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现在可没有后悔自责的时间,鲍天下虽然实力远高于他们但身受重创,只要露一个破绽出来,他和林歌或者是仇妍其的一人就有机会将其击毙或制服。

    可做事一向谨慎小心的鲍天下,又怎么可能在如此关键的时刻露出任何破绽给他们。而且他们人已经在鲍天下的呵斥声下越退越远,甚至已经给了鲍天下足够带果果闯出房门的距离。

    “退出去!退到阳台上面!继续向后退!!”鲍天下撕心裂肺的吼着,抓住果果喉咙的手也越发用力,果果的脸色已经因为缺氧而变得微红,透出苍白色的那种微红……

    仇妍别无选择,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果果送死,当她退入阳台的那一刻,便知道他们已经没有机会将果果在鲍天下的手抢夺回来了。现在就连徐云都指望不上,她还能指望谁?就算鲍天下身受重创,但那也是其他人根本没有能力阻拦的,更何况只需鲍天下的手指稍微用力,就足以扭断果果的喉咙。

    当徐云人彻底撤出了有可能上前封堵的距离之后,鲍天下知道自己赢了,他赢了一切,包括冷尘!只要他把手的小女孩带走,隐忍一段时间,就能让自己突破到天玄境的高手境界,到时候别说是冷尘,就连其他二皇都将臣服于他!

    鲍天下没有再继续浪费时间,他用最快的速度向门口冲去,离开这里之后,他还会第一时间把地址告知冷尘,让冷尘来结束这一切,让冷尘知道是他鲍天下带走了他想得到的人!让冷尘知道最后的赢家是他鲍天下!

    “想走,就把人放下!”

    当这个声音飘过耳边的时候,鲍天下掐住果果脖颈的手腕瞬间传来一阵刺痛!锋利的剔骨尖刀刺穿了他的手腕!愤怒的鲍天下只看到一张还略带稚气的面孔。

    小东北的身手敏捷程度远远高出了徐云的预计,他竟然拦住了全速撤离的鲍天下,并且在鲍天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刺出一刀!

    紧跟着,小东北左手持有的剁骨刀便毫不留情的向鲍天下右肩砍去!这时候小东北早已经看开了,昨天第一次动手杀人的时候,他还挺是心惊肉跳,但今天他只把对方当成了一头发飙的野猪而已。

    只不过小东北低估了这头“野猪”的实力!

    鲍天下没有躲避那力劈华山的一刀,反而挺身向前,将果果落入那刀锋之下!若是这一刀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小东北心大惊!全力收回自己劈下的一刀,能做到这一点可是要比砍出一刀困难多了。鲍天下则是趁势起脚将小东北整个人踹翻出去!小东北虽然身手敏捷,使得一手好刀,但却完全扛不住鲍天下怒踹的一脚。

    当小东北的身体重重摔在墙面之后,口也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汁。

    就是小东北这拼命的一搏,给徐云争取到了那么两秒的珍贵时间!鲍天下才摆脱了小东北的瞬间,徐云便已经欺身至他面前。不等鲍天下做出任何反应,徐云的拳头就如同箭矢一般落在鲍天下下巴和耳根之间,鲍天下双耳嗡的一声彻底鸣响,头脑发懵的刹那,手人质便已经被林歌救下。

    紧跟而上的仇妍毫不犹豫便将手软剑直接刺穿了鲍天下的胸膛!

    徐云双手扣住鲍天下的脖颈,反向一扭“喀嚓!”一声,只有鲍天下的胫骨断裂,他才终于松了口气。仇妍拔出软剑,不知是为了泄愤,还是怕鲍天下再醒过来,再次刺出手软剑把鲍天下的心窝穿透。

    鲍天下至死都睁大眼睛,或许到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一世英明,最后却栽在了一个十岁的厨子学徒的身上!

    果果得救后出奇的冷静,她乖巧的趴在阮清霜怀,用眼神向拯救了他的诸人表达着感激之情。

    “你没事儿吧?”徐云上前将受伤的小东北扶起来。

    小东北揉了揉被鲍天下踢的小腹,掀开衣服一瞅,小腹上的几块腹肌全都青紫青紫的:“唉妈呀……疼……这老王八下脚还真是够狠的,就是被野猪顶一下也没这么疼啊。我去,要不是他已经死了,老子非要踹他一百脚让他也试试爽不爽!”

    徐云抓起小东北的脉搏,他担心鲍天下的脚劲会给小东北造成内伤,这可是外表看不出来的,若是等小东北反应过来之后,那就晚了。但是让徐云惊讶的是,小东北的脉象非常稳定,完全没有受到内伤的迹象。

    “看来,山上骗猪头肉的老头真没白喝你家的高粱酒。”徐云轻松的笑着摇摇头:“他不仅仅教了你一套杀野猪的刀法,还教了你一套以柔克刚,借力化力的高深内力心法……”

    小东北摇摇头:“老头还真没给我传输过什么内力啊,武侠书我看过,什么九阳真经九阴真经的呗?老头可没教过我,就是让我平时安静下心来呼吸,调整节奏,感受什么天地之精华,曰月之精华啥的。”

    “小东北,你这么牛逼,你家里人知道吗?”林歌惊叹道,真是人不可貌相,或许小东北自己都不知道,就凭他现在身上的实力,足以在高手如云的地下世界称得上是超级高手了!

