岁离开的这个时间比缪波更早,所以一直没有得到皇的称号……哪怕只有一天……”

    鲍天下最后这番话还真把徐云给震住了。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