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林歌也按照单佳豪给他的地址赶了回来,匆匆的吃了几口夜宵,便坐在沙发上不想起身了:“哥,今天这事儿恐怕是没完了,冷尘现在肯定也知道他的人失败了,而且你还把他身边最信任的杨轶给打成了重伤,真不知道那家伙发疯之后会做出什么举措。”

    “杨轶虽然被我伤了,但有鬼医彭君德在身边,还不至于丧命。”徐云道:“冷尘虽然会发疯,但他现在的目标或许已经不在我们身上了,有人会选择在这种紧要关头请他吃饭,而他吃饭的这段时间里,他的人一事无成。如果我是冷尘的话,也会怀疑一下,为什么说好明天的饭局一定要提前到今天。”

    林歌有些迷糊,他可不知道徐云和鲍天下今天都谈了些什么,鲍天下竟然是王之一的金王,恐怕是林歌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的,甚至是说,他都不一定知道教他一身本事的老头子也是王之一呢。

    徐云淡淡的笑了笑:“明天怎么样我不知道,但今天晚上至少可以放心的休息了。放心睡觉吧,今天有人拖着冷尘,而且冷尘也一定跟那人问个清楚。再说了,单佳豪这小子买的这套房子连我们都瞒着,就算冷尘有天大的本事,一时半会也很难找的过来。”

    “云哥,你就别把我说的那么土豪了,我可贷了一屁股的款呢。”单佳豪再次解释道:“咱这事儿处理完了,我还能继续上酒店上班赚钱呗?不然下个月的贷款都还不上了啊。”

    “别把自己说那么可怜。”林歌道:“要是真没钱了,我到还有点,千够不?先借给你。”

    “……”单佳豪真想一头撞死,这念头,千?够干嘛的?也就够去酒吧喝点啤酒,去KTV唱歌也顶多够干唱的,若是叫俩包厢公主来,恐怕都买不起单呢。

    徐云耸了耸肩膀:“就算你真没钱还贷款,银行要收你房子了,你亲哥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流落街头的。再说了,就算你亲哥不管你,你这不是还有个吕哥哥吗,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堂妹跟着你吃苦吧?”

    “云哥,这你还真看错我了,他若是还不起房贷,我还真不鸟他。怪就怪他自己没本事。”单洪宁道:“多大能耐抗多大事儿,没那个能耐赚那个钱,就别指望去享受那个级别才能消费的东西。”

    吕峰也相当支持单洪宁:“云哥,你不会觉得我真会同意我妹跟一个连房贷都还不起的废物吧?”

    “我曰!”单佳豪无语了:“你们能不能不给我这么大的压力啊?再这么给我施压,那我就不客气了,今天晚上想在这里住的,那就掏钱,十万块一宿,不然就给我走人。别忘了这是我的房子昂,房产证上写的我的名字!”

    “妹啊,那小本上若没写你的名字,坚决不能跟他。”吕峰回头对吕怡道。

    吕怡耸了耸肩膀:“如果他表现好的话,我可以考虑把本上加上他的名字。”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房产证上写的不是单佳豪的名字啊!吕峰是哈哈开怀笑的挺爽,单洪宁则是一脸苦笑,真不知道自己这弟弟是真聪明还是假傻帽。不过能这么做,显然说明他真在乎老吕的堂妹啊。如果是这样,他这当哥的也真心祝福。

    ……

    天翔鱼馆,是申江最有名,也是消费最奢侈的一家鱼馆。当然,这里的大厨也绝对是全申江最会做鱼的大厨了,给他一百种鱼,他绝对能做出一百种不同鲜香的味道,这就是为何天翔鱼馆的消费如此高昂,却仍然会有人喜欢来吃鱼的缘故了。

    鲍天下之所以把他和冷尘见面的地方安排在这里,就是因为他很清楚冷尘的口味爱好。

    冷尘显然对鲍天下对自己的招待很满意,这里的厨师他相当满意,等他处理完重要的事情之后,他一定会找厨师好好聊聊,问问他愿不愿意跟他回东南的海岛。当然,就算那大厨不愿意去,冷尘也有办法让他跟他去。

    但接过一个电话之后,冷尘对这厨师的兴趣就荡然无存了,因为他来申江最重要的事情竟然搞砸了。

    “冷老弟,看你这表情,难道是家里后宫出了事情?”鲍天下微微一笑,细品着杯龙井茶香。

    冷尘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目光阴沉而淡定的盯着鲍天下:“鲍哥,我真的希望今天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但现在我却不得不怀疑,你为何要把我们约好明天的饭局非要提前到今天!”

