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飞梵愣住了,他瞪大眼睛看着鄂源,想知道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鄂源面带微笑,淡淡道:“这些人是附近海域鲨鱼帮的人,是一群无恶不作的海盗,他们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杀人、放火、掠夺、歼银、勒索,是这方圆几百里最大的恶魔,只要有出海的人被他们抓住了,就绝对不可能活着回来。每一个进入猎人学校的人,就必须学会猎杀这个地方的恶魔。而他们就是这个地方的恶魔,如果你不能做到这一点,我会送你到机场,让你安全离开。”

    步飞梵有些难以接收,他看着鄂源,又转头看了眼酒吧老板,酒吧老板淡淡道:“他说的是事实,每一个鳄鱼帮的人,手上都是沾满鲜血的恶魔。因为他们入帮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亲自绑架一个孩子,然后挖出孩子的心脏生吃,以示忠心。而且他们每杀一人,都会割下死者的耳朵,浸泡药水串成手链带在身上。手链越浓厚的,在帮派的地位就越高。”

    步飞梵只觉得心里一阵反胃,他低头看去,那两个已死的家伙,手腕上果然都带着人耳串成的手链,一个人的手链有只,一个人的手链有四只……这下步飞梵就更反胃了,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把在飞机上吃的那点免费午餐都吐出来。

    “听着,现在不是你反胃的时候。”鄂源道:“鲨鱼帮的人每次到夏威夷主岛来都是准备作恶,每次他们都会安排四个人出来,现在我们解决了两个,肯定还有另外两个在门外车里等待他们买酒回去。一分钟之后,外面的人等不到他们,就会进来找他们。”

    步飞梵的喉结不停的耸动着,猎人学校果然和老徐说的一样,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来的……

    “你不会轻易杀人,这是你的原则,也是你的人姓,猎人学校也不会收录没有人姓的人。”鄂源道:“也就是说,如果刚才你真的动手了,你将不会被录取。但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恶行,他们的同伴再进来,我需要你通过考验的第二关。杀掉这些双手沾满血腥的人,成为猎人学校真正的恶魔猎杀者。”

    当鄂源的话说完,门外也传来了脚步声,他们的同伙已经等不及要进来了。

    “如果你做不到,就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猎人,猎人学校不会浪费时间教育一个不适合做猎人的废材。”鄂源的话很坚定:“能不能真正入校,就看你自己的了。”

    哐当!

    酒吧的门被人用脚大力的踹开!

    步飞梵咬紧牙根,双眼闪过寒光,这些食人心脏的家伙根本就不是人!啪啦……随着酒瓶被拍碎的声音,步飞梵已经怒火烧的扑向了闯入酒吧的那个家伙!当锋利的碎酒瓶刺入对方咽喉的时候,步飞梵有种说不出的痛快!

    这种痛快绝不是杀人的快感,而是拯救的愉悦,步飞梵知道,今天他杀了这个魔鬼,曰后就会有很多人不会遭殃。

    与此同时,鄂源也笑着帮他解决了随后闯入的另外一个同伙。

    “不错嘛,干得漂亮。”鄂源微微一笑:“这恐怕是你第一次杀人吧?”

    “我杀的不是人。”步飞梵摇摇头:“这些人连畜生都不如。”

    酒吧老板哈哈的爽笑几声:“哎哟喂,这小家伙觉悟很高啊,校长就喜欢这种小家伙,哈哈哈!不错,不错!”

    “老板,那我先带他回去,这里就交给你了。”鄂源嘿嘿一笑:“酒钱回头再给你,今天出门太着急,忘了带钱包啦。”说完,鄂源拉着步飞梵就往酒吧外面跑!

    “你个小王八蛋又不想善后!你大爷!你都已经十六次没给我酒钱了!十二瓶昂!以欠我一千零八十块了!”酒吧老板的声音一直传到门外。

    而这时候鄂源已经带步飞梵上了刚才这四个鳄鱼帮家伙的吉普车,一脚油门到底,汽车噌的就窜了出去。

    “恭喜你,你已经成为猎人学校的正式一员咯。”鄂源一边开车一边道:“东郊码头有我们的船,我现在就带你去属于我们的海岛。”

    步飞梵心情澎湃了起来,他似乎找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归属感,就好像他天生就属于这个地方似的,一点都不陌生。但此刻他心里也有一直深埋的担心,终于问出口了:“我知道猎人学校是炼狱式的训练,每年都会有很多人死在训练,是吗……”

    鄂源点点头:“这一点我不否认,但他们绝对不是死在常规训练。他们都是死在实战训练,因为我们的实战训练就是瓦解鲨鱼帮,鲨鱼帮的人,手上沾满了我们猎人的鲜血,这一点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有一天你落入了鲨鱼帮的手里,下场会很惨。但你现在已经没有了退出的机会,如果不想死的很惨,常规训练的这几年里,最好不要偷懒。”

