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对于这些他一直都很想了解,却一直都没有听任何人说起的事情的确充满了好奇,想不到太岁老爷子还有一段这么辉煌的历史故事,连皇之一的缪波的死都有可能是他造成的,说实话,徐云还真不太敢相信鲍天下现在说的这些话。

    “徐云,既然我说了这么多,也提到了张太岁,那我也不妨告诉你,王之我还没服过谁,但张太岁却是我敬佩之人。”鲍天下道:“这就是为何我会一直给你面子的缘故,其实我并非在给你面子,而是给老太岁一个面子。虽然我和他交际不多,但我敬佩他的实力和为人。你可以不相信我,但却不能不承认,我的确是很敬佩张太岁,因为他是我唯一一个给面子的死人,这已经是我能表现的最大诚意了。如果他老人家活着,或许真的会不介意跟我交为挚友。”

    徐云轻轻一笑:“可惜的是人死不能复生,所以你没有办法奢求老爷子活过来,然后跟你做朋友了。但是,大老板,你要知道一点,即便老爷子活着并且是你的挚友,他也绝对不会帮你强迫我去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情。”

    “我可没打这个如意算盘,千万不要误解我。”鲍天下道:“并不是说因为张太岁能帮我让你做事情,我才敬佩他,是因为他的实力和为人。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差劲,其实有时候我也挺不错的,不是吗?”

    徐云点点头:“的确是,至少你说你敬佩老爷子的时候,我觉得你人还可以。只是,我现在有一点疑惑,大老板虽然敬仰老爷子,却连王都看不起,那自然说明你也不是一般人吧?至少你有看不起其他几王的实力,或者,最起码也要平起平坐……”

    室内一阵沉默,徐云的怀疑不是没有理由的,如果鲍天下没有那个实力,怎么会说那种话呢。除非是王之间相互看不起,如果自己没有那个地位,根本就没资格那么说。

    “没错,大老板就是王之的金王。”李纯是在某种得到鲍天下准许的情况下才开了口:“他的确有和其他几王平起平坐的资格。”

    徐云倒抽一口凉气,这事情虽然是意料之外,但又的确是情理之。只不过鲍天下的身份实在还是把徐云深深的震撼了,鲍天下竟然是除了皇之外,在地下世界名声最响最大的个人之一!

    或许有些散人的实力并不弱于他们王,但名号却绝对不只是根据实力水平体现的,而是体现了一个人的综合实力。似乎地下世界所有的人都知道,金王就是个没有任何实力的普通人,但他却能让一群高手替他卖命,这也是综合实力的体现。并且他是整个地下世界最有钱的人,这一点谁也不可否认。

    如果不是富可敌国的家伙,又凭什么坐上金王的位置!金王就是财富的象征。

    “真的没想到。”徐云微微一笑:“大老板,我承认,你的真实身份真的吓到我了。可是这恐怕还是无法让我去帮你做事。谁都知道现在冷尘是现在王之风头正劲的人,或许他不会给我这个时间帮你,他给你面子和时间的可能或许并不多。”

    鲍天下的脸色阴沉了很多:“我鲍天下原本就是和他平起平坐的人,他不给我面子可以,但恐怕我也不会给他面子了。”

    尊重是互相的,这句话一点错都没有,虽然鲍天下的身份让徐云震惊,可徐云也不得不承认,这份震惊也让他喜出望外。仅仅凭借他的实力去和冷尘正面抗衡,胜券实在是太少了。可倘若得到鲍天下的帮助,结果或许会截然不同。

    “大老板,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李纯突然道:“和冥王做对,真的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鲍天下当然知道,可现在他没有选择的机会,并非他想要和冷尘对着干,是因为冷尘现在在拖他的后腿,一切阻碍他达成目的事情,他都不会准许,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不论对方有多强大,他都要解决问题。

    这可不是因为鲍天下对徐云心存善意,也不是因为他敬佩张谬之便会事事站在徐云这一边。或许是因为他早就想有个机会解决一下冷尘的张扬了,不是因为其他的任何事情,只是因为鲍天下也希望皇空缺的那个位置,可以顶替上去的是他自己!

    王之,对那个位置有觊觎的,都是他鲍天下的对手。

    徐云发现自己无意间看到了最有意思的事情,鲍天下内心对名分的追求也是如此的炙热。因此,徐云也突然联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鲍天下作为金王,已经是整个地下世界最富有的人,他为何还要对兴安岭那片土地下的东西如此感兴趣呢?

    或许那片土地下埋藏的东西并非是可以让他换取更多金钱的,而是可以在其他方面让他得到提升的。

    如果徐云猜的不错,鲍天下此时此刻最想得到的,应该就是实力,足够他有资格成为皇之一的实力。

    很快,徐云就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否认了,鲍天下的实力充其量也就是个二、流的高手,对于他来说都是不入流的货色,而且他现在已经五十岁的人了,恐怕一辈子拍马都追赶不上了吧?