    “怎么?难道当哥哥的耽误了你什么重要的事情?”鲍天下装傻道:“哎呀,我不是都已经解释过了,明天我有重要得事情要去燕京处理,若是今天不抓住老弟到申江的机会请你一叙,下次恐怕就要等到猴年马月咯。冷老弟多心了。”

    冷尘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么多年你鲍哥都没想起过我吧,可今天却突然这么热情,你说我多心了?我能不多心吗?”

    “老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还真有些不明白了。”鲍天下微微一笑:“现在整个地下世界继任皇的人选,你的呼声最高,我巴结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坏你的事情。”

    “你少来!我说的什么,你心里明白!”冷尘声音生硬道:“鲍天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王之你还真没对谁心服口服过,你可不会觉得我有资格去做皇之一,恐怕是你自己才更觊觎那个位置吧?”

    鲍天下微微一笑:“老弟竟然这么说,我也不怕承认。只可惜,我有那想法,却没那个实力。如果我也能有冷老弟的实力,我还真觉得自己当仁不让啊,哈哈哈,冷老弟,莫非现在你已经是天玄境的高手了?”

    “哼,鲍哥这是在含沙射影吧?”冷尘道:“我承认我的确没有达到天玄境的实力,但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到达我想到达的高度。可今天你这一顿饭,直接破坏了我的所有计划,鲍哥,你还有什么想要解释的吗?”

    鲍天下脸色一变:“冷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旁门左道能帮你迅速提升实力?”

    听到鲍天下的话,冷尘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了起来:“看来鲍哥的消息也够灵通的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鲍哥是想跟我抢人的吧?”

    “……”鲍天下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汗,他这个秘密可是谁都没有说过,难道冷尘也是自己摸索出了消息!?在兴安岭的那片冰雪森林下,埋藏的可不仅仅是宝藏而已,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那就是珀伯玉!

    因为常年对古玩物的把玩接触,鲍天下可以说对人类历史有非常深厚的研究。无意之他得知了曾经一段关于兮希霍亚族人的秘密,兮希霍亚族人配合已经全世界都消失了的珀伯玉,可以让习修之人的心境实力得到迅猛而大幅度的提升!

    而这个历史的重大秘密,鲍天下以为全世界就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当他终于在十年前得到一位兮希霍亚人的时候,他这十年多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寻找珀伯玉的上面!

    终于在他阅尽天下玉石古书又经过多少的研究证实,才敢断定兴安岭冰雪森林下的那块土地,是兮希霍亚族人一个非常重要的族长长眠的地方,而那里是唯一可以找到珀伯玉的地方!

    鲍天下既然被封为金王,整个地下世界最有钱的人,他当然不会在对金钱那么的着迷,他一直都不肯放过挖掘那片土地,最主要的目的并非追逐地下那些人类无价的珍宝,更重要的是在那片土地下找到珀伯玉!

    只要有了珀伯玉,在加上那个已经被他囚禁十年之久的兮希霍亚族人,他就可以让自己的实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只要他能先于其他王达到天玄境的势力,他便可以荣登皇之一的位置!

    鲍天下想要的已经不仅仅是金钱,他还想要地位,名誉!想要在人才济济的地下世界得到长久的立足,成为流芳百世的人物,他就必须做到皇之一的位置!只有那样他才会被世人永世的记住!

    鲍天下此时此刻担心的是,冷尘知道了他的秘密,也想得到徐云,并且让徐云去帮他找到埋藏在那地底的珀伯玉!

    而此时此刻,冷尘的心里却也再想一件事情。他怀疑鲍天下已经知道了徐云身边那个小女孩的强大能量,鲍天下是要跟他争夺那个小女孩!虽然两人相互的怀疑并不是一件事情,但目的却是一样的,都是为了这一个惊天秘密。

    含糊的说辞让两人都深信对方知道了自己的秘密,所以气氛才会变得越来越僵硬。

    “鲍天下,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把事情挑明了吧。”冷尘冷笑一声:“就凭你这二流高手都不及的身手,就算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你也依然不可能达到你想达到的高度……倒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我,等到兄弟荣登皇之一的位置之后,也绝对不会忘了老哥的好。”

    鲍天下喉结耸动:“既然你都把事情挑明了,那我也不用藏着掖着了,冷尘,我想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那你觉得,凭你这点实力,能把我怎么样?我承认你是只老狐狸,但只要我不你的圈套,就凭你,恐怕还没有将我如何处置的本事吧?”冷尘高傲的仰起头,不屑一顾的看着鲍天下。

    鲍天下眯起双眼,笑声也变得阴冷起来:“冷尘,既然你都说我是老狐狸了,那你为什么不怀疑,这么多年来,我都一直隐藏我的真正实力呢?”

    什么?!冷尘目光寒光一闪而过!这个混蛋!竟然一直在掩饰自己的实力,难道他根本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只是一个有二、流高手实力的废物吗?!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