    徐云也相当惊讶,就连他这种被誉为天资聪颖的人,突破超级高手的境界都费尽千辛万苦,林歌能比他还早的突破超级高手的心境,更是和邪神陆玄机魔鬼式的磨练密不可分,而且邪神陆老爷子还是地玄境九阶神级一般存在的高手配合林歌的聪颖天资,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可小东北的身上看不出半分所谓天资聪颖的影子,而且只是在山上,短短两年的时间,就被一个老头给**成这般,因为小东北没有正儿八经成体系的习修过心境和古武,所以不能判断他的心境水平,但有一点却毫无疑问,至少现在就算是最厉害的一流高手也绝对伤不到他。

    “我家里人还真不知道,我爹现在还因为我偷了家里一百多斤猪头肉而生我气呢。”小东北郁闷道,显然,他觉得这一百多斤猪头肉就在老头手里学到这么点东西,真是不值得。

    小东北口的神秘老头绝对不是简单人,这个人恐怕是他们想都不敢想象的,莫非是皇之一?

    嘶……这也不太可能啊,皇之一的缪波是和张太岁一前一后一起去的黄泉,另外两人嘛,一个是传闻的女人,几乎没有人见过她,而另外一个就是皇甫国,恐怕皇甫国可没功夫去山上骗猪头肉吃的吧?

    那小东北碰到的到底是什么传奇人物,两年时间能把小东北**成这个样子,就算是天玄境的高手,也难说有这么夸张的本事。

    “这就是你的命运,别说一百多斤猪头肉了,就算让我出一万斤猪头肉见见那个老前辈,我都觉得值。”徐云道:“你小子命好,用一百多斤猪头肉就换了两年的机会……”

    如果这小东北能有他们一半的天资,恐怕成就都不只是现在这样……

    “十万斤我都出。”林歌耸了耸肩膀,一脸的羡慕嫉妒狠啊,这么个宝贝老头,居然被小东北撞上,又居然因为他家心疼那么点猪头肉而错过……老天爷啊,这也太不公平了吧:“等我有时间了,我每天都带二斤猪头肉去你家山上下诱饵,非把那老头揪出来不可。”

    小东北挠挠头:“我到也不是没找过他,但方圆十里的山林子我都逛遍了,恐怕他已经不在我家那地儿了。”

    “啧啧啧,真想打你丫一顿。”林歌叹息道。

    仇妍打断了几人的对话:“这家伙怎么处理,我们现在的居所又暴露了。而且,就算是不暴露……家里死了个人,恐怕也没有人敢继续住下去了吧?”

    单佳豪脑袋都大了,这房子可是过了年才买的,为了能及时入住,他才要了这精装修的……唉,再卖二手?那可就折腾死咯……自己还贷了一屁股款呢啊!可若是继续住……算了,只看看吕怡现在心惊胆战的样子,他也不会继续住下去了。

    步飞梵突然在单佳豪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豪哥,麻烦是我们给你带来的,回头这房子你也别要了,等风头过去了,我到市区的好楼盘送你一套,而且以后你若结婚生孩子,这房子也不够住,至少也要一百五十平以上的。你就别觉得可惜了。”

    “土豪哥,我还真是没白交你这个朋友哇!”单佳豪都不知道是感慨自己命好,还是自己倒霉了。

    阮清霜摇了摇头:“现在我们恐怕是真的无处可去了,难道只能回酒店?”

    冷尘的现状没搞清楚之前,徐云是绝对不会冒险回酒店的,酒店无辜的人太多了。秦婉儿说上面已经安排人来了,如果是他们神龙大队的人,徐云便可以和他们取得联系,趁着冷尘现在有伤之际,抓住机会解决这个麻烦。那样他们再回酒店也不迟。

    “阮总……我到是有跟人合租的一处地方。”小东北突然开口道。

    “不行,你有合租的朋友,我们不能让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徐云道,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发生状况,就像现在这样,岂不是麻烦了。

    小东北摇摇头:“有人我就不让你们去了,我可不想让外人知道我杀人了,和我合租的哥们回家奔丧去了,估计要一周之后才回来呢。我就是担心我租的那地方太小了,咱们这么多人会不会……太委屈阮总她们了。”

    “大小都无所谓,只要有个落脚点就好,特殊情况特殊对待。”阮清霜道:“小东北,你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大家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感谢你了。”

    “说谢谢那就外了!”小东北也不墨迹,马上跟众人收拾好东西,直接去了他的租住房。

    林歌照旧留下处理善后工作。

    当众人都拥挤在那小地下室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小东北都说太小的地方,居然可以这么小……

    “小东北哥,啥也不说了,回头我也给你买一房子!就当是谢谢你这么照顾我们了。”步飞梵算是找到知己了,他童年也是这么苦过来的,甚至比这还苦啊!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