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之后,徐云便让林歌带所有人都回给他们安排的房间休息,却开口留下了整晚饭局都没说话的寒战,徐云看得出来,寒战肯定有心思。寒战虽然也想和徐云聊会儿,但是碍于现在的情况,他又不得不用眼神儿询问霍雷霆。霍雷霆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留下之后,寒战才笑了笑。

    “除了黑龙之外的所有人,五分钟之后都到我房间来一下,开个临时会议。”霍雷霆道:“都别迟到。”

    钱风和花小楼原本也想和徐云侃一会儿,唠唠嗑,听到霍雷霆这么说,也不得不乖乖跟去。如果他们都不给霍雷霆面子的话,恐怕其他人更是会不把他当作一回事儿,毕竟人家都是龙威和龙战的人,若不是这任务把大家集合在一起,平时绝对是互相之间都看不上的啊。霍雷霆能当这次任务的负责人,那是因为王逸重视他们龙怒的人,他们必须明白这个道理,只有自己人先给自己人面子,外人才不会整什么幺蛾子。

    徐云和寒战留在房间,示意阮清霜也带果果他们都先回去,他想单独和寒战聊会儿,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徐云才开口了:“你有心思?”

    “老大,你知道我这人藏不住事儿,我今天就算一句话都没说,你也看得出来。”寒战无奈的摇摇头:“我到没什么,我就是担心你。我知道这次事态的严重姓,到底是为什么我也知道,就是因为果果那个女孩,我说的没错吧?之前青鬼在苏杭掀起那么大的腥风血雨,就是因为这个小女孩,而现在又牵扯到了冥王,还是因为果果……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觉得,这个孩子真的会害死你。”

    徐云微微一笑:“成,我知道你没事儿就好,原来是担心我啊?哈哈哈,放心吧,我没事儿。就算她会害死我又怎么样,那可是我自己亲口认下的干女儿,你总不能让我说丢就丢了吧?说别的都没用,我徐云要守护的人,就算死也要守。这个道理是银龙用死教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老大……这也……”寒战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罢了罢了,什么都不说了,我知道我说再多也没有用。你认定的事情,就算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这样才是我兄弟。”徐云拍了拍寒战的肩膀:“你放心,我会很珍惜我这条命的,不然就对不起当年为我们换取生命机会的银龙了……”

    “老大,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知道,我们在任何时候都支持你。”寒战道:“不管敌人是青鬼还是冥王,或者是更恐怖的人,我们都不会退缩。龙怒的兄弟们谁都是贱命一条,无牵无挂,就算死了也不指望坟前有亲人烧香的那种。咱们谁都不惧!”

    都是贱命一条,无牵无挂。

    寒战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的心窝子也不是不疼。谁希望自己天生就是无牵无挂的啊,有家人有亲人的生活谁都向往。只不过,这种简单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一种永远得不到的奢望。

    就因为他们无牵无挂,他们才能成为最坚强的战士!

    “你错了,没有人是无牵无挂的。”徐云微微一笑:“兄弟们就是你的家人,兄弟们就是你的牵挂。就像你们牵挂我一样,我也牵挂你们。行了,你也快点回去吧,现在影龙是最需要你们给面儿的时候,只有我们自己人以身作则听从他的命令,龙威和龙战的人才会对他有敬意,不然……呵呵,我知道你什么都明白,连钱风和花小楼那俩臭小子都知道的道理,你不会不知道的。”

    寒战没再多说,点了点头便准备离开。

    在他离开之前,徐云突然开口道:“回去告诉钱风和花小楼这俩臭小子,既然身为神龙大队的人,是龙怒特战队的精英,就应该明白最基本的道理,服从命令是你们的天职,不论影龙做出任何决定,务必要服从。”

    ……

    当房间只剩下徐云之后,步飞梵和强子他们才在隔壁房间走了过来,他们也刚吃完饭,就等着这屋里的人走了。

    “哥唉,这下来这么多牛人,咱可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强子道:“有他们在,那些人肯定都不是对手了,咱们什么时候准备动手反击啊?”

    徐云也终于轻松了很多:“他们来了的确让我很安心,只不过我还不能确定我们有足够的实力能和对方抗衡。”

    “那个人那么牛逼哄哄的,也没那个本事?”步飞梵到现在还很不爽宫九霄:“没本事还那么猖狂,我还以为他有多大能耐呢。若是真打起来,恐怕连给你提鞋都不配吧。”

    徐云无奈的摇摇头,对步飞梵道:“你这么想,让我很失望。步飞梵,如果你这么说,以他的实力,你也完全不配给他提鞋。有些事情不要太自我。你还小,有很多事情没有经历,等你经历了之后,你就明白了。”

    “自我的人是他吧!?算了,你们原本就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他当然比我重要,而且现在也比我有用。”步飞梵哪能明白徐云的苦心:“我又没什么本事,不能帮你打,也不能帮你杀,就是个拖后腿的拖油瓶,现在我在这里就是给你们添麻烦。反正我也没什么用,你为什么不赶我走啊?”

