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佳豪在申江买下的这处房产虽然不大,位置也跟市区挂不上半毛钱的关系,但首付款也依然让他挺是肉疼,不过他能有这个举措也的确让他亲哥单洪宁有些惊讶,惊讶自己这个曾经怎么看都不懂事弟弟的成长居然如此之大,至少他的这个决定是成熟的表现。

    “这小子不错,现在还能如此上进的年轻人真的不多了。至少他有敢承担责任的勇气。”吕峰对单佳豪的做法也很欣赏,笑着对吕怡道:“至少我敢说华夏百分之九十九的年轻人结婚买房都是依靠父母,即便他们的父母只是普普通通讨生活的人,他们也依然会选择去依赖,而不是靠自己。”

    单佳豪被说的脸都红了:“你们就别再夸我了,再夸我我就飞天上去了。我能有今天可全都是因为云哥,当时若不是他支持我,给我一个在药膳大酒店看大门管安保的活儿,还能给我机会管理药膳大酒店,我上哪也赚不到这么多钱付首付啊。再说,我敢买房子,就是因为我知道跟着云哥一定不会混的落魄的连贷款都还不起,不然我也没这么大胆。”

    “现在还有比跟着我混还落魄的吗,今天差点让你们都丢了小命。”徐云无奈道:“你是对你自己有信心,只要懂得肩负责任,无论在哪,都有你出头之曰,即便是没有我,我相信你也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没有你,我现在肯定还是河东小县城的一个混混。”单佳豪使劲儿摇着头:“不,应该说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痞子而已,和我哥他们这些大混子都有着天壤之别,别说房子了,买辆车估计都费劲儿。”

    众人一边在客厅里聊天,一边慢慢从刚才的惊魂一战里逐渐的找回安宁。现在谁都不希望去想刚才发生的事情。

    卧室里,仇妍和秦婉儿也慢慢安抚了受惊的果果和阮清霜,相比较以往,阮清霜的承受能力真的提高了很多,之前她会因为徐云和几个混混在药膳馆门口打架便后怕的一宿都睡不着觉,而现在她却可以在经历如此大风大浪之后学会淡定。

    “刚才那些都是什么人。”步飞梵见果果已经进入睡梦之,提出了他的疑惑:“霜姨,你们到底惹上了什么麻烦。”

    阮清霜轻抚一下步飞梵的肩膀:“小孩子不应该艹心这些事情,你放心,一切都会过去的。只是这次开学就不要去学校了,我会帮你们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的。”

    能不能去上学绝对不是步飞梵关心的事情,原本他就不喜欢学校,他现在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伤害果果!他可绝对不准许!可步飞梵也很清楚,就凭自己,别说保护别人了,自己都是一个被保护的对象,面临今天这种危险,他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若不是小东北挺身而出,他早就挂了。

    “婉儿,我知道现在心里最矛盾的就是你。”仇妍淡淡道:“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如何跟你解释,只是……想要对我们不利的人,警方真的没有解决的能力。”

    秦婉儿点点头,比起以前,她已经学会了什么应该管,什么不该管:“我了解,真的不用考虑我,多照顾一下霜姐吧。”

    ……

    “小东北,咱俩聊聊?”徐云在厨房里,看着小东北用有限的食材给大家做夜宵,便走到他身后道。

    白梁回头一瞅是徐云,马上点头道:“徐总……不,云哥,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你身手这么敏捷,你家人知道吗?”徐云道。

    白梁一边把做好的夜宵盛好,一边对徐云摇摇头:“家里人不知道,我也没机会在家里人面前显摆啊。”

    “你家里是做什么的?”徐云有些好奇。

    “我爸是杀猪的。不管是我们山里,还是镇上,谁家要杀猪就请他去,虽然赚钱不多,但我家生活也不错,顿顿都有猪头肉吃。”白梁显得挺满足的:“我爸追求也不高,顿顿能有猪头肉吃,还能喝上点小酒,那就成。”

    “你怎么会到申江的。”徐云继续问道,一个杀猪的当然不可能把儿子教出如此好的身手,白梁背后必然另有高人,这个山里出身的孩子肯定有他的故事。

    白梁唉了一声:“云哥,这就说来话长了。我十四岁的时候就辍学了,不是因为家里没钱上不起,就是因为我自己不想上了。我爸为了惩罚我,就让我去山林子里砍柴火,然后挑到镇上去卖。这活真不是人干的,柴火不值钱呀,累死累活一天也赚不了几块。我就想学杀猪,可是我爹就是不教我。”

    徐云忍不住笑了笑:“你还想传成你爸的手艺,把你们老白家培养成杀猪世家啊。”

    “还真不是没这个想法。”白梁嘿嘿一笑:“后来还真给我碰到机会了。”

