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老弟,出来混的,如果没点保命的秘密,恐怕我也早就死了。”鲍天下冷笑一声:“你不会以为,我一个废物真的能镇得住手下那么多超级高手吧?难道就没有人想反我?想要我的命?为什么我却一直好好的活到现在呢?”

    顿了一下,鲍天下继续道:“因为那些想要试图杀了我而篡权的人,已经全部被我亲手解决了。所以我才能一直安然无恙的活到今天。我不像你们,有点突破就要搞的全世界都知道……我只需要在我突破天玄境的那一刻,再让全世界都知道就可以了。”

    冷尘眯起了眼睛,身上的杀气愈发显得凛冽:“你想突破成为天玄境的高手?那也要有这个命和机会……你总以为你想得到的东西,你都会得到手,却忽略了我也是这样的人,既然我们谁都不想牺牲自己的利益,谁都想争那个位置,鲍哥就别怪我心黑了。这是我唯一真正超越古鹊界的机会,如果我不抓住,皇的继任者就不是我姓冷的,而是他力王了……”

    “和古鹊界相比,你真的弱爆了。”鲍天下道:“他的猎人学校有多少高手,根本不是你我能估计的,但我和你不一样,如果我有了实力,我可以用金钱来迅速聚集我的部队,到时候就算古鹊界的猎人学校有再多好手,恐怕我也不怕。”

    “你想太多了,鲍哥,如果你不希望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曰,可以用你的财富来赎命,我相信你能开出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数额。”冷尘已经完全蓄势待发,任何时候都可能出手攻击。

    鲍天下哼了一声:“不好意思了冷老弟,因为明年的今天是我的生曰,恐怕我不能把那么多重要的曰子都放在一天去过。出手之前,先想想你自己有多少把握。”

    李纯突然拍了拍手,周围将近二十多人,都在向东的带领下迅速聚集过来。鲍天下早有准备,整个鱼馆都被他包下了,现在里面所有的人都是他的人,而冷尘只是孤身一人而已。

    “能在我身边得到信任的,也都不是一般人。”鲍天下笑的很轻松:“冷老弟若是要跟我玩儿硬的,那咱们就试试。”

    冷尘杀意狂升:“既然你早有准备让我命留于此,那我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鲍天下,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们两个人的差距。你能用金钱收买的所有人,我都可以用实力证明,我也控制的住!至少……可以让他们死!”

    最后的话音落下,冷尘突然犹如爆发的猎豹,第一个冲击猎杀的对象便是鲍天下身边的智囊左右手,千面观音李纯!

    李纯的实力并不低,但面对全力一击的冷尘还是毫无招架之力!她试图用双臂去格挡冷尘霸道的拳头,却在那拳头接触自己双臂的刹那,便听到了手臂骨断裂的惊秫之声。

    在一个地玄境高手全力的攻击下,李纯毫无还手招架之力!只是一招,她便彻底丧失了战斗能力,而冷尘没有给她继续残喘的机会,雷击般的一爪生生穿透了李纯的胸膛!

    冷尘高高扬起他那血腥的手掌,冷笑一声:“这就是跟我做对的下场,不论是谁。都想清楚再跟我斗!”

    场面相当的震撼,地玄境的实力跟超级高手之间的差距有多么的巨大,足以让向东以及那些在场的超级高手而感到胆寒。

    “啪。”冷尘掏出自己的车钥匙,回身放在桌子上:“我不是不给你们机会,谁若是拿到这把车钥匙,就可以有资格做我的司机,我就可以饶他一死,而其他人……桀桀桀……我可不是属菩萨的。”

    汽车钥匙安静的在桌面上放着,原本还要对付冷尘的这群超级高手,突然意识到,他们根本没有抵挡冷尘的可能姓,想要活命,或许拿到那把钥匙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愧是冷尘!心理战玩的如此漂亮!但我也可以告诉你,这些人是不会背叛我的!”鲍天下冷笑道:“因为他们所有人的体内都有我给他们服下的特殊毒药,如果得不到我的解药,他们会生不如死!所有人都给我听着!谁能杀了他,谁就能得到永远的解药!”

    冷尘佩服啊:“原来大名鼎鼎的大老板,不仅仅是依靠金钱来收买人心,也会靠着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做事。哈哈哈,你比我想象的更卑鄙更阴险……这么说来,这里的人,都没机会活下去了?”

    “要了你的命就能活下去!!”向东不知何时突然出手,怒喊的同时,他已经扑至冷尘身后,如果在多半秒钟的时间,他便可以扭断冷尘的脖子!可惜冷尘不会多给他这么半秒钟的时间,他回身一脚直接击向东心口窝!

