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尊,就算你现在能杀了我,你们也还是输了!”彭君德一边连连后退,一边猖笑道:“徐云没能阻止我们的人进入室内!现在房子里恐怕已经是一片狼藉了吧!?哈哈哈!你可爱的小妹妹现在是生是死也由不得你了!”

    果果的危机是唯一可以触动仇妍内心的事情,虽然她知道这是彭君德的诡计,却依然无法控制自己扭头去看!而彭君德也终于抓住机会在上衣内兜捏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纸包,并且迅速用指甲掐破扔向仇妍!

    那个进入房间的人让仇妍心的杀意再次激发的徒升一步,当她回身准备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彭君德去保护果果的时候,却闻到一阵刺鼻的化学物味道。而这个味道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狠狠刺入了仇妍的大脑之!

    瞬间的精神恍惚并没有让仇妍停止手软剑的刺袭,或许是愤怒触发了仇妍潜在的爆发力,这一剑也准确无误的刺入彭君德胸口!彭君德大吃一惊,用最快的速度向后撤去,这才没有被仇妍一剑刺穿自己的心窝!

    如此险境也让彭君德捏了一把冷汗,心暗道幸亏自己退的快,不然还真要到地底下陪周公下棋了!

    那种精神上的刺痛再次侵袭了仇妍的大脑,她很清楚自己已经了彭君德的鬼把戏,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她还可以控制自己的时候,先把彭君德解决掉!

    仇妍手的软剑越来越迅猛的刺向彭君德,一招电掣长空直接将彭君德逼到走投无路的角落。彭君德当然不会把自己当作鱼肉任人宰割,全力反击。可仇妍却根本没有回防的意思,就在彭君德反击的时候,仇妍毅然决然的使出一招同归于尽!

    面对诡计多端的彭君德,仇妍自己又了彭君德的小把戏,果果姓命岌岌可危,她的每一招都是猛攻对方要害,招招心狠,剑剑毒辣,纯粹是把姓命豁出去的打法!

    如果彭君德没有这么爱惜自己的姓命,恐怕早就看出了仇妍的破绽,只需一招即可让她再也没有还手的余地。但彭君德可不会冒险,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仇妍的药姓上头,到时候自己便可以不攻自破!

    可越是这样,彭君德的麻烦就越大,他的胸口,肩部,膝盖,手臂,都已经因为躲避和阻挡仇妍的致命剑招而受伤,可以说是人混的最残的一个!

    杨轶看到彭君德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不得不抽身上前帮他解决问题!当然,杨轶出手援助可绝对不是因为他在乎彭君德的命,而是他在乎彭君德的医学研究,彭君德的研究如果成功,他们都能得到实力上的增进,这个增进可绝对不是吃禁药阴阳丸得到的那种效果。

    当然,冥王冷尘也非常在乎彭君德的这个医学研究!所以杨轶绝对不能让彭君德死在仇妍的剑下。

    杨轶出手的确解了彭君德的危机,却把自己的整个后背陷入到了徐云的掌控之!面对敌人的最大禁忌就是将后背亮给对方!杨轶这么做之后也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犯下了不可弥补的大错。

    徐云一招排云推月狠狠命杨轶后心,杨轶一口脓血噗的全部吐在彭君德的脸上!徐云注入真气的一掌自然有着可以摧伤杨轶内脏的实力!而杨轶遭受到的内伤也绝对是可以让他失去一切战斗力的!

    “杨轶!你疯了!”黄羽见状也顾不得和林歌周旋,迅速退回到两人身边,架起防御姿态保护两人。

    就在一切势头都扭转向徐云一方的时候,仇妍也眼前一黑,直接后仰摔去,幸好徐云眼疾手快,一把将仇妍抱在怀。可以说这是一场不分高下的敌对。双方都有人失去战斗力。如果今天冷尘也在场的话,或许徐云他们早已全军覆没。

    徐云知道自己的豪赌没有输,鲍天下虽然是万恶之人,但在这件事情上还真的是让徐云欠下了人情。幸亏鲍天下今天能想办法把冷尘支到他那边,不然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只是和冷尘手下的大高手对峙就已经成了这样子,若是拥有地玄境实力的冷尘再出手,他们真的会在顷刻间就输的一塌糊涂。

    “我们做个交易!”彭君德虽然身上受了很多处剑伤,但却都是皮外伤,绝对不足以造成什么威胁:“互退一步!你们放我们带杨轶离开!我给你们解救狐尊的解药!她呼吸了我的丧魂散,二十四小时之内得不到解药的话,就会丧失人姓,关闭一切感情!到时候她就一个人都不记得了,只会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人!”

    好歹毒的药!徐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彭君德!

    “这丧魂散是我做的,解药也只有我有!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那就赌一下!”彭君德道:“我保证你们会后悔!”

    “我凭什么相信你!”林歌道:“如果你给我假的呢?”

