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步飞梵生气的离开,果果有些替她的小哥哥打抱不平,也起身准备离开,但徐云却不容置疑道:“果果,你坐下,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系,你不能走。步飞梵已经不是和你一样年纪的小孩,有些事情必须他自己去消化!”

    果果虽然不觉的小步哥有什么做错的,但对于徐云严肃的语气还是不敢忤逆的,她虽然只有岁,但却很清楚徐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如果不是因为她,徐云完全可以放手一切都不需要理会,就没有那么多头疼麻烦的事情了。她马上懂事的乖乖坐在阮清霜身边。

    “喝茶,喝茶,小孩子不懂事,几位队长都是大人物,千万别在意。”林歌笑嘻嘻的冲泡好茶水,去给众人倒上。

    花小楼看着林歌有些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便道:“不用那么客气,你把茶壶放在桌上,我们谁喝谁就转过来倒,别那么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

    “小楼哥,跟我你还客气啥啊,我做小的,给你倒杯茶还是应该做的。”林歌嘿嘿笑着,或许龙怒的这些人已经忘记了他小时候在龙怒的那段曰子,但他却记得很清楚,因为他离开龙怒之后就去了老头子的岛上,接触的人并不多,童年除了认识龙怒的人之外,就是和野兽猛禽打交道了。

    花小楼愣了一下:“你认识我?”

    林歌笑而不语,拿着茶壶给霍雷霆倒水,毕竟霍雷霆是个队长年纪最大的一个,虽然都是兄弟,但是华夏的传统就是先尊年长者,即便只是大一天,那也是哥。

    “他是鸽子,小时候和你闹别扭的那小子。后来被咱们老王头直接送走的那个。”徐云一语点破了林歌的身份。

    花小楼直接就傻眼了:“我擦!是你!”

    林歌嘿嘿一笑:“是啊,怎么,没想到吧?”

    “还真没想到。”花小楼惊讶的摇着头:“我去……当年你还是那么个小屁孩,现在都长这么大了?真不敢相信。”

    钱风也瞪大眼睛观察着林歌,瞠目结舌道:“还真是你小子啊!”

    “你当年不也是小屁孩么。”林歌一边说,一边笑着给袁青帝倒了茶水,竟然不自觉的绕过还没有倒水的宫九霄,便要去给钱风和花小楼倒茶。

    宫九霄当然意识到这一点,他伸手抓住刚绕过他身后的林歌手臂:“小子,轮年纪,我比他们大,论职位,我也比他们高。”

    林歌本来倒不是有意的,但被宫九霄这蕴含内力的手劲抓住之后,心里不自然的便升起一股不爽:“大哥,倒茶的次序我很清楚,不需要你提醒。但我碰到小时候那么照顾我的两个哥哥,是不是也可以先错位一下?”

    “狂龙,不必这么在意,大家都是兄弟。”袁青帝担心宫九霄伤了人,便试图制止道。

    宫九霄不屑的笑了笑:“是啊,大家都是兄弟,我可没在意,只是有些口渴,先让这位小弟给我倒一杯。”

    林歌突然感觉到一股力量传入他的手臂之上,强迫着拉他给宫九霄面前的茶杯倒茶!原本林歌是打算倒杯茶化解这小事儿,可宫九霄的霸道直接激怒了林歌的底线。

    不管怎么说,他林歌在这里伺候局都是看在徐云的面子上,不然他宫九霄跟他非亲非故,算个屁?!凭什么让他倒茶!他林歌也是堂堂超级高手!不是什么人都能有喝他倒茶的资本!

    “老兄,你最好放开我,我这个人没什么平衡感,你这么抓着我,我很担心会把茶水溅到你身上呀。”林歌脸色的笑容依然,但暗却已经做出了行动,茶壶在不知不觉就移到了宫九霄的脸旁,只要林歌手一松,一壶热茶都会浇在宫九霄腿上。

    宫九霄当然是相当震惊,这小子的力道竟然如此强大!他真没想到这么年轻的小子竟然是个高手,而且还是个不弱于他的高手!

    徐云当然看得出两人暗的风起云涌,开口示意化解道:“鸽子,好好给狂队长倒水。”

    吃了暗亏的宫九霄显然不想在众人面前丢人,借着徐云给的台阶,首先松开了手,镇定的用大度的语气道:“其实我不是在意这点小事的人,只是口渴而已。”

    见对方收回力量,林歌也不再咄咄逼人,一边给宫九霄倒了茶水,一边道:“那我现在就去给狂队长拿矿泉水,狂队长是喜欢喝二十八道过滤提炼的娃呵呵矿泉水,还是想要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妇山泉有点甜?”

