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脑子里想的事情太多了,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气流的颠簸让步飞梵清醒过来,空姐提示大家马上就到目的地了,希望他们能在夏威夷有一段美好的旅行和记忆。

    走出机场的那一刻,步飞梵就深爱上了这个美丽的海岛城市,太美了,而且美的是那么简单,天是蓝色的,云是白色的,这就足以让步飞梵心神荡漾了,在华夏,他都不记得上次看到蓝天白云是多久之前的事儿了。

    我擦,步飞梵感慨着,怪不得有钱人都想要移民出来,做官的也会在临退之前狠狠捞一笔就潜逃出国,原来并非是因为国外更发达,也不是因为国外的食物更安全一些,水源没有漂白粉,竞争更公平点……而是因为这里可以享受大口呼吸的那种最基本的畅快!

    这里的空气对于华夏人来说绝对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奢侈品,或许在华夏的特权人群可以享受特权食物,可以享受特权水源,却享受不到这样子的“特权空气”呀。

    因为才上初一,步飞梵的英语水平绝对可以说是相当菜,他费了好大劲儿才算是找到了凯马修跟他约定的地方。

    当地人的确很不错,都非常的热情,至少步飞梵感觉到了深深的善意,他们友好的给他打招呼,耐心的听他用蹩脚的英语询问,一切都让步飞梵变得不再那么紧张和拘束,他相信自己会慢慢变成属于这里的一员。

    当然,任何地方都有流氓,这是不可避免的,就好像风景再美的地方,都会有垃圾是一个道理。

    “嘿!亚洲的伙计!”白人和黑人在进化上似乎显得比黄种人更强大一些,至少身体形状上看是的,几个高大魁梧强壮的家伙把步飞梵围绕在间,用调笑的口气喊道。

    步飞梵虽然英语不好,但这些简单的话到还听得懂,虽然他的语法有些问题,但意思还是可以表示清楚的:“你们有事儿吗?”

    “哇哦,看来你听得懂英语。”几个当地流氓的黑人道:“你是高丽人?”

    “不是。”步飞梵道。

    一白人肯定道:“那肯定就是东瀛人!”

    “你才是东瀛人!你们全家都是东瀛人!老子是华夏人!”步飞梵瞪眼再次强调:“华夏人!懂?!”

    几个人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但脸色的笑容却充满了恶意:“华夏人也无妨,人民币可比曰元韩元要值钱,嘿嘿嘿,华夏的伙计,让我们看看你身上带了多少现金,怎么样?”

    说话间,几个人已经把步飞梵慢慢的逼入了一个死胡同之,步飞梵转身想跑,身后的高大铁门却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

    就在他陷入困境不知道如何自救的时候,一道黑影闪过,那几个准备对步飞梵实施抢劫的当地流氓当即惨叫起来。步飞梵回过头,就看到一个身手灵活敏捷的家伙,游刃有余的穿梭在几个手持匕首的外国佬之间,相当轻松的便解决了那几个流氓。

    “你们这几个家伙还真是不长记姓,难道忘记我跟你们说的话了?不要打华夏人的主意,华夏人都会功夫,懂?”那年轻人气势高傲的站在几个流氓面前,厉声训斥着:“在这里你们除了抢劫东瀛人我会原谅,其他都不可以。”

    “是是是!”几个被打翻在地的流氓纷纷点头求饶。

    那年轻人想了一下又更正道:“也不是所有东瀛人都可以随便劫,动手之前问问他钓龟岛是谁的,若是说是华夏的,那没问题。如果敢说是东瀛的,必须劫!不光劫,还要打呢。”

    “是是是!”

    “行了,滚吧。”年轻人摆摆手,几个流氓外国佬连滚带爬的就仓惶而逃。

    那年轻人回过头,笑了笑,用汉语:“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刚才的事情真的太谢谢你了!”步飞梵能碰到同胞,心里甭提多爽了:“真的太感谢了,我都不知道如何报答你。”

    年轻人微微一笑:“报答就不用了,你是叫步飞梵吧?”

    惊!步飞梵抬头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我叫鄂源,别人都喜欢叫我鳄鱼。”年轻人微微一笑:“是马修先生让我在这里等你的,凯·马修。他说你很年轻,但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年轻……呃,或许他不应该用年轻来形容你,你这叫年少。”

    步飞梵看着鄂源,听到是马修师父的安排,他心里轻松多了,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虽然我年纪不大,但我心智很成熟。”

    “嗯哼,心智不成熟的话,到也真不可能敢一个人跑到这地方来。”鄂源道:“行了,不跟你多说废话,你如果真的想去猎人学校,就做好一切心理准备。既然你是马修推荐的人,我们校长也绝对不可能拒绝。但有一个问题,一旦进去了,你就别想出来,即便是受不了,也要忍着。猎人学校可不是你在华夏上的寄宿学校,可以让你想走就走,想来就来。明白吗?”

    步飞梵喉结耸动,被鄂源说的,他心里都有些没地儿了:“明白。”

    鄂源似乎看出了步飞梵的紧张,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当然,你也不用害怕,学校毕竟是学校,又不是地狱,只是学习的东西不一样而已,也没什么好怕的。至少你在猎人学校混几天,出门在外就不会被刚才那么几个废物欺负了。”

    这话直接戳步飞梵的内心,他要得就是这种效果!

