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虽然小,但至少有了个落脚点,徐云很清楚这地方睡觉是不太现实,便出门去联系秦婉儿,秦婉儿肯定知道上面安排的特战队下榻的地方,只需要晚上之前把所有人都安排过去就好。

    徐云出门之后,小东北也准备出门去给大家伙买点吃的喝的,虽然这小子赚钱不多,但却很仗义,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他家,招待客人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步飞梵马上提出跟小东北一起去,给小东北当钱包使,也得到了阮清霜的同意。

    两个小兄弟一前一后出了门,步飞梵一肚子的疑问就开始了,他对小东北为何如此牛逼非常感兴趣,他也特别希望自己可以变的跟小东北一样,至少在大家伙有危险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不是成为别人保护的对象,现在这样他觉得自己特累赘。

    小东北也不小气,把老头曾经教他的那些呼吸吐纳的方法和要领都跟林歌说了,只不过,对步飞梵更感兴趣的刀法,他还真不知道如何讲述,毕竟这玩意是需要实践的,哪怕不是对野猪实践,找头家猪来练练手也好。

    步飞梵也知道,有些东西强求不得,尤其是他想得到的这个,速成是不可能的。小东北这两年速成可是建立在他身后神秘老头的基础上。而他身后却没有神秘的老头,只靠自己,别说两年,恐怕二十年也没什么成就。

    在步飞梵心底,他对猎人学校的向往愈发变的不可收拾,步飞梵就像着了魔似的,坚信如果他能到猎人学校历练一段时间,必定可以成为对大家伙有用的人,而不是当一个拖油瓶,成为大家伙的累赘。

    虽然步飞梵知道的事情不多,但却也能看得出来,这一切麻烦都是冲着果果来的,他把果果当作自己亲妹一样看待,他想保护果果,这是他想要强大的初衷,也是他想要强大的唯一理由。

    “梁哥,都说你们东北人仗义,我今天算是见识了。”步飞梵拎着买的食物道:“我就喜欢和仗义的人交朋友,以后咱们就是兄弟。”

    “那必须的。”小东北嘿嘿一笑:“我们那地方的人都仗义,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其实……最开始的时候,那个人闯进来要对我们行凶的时候,我是想过跑,因为我只杀过猪,哪杀过人啊!但我一想到阮总他们都对我那么好,山子哥也那么看得起我,我心里就不是滋味了……对不起啊,我就不应该有那个想自己溜走的念头!”

    步飞梵摇摇头:“就算你走了,大家也不会怪你的,毕竟这事儿把你牵扯进来,我们就很内疚了。”

    小东北抬头很认真的看了步飞梵一眼:“兄弟,那时候我若是真跑了,就算你们最后没出事儿,我都会内疚一辈子的。当时我就一个念头,就凭大家伙这么看得起我一个山沟里出来的山炮娃,我也要为大家做点事儿,就算我因为过失杀人做一辈子牢,那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总比昧着良心在外面受一辈子的谴责要舒服多了,而且云哥和阮总他们都是那么仗义的人,就算我真蹲进去,他们也一定会帮我照顾我爸妈。”

    顿了一下,小东北继续道:“我人就这样,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别人,咱一辈子欠什么都行,不能欠良心。”

    “梁哥,我这辈子没服过几个人,老徐算一个,你算一个!”步飞梵坚定道:“走,咱们回去好好喝一杯。”

    小东北愣了一下,拍拍步飞梵的肩膀:“老弟啊,恐怕阮总不会答应你喝酒吧?哈哈,我听你叫她阿姨啊,这个,咱俩辈分上是不是有点差别啊?”

    “胡扯,那是因为……因为……因为果果是我妹!”步飞梵也被自己这尴尬的辈分搞的相当郁闷。

    小东北啧啧几声,的确啊,这关系是有些乱,阮总和秦警官还姐妹相称呢,果果却一个叫妈,一个叫姐姐……

    两人买好东西便迅速赶回去,估计大家伙现在也都饿了吧。

    ……

    徐云跟秦婉儿碰面之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说,秦婉儿也惊出一身冷汗,幸好他们身边多了小东北这么一个家伙,不然事情可就更复杂更麻烦了。

    “上面派来的特战队人员住哪个酒店都安排好了吧?”徐云道:“我想,到晚上就让霜姐他们都住过去,这样多少都安全一些,小东北的出租房实在太小了,就是一个地下室,这样大家都没办法休息。”

    秦婉儿点点头道:“我正好也要跟你谈这个事情,领导说既然是上面安排的特殊作战部队的战士,我们就不能亏待了他们,一定要择优选择下榻的地方。但财政上却又有规定,勤俭节约是总书记的号召,我们谁都不能不遵守……所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明白。”徐云微微一笑:“你就去给领导回报,星凯大酒店有你的股份,你做主签字安排一下,财政上一分钱也不用花,这样够借鉴的吧,比住十一晚的小旅馆都省钱哦。”

    “我就是这个意思。”秦婉儿道:“这样,大约下午四点左右,上面安排的特殊作战队员就会来到,到时候我直接安排去星凯大酒店,你先去跟客房部的人说一声,预留好房间。”

    徐云点点头:“我现在就给强子打电话,让他去酒店把这事儿给安排了。等到他们来了之后,我就带大家伙回酒店。对了,婉儿,另外晚上我想单独和特战队的人吃饭,我不希望有领导在场,那样很多话我不知道怎么说。”

    秦婉儿愣了一下:“那万一来的特战队员你不认识呢?”

