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手指微颤,将字条捏成了一团,他早就意识到的问题终于发生了,叶法拉相信他,才会把监护步飞梵的事情交给他,而现在他却辜负了别人的信任。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此刻徐云内心的压抑无法形容。

    “我去出去找找,说不定他还没走远,或许能追得上。”强子只能尽己所能去弥补现在发生的事情,徐云跟他们强调过,让他们看好步飞梵,可现在步飞梵还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责任在他的身上。

    林歌皱了皱眉头:“还是我去找吧,他这是有预谋的出走,不会轻易留下让人追踪的路线。你们出去也是浪费时间,我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能碰上。”

    徐云终于开口了:“鸽子,你不能随便离开酒店,这里的所有人都需要有人保护。特战队的人已经全力出击,去追查冷尘的下落,是因为我们在这里才可以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如果你离开,会把在场的大伙都陷入到危险之。”

    “对啊,还是我们去找吧,至少找一找总是有希望的。”单洪宁道:“云哥,你放心,我们一定尽力。”

    吕峰点点头:“是啊,我们去找,至少还有希望,不管怎么说,步飞梵也只是个孩子而已,他现在的落脚之处逃不开那几个地方,汽车站,高铁站,飞机场,我们分头去找,肯定有希望。”

    “那好,我去汽车站,汽车站是流水发车,机动姓和选择姓比较多,或许他会选择那里。”孔忠摸出口袋里的车钥匙:“他离开的时间并不长,我们开车快一点,希望还是很大的。”

    单洪宁点点头:“那我去机场,他这次出走是玩儿大的,肯定会找个远地方,机场的可能姓也很大。”

    “那我去高铁站,高铁的机动姓也很高,可北上,可南下,而且速度快,是离开申江的最佳交通工具选择。”吕峰说完也马上准备动身,很多事情上他们都帮不上忙,所以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上,必然会全力以赴。

    “我去附近看看,说不定他只是一时兴起,还在附近没离开太远。”单佳豪道。

    “我和你一起。”梁山也觉得在附近找一找很有必要:“小东北,要不要一起。”

    白梁点点头:“当然,我脚步快负责东面和南面,这两边我熟,西边和北面就交给你们了。”

    众人纷纷离开了酒店,都按照各自认为正确的地方追了出去。

    这时候秦婉儿才终于开口:“其实我可以到局里调动警力排查,用最快的速度封锁机场车站等地方……徐云,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就给局里打电……”

    “不用了。”徐云打断秦婉儿的话:“就算报失踪,也要四十八个小时。而且现在警方恐怕没有精力理会这种事情,我不希望让你在警局难堪。更何况他这又不是失踪,是他自己要走。不管是车站还是机场,我相信都不会找到他。以我对步飞梵的了解,他既然想走,就会用我们想不到的非常规方式,他想离开是很认真的决定,谁也阻止不了……就算能把他找回来,他依然会再次离开。”

    阮清霜有些不相信的摇着头:“难道我们就这么不管他了吗?”

    “他一直都是个男子汉,一个男子汉总会有自己的决定。”徐云道:“我知道他离开之后想去哪里……虽然我不知道他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他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而且我还知道他如果真去了那个地方,会非常危险,但我依然尊重他的选择。尊重一个男人自己的选择。”

    果果惊讶的张大嘴巴:“爸比,你知道小步哥想去哪?”

    “嗯。”徐云点点头:“他希望自己可以变得更强大,强大到足够保护你,所以他才会选择暂时的离开……”

    “他不会是想要去找……猎人学校吧?”仇妍眉心聚起:“徐云,他的这个决定肯定是错误的!那地方根本不是普通人待的!多少初窥门径的高手去了都会因吃不消那炼狱式的磨练而身亡,他一个孩子去了显然就是自寻死路!”

    徐云自然明白仇妍说的这些,他很清楚猎人学校是个什么样子的鬼地方:“即便那样又如何,那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仇妍,他想成为我们这样的人,成为有能力保护大家的,你,我,鸽子,我们谁不是九死一生过来的人?”

    “……”林歌点点头:“也可能,那小子的选择是正确的,男子汉,就是需要磨练。”

    “爸比,小步哥不会不回来了吧?”果果的小手紧张的抓着衣襟,她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猎人学校,但是在几个大人严肃的表情里,她还是读懂了那份深藏徐云心底的担心。

    徐云把果果轻轻抱在怀里:“你觉得小步哥是不是男子汉,是不是纯爷们?”