    “常规训练要几年?!”步飞梵一怔,这时间也太久了吧。

    鄂源瞥了他一眼:“你小子不会以为解决了一个鲨鱼帮最不入流的小喽啰,就真的可以和他们抗衡了吧?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来到猎人学校已经十一年了,就连我,都没有资格单独执行秘密潜入的夺岛暗杀任务,你嘛,还早呢。”

    “你都来这里十一年了?”步飞梵惊讶道。

    “嗯哼,我十二的时候来的,比你还小一岁。”鄂源微微一笑:“小子,慢慢熬,如果上帝眷顾你的话,你或许能坚持到我这时候。”

    步飞梵淡淡道:“我不相信上帝,但我一定会坚持下去,我还有我要做的事情,还有我想要见的人,所以我不能挂在这里。”

    “不错不错,有念头的人,求胜**总是会比信上帝的人更强一些。”鄂源欣赏道:“小子,我现在越来越喜欢你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引导人,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就问我。你的一切,我都会安排的。”

    步飞梵一愣:“你?那……校长呢?”

    “我去,混蛋,你是看不起我吗?你一个毛都没扎齐的小子,还想让校长亲自练你?”鄂源切了一声,直接停车:“我都能练死你!擦!不服气可以,下车!现在咱们就开始!跟在车后面跑到码头去,赶不上船的话,就在海里游!海里有虎头鲨,攻击姓很强。”

    步飞梵嘿嘿一笑:“鳄鱼哥,我知道错了,你就别吓我了。”

    鄂源楞了一下:“你不会以为我跟你开玩笑的吧?”

    “难道不是?”步飞梵惊诧道。

    鄂源摇摇头,把副驾驶座的车窗放下,直接伸手将步飞梵在车窗里就给掀翻了出去:“你已经是学校的人,我以后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会是玩笑。”说完,鄂源直接开车扬尘而去。

    我去你大爷!步飞梵真想骂他丫的!这是跟他玩儿真的啊!?尼玛啊,虎头鲨是真吃人啊!

    步飞梵现在一肚子苦水也没地方倒啊,路是他自己选择的,不想喂鲨鱼那就玩命的跑吧:“鳄鱼哥!我错了!你开慢点!!”

    一辆吉普车以每小时四十公里的速度行使,并不算快,但若是一个人这么跑,那可真是要玩命……鄂源听着歌,直接定速巡航,这车还不错勒,自己的座驾也该更新换代了,哈哈,缴获一辆好车,又收下一个潜力和资质都不错的小子,以后好好练,必成大器嘛。

    虽然鄂源是猎人学校八大教官最年轻的一个,但他训新人的经验可一点都不年轻哦。

    ……

    大洋彼岸,众人收到步飞梵的短信之后,纷纷试图给他拨通电话,但是听到的却永远都是机器人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徐云轻柔了一下太阳穴,这条短信虽然没什么内容,却证明了步飞梵的安全,而切他肯定也找到了他追求的那个地方。徐云很清楚,以后他的路都必须他自己走,任何人都帮不了他,只能希望他可以尽快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哥,钱风他们回来了,可能是得到了什么线索,你要不要去一下。”林歌打断了徐云的思绪:“前几次他们回来都没什么表情,今天却面带喜色呢。”

    徐云点头起身便走出了房间,这都已经天了,冷尘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在申江。可是直觉告诉徐云,冷尘绝对没有真正的蒸发,他就躲在申江的某个阴暗角落,就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饿狼,隐忍着饥饿,只要找到机会,就会猛扑出来给他最致命的一击!

    如果不想被冷尘这只饿狼咬一口,就必须在他饥肠辘辘的时候先给他当头一棒!

    霍雷霆带着所有人回到酒店,看到徐云之后,马上要他跟他们一起回到自己的房间。钱风忍不住会有些得意的口气:“有线索了,老大,功夫不负有心人啊,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

    “少得意忘形了,这还只是猜测,如果要证实,就必须等到晚上才可以。”霍雷霆瞪了钱风一眼:“没有确定的事情就不要乱说话。”

    虽然只是猜测,但徐云也很期待,不管怎么说,这天是有收获的,时间没有白白的浪费,这就足够了。

    “徐云,我们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和证据,大致可以确定冷尘的藏身之处了。”霍雷霆到了房间之后,拿出一张申江市地图,指着近海的一个地方道:“这里曾经是一个船坞场,但因为经济的问题已停止了运转,在这地方,我们嗅到了冷尘的味道,所以决定今晚去摸底。”

    徐云点点头:“这次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好。”霍雷霆没有拒绝:“我让飞龙带龙战的人留守,你带林歌和狐尊跟我们一起去。”

    共识很快就达成了,袁青帝也没有对留守的命令提出任何异议。

    【ps:加更了,求点花儿求点票,支持一下~顶一下~手机网的兄弟们,也多给点力~】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