    徐云知道,重点来了,点点头示意让他继续说。

    “我在山上碰到个老头,老头说,只要我每天能给他带二两猪头肉和一壶酒,他就教我一套杀猪的刀法。我说杀猪还用学刀法啊?我看我爸杀猪就是一棒槌把猪打晕,直接脖子上捅一刀放血。但老头跟我说,他教我的刀法不仅仅能杀家猪,还能杀野猪。”白梁傻笑了一下:“若是现在,我还真不信他,但当时小啊,马上就磕头拜师了,之后的两年,我每天都在家里偷猪头肉和酒。就为了学习杀野猪的刀法。”

    徐云知道,小东北是命好,碰上高人了。短短两年时间能把一个孩童**成如此身手,绝对不是一般人!小东北虽然没有习练心境,但仅仅凭借迅敏的身手就足以干掉那个高手,就能说明他口的老头绝对是相当牛叉的大人物。

    “那他叫什么?”徐云追问道。

    白梁摇摇头:“我问过,他不说,他说让我叫他老头就好,我叫他老头,他叫我小东北。我给他偷了两年猪头肉和高粱酒,他教了我两年刀。”

    “然后呢?为什么他没有继续教你?”徐云继续道。

    “我爸发现我偷酒偷肉了呗。”白梁无奈道:“然后我就只能把该招的都招了,我爸觉得我碰到骗猪头肉的骗子了,就不让我出门上山了,这两年我也的确偷了家里太多猪头肉和高粱酒了,我爸给我一算,吓我一跳,我这两年时间偷了将近一百五十斤猪头肉,外加二百八十多斤高粱酒啊!”

    不用徐云再问,小东北喘口气继续说:“我爸把我好一个打啊,然后足足关了我一个星期没让我出门。后来我抓住他去县城杀猪的机会跑出来了,就准备去山里找老头问个究竟。结果也找不到他了。下山回家的路上我还真够衰的,竟然碰上野猪了,平曰老头在的时候,想找头野猪练练手都找不到,现在老头不见了,野猪就出现了,当时真把我吓的不轻。”

    “后来你还是把野猪杀了?”徐云真够惊讶的,十几岁孩子杀野猪,如不是有高人指点两年,恐怕早被野猪在身上戳几百个大窟窿了。

    白梁没否认:“嗯,我也没办法,只能拼了。杀野猪是我第一次杀猪,我累死累活把这畜生拖回家之后,用磅一称,足足六百斤!我爸回来之后打死也不相信这野猪是我杀的,他觉得就算是头死野猪,我能拖回来都不可能。”

    徐云苦笑一声,如果他是他老子,他也不相信啊,六百斤的死野猪啊!这多大力气才能拖几十里山路带回家啊!

    “打那之后,我爸就觉得我脑子坏了,正巧我姑父在申江做建筑工人,我爸就让我姑父把我带大城市来学厨师,他觉得厨师再不济也饿不着嘛。”白梁说的很轻松:“然后我姑父就托他们老板的老板帮个忙,人家老板那天心情好,一句话就给我介绍到星凯大酒店做学徒了。”

    估计这小子刚到星凯大酒店的时候,肯定是相当激动兴奋吧。

    “唉,可惜好人不长命,我姑父那么好的人,几个月前在一次建筑事故直接摔死了。”白梁无奈的摇摇头,神情有些没落。

    徐云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拍拍他:“那只是意外,不管怎么样,好人总是会比坏人命更长。”

    “云哥,今天我还真挺害怕的,我真怕我为了救大家而杀了人……然后‘组织上’还要枪毙我……”白梁呼了一声:“说真的,今天杀那个人,我真没什么感觉,因为我觉得他们身上一点人气儿都没有,跟野猪那类畜生差不多,浑身除了杀气就是杀气,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动手的。”

    “‘组织上’已经宽容你了。”徐云笑了笑:“我看得出来,你不是恶人,我也相信,你绝对不希望自己会做杀人这种事情。今天你杀的那个人的手上都是有血债的,你那么做只是让他们血债血偿。”

    白梁微微一笑:“云哥,我这辈子跟定你了,我真是太喜欢和你聊天了,和你聊天的时候怎么就感觉那么轻松呢!哥,你是个好人,以后你说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就听你的!”

    “小东北,咱们的夜宵准备的怎么样了?哥几个都准备好酒了,就等着敬你一杯谢谢你了!”单佳豪在客厅匆匆走过来道。

    白梁指了指准备的简单夜宵道:“你家就这些东西,我也就是个学徒,凑合凑合吃呗?”

    “行!这已经很丰盛了!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哥们要好好的感谢你今天的仗义行为!”单佳豪笑着帮白梁端起那些不算丰盛的夜宵:“我们大家都欠你一条命,以后你就是我们亲兄弟,数你年纪小,但哥几个还是要好好敬你一杯。云哥,你去坐,端菜这活不能让你动手啊!怡,过来把云哥手里的菜接过去!怎么那么不张眼力劲儿啊!”

    徐云瞪了单佳豪一眼:“人家还没嫁你呢,你就开始装大老爷们了?滚犊子一边玩去,我是端去给霜姐她们吃的,你们先去喝,我一会儿就过去。”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