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把钱风带到了星凯大酒店顶楼的酒廊,上次在这里喝酒还是跟叶法拉一起,徐云需要尽快解决冷尘的威胁,然后带步飞梵去看看叶法拉,徐云已经意识到了步飞梵的不对劲儿,他也知道步飞梵想要做什么,所以他需要叶法拉打断步飞梵现在心的可怕想法。

    “有什么话喝完这杯再说。”徐云看到钱风嘴唇微颤,直接端起酒杯:“你需要冷静,但我又没有好的办法让你冷静。放心喝吧,我知道你的酒量,你连违背命令的纪律都犯了,也不在乎多犯一个任务喝酒的错误吧。”

    钱风承认,此时此刻,他心里轻松多了,他端起酒杯和徐云轻碰一下,然后便仰头将整杯的皇家礼炮一饮而尽,辛辣穿肠而过让钱风逐渐找回了自己的存在感,他刚才的确是失控了。

    “是不是刚才想说的话又不知道如何说了?”徐云微微一笑,再给钱风倒满一杯:“我替你说,你想说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证果果的安全,你觉得影龙的决定是大错特错的,因为他没有把果果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钱风点点头:“老大,我绝对不是因为果果是你干女儿才这么做的。不论是任何人,就算是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人,我也不能让影龙把他置于危险之而不管不顾。”

    徐云摇摇头:“你错了,你误会了影龙。他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我们都知道。师尊在我离开之后让他担任龙怒特战队的队长,就是对他最好的肯定。他不是那种会把人民群众利益抛到脑后的人。他跟宫九霄不一样。”

    钱风不明白徐云为何如此说,只能端起酒杯继续喝酒。

    “如果今天真的是其他普通人面临危险,我相信他一定不会做这种决定,他肯定会牺牲自己团队的力量也要保证人民群众的利益。”徐云道:“但这次不一样,因为面临麻烦的是我,他是因为相信我,才没有牺牲你们小队的力量。你懂吗?”

    “可是……”

    徐云摆摆手,示意钱风听他把话说完;“他相信我有能力去保护,他相信我可以帮他分担,即便我早已经不是龙怒特战队的人,但他依然把我当作可以信任的兄弟,我们都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他相信我,所以我也要相信他。”

    钱风沉默了,他不再言语,或许他真的错了……

    “我希望你可以像相信我一样去相信他。”徐云道:“之前我回部队那次,你答应过我,你会支持影龙,为什么这次又变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觉得我在这里,你觉得只要有我在的时候,我才应该是下达命令的那个人!”

    当徐云点破这一点的时候,钱风才意识到,自己的内心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只是他自己都没觉得而已。

    “不要继续做傻事了。”徐云道:“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今天你擅自脱离队伍,影龙是有权力直接将你击毙的!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为他还是选择了相信我,他相信我不会让事态继续失控!他相信我可以让你明白你自己应该做什么!这样的一个人,难道不值得你去相信?”

    钱风再次狂灌一口酒,徐云的话就像是一把一把的尖刀,刀刀都刺入了自己的心窝里。

    “你的错误是可以弥补的,去试着相信影龙的任何决定,他比你成熟的多,他考虑的事情也比你周全。甚至连暴龙都明白的道理,你为什么会不明白呢?”徐云道:“现在是影龙需要威信的时候,如果没有威信,他就没有办法领导你们这支队伍!而你却在最关键的时候打破了他的威信。”

    “我错了。”钱风终于低头承认了。

    徐云端起酒杯喝下一口酒:“任何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我们要做的,就是保证在我们意识到自己错误的时候马上去弥补。”

    钱风的眼神很无助:“我该怎么办,老大,我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

    “现在你要做的不是听我的,而是听你们队长影龙霍雷霆的!”徐云道:“回去,告诉他,他的决定是正确的。”

    钱风沉默了,连续喝下两杯酒之后,一整瓶皇家礼炮也都空了,徐云没有再开酒的意思。现在可不是他让钱风喝多的时候,酒不是好东西,喝多了会让人失去理智。但有些时候,却也可以让失去理智的人提提神。

    徐云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钱风,等到他做出他的选择。

    “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了。”钱风起身离开星凯大酒店顶楼的酒廊。

    徐云没有跟他一起下楼,他站在高处俯视整个申江,这么大的城市,冷尘到底藏身在何处?城市的夜景虽然如此美丽,但是冷尘的威胁一天不消失,徐云就一天没有欣赏夜景的闲情雅致。

    ……

    钱风再次回到霍雷霆的房间,所有人都还在场,因为霍雷霆没有说散会。虽然已经有人心里对霍雷霆不服,但碍于现在宫九霄和袁青帝还给霍雷霆几分面子,所以并没有人离开。

    当钱风再次跨入房门的时候,多少都引起了众人的几分惊讶,难道还要继续上演些什么?

