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经是特战小分队来到申江的第四个夜晚,从他们小心翼翼的潜入,到肆无忌惮的搜遍了整个废弃的船坞厂,依然没有看到冷尘的半点踪影。显然,他们嗅到的味道并不准确,冷尘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身受重伤困在此地。

    所有人都很清楚,时间拖得越久,冷尘身体恢复的就会越恐怖,毕竟他的身边有个彭君德,那家伙动起手来虽然不值一提,但真的论及行医疗伤,却绝对是个奇才。徐云虽然已经习惯了这种压抑的状态,但这次在这么大的希望下失望,都有些实在难以接受。

    宫九霄有些不屑道:“影龙,这就是你说的,他肯定在这里?人呢?我们在这该死的船坞厂外面潜伏了五个小时,又那么小心紧张的摸进来,哼,别说是人了,这地方恐怕鸟都不拉屎吧?如果你以后只是猜测,就不要让我们跟着浪费精力!”

    “我说过,根据排查这只是猜测,只是推断!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霍雷霆瞪了宫九霄一眼:“你以为我不想搞清楚再带大家一起来?但对手是什么人?如果我带龙怒的人单独潜入而遭遇什么不测的话,你能保证你和飞龙的人能搞定这次任务吗!”

    宫九霄抬起头,冷笑一声:“你还真是看不起我们,是不是觉得我们离了你们龙怒就毫无作为?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跟你们在一起,还受到你们的保护了?我真想告诉你,影大队长,神龙大队可不仅仅是你们龙怒特战队出过S级的任务,我们龙威也出过S级的任务,而且我们也成功解决了问题!”

    “队长,我们就接过一次S级的任务,但人家龙怒接过两次呢。”杨昭道:“人家有优越感也是正常的。”

    元右江带着几分嘲笑的语气道:“的确是两次,只不过一次失败了,而且还是在无所不能的炎龙队长身上发生的,这个我到记得挺清楚。最后用兄弟的一命换回了如今的苟活。”

    “潜龙!你他妈再废话一句老子就送你下地狱!”钱风才不管那么多,直接掏枪就顶在了元右江的脑门央,这王八蛋居然敢拿银龙的事情开玩笑,这可是龙怒特战队队员们最大的忌讳!

    元右江不相信钱风敢开枪,他若是开枪那可不是犯纪律了,是犯罪,杀人罪。龙怒的人可不都是这么冲动的,就算霍雷霆管不了他,寒战也不会让他乱来的。

    一直都很冷静的寒战这次沉默了,之前钱风每一次冲动,他都会制止,但这次他没有制止,元右江的嘴巴的确过分了,别说是钱风碰到侮辱徐云的事情容易冲动,就连他都有些冲动了,拿他们死了的兄弟开玩笑,是他们绝对不准许的。

    而这时候花小楼突然一步上前,抓起元右江的衣领,狠狠一拳砸在他的嘴巴上!因为元右江没有任何准备,还以为花小楼是来劝阻钱风的,所以一点防备都没有,任凭花小楼一记重拳把他的门牙都给砸掉了!

    杨昭和马腾飞纷纷怒了,上前就要帮忙,试图把元右江在他们手里抢过来,钱风把枪口死死压在元右江的太阳穴,对杨昭和马腾飞两人怒道:“以为我开玩笑呢是吧?来啊!再往前走一步,试试老子是不是敢干死他!拿我兄弟银龙的死开玩笑?就算是总队长也不行!”

    霍雷霆一言不发,而就连寒战都没制止,宫九霄才知道事情闹的有些过分了。

    “潜龙!道歉!”宫九霄不是傻子,如果玩儿过了,带来的影响和麻烦就大了,龙有逆鳞,谁都有不可触碰的东西,龙怒特战队的人,不可触碰的就是那次失败的任务。

    所有人都以为那是一次S级的高难任务,但对于经验丰厚的龙怒来说足以胜任。但谁都没想到过,这次任务的难度已经超过了SS级的难度,而且途他们还被警方的高层出卖。

    这才是任务失败的原因,这才是最终导致银龙丧命的原因。

    徐云走到钱风身边,把他的枪口压下去,元右江扑腾扑腾狂跳的心脏才算是平息了下来,刚才真的是惊到他了,因为就连霍雷霆和寒战都不管了,天知道钱风能做出什么样子疯狂的事情来!