    飞天狼向东第一次真正体验了什么叫飞天的滋味,他的身体完全不受控的重重高抛摔出!当他试图再次起身的时候,却感觉心脏像是爆炸了一般,那种巨大的疼痛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冷尘蓄满真气的一脚,绝对有足够的力量让一个超级高手五脏六腑全部爆裂的能力……

    看得出来,冷尘的目光越发显得阴狠,他已经没有耐心继续去浪费时间了!只见他鬼魅一般的身影穿梭在鲍天下身边最精英的队伍之,虽然超级高手的围攻也会让冷尘不敢大意,但只要他抓住一击毙命的机会就绝对没有丝毫手软的意思,但凡露出破绽的不是被撕破了咽喉,就是被扭断了脖子,有悲剧者更是被冷尘直接掏穿了心窝……

    短短的时间内,整个鱼馆内哀鸿遍野,面对疯狂的冷尘,鲍天下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真的不应该冒险,他明明知道徐云是利用他对付冷尘,就是想看到狗咬狗,黑吃黑,但他却依然这么做了……

    或许他真的错了,真的不应该继续把拿到兴安岭地下那块珀伯玉的希望寄托在徐云的身上,寄托在一个永远都不可能真心来帮他的人身上!

    就在冷尘扭断鲍天下最后一个手下脖子的瞬间,鲍天下一把抓起了桌面上的那把车钥匙!

    “冷老弟……我给你当司机!”鲍天下的转变实在是太巨大了,刚才还要跟冷尘决裂,拼个你死我活,但现在却突然甘愿臣服,甚至愿意低头去拿起那把冷尘的车钥匙。

    冷尘将最后一个人的尸体丢在地上,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鲍天下,有没有人曾告诉你,你真的很不要脸。手下的命都送葬了,你却拿起了我的车钥匙?哈哈哈哈!这是我这辈子看到过最大的一个笑话!”

    “冷老弟,你听我说,我现在想明白了,我被人利用了!”鲍天下道:“既然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那为何我们不连手呢,我们一起成为天玄境的高手,再加上我的金钱,足以让我们成为甚至比皇地位还高的人!”

    “我为什么要跟你合作?”冷尘道:“跟一个几分钟之前还想着如何除掉我的人合作,啧啧啧,鲍天下,你的如意算盘打的也太响了吧?你以为我跟你的那些傀儡都是一样的傻子?我很清楚什么样子的人可以合作,而什么样子的人一辈子都只会做卑鄙的事情。”

    鲍天下扬了扬手的车钥匙:“可是你说过,谁拿到这把钥匙,谁就可以活命。我拿到了钥匙,堂堂冥王总不会对自己的话出尔反尔吧?”

    “出尔反尔?”冷尘反问道:“是啊,我是出尔反尔了,可那又怎么样?别说这里没有人看到我冷尘出尔反尔,就算有人看到了,那又怎么样?谁敢说我半个不字?鲍天下,我告诉你,对你这种人,什么都不算卑鄙。不要怪我出尔反尔,是你实在太让我恶心了。”

    鲍天下冷冷道:“冷尘,没有我的帮助,你只能通过徐云找到珀伯玉,却永远得不到兮希霍亚族人,只有我知道那个人在哪里!”

    冷尘听的一头雾水:“什么珀伯玉?什么兮希霍亚族人?鲍老哥,你不会是吓傻了吧?我还没把你怎么样,你就已经傻了?呵呵……这也太让我看不起你了吧。”

    什么?!鲍天下脑子嗡的一声!冷尘居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难道他们说的根本就不是一件事情?

    “冷老弟……现在你已经得势了,如果你要我死,起码也让我在死之前知道原因吧?”鲍天下道:“你为什么要找徐云,难道不是为了让他带你去兴安岭找珀伯玉?”

    冷尘警惕道:“老狐狸,你又想什么歪主意呢,别做梦可以分散我的注意力。我要找的人根本不是徐云,但徐云却是我的绊脚石。你说的那些什么狗屁珀伯玉什么东西的,我还真是听不懂。”

    “你得到不珀伯玉,拿什么让自己的实力突破到天玄境?!”鲍天下是真愣了。

    冷尘也愣了一下:“难道你根本不知道徐云身边那个小女孩身上的事情?鲍哥,看来今天我们之间有点误会啊……不过这个误会让我更清楚的认识到了你。呵呵呵,我可以在你死之前告诉你,徐云身边那个小女孩,就是可以让我实力突飞的好帮手。”

    鲍天下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他陷入到了深深的迷茫之。

    “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就没有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了。”冷尘收起笑容道:“鲍哥,就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吧,能死在我冷尘手里,也算不丢你的面儿了。”

    鲍天下苦笑一声:“看样子我命该如此,好,那就给我一个痛快。”

    “到最后你还想着要阴我?”冷尘摇摇头:“我知道,你的实力肯定不是那种不入流的。和我正面的打一场,谁赢了,谁就可以得到一切,谁输了,谁就永远的下地狱吧……鲍天下,你可要做好准备啊,哈哈哈,赵老师说过,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人死了,钱还没花完!”

    两个地玄境高手的较量,这才真正的开始!

    【虽然咱的书没违法犯纪,但是都市类小说官场类小说神马的都被那些小H的恶劣影响给连累了,近期低调,低调。有花的童鞋依然给投个花什么的就好~】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