    花小楼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尘埃落定,钱风能回来,肯定说明老大搞定了,呼,幸亏徐云及时制止了,不然事情还真不知道要闹到哪样呢。

    “影队。”钱风来到霍雷霆面前:“刚才的事情是我太冲动了,如果要处分,我希望可以等到回部队之后。现在我只想尽快把任务解决。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我现在知道我错了,任何处罚我都认。”

    霍雷霆突然站起,一把抱住钱风,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威信什么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没有失去一个同生共死的兄弟。

    寒战长舒一口气,他真不敢想象,如果事情没解决,将会是什么后果。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霍雷霆低声对钱风道:“但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因为我相信徐云,所以我更希望我们不要辜负了他的信任,我必须抓住我能集合的一切力量,这是对付冷尘的唯一希望。”

    宫九霄有些觉得无趣,闹剧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收场了:“影队,如果你们兄弟之间要矫情,我们是不是应该可以回去了?”

    没等霍雷霆开口,寒战便先道:“没有命令之前,谁也不能走。”

    “切……黑龙哥,你是再跟我开玩笑吗?这还要命令?明摆着已经没有事情了。”宫九霄不屑的笑了笑:“影队的威信并没有因此而丧失,这就已经足够了,怎么,还非要我们表一下忠心才可以?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样,但我觉得,我和我的人需要休息了。”

    寒战就知道钱风这闹剧会惹来麻烦的。

    袁青帝也起身道:“影队,我们的确是需要休息了,长途跋涉那么远赶到申江,而且对手还是冷尘,如果得不到充足的休息,我怕我们……”

    “神龙大队的人没那么娇气吧?至少我们龙怒的人没那么娇气。”花小楼自言自语道:“天、五天的不睡觉也算事儿?呼,原来神龙大队还有这么娇气的特战队。”

    现在是霍雷霆建立威信的时候,钱风必须把他丢掉的威信再次捡起来:“影队,面对这么大的危险存在,我不知道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睡觉。其实我们来到申江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不是住酒店,而是应该直接去现场……”

    “这是我的指挥错误,但现在我需要马上改正。”霍雷霆道:“所有人都有,现在马上准备出发,先到天翔鱼馆去查看一下,任何的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所有人不能擅自行动,必须保证我们的团队作战能力。我们踏入申江之后就应该一直保持备战状态,准备随时战斗!”

    “影队,不在乎这一晚吧?”宫九霄道:“你们前队长提供了这么好的条件,我们不住是不是有些太对不起他?”

    霍雷霆目光坚定道:“我们来申江是有任务的,不是享受的。马上出发,这是命令!”

    刚才忤逆了命令的钱风已经回来认错,现在当然不会有人再试着违背命令。

    “兄弟们准备做事了,我们这行就是没有享福的命哦。”宫九霄虽然口里抱怨,但脚下却一点都没有耽误。

    徐云一直在楼顶看着,当他看到霍雷霆带队出了酒店之后,就放心多了,他的威信还在,他说话还有力度,保证了整个队伍的执行能力。只要执行能力在,一切便皆有可能。

    特战队的人都走了,他也该下去保证其他人的安全了。

    当徐云来到楼下客房给众人说晚安的时候,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似乎是少了些什么。终于,在他看到果果的时候,意识到步飞梵不见了!询问之后,果然所有人都没见到他。

    林歌直接冲入步飞梵房间,却只看到了房间床上留下的一张纸条,他拿起纸条,只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就变了:“哥……那小子留下的……”

    徐云心里升起了强烈的不祥预感,他知道,他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可他不敢相信竟然发生的这么快,他觉得即便步飞梵要走,也起码要等到和叶法拉见一面之后才会离开……

    字条上的字迹很清晰。

    “老徐,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首先声明,我不是因为贪生怕死才离开,我是希望自己变得更强大,不再做拖油瓶。我去寻找我需要的地方,请你们相信,等我再次回来的时候,我会成为一个强者。果果,哥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听霜姨的话,我回来会给你带礼物的。还有,我要谢谢大家对我的照顾,真心的谢谢。床头抽屉里有我留下的银行卡,里面有千八百万的现金,老徐,你拿钱给单佳豪买套新房结婚用吧。对了,还有小东北,他救了我们大家的命,我想报答他,也给他买套房子,我仅仅能做到这些。请准许我再次说声对不起。再见。”

    落款是步飞梵。

    【加更了加更了,顺道求个花,求个顶,求各种支持一下~!两百多万字了,坚持每章都顶的兄弟,我真心感激!】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