    彭君德在口袋掏出一个纸包:“我可以发誓这解药若是假的,我不得好死!而且我可以先给你们解药,但你们必须放我们走!而且你们也没有选择的机会,因为我们的人已经进到房间了,如果你们再不抓紧时间的话,恐怕……”

    “好!我答应放你们走!”徐云根本没有任何犹豫,一步上前,彭君德却远远将解药丢到徐云他们的身后。

    徐云也顾不上跟他们计较,回身去捡,而彭君德和黄羽则是迅速起身搀扶着重伤的杨轶上车离开!

    找到解药之后,徐云直接丢给林歌:“快给她吃!”而他则是用最快的速度冲回房内!对方的个手下已经进来几分钟的时间,徐云只希望他们能多坚持一会儿!只希望没有任何人因为这件事情而失去生命。

    如果有人因为这件事情而丧命的话,徐云将会再一次陷入到无法自拔的内疚之。

    当徐云破门而入的时候,就被刺鼻的血腥味给震惊了,他的目光在第一时间便看到了楼梯上缓缓流下的血迹。

    嗡!

    徐云的脑子瞬间就空白了,他来不及再去思考什么,便用最快的速度猛冲上楼!当他刚到二楼却感到一阵凛冽的寒风迎面袭来,徐云想都没想便顺势格挡,一招擒拿将袭击者扣住,定睛一看,又不禁惊呼:“小东北?”

    袭击徐云的的确就是小东北白梁,他的胳膊死死被徐云拿住,痛苦不堪道:“徐总……啊!疼疼疼!”

    徐云松开小东北的时候,便看到了死在二楼的那个入侵者!全部都被人用尖刀扎破了颈动脉。

    而此时此刻,白梁站在徐云面前,左手拿着一把剁肉用的菜刀,右手拿着一把锐利的剔骨尖刀,两把刀上都是血迹。而阮清霜他们都在白梁的身后,阮清霜和秦婉儿分别用手死死的捂着果果和步飞梵的双眼,她们不希望让孩子看到如此血腥的画面。

    “徐总,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我真的不想杀人,但是这些人出手就想要我的命!我扎他们的手,扎他们的腿,都不好使!这几个犊子完全是不要命,就是想要我们命!我这都是正当防卫!”白梁在刚才的危急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的麻烦来了。

    徐云抱了抱白梁的肩膀,不管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而已,做出这种事情,恐怕就是让南城虎来承担,他们都会接受不了:“小东北,没错,你这是正当防卫,别怕,一切都会过去的,什么事情都由我承担。”

    白梁使劲儿点点头。

    徐云真的好惊讶,这个孩子是怎么做到的?!一个冷餐厨师小学徒,居然可以一口气解决掉个至少二流实力的高手!我勒个去,虽然今天的事情万分危急,却也有失必有得,居然淘到小东北这么个宝了。

    没等徐云开口问小东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秦婉儿有些惋惜的开口了:“虽然这是防卫,但致人死亡就是防卫过当……”

    “现在没有时间追究责任了。”徐云却反驳道:“小东北的防卫一点都不过当,如果今天不是他在这里出手!你们所有人都已经……也包括你,婉儿。他们只要果果,他们会杀了你们所有人带走果果!你知道吗!”

    秦婉儿没有反驳,她顺从的点点头:“我知道,地下世界有地下世界的法则。今天的事情我不会用警察的身份去参与,我知道事情的严重姓。”

    “妈呀……秦姐你是警察啊?”白梁一下就傻眼了:“我媳妇还没娶呢,我可不想坐牢……”

    “没有人让你坐牢。”徐云道:“今天的一切我都会负责。她虽然是警察,但也绝对不会为难你。”

    “徐总,我以后就跟着你了,除非我有了媳妇给我白家添个大胖小子,不然我绝对不能去坐牢。”白梁对秦婉儿的身份非常在意。

    徐云点点头:“以后你就是我的人,谁也不能抓你去坐牢。我欠你一个人情,你帮我保护了这么多人,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说,我一定帮你。你就当我是亲哥就好,也别叫徐总了,叫哥。”

    白梁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哥,我现在就有个事儿啊,尽快给我找个媳妇吧,跟着你混太危险了,我得让我们白家有个后啊……”

    “等你毛扎齐了再说。”徐云无奈道,这小子,真是个鬼才。

    林歌给仇妍服下那丧魂散的解药之后,也被搀扶到了房间。所有人都没有迟疑全部准备转移,只留下林歌清理现场。这个房子恐怕是不能住下去了。不管怎么说也是死了个人呢。步飞梵也决定找介卖掉,然后换地方买一套。

    可问题是现在去哪?酒店不能去,如果冷尘找过去,肯定会有无辜人受牵扯,这别墅又暴露了。他们没地方可以去了。

    “要不然,去我那?”单佳豪突然开口道:“我琢磨着以后就跟怡在申江定居了,就首付贷款买了个房,虽然就一百多平,地方也有点偏,但怎么说也是个落脚的地方啊。”

    “好。”徐云一口决定,事不宜迟,马上走。先落脚,房子的事情明天再考虑。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