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雷霆突然在腰间掏出手枪一步上前顶住钱风的眉心:“你有种再说一句侮辱神龙大队和龙怒特战队的话试试!信不信老子一枪蹦了你!”

    “蹦了我啊!我他妈就不服你!开枪啊!懦夫!胆小鬼!混蛋!”钱风心里的压抑全部都爆发了,当然,这些压抑也有对冷尘的深深顾忌,如果不是因为太顾忌冷尘的强大,他也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青龙,你冷静!没有人的决定是错误的,只是立场不同,但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寒战依然试图控制住钱风的情绪:“我们都希望一切都够平安,都希望一切都能够顺利,任何决定都是为了解决问题,没有人是懦夫,没有人会逃避!懂吗?你要服从命令!”

    钱风冷笑一声:“服从命令?没错,那的确是我的天职!但老子绝对不会服从一个把枪顶在自己兄弟脑门上的人!威胁我?老子和你们一样,在神龙大队的每一天都做好了为国捐躯的准备!死对我来说根本不足为惧,吓我?逼我就范?门儿都没有!!”

    “没有人要逼你!”寒战的脑子都快炸了,他一边控制这失控的钱风,还要一边劝阻霍雷霆:“队长!你快把枪放下啊!!”

    袁青帝见到事情闹的一发不可收拾,也赶紧上前试图说服霍雷霆:“影队,不管怎么样,你都先把枪放下,钱风只是有些冲动,你等他冷静下来就好了,这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我不是冲动!”钱风是铁了心跟谁都过不去了:“你们都那么想的,你们都是懦夫!霍雷霆,老子告诉你!你若是不开枪,那就祈祷他一直按着我!只要老子被松开,第一个人杀的就是你!”

    花小楼一听钱风这发狠发的,无奈之下只能迅速缴了钱风身上的枪械,他心里是支持钱风的,但他却做不到钱风这么疯狂,他保持了理智。

    “花小楼,你他妈也是个混蛋!”钱风看到花小楼缴了他的械,目光凛冽的瞪着他:“枉我把你当了十几年的兄弟,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好,好,好,你和他们都是一丘之貉!摸摸你自己的良心,你对得起老大吗!”

    花小楼愣住了,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到底是不是真的错了……

    “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寒战直接打断钱风的话,他可不希望花小楼受到钱风的影响,变成第二个失控的人:“就算是徐云在,他也会要求你们服从命令!钱风,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会冷静下来,你冷静下来,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慢慢说!我们慢慢商量!”

    “你们都决定了,还商量个屁?”钱风道:“他都要枪毙我了,我还冷静什么!”

    霍雷霆终于收起了枪,他淡淡的对寒战道:“黑龙,你放开他,他心里不舒服,他想要发泄,如果他发泄出来可以舒服一些的话,那就让他冲着我来!”

    “可是……”

    “放开他!这是命令!”霍雷霆目光坚定。

    因为钱风身上的枪械已经被花小楼缴了,寒战才试探着松开了对钱风的控制。宫九霄带着龙威特战队的人一言不发的看着这场内讧,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而龙战特战队的人也都很木讷,除了队长袁青帝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如何插手。

    终于,寒战慢慢放开了钱风:“冷静……冷静……”

    当寒战的双手彻底松开钱风的那一瞬间,钱风突然爆窜而起,狠狠的一拳就砸在霍雷霆的脸颊上!虽然说钱风出拳突然,但以霍雷霆的实力就算躲不开,也完全可以出手抵挡。

    但霍雷霆却没有,他任凭钱风的重拳击自己,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

    “你疯了吗!”寒战再次在钱风身后将其一把抱住:“我让你冷静!”

    钱风的怒气都随着刚才的拳头砸了出去,他不明白霍雷霆为何不躲开,但他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原谅霍雷霆:“你自己都知道自己欠揍了?”

    “青龙,我知道你心里压抑,如果你能把你的不理智都发泄在我身上,然后冷静下来和我谈谈,我愿意承受。”霍雷霆道:“寒战,你放开他!让他动手吧,他只有发泄出来,才能解决问题。”

    寒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真希望徐云现在能过来控制一下局面。

    钱风使劲儿挣脱寒战的双臂,目光冷冽的走到霍雷霆面前,鼻尖都快要和霍雷霆的鼻尖碰在一起了,但这次钱风却没有动手,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姓霍的,我不玩了。从现在开始,我不是龙怒的人,也不是神龙大队的人。老子不干了,这样就不用服从你的狗屁命令了!”