    “混小子,你说什么呢。”强子一把将步飞梵拉到身边,这时候徐云心里已经压力很大了,步飞梵就算闹孩子脾气,也应该换个时间场合,现在可不合适,徐云哪有心情安慰他啊。

    毕竟步飞梵是孩子,徐云也不会真跟他动气,只是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我可没说你是拖油瓶,但你若是真的有人家的实力帮我做事,我还真用不着找他们帮忙。宫九霄虽然说话不好听,从我刚认识他开始,他就喜欢和我对着干,但现在他却能帮到我,这就足够了。如果你顶替不了他的作用,那就不要跟我说他的不是。他能做到你不能做的事情,这对我而言就足够了。”

    步飞梵深呼一口气,认真的看着徐云:“这么说来,你觉得他比我有用。对吗?”

    “事实如此。”徐云只是实话实说。

    “好。我知道了。”步飞梵并没有什么太大太特殊的反应,反而平静了很多似的:“老徐,我知道,小东北都比我强一百倍。我只想说,我帮不了你,只是因为我没那个机遇,如果我也能像你们似的……我肯定会跟鸽子叔一样,帮你做很多事情。”

    徐云伸手摸了摸步飞梵的脑袋:“行了,这不是你应该想的事情,这些事情有我来解决,你不用想那么多。只要你能平安无事就好,等过几天有了机会,我带你去见你叶姨。”

    叶法拉在狱的表现可以说是非常突出,在她的帮助下不但破获了申江最大的毒品网链,还根据她知道的很多事情,使得周围多省毒枭都纷纷落网,如果不是因为她犯下的罪过太大,以她的功劳,绝对是可以减轻很多罪过的。

    考虑到她也是特殊人才,所以即便是在服刑,待遇也比较特殊,她不需要呆在牢房,而且有自己的两居室,有休闲娱乐的时间,有上网看书的时间。因为警方可以通过她的取证得到很多重要信息和线索,也能通过她对毒贩进行定位跟踪,以便于更准确的破获抓捕。

    所以叶法拉才享有特殊的待遇,这也是徐云刚在秦婉儿口得知的事情,而且最近警方在叶法拉的帮助下又成功抓捕一个境外在华夏做大交易的毒贩,可谓是功高抵过了,领导可以答应叶法拉一件事情,叶法拉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找个时间见见步飞梵和徐云。

    原本这件事情这两天就要实现的,可是却因为冷尘毫不顾忌的在鱼馆虐杀那么多人而耽误。现在所有人的重心都放在了这件事情上,谁也没工夫安排叶法拉的要求去了。

    所以徐云只能尽快解决这件事情,才能尽快带步飞梵去见见叶法拉。

    步飞梵听到徐云这话,表现的很惊诧:“我能和叶姨见面?老徐,你不会骗我的吧?她不是……”

    “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实现。”徐云道,“相信我。”

    步飞梵并没有激动的情绪,反而微微皱了皱眉头,徐云脑子里都是追查冷尘藏身之处的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步飞梵眉宇间透露出来的情绪。

    “在等等吧,等我解决完这件事情。”徐云再次拍拍步飞梵的肩膀:“回去好好睡一觉,昨天肯定也没睡好,养精蓄锐,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派上用场了。”

    步飞梵摇了摇头:“得了吧,就算小东北梁哥派上用场,我也派不上用场。我和强子他们几个一样,都没啥用处。”

    强子一听这话还不乐意了:“小兔崽子,我们怎么没用了?有我们保护霜姐她们,云哥能放心多少,你懂个屁,还男子汉呢,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得了吧,霜姨身边有狐尊仇妍呢,你以为老徐真指望你们?扯淡呢吧。”步飞梵完全不屑一顾道:“算了,我去睡觉,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倒不如一睡方休,不用艹心那么多事儿也挺好的。这就是当废材的好处。”

    显然,步飞梵嘴巴上越是这么说,越是说明了他对自己的不满意,此时此刻他是多么希望自己在猎人学校受过训,一身武艺,浑身是胆,佛挡杀佛,神挡杀神,那样就不用看那个宫九霄牛气哄哄的样子了,只要自己足够厉害,什么狗屁冥王冷尘,就算是真的冥王哈迪斯来了,他也不怕!直接干掉!这样徐云就不会那么多心思了。

    “云哥,这小子情绪有点低落啊,你没事儿多关心关心。”强子见步飞梵离开,开口道:“发育期呢,心思怪得很。”

    徐云点点头:“是啊,这小子最近的确有些怪,他脑子里想的什么我也清楚……唉,都是我那天多说话,算了,你们几个一定帮我看紧他,千万不要让他离开你们的视线,这几天事儿太多,我也担心这小子给我惹麻烦……”

    吕峰道:“云哥,飞梵这小子虽然有点倔,但却不是那种找麻烦的孩子,他知道这段时间你事儿多,肯定不会给你添事儿的。”

    徐云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这混蛋小子若是趁机溜走,那可也是给他惹事儿啊。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