    “不管我认识还是不认识,我相信他们都应该认识我。”徐云道:“相信我。”

    秦婉儿点点头:“那我尽力说服领导们晚上不需要给他们接风……这个事情恐怕还真有点难度,毕竟人家不辞千里大老远到了,市里领导又很重视这件事情,若是连个晚饭都不招待,会显得他们很难看。”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简单的方法,你去跟你们局长说……”徐云把嘴附在秦婉儿耳边道。

    秦婉儿被徐云说话的喘息声搞的一阵酥麻,徐云说完之后便迅速离开了。他告诉秦婉儿,只需要跟他们局长说“听说特殊作战部队同时还肩负着调查[***]问题的任务”。

    或许只需要这么一句话,就没有领导会愿意冒险咯。到时候领导们肯定一句话丢下来,让秦婉儿来负责晚上的接待,至于什么标准,当然是秦婉儿说了算。肯定还会很官方的说一句:吃好喝好的同时,也要注意勤俭节约,注意财政支出的问题。

    徐云这家伙,还真是把他们当官的看的太透彻了,麻烦只需要扔给下面的人解决就好,当领导的只需要吩咐而已。

    ……

    当徐云回到小东北的出租地下室,告诉大家伙晚上可以回酒店睡觉之后,众人可是兴奋了好一阵子。

    小东北挺不好意思的:“都是我这地方太小了,不然就不用让云哥这么麻烦的惦记了。”

    “说客套话的人应该是我,是我们麻烦你了。”徐云笑着道:“小东北,你若是真想跟我当兄弟,那就学着跟他们一样,千万别把自己当外人,千万不要客气,不然的话,我们对你也会很客气的,那样就不像一家人了,不是吗?”

    小东北重重的点点头,徐云总能给他这种热乎乎的感觉。怪不得步飞梵那小子总说徐云的好话,如果换做他,他跟其他人提起徐云,也是满脑子都是徐云的好。

    “哥。”林歌把徐云拉出房间:“你不怕冷尘的人会去酒店惹麻烦?那样事情可就闹大了……若是有无辜的人被牵扯进来受到伤害,我到可以无所谓,我心大,那你呢,你该怎么面对?”

    “放心吧,不会有事儿的。”徐云道:“上面已经安排了特战队来调查解决天翔鱼馆的恶姓重大杀人事件,我让秦婉儿把人都安排到星凯大酒店去住了,这次来的特战队员说不定都是我老熟人,有他们在,冷尘也不敢轻举妄动。”

    林歌点点头,虽然听上去挺安全挺不错,但他还是稍微有些担心特战队的人有实力对付冷尘吗?

    “今天我们能轻松解决鲍天下,都是因为他伤的太重。”徐云道:“如果冷尘连这么一个重伤的鲍天下都放走了,那说明他的伤势显然也很严重。这是我的机会,只要能查到他的位置,我就一定要解决他这个麻烦!”

    “哥,你放心,只要机会有了,我也绝对不会手软。”林歌坚定的回答道:“冷尘这辈子做的坏事也足够多了,老天爷让他活到现在,也算是给他开恩了。他也该去黄泉之下享清福了……”

    徐云拍拍林歌的肩膀:“一切都会结束的。走吧,回屋去,我们说的悄悄话太多,大家伙心里就会担心的。”

    这时候小东北和步飞梵已经把买来的食物分发给大家,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都没吃顿舒服饭的众人也都饿了,一个个狼吞虎咽的。不吃饱了怎么有能量面对未知的危险呢,现在众人的想法都是一致的,一定要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果果心里特别感动,她虽然年纪小,却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大家如果想摆脱麻烦,很简单,只要选择远离她,就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了。而却没有一个人在这个关头选择离开,即便他们没有能力做什么,但也都用行为在表示着,他们留在这里,就是为了让果果看到希望。他们留在这里,就是说明他们都相信徐云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乖乖吃饭,不然大家就该担心你了。”阮清霜轻抚着果果的额头,女儿的心思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这孩子太懂事了,懂事的让她都不知道如何去表扬。她坚信一切噩梦都会结束,美好就在不远处等待着她们呢。

    【ps:每曰稳定2更,等待扫黄风波平息。兄弟们也别骂慢。多多理解。】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