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现场之后,徐云心里也大致清楚了现状,抛开生死不明的鲍天下不说,昨晚一战冷尘占据上风的可能姓更大一些。但鲍天下的实力尚不明确,冷尘昨晚连最重要的事情都没去追查,想必多少也吃了些亏吧?

    “徐云,如果上面安排的特殊调查队来了之后,我会联系你的。”秦婉儿道:“现在我要先回局里面,你是回家,还是继续留在这里查看些什么?”

    “我想知道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你回局里吧,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徐云和秦婉儿一起离开鱼馆现场,然后便各自离去。

    徐云现在可没时间回家等消息,他离开鱼馆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试图联系鲍天下,如果鲍天下还能接电话,他便能再多了解一些问题。虽然徐云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鲍天下却没有让他失望。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徐云居然感觉心里像是松了一口气,倒不是说徐云关心鲍天下,而是他觉得,鲍天下和冷尘两人比起来,冷尘更可怕一些,鲍天下多少都有求于他,他还能手握几分主动权。

    “徐云,你可把我害惨了。”鲍天下的第一句话就充满了怨恨:“现在你还胆敢给我打电话?”

    “大老板,你能接电话我就放心多了。”徐云道:“我可是真心担心你,现在知道你没事儿,我就放心多了。开诚布公,我已经去过昨晚你和冷尘见面的鱼馆了,只不过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不敢断定,所以才想找大老板了解一下。”

    鲍天下冷笑一声:“哼,你还有什么要了解的?我的人都死在冷尘手里了!我也差点丢了命!你这一步棋下的太漂亮了,让我和冷尘误以为我们的目的相互冲突,然后互相厮杀,你则是坐收渔翁之利!”

    “大老板,你们什么利益冲突我不太明白,但你既然没什么事情,想必冷尘他已经……”徐云试探着。

    “恐怕让你失望了,我还没有杀得了冷尘的本事。”鲍天下道:“既然你都来电话了,那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虽然在我身上也赚到了便宜,但我也没吃亏……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两败俱伤的结果,这个消息对你来说不错吧?”

    徐云点点头:“的确不错,大老板,那你想让我说什么?有劳了?辛苦了?万分感谢?”

    “少废话!我要你跟我见面!”鲍天下道。

    徐云这到没拒绝:“好啊,地方你选。”

    “去你住的地方。”鲍天下重重道。

    徐云却苦笑一声:“大老板,昨天冷尘的人也去过我住的地方,现在我都不敢回去,你还敢跟我去?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鲍天下听到徐云这番话,冷笑一声:“少废话!我说的不是叶法拉那出房产,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现在藏身在哪,在你去太弯的那段时间,我早就监控了你身边所有的人,我知道,你有一个叫单佳豪的小弟在申江买了个小房子……”

    “算你狠。”徐云心一凛,这混蛋还真是无孔不入!

    鲍天下哼了一声:“我现在也是为保命,我们虽然算不上朋友,但现在怎么说也算得上是盟友吧?如果你不肯让我和你们一起,那我就把那地址告诉冷尘!大家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徐云可不敢冒险一赌:“我答应你,既然你知道地址,就不用我去接你了吧?”

    “哼,我已经在这个小区了。就等你回来!”鲍天下撂下最后一句话,便直接挂了电话。

    这老狐狸还真是个大麻烦啊,徐云不得已,只能迅速赶回去,他可不希望深陷落魄的鲍天下会做出什么疯狂的行为来。选择和鲍天下结盟是他唯一可以确保果果安全的选择。

    ……

    鲍天下没有了往曰的神采飞扬,他坐在徐云的对面,整个房间所有人都显得异常紧张,林歌和仇妍守在众人面前,才算是给了他们一些稍稍的安全感。

    “徐云,我已经被你害的一无所有了,所以你必须和我一起解决掉冷尘。”鲍天下冷笑的看着茶几上的一杯白开水:“以前我每次招待你,可都是用最好的茶水,你就是这么招待我的?”

    徐云耸了耸肩膀:“大老板,情况特殊,你就多包涵吧,现在能有地方坐下,有口热水喝就很不错了。不解决冷尘的问题,我们恐怕都没有安心坐下喝杯茶的心情,不是吗?”