    除非,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鲍天下一直都在向世界隐瞒他的真实实力……

    徐云发现自己想得越多,鲍天下就变得越可怕,这个人深不可测。甚至让徐云开始怀疑自己找他合作并非是明智的选择了。

    “既然我把徐老弟当朋友,那朋友有难,我自然要出手帮衬。”鲍天下微微一笑:“徐老弟,今天你这番话总算让我明白冷尘这次到申江的来意了。亏我还约他明晚一起叙叙旧,呵呵呵,看样子,他是想处理完了你的事情,再跟我见一面了。”

    徐云心一惊:“你已经知道冷尘到申江了!?!”

    “别那么激动。”鲍天下道:“根据我的了解,他这次来的目的并非是冲着你,今天你跟我说完,我才知道,他是冲着你想保护的人来的。”

    徐云哪还有功夫在这里浪费时间,冷尘的人随时都有可能去星凯找果果的麻烦!

    “大老板,告辞了!”徐云说完便起身匆匆离开,他必须用最快的时间赶回酒店。

    等到徐云离开之后,李纯才开口:“大老板,你不会真的为了徐云而去招惹冥王吧?对方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我们得罪了他,或许会给自己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冷尘心狠手辣我当然知道,但我自己的心狠不狠,手辣不辣,我自己心里更清楚。”鲍天下道:“现在就帮我约冷尘,看来我只能提前请他喝酒叙叙旧……徐云能不能逃过今天这一劫,我也只能帮他这么多,没有冷尘亲自去,他应该还可以应付一下其他人,毕竟他身边还有邪神老头的关门弟子呢。”

    李纯点点头,深呼吸一口气道:“希望大老板这次豪赌可以大获全胜。”

    “我从来不去做没有意义的赌博。”鲍天下眼神闪过青光:“我敢赌,就是有必胜的把握。就算是冷尘插足,我也不会让他破坏了我的计划……任何人都不可以!”

    ……

    徐云赶到酒店之后,一切都风平浪静,但给他喘息的机会已经不多了,鲍天下的话让徐云无法预计冷尘会什么时候带人出现,就算逃避不是办法,他也一定要带他们离开,坐以待毙是绝对不可选的。

    但当他回到酒店之后,却发现阮清霜和果果以及他们所有人都不在,只有单佳豪一个人傻呵呵的等他。

    “云哥,你可回来了,咱们走吧。”单佳豪看到徐云之后,马上上前道:“咱们回家,今天在家里开个趴,他们已经全都回去准备了,就让我自己在这里等你。”

    都什么时候了,徐云哪还有心情娱乐,一把拉起单佳豪就走:“别磨蹭了,快回家,给你哥打电话,让他马上让所有人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就动身回河东。”

    回河东?!单佳豪都没搞明白什么事情呢,就被徐云带到了车里,直接朝着叶法拉的别墅就奔了过去。

    单佳豪这才享受了没多少天大都市的生活,他可真不想回去啊,但看徐云现在的神情凝重,他也没敢多问,显然是出了大事。他打电话过去也让家里兴致勃勃的人们瞬间就傻眼了,这宣布的事情也太突然了,美好的夜晚还没开始呢,就要结束,太扫兴了。

    当徐云开车赶回来之后,所有人都在别墅院门口等待着,林歌,阮清霜,果果,仇妍,秦婉儿,步飞梵,还有强子和南城虎他们所有人都在,还有一个是山子在厨师里精挑细选出来的人才,给他们晚上派对做冷餐的厨师白梁,因为他口音重,所以大家都喜欢叫他小东北。

    “发生了什么事情?”阮清霜看到徐云神情紧张,忍不住关心道。

    “不说那么多了,现在马上离开申江……”徐云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发动机声音,完了!看样子现在是走不了了:“所有人都回到屋里去!林歌,仇妍,你们两个留下!”

    林歌也意识到事态紧迫,伸手从口袋里捏起几枚硬币。仇妍目光也变得冷漠起来,做好一切面对任何危险的准备。

    “徐云,到底发生了什么!”秦婉儿愣了一下,但她毕竟是警察,面对危险的时候学会冷静,是她的基本素质。

    “现在不是我跟你解释的时候,保护好霜姐和果果,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徐云的语气不容任何人质疑,这次秦婉儿没有因为自己身为警察的立场而去和徐云争执,徐云已经慢慢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警察的规矩在地下世界并不好使,地下世界的人,有地下世界的法则。

    而那个法则就是弱肉强食,就这么简单。

    【今天加更,老时间】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