    只见步飞梵双眼一亮:“鳄鱼哥,你现在就带我去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行啊。”鄂源微微一笑:“我再给你几分钟的时间,你可以给马修打个电话,告诉他你到了,也可以给华夏担心你的人说一声不需要他们担心,因为你马上将失去手机,当然,也会失去你带来的所有行李。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保管好,等到有一天你有足够的资格离开,我全部都会还给你,嘿嘿,不过那时候,你的手机恐怕就过时咯。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撑不到那天,那你也放心,我会把你的所有东西都当作陪葬品。”

    步飞梵听的很认真,虽然鄂源是笑着说的,但他却明白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步飞梵没有给任何人打电话,他只是给关心他的人群发了一条短信,很简单的几个字:“一切安好,请放心!”短信发出之后,步飞梵就迅速关机,把自己的所有东西都交给了鄂源。

    鄂源对步飞梵的配合很满意,接过他的背包笑了笑:“虽然是马修引荐了你,但是你作为一个丝毫基础都没有的人,想入岛就必须通过考验。走吧。我带你去。”

    “那个,鳄鱼哥,我什么时候交学费啊?”步飞梵道:“我的卡都在包里,咱们学校可以刷卡吧?”

    “兄弟,在你通过考验之前,可不是学校的人。”鄂源道:“另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因为你是马修引荐的人,校长是不会收你学费的。而且我们还真没有POS机,刷卡……呃,我希望你是开玩笑的。”

    步飞梵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里的学费可是高的出奇,想不到马修师父这么有面子。两人一边走一边说,鄂源就把步飞梵带到了一个位置较为偏僻的小酒吧之。

    步飞梵有些诧异这是要干什么,大白天哪有人会来喝酒啊?酒吧根本一个客人都没有!

    酒吧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年人,只看皮肤就知道是亚裔,一开口,地地道道的东北人,看到两人进来之后,酒吧老板便对鄂源笑了笑:“鳄鱼,干啥呀?又有不知死活的小家伙准备进岛送死了?校长也太发财了,收那么高学费,而且这些小犊子吃不了几天口粮就挂了。”

    “你嘴巴能不能不这么贱。”鄂源哈哈笑了笑:“这可是熟人引荐,一分钱学费都没收昂。你少吓唬我们的新童鞋,人家还是小朋友好不好。”

    步飞梵被这酒吧老板的话搞的心神不宁,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步,别听他的,他这嘴就是欠抽。”鄂源回身说了一句,便跟酒吧老板要了两瓶啤酒,打开之后递给步飞梵一瓶。

    步飞梵接过来,说了声谢谢,然后问:“不是说要考验吗?难道是……考验我的酒量?”

    “嗯哼,如果你的酒量大,就不用浪费啤酒了哦。”

    就在鄂源话音刚落下,就有两个身穿同样红色短袖,迷彩裤,手臂上系着紫色布条的家伙走了进来,他们的腰间鼓鼓的,肯定是塞了手枪或者匕首之类的武器。两人口骂骂咧咧一步一步走进吧台,进入步飞梵和鄂源的身体范围内。

    鄂源微微一笑,抬头一口气将手啤酒喝光,低声对步飞梵道:“我给你打个样,你按照我做的去做,然后就通过考验了。”

    说完,鄂源突然啪的将酒瓶砸碎在吧台上,一个箭步上前,直接将锋利的酒瓶刺入其一人的脖颈之!那人连吭声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被干掉了!而他的同伙慌张的伸手向腰间摸去。

    “动手!”鄂源冷声道!

    可这一切都太突然了,步飞梵整个人都蒙了,考验就是杀人?!这根本就没有人姓啊!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他就会变成恶魔!不!他根本下不了手。

    但就在步飞梵迟疑的时候,对方同伙已经掏出了手枪,只要他轻轻扣动扳机,就可以结束步飞梵的生命。当然,鄂源不会给他机会,他已经再次出手解决了第二个人。

    酒吧老板似乎已经司空见惯,看到鄂源杀人,连一点惊讶的反应都没有。

    “你……你……为什么……”步飞梵身体颤抖道。

    鄂源耸了耸肩膀,轻松道:“不错,第一关过了,不会无缘无故杀人,呵呵,不错不错,小子有人姓。”

    “我问你为什么要随便动手杀人!!”步飞梵怒吼一声:“你是疯子吗!你没有人姓吗!”

    鄂源伸出食指在口边嘘了一声:“别那么激动,你会把这两人的同伴召来的,如果你想听原因,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解释。当然,我先声明,我可不是没有人姓的恶魔。”

    酒吧老板自言自语着:“是啊,没有人姓的是那些混蛋瘪犊子……”

    【大战之前的小插曲~明天开始对决了。今天下午依然有加更。在我有精力的时候一定尽量多更新,这么多年追了我五本书的兄弟也不在少数,你们都很知道,我一向如此。】

    〖co〗汉语拼音“”简单好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