    鲍天下鼻孔发出重重的一声:“哼。”但他还是端起了杯子,喝起了淡然无味的白开水。

    “你有什么办法对付冷尘?”徐云道,“如果你真的有办法解决了冷尘,我会考虑陪你去兴安岭的。”

    鲍天下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徐云:“你准备拿这件事情应付我到什么时候?徐云,我这次和你站在一条战线上,可绝对不是因为这个事情。冷尘心狠手辣,他现在虽然被我伤了,但一旦他恢复,是绝对不可能放过我的。所以,我现在只想让他死。”

    “我也想让他死。”徐云道:“可我知道自己没这个实力。但大老板的实力还真是让我惊叹,连冥王都伤的了。”

    鲍天下心不爽,他的确伤了冷尘,但冷尘伤他也不轻,他们昨天那一战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隐藏了这么多年的鲍天下把看家本领都使了出来,才算是保住了自己的小命。

    “我的确有办法让他死,但需要你配合。”鲍天下冷冷道。

    徐云愣了一下,他不明白鲍天下是什么意思。

    果果在阮清霜的身边走上前一步:“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别卖关子了,有什么话就快点说,看不出来我们这里都不欢迎你吗?”

    鲍天下眼神寒光一闪,徐云心惊呼一声不好!但一切都来不及了。鲍天下的速度是如此之快,林歌和仇妍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果果就被鲍天下直接上前给夺入了怀!

    “鲍天下!别拿孩子说事!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徐云起身怒道:“我们的目的都是杀了冷尘,跟孩子无关!”

    鲍天下冷笑一声:“徐云,你错了,想杀冷尘,跟这个孩子有相当大的关系!你是不是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呢?我告诉你,冷尘都告诉我了!他的目的就是这个能迅速提升他实力的兮希霍亚族孩子!哼,很惊讶是吧?”

    徐云很是震惊,关于兮希霍亚族的事情,只有虞美人跟他提起过,这一点恐怕冷尘也不知道吧?冷尘应该只是怀疑果果能让他迅速提升实力。而鲍天下却是如此的肯定。

    “徐云,你以为我在乎的兴安岭下面的东西是什么?并不是那些稀世珍宝。”鲍天下道:“因为那下面埋着一位兮希霍亚族的族长,我可以在那个族长的身上找到全世界都找不到的珀伯玉!我知道兮希霍亚族人的秘密!想必你也知道吧?”

    震惊,鲍天下带给徐云的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他知道一切!徐云真的很后悔自己这引狼入室的行为!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你如果真的希望我杀了冷尘,很简单,就是把这个女孩交给我。”鲍天下道:“昨天一战,已经迫使我突破了宗师境的大限!我现在也是地玄境的高手了,只要有这个女孩在我身边,我突破天玄境的境界便指曰可待!到时候我第一个要杀得就是他冥王冷尘!”

    徐云一直都以为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现在看来并不然,全世界对人类历史有研究的不只是虞美人一个,鲍天下也算一个,他知道兮希霍亚族人的秘密也是很有可能的。

    “有什么话我们坐下慢慢聊……”徐云试图分散鲍天下的注意力,现在林歌和仇妍距离鲍天下并不远,虽然鲍天下的实力远高于他们,但看的出来,他身受冷尘的重伤,也不希望和他们动手,他若是能有必胜的机会,也不会费尽心思让徐云带他进来,并且抓住机会才动手抓了果果。

    一旦徐云创造出机会,他相信凭借林歌和仇妍跟他的默契,肯定会在应该出手的时候第一时间出手救人。

    “在我面前耍花招!你们还嫩了一点!”鲍天下一把捏住果果的下巴:“姓林的小子,还有狐尊仇妍,你们两个马上给我后退!如果你们敢乱动,我就扭断她的脖子!我得不到的东西,也绝对不会让冷尘得到!我说的出来就做得到!大不了大家一起鱼死网破!”

    果果被制服,虽然心里早已吓的不知如何是好,嘴唇也无法控制的颤抖,但她却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乖,一言不发的安静面对这一切突发状况。

    “不要伤害她……”阮清霜脚都软了,林歌和仇妍不得已,只能按照鲍天下的吩咐去做,一步一步慢慢向后退去,现在保证果果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鲍天下身负重伤,在没有痊愈之前,他绝对不可能抵挡得住两个超级高手的同时围攻,但却又不得不冒险先得到这个小女孩,若是晚一步让冷尘占了先机,他就永远不可能赢了!

    这就是鲍天下为何非要徐云同意他来这里见面,却没有自己硬闯的原因。他知道这里有林歌和仇妍守护!而且他没看到果果之前,也无法确定这孩子是兮希霍亚族人。

    当鲍天下看到果果和她脖颈里带着的那块珀伯玉的时候,才肯定了这一切。可是林歌和仇妍守在前面,他又没把握一击成功抓住果果。所以在果果上前一步的时候,鲍天下抓住了他唯一的机会,将果果控制在了自己手。

    只要控制了这个小女孩,他就赢定了!现在鲍天下只需要靠果果这个护身符离开,以后整个天下都将会是他的!

    “后退!!继续后退!!”鲍天下怒吼着:“还有你,徐云!后退!”

    就算现在他们已经退到了房间角落,鲍天下依然撕心裂肺的喊着,他需要有十足的把握带果果逃出去,最关键的时候当然要谨慎,不然他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