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曰,东方的天色才刚刚露出一抹鱼肚白,众人还在熟睡之,徐云便已经起身准备出门。

    “哥。”林歌睁开眼睛,低声道:“你若不放心的话,我出去观察一下就好,你还是留下吧,他们醒来若是看不到你,肯定会担心的。”

    徐云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在沙发上慢慢坐起的林歌,看来这小子跟他一样,晚上都没睡踏实:“他们昨天都受到了过度的惊吓,今天肯定不会醒那么早,我自己出去看看就可以了,你留守在这里我也能放心一点。”

    卧室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仇妍悄无声息的走出来:“你们一起吧,相互还能有个照应,这里还有我呢。放心吧。”

    徐云没再说什么,点了点头,然后便和林歌一同出门。林歌临走前嘿嘿笑了笑:“仇妍姐,若是小东北醒来,告诉他不用准备早饭,我顺道买回来。单佳豪这小子家里除了方便面就没什么可吃的了。”

    “嗯,我会转达他。”仇妍点点头。

    ……

    徐云和林歌确定了周围没有任何危险之后,便不约而同的提出回别墅去看看。

    两人回到叶法拉的别墅查看之后,林歌显得有些纳闷:“哥,昨天这里似乎也没有人来,难道冷尘知难而退了?这可有点不像他的作风咯……”

    “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不然的话冷尘是不可能不来追查。”徐云皱了皱眉头,难道鲍天下这老狐狸真的把冷尘给控制了?这还真是让徐云有些意外,虽然徐云是意图让他们双方狗咬狗,但徐云心里可真没想过鲍天下能赢。

    鲍天下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如果不出意外,他是不可能和冷尘撕破脸面的。饭局之后,冷尘肯定会第一时间到现场来找线索,而林歌却说这里绝对没有任何人来过的迹象。

    昨天是林歌收拾的残局,是什么样子他最清楚。徐云相信,如果有人来过,林歌绝对不会连一点蛛丝马迹都看不出来。

    冷尘没有出现,必然是出了什么问题,这一点徐云可以肯定,但唯一能给徐云指点迷津的,恐怕就只有大老板鲍天下了。

    “走,我们先回去,等我搞清楚事情之后,我们再从长计议。”徐云说完便带林歌迅速离开现场,他相信,不用他说,这房子步飞梵也会卖掉,以后这地方就跟他们半分瓜葛也没有了。

    徐云和林歌拎着早饭回家之后,所有人都已经起床了,看到徐云他们安全的回来,阮清霜才算松了一口气。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秦婉儿担心道:“那些人会很快就找到这里吗,如果这里也不安全的话,我想办法到警局家属楼申请一套房子,住在那地方肯定安全。那些人再大胆,恐怕也不敢直接到警局去找麻烦。”

    徐云摆摆手:“这到不必了,我还是别给你们警方添麻烦了,你们警方搅进来,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我也得到不任何的优势。”

    就在大家吃饭聊天的时候,秦婉儿的电话响了,她起身去阳台接了电话。很快便面色沉重的回到餐桌前。

    “怎么了?”阮清霜关心道。

    秦婉儿深呼一口气:“昨天晚上市区的天翔鱼馆出事了,死亡二十人,犯罪者手段残忍,姓质恶劣。而这些死亡着,也不乏全国通缉的罪犯。徐云,我想,这件事情恐怕和要找你麻烦的人也脱不开关系。”

    “我跟你一起去现场。”徐云说着便放下筷子,现在他也没什么心情吃饭了。

    如果不出所料,这场悲剧必然是鲍天下和冷尘引发的。徐云想要在这次的麻烦占据优势,就必须做到知己知彼,他需要知道冷尘和鲍天下谁才是昨晚的真正赢家。

    林歌自言自语道:“现在我算知道为什么昨天没有人去过那别墅的原因了,敢情都去吃鱼了……”

    不用徐云提出要求,秦婉儿也有想带徐云去一看究竟的想法,这次她决定抛开自己的身份,因为她已经慢慢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事情她若插手,反而会给徐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倒不如让徐云自己解决问题。

    秦婉儿看得出来,徐云面对这件事情格外谨慎而小心,显然对方很可怕,警方绝对不是对手。如果上面的人心里也清楚,这件事情一定会上报,上面的领导必然会做出其他的决定。

    ……

    秦婉儿开车带徐云来到现场之后,迅速戴上手套脚套和口罩,然后便大步走进去,徐云跟在她身后,也准备带上一套行头进去瞧瞧,却被两个警方的人给拦住了。

    “犯罪现场,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其一人道:“小心你留下的指纹鞋印会被当作嫌疑人调查。”

    “他是我的人,不是什么闲杂人等。”秦婉儿回头道。

    另外一人迟疑了一下:“秦局,可是……我们没见过他啊,他是什么身份?”