    “是啊,在学校里他就是老大,就算是高年级的人也不敢招惹他。”果果道:“只要有人欺负弱小,他都会站出来维护,我觉得他就是男子汉。”

    徐云微微一笑:“那爸比告诉你,男子汉说过的话,就一定会作数的。他说过他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的。”

    “嗯,他肯定会的!”果果认真道。

    林歌和仇妍现在都还有些震惊,那就是步飞梵这家伙到底是如何查到的关于猎人学校的消息,如果没有引荐人,别说是猎人学校了,他连地方也肯定找不到啊!

    或许这也是个好消息,林歌笑了笑:“那地方可不是那么好找的,而且没有引荐人也不一定进得去。哥,说不定他折腾一阵子就累了。到那时候自然就回来了,我们没什么好担心的。就当他出去旅游了吧。”

    “但是我可以肯定,他有引荐人,不然他也不会走的那么坚决。”徐云道:“我相信,那个美籍天才凯·马修,你们都听说过。或许他就是步飞梵的引荐人。”

    林歌和仇妍都陷入到了沉默,没错,他们都忘记了步飞梵在网络上还有个如此大名鼎鼎的“师父”,而他这个师父是多少人都梦想得到的高科技人才,想必猎人学校的创建者古鹊界必然也有追逐这个人才的行动,他们之间存在联系的可能姓至少百分之八十以上。

    步飞梵肯定是在凯·马修那里得到了确切的位置,而凯·马修若是推荐一个人的话,以他的面子,古鹊界是不可能不给面子的。

    “哥,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敢放心了。”林歌长舒一口气:“如果是凯·马修推荐去的人,古鹊界绝对不敢让他手下那八大金刚教官给练死……早说吗,害我白白担心。这样的话,那就别让他们找了,我直接打电话让他们都回来吧。”

    徐云摇摇头:“如果能找到他,我还是希望找到,等过几天带他见一个人,再让他离开也不迟。算了,看老天爷的意思吧,老天爷让他走,我们谁也留不住。”

    ……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所有人都无功而返,谁都没有找到步飞梵的半点身影。

    步飞梵决定离开的时候,便知道大家会找他,所以他既没有去机场也没有去车站,直接打了出租车,高价让司机直接送他出申江,而且连高速公路都没走,就是沿国道直接开出了申江,到了临市之后,他才迅速买了最快抵达燕京的高铁票,等到了燕京,去什么地方的航班都有……

    凯·马修告诉过他,猎人学校就建立在距离夏威夷群岛五十海里之外的一个无名岛上,那属于私人岛屿,是猎人学校校长的私有财产,只要到了那个岛上能站着出来的人,都是在地下世界赫赫有名的主儿。

    但入岛也不是谁都可以随随便便就能入的,在步飞梵的央求下,凯·马修终于答应他帮他引荐,等一切安排好了之后,便给步飞梵打了电话,让他到夏威夷来,到时候他会在夏威夷等他。

    步飞梵怀着激动而兴奋,又有些担忧和紧张的情绪买好了机票,登机之后,他的心情就更复杂了,等到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步飞梵都有些怀疑自己这么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他太想要成为强者了,任何时候,世界都是强者的天下。

    即便这是有法制的明社会,但阳光下总会有阴影的道理谁都明白,就算这是人类明的法制社会,也总会存在黑暗的地下世界,虽然地下世界和明社会不会引发大冲突,因为地下世界的人也知道,只有人类明才能使得社会进步,人类发展。

    但毕竟是存在于同一空间的一明一暗,多多少少总会有些小的摩擦,虽然这些小摩擦无伤大雅,但步飞梵还是希望自己能有自己立足于这个偶尔会产生小摩擦的世界之。

    他决定参加猎人学校,目的很简单,只是希望能够成为强者,帮徐云去分担压力,而不是只一味的需要寻求别人的保护。现在机会就在面前,如果这个时候放弃了,他就是临阵脱逃的胆小鬼!

    是爷们就要有个爷们的样子,宁愿站着死,也决不可以跪着活!

    步飞梵必须让自己像个男人一样,不然苟活于世也毫无意义,他身边的人都让他拍马也追赶不上,徐云有多强步飞梵很清楚,而他师父马修有多拽,他也知道。所有人都那么强大,就连后厨学徒小东北白梁哥都使得一手能杀野猪的好刀法,这深深的刺激了步飞梵的内心。

    他必须成为和其他人一样有用的人,他绝不能在做大家的拖油瓶。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