    宫九霄摇摇头:“茶水就好,我没那么挑剔。”

    “那您慢用。”林歌倒茶的技术还真不赖,给宫九霄倒的满满当当,只要用手端,必然会益出烫手,但宫九霄又不能低头先吸一口在端,影响形象。

    花小楼都看得出来林歌这点心思,轮到林歌给他倒茶的时候,忍不住低声道:“你小子坏心眼还是那么多啊。”

    “知我者小楼哥也,若是小楼哥没这么多坏心眼,又怎么可能了解我呢?”林歌也低声嘿嘿笑了笑。

    宫九霄心不爽,这才一开始就被徐云来了个下马威,自己完全被压了一头,这种感觉虽然让宫九霄非常不爽,但宫九霄也只能咬牙咽下这口怨气。但他依然不爽这么多外人参与到他们的秘密任务,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影队,你是这次任务的总责任人,你应该知道上面的意思,我们是秘密行动,秘密任务,我们和警方不一样,不需要搞什么军民合作。”宫九霄把皮球踢到霍雷霆的身上:“你应该很清楚。”

    霍雷霆面露那难堪的看了一眼徐云,他也希望徐云理解他。

    徐云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解释了:“容我先介绍一下,这位是星凯大酒店的阮总,所有一切食宿都是她安排提供的,这位是林歌,小时候算是我们一家人,但后来因为很多原因,被王逸副总队送到了邪神陆玄机身边了。”

    宫九霄大吃一惊,怪不得这小子实力如此不凡,原来是邪神**出来的人,那肯定跟杀手界的谢飞泽是一路猛人!

    “这个是仇妍,在场的大家应该都不陌生,当年苏杭冯千岁身边的人。地下世界的人都称呼她为暴力狐尊。”徐云道:“这个名字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吧。”

    地下世界有头有脸的人也在徐云身边做事,这对于他们神龙大队的人还真是个不小的震撼,炎龙就是炎龙啊,到哪里都吃得开,都能如此牛。

    “至于秦局,我就不多说了,你们肯定都很了解她的职位。”徐云笑了笑:“最后就要介绍一下我干女儿果果了,她也是这件事情最重要的人。因为你们接下来要追查的人,就是为了她来的。所以我才会让她坐在这里。这可不是锻炼孩子经场面儿的机会,我让她留在这里就是希望你们知道一切。在做的人比你们知道的都多,所以你们的秘密任务对我们来说并不是秘密。狂队长,现在你清楚了吧?”

    宫九霄消化了一下徐云的话,才开口问道:“对方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你干女儿下手?”

    “至于原因,我……不知道。”徐云没有承认,因为这个原因是他想要彻底保住的秘密,就算在场的都是神龙大队的人,都是值得相信的人,徐云依然不想让他们知道:“但对方是谁,你们就不用麻烦再去调查了,我知道是谁。”

    霍雷霆点点头:“能先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你就已经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徐云,你告诉我们是什么人,剩下的事情我们来解决就好。”

    “恐怕你们解决不了。”徐云的表情慢慢的严肃了起来。

    袁青帝等人都表情严肃认真的看着徐云,他们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徐云这么头疼。

    “你就不要卖关子了。”宫九霄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搞不定,神龙大队的十二个精英,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是啊,云哥,你放心。”钱风也自信道:“现在我们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前段时间我们都接受了总队长万狂啸的亲自特训一月,呵呵,进步很大哦。”

    霍雷霆看了钱风一眼:“青龙,你话太多了。”

    徐云还的确挺惊讶的,僵面怪那家伙居然舍得亲自出手**他们了?这个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实力的总队长肯定能给他们带来很大的进步吧:“你们都提升到什么水平了?”

    “老大,至少我们到场的,都突破了最艰难的瓶颈。”花小楼这话让徐云相当震惊!

    突破了最艰难的瓶颈,这就说明他面前站了十二个超级高手!现在的龙怒特战队,不,是整个神龙大队的战斗力肯定得到了质变的提升!总队长不愧是总队长,能力真是惊人的可怕啊!

    宫九霄有些幸灾乐祸,因为徐云已经离开了神龙大队,并没有得到万总队的提点,不然徐云的实力肯定又要猛增了,他有些洋洋得意道:“徐云,现在你也应该说说,什么人能让十二个超级高手都难以应付了吧?”

    看到宫九霄得意的样子,徐云觉得有些可悲,在一个地玄境高手面前,十二个超级高手恐怕真的还不足以畏惧,再说,对方也不仅仅是一个人,还不知道他身边有多少杨轶、黄羽之流的超级高手存在呢。

    “冥王,冷尘。”徐云终于开口了。

    这个名字刚说出来,宫九霄脸色得意的表情就没有了,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么恐怖的家伙不是早已离开华夏,隐居在东南亚的海岛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大陆呢!

    “徐云……你没跟我们开玩笑吧?”袁青帝的脸色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那个比我们师尊王逸实力还高一阶的宗师境九阶高手?”

    徐云摇摇头:“确切的说,已经是地玄境高手了。冷尘当年离开大陆的时候就达到了宗师境九阶高手的实力,而现在,他已经得到突破,以前我也不相信,但现在我可以很确定,他是地玄境的高手。比我们师尊老王头不是高了一个阶级,而是高了一个等级。”

    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