    “他是你们没有权限知道身份的人!”秦婉儿一句话就把两个警员给说懵了,两人纷纷对徐云肃然起敬,非但不再阻拦,还客客气气的打了个敬礼,把进入现场要带好的准备物品双手奉上,请徐云进去视察。

    徐云跟着秦婉儿进入鱼馆之内,眼前的惨像还真是够刺激视觉的,早知道会看到这么个场景,今天早上就不吃饭了。

    秦婉儿强忍着腹翻江倒海,厉声问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今天早上得到报案?鱼馆老板呢!”

    “秦局,昨天晚上鱼馆被人出钱整个包下,老板和服务员以及厨师在昨晚都被人打昏扔到仓库反锁了起来。”一警员回答道:“当他们醒来发现被反锁之后,就打了报警电话,派出所的人来到这里准备解决问题的时候,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老板人呢?”秦婉儿追问。

    “老板和鱼馆员工都因为受到太大的惊吓刺激,全部被送走做心理治疗了。”

    秦婉儿皱了皱眉头:“那有没有问问昨天是什么人包下了整个鱼馆?”

    “问了,他说是个叫李纯的女人。”

    “李纯……现在马上调查一下全市叫李纯的女人,然后让鱼馆老板指认。”秦婉儿命令道。

    “是!”

    徐云突然开口:“不用查了。”

    “你是谁啊?”

    秦婉儿听到徐云开口,马上对发出质问的警员道:“这里没你的事情,继续调查取证。”说完便走到徐云面前道:“为什么?”

    徐云指了指地上一具被掏穿了胸膛的女姓尸体道:“这个就是你们要找的李纯,你们不可能在申江户口上查到这个人的。她真名叫什么恐怕还没人能知道呢。”

    秦婉儿只是看了一眼李纯惨死的现状,就差点把今天早上吃下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实在是太恶心了!眼前这画面根本不是她能承受的。若不是怕现场受到破坏,她早就吐一地了。

    很快,徐云又发现了向东的尸体,这家伙到现在还没闭上眼睛,看样子是死的很不甘。冷尘果然是心狠手辣啊……

    不过徐云看过所有尸体之后,没有一具是冷尘或者是鲍天下的。这两人昨天既然都把事情闹的这么大了,必然要分出个生死吧?到底是谁死了,徐云完全无法猜测。

    但在现场人的惨状来看,他们应该都是死于同一人之手,显然鲍天下不可能对李纯和向东他们下手,这就说明这里所有人都是鲍天下的人,全部都死在了冷尘的手里。

    地玄境的高手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么多超级高手都没办法将其拿下……可想而知,如果昨天是冷尘亲自去别墅那边抓人,惨死的恐怕就是徐云他们了。巨大的实力差距让徐云相当后怕。

    根据现场的情况分析,这些人在死于冷尘之手之后,显然还有人进行过更激烈的争斗。

    难道鲍天下手下还有什么人能和冷尘相抗衡?那会是谁呢……嘶——!徐云倒抽一口寒气,难道是鲍天下自己?!如果是这样,就是说这家伙一直都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其实他根本不是那种只会点脚猫功夫的不入流高手,他也是个地玄境的高手!?

    得到的结论越多,徐云的心里就越是惊讶,这些事情似乎都要比他想象的更复杂,更难处理。

    “你都发现些什么?”秦婉儿问道。

    徐云认真的看着秦婉儿:“这件事情恐怕你们警方真的无能为力,秦婉儿,千万说服你们局长不要自不量力,警方追查下去不但不会得到什么结果,反而会让更多无辜的人陷入到险境之。这件事情的犯罪者,就是想要得到果果的那个人……”

    “……”秦婉儿沉默了好一阵子:“我知道,我不会让警方的人自不量力,但如果有人想要对果果不利,我绝对不会不管不问的。”

    “连我都没有任何赢的机会,你认为你可以吗。”徐云道:“不要做无谓的牺牲,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处理。”

    秦婉儿却道:“刚才我跟领导通过电话,得到确切消息,上面已经安排特殊的作战部队来申江调查处理这件事情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安排你的那些老朋友来吧?”

    徐云心里瞬间升起了希望,如果龙怒的兄弟来了,他就不用担心自己身边帮手不够了,有他们,再加上林歌和仇妍的帮助,徐云就不会显得那么孤立无援了。

    可是,还有一个严峻的问题,除非是王逸亲自带队来,不然,只凭借他们,或许还赢不了冷尘!

    因为这现场的死人,徐云可以肯定至少有五个是超级高手……就算龙怒特战队的兄弟们配合再默契,恐怕也达不到那么多超级高手的实力,仅仅凭借他们,恐怕还不足以对冷尘和鲍天下造成威胁。

    除非王逸这个宗师境的高手能带上几个他的老战友前来坐镇带队,他们才有赢得希望。

    因为冷尘的实力远远高于徐云的想象,最开始他面对冷尘的时候,低估了冷尘的实力,他一直以为冷尘最多也就是宗师境的高手,却没想到这家伙已经突破到了地玄境。

    越级的差距让徐云感觉自己真的很渺小。几个超级高手在宗师境的人面前说话还能有点力度,可在地玄境的高手面前,恐怕屁都不是。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