    “你想怎么样!”霍雷霆道。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我,钱风!”钱风道:“枪你们也收了,衣服还要吗?如果还要的话,我现在就出去找人借一身,把身上的衣服还给部队。从现在开始,我和你们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了。”

    寒战狠狠推了钱风一把:“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就不能冷静一些吗!你以为神龙大队是你说走就走的地方吗!”

    钱风目无表情的回头道:“没错,我知道神龙大队不是我说走就能走的地方,但现在我就是要走!想阻止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开枪把我给毙了。”

    钱风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花小楼最了解他,他知道钱风是认真的:“你疯了吗!?”

    “疯了的人是你们!”即便是跟自己关系如此要好的小兄弟,钱风也一点面子都不给:“谁敢拦我,我都不会客气!要么开枪打死我,要么让我走,你们选吧。”

    说完,钱风头也不回的就向门口走去。

    霍雷霆彻底陷入到了无法抉择的地步,宫九霄眉头一皱:“擅自离队的后果很严重!青龙,你不要逼我们!”

    “有种你就开枪!”钱风依然没有回头。

    “影龙!”宫九霄喝道。

    霍雷霆一拳重重砸在墙面上,任由钱风走出房间。

    寒战给了花小楼一个眼神儿,花小楼马上追了出去,但他才走到门口,就被钱风回身一脚直接重重击倒在地。花小楼嘴角流出的血迹足以证明,这家伙下手真的没有留任何情面。

    可即便这样,花小楼也不能放弃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他起身再次追出房门,却看到徐云在走廊拦住了钱风的去路。

    呼……花小楼的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现在能让钱风冷静下来的,恐怕也只有徐云了。

    “老大……”钱风看到徐云之后,眼神儿有些恍惚,他虽然不愿意相信,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行为是绝对错误的。

    啪——!

    徐云扬手一巴掌就抽了过去,在钱风的脸颊上留下深深的五个指印:“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你知道你自己是什么身份吗?你还是你自己吗?我可不承认我手底下**出来的特战队员是你现在这幅德行!”

    钱风没有说话,他默默的承受着徐云的一切指责。在这个世界上,现在唯一能让他如此冷静的,恐怕也只有徐云一个人。

    “老大,我不记得你救过我多少次,我的命是你给的,你想怎么处置都任凭你。”沉默了一阵之后,钱风终于开口了,“是你教育我,不论有任何危险,保护人民群众的利益是我们的重之重。现在你就是人民群众,冯家的小女孩就是人民群众。而房间里面的人却为了保证自己的战斗力要置你们于不顾,这个命令我无法服从。如果没有解决的办法,我只能退出。”

    徐云冷声道:“不要给你自己找借口。任何理由都不是忤逆军令的理由。影龙那么做有他的道理,他是队长,是你们的指挥官,你必须服从他的命令。”

    钱风的目光怀疑的看着徐云:“即便是他不顾忌你们的安危,我也要服从吗?!”

    “走,跟我去喝一杯。”徐云上前揽住钱风的脖颈,直接把他带向电梯,星凯顶楼的酒廊徐云也好久没去过了。

    ……

    花小楼回到房间,霍雷霆正把头深埋在膝盖上,不知道再想什么。

    看到只有花小楼自己一个人回来,寒战的眉心直接拧成了一股:“青龙呢?!”

    “老大把他带走了。”花小楼道:“现在没有人能说服他,只有老大能控制他的情绪,我相信他会冷静下来的,我们需要给他时间。影队,我知道你做任何决定都是有原因的,不是草率的,你不需要怀疑自己的领导能力。”

    花小楼很清楚现在的情况,如果不能让霍雷霆建立威信,这个队伍就麻烦了,至少现在他可以感觉得到,龙威特战队和龙战特战队的人都已经开始怀疑霍雷霆的领导能力,毕竟刚才反他的是他们龙怒特战队自己人!

    寒战拍了拍花小楼的肩膀,他知道这小子跟他一样,虽然现在心里并不同意霍雷霆的决定,却依然强迫自己去服从。一切都是为了大局考虑,上面的人既然选择了相信霍雷霆的领导力和判断力,他们就必须义不容辞的去相信。

    这就是军人,这就是他们的天职。

    服从命令绝对不只是说一说而已,而是他们的信仰,他们必须要为自己的信仰而付出一切。任何命令,哪怕是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也要坚决的去服从。

    钢铁一样的纪律不是平白无故天生具有的,而是一代一代的战士们用实际行动建立的,任何人都不可以破坏。即便是他有足够的理由去怀疑,也不可以那么做。

    他们的身份不可改变,天职也不可改变。

    【ps:今天一定加更!小仙我从来都是说到做到,决不食言!】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