    “怕麻烦就少给自己惹麻烦。”徐云冷冷道:“回到部队之后,多让你们队长教教礼貌。如果再敢拿死人开玩笑,我马上杀了你。我不是神龙大队的人,我也不怕神龙大队让你们龙威的人追查我。不管你们是谁,拿我兄弟开玩笑的,我都不会原谅。”

    元右江也不知道为什么,徐云的话让他内心产生一阵强烈的不安感。说实在的,他们这些战士都不是怕死的,甚至都不知道害怕是什么感觉。而这次徐云让元右江再次体验了一下这种感觉。

    “我不是警告你,而是威胁你。”徐云最后道:“申江是我的地盘,在我的地盘惹我的麻烦,真的很不明智。”

    宫九霄示意马腾飞上前把元右江拉回来,对徐云道:“别因为这种小事儿伤了和气吧?我的人出来做事也是为了你,所以你们能不能给点面子,别那么斤斤计较。”

    “我们斤斤计较?”就连寒战都忍不住开口了:“宫九霄,我觉得我们包容的已经足够多了。如果你真的那么不愿意跟我们龙怒的人合作,可以跟上面提出申请,我相信上面会安排人来取缔你们几个人。”

    “那为什么不是你们提出申请,让上面换走你们?”宫九霄挑眉道:“哦哦,我明白了,冷尘是快肥肉,而且他已经受伤了,这么大的功劳。你们龙怒自然不想丢给别人,哼,先让龙战的人留守酒店,然后让我们主动申请离开,最后所有的功绩就都是你们龙怒的了,我说的没错吧?”

    听到这番话,徐云甚至有一种冲动,想一拳打碎宫九霄的牙齿,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在想着功绩的问题!

    “既然你这么认为,那我无话可说。”霍雷霆道:“冷尘是重伤了没错,但也绝对不是我们可以轻易对付的。你若想抢功,我不跟你废话。我现在带我的人收队,你若想查就继续查吧!既然上面让我领队做决定,那我今天放权给你,追查冷尘的事情就由你们龙威特战队全权负责!”

    宫九霄只是轻笑一声:“这可是你说的。龙威的人也都听好了,今天收队,明天开始,冷尘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可以按照我们自己的决定来做事了!走!都回酒店好好休息!”

    林歌突然上前伸手拦住了宫九霄他们几人的去路:“哟,领导,您是准备回哪个酒店啊?我们星凯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住得起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酒店里应该没有你们什么东西了吧?酒店免费招待是看在我哥的面子上,但现在恐怕不需要了。”

    宫九霄见识过林歌的实力,那天他给他倒水,就已经给了他一个下马威,而且林歌又不是他们的人,还有邪神撑腰,他多少有几分顾忌:“你不会以为我们龙威的人连个酒店都住不起吧?”

    “不不不,当然不敢这么认为。”林歌道:“就算是五万一晚上的总统套房你们也肯定住得起,只不过,有钱难买我乐意,星凯不欢迎你们,你出多少钱,我们都腾不出房间哦。”

    混蛋!宫九霄心怒骂一声!这是明摆着要赶他们出去。

    至始至终徐云和霍雷霆都没说什么,他们觉得真的没必要再替宫九霄着想了。

    钱风得意的回头看了一眼:“我们出来的路上我看到有不少小旅馆呢,晚上好好休息,最好明天就能把冷尘抓回去,那样你们龙威立大功,我们龙怒也省心了,这样大家都满意。记得回去之后,就跟总队说,冷尘是你们抓的,我们只顾着在五星级大酒店享福了。拜拜!”

    所有人都走了,只给宫九霄他们留下了他们自己的车在船坞厂门口。

    “队长,咱们怎么办?!”马腾飞皱了皱眉头:“咱们还是跟上去吧,他们顶多也就是这么说说而已,不可能真的把我们丢下不管不问了,一会儿我说两句好话,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

    “你还有没有点尊严!他们都把话说这么决了,我们还厚着脸皮跟上去?”杨昭怒道:“艹,老子才不要看他们龙怒人的脸色呢!我就是算是睡大马路,都不再回去了!”

    元右江点点头:“对,咱们龙威也是有骨气的人!什么恶劣的条件我们没经历过!等到我们拿下来冷尘,回去立头功,到时候抬不起头来的就是他们龙怒的人!队长,你吩咐吧,我们怎么做。”

    “我敢肯定他们只不过是给我们点颜色看看,只要我们等,他们一定会回来请我们回去。”宫九霄道,他拳头紧攥,牙关咬紧,这群混蛋敢这么对他,行,那他就做出点事情来证明给他们看:“老子还就不吃这一套,回来求我们,我们也不会去了,今晚上就住这里。”

    杨昭咧咧嘴:“狂队,我们都听你的。”

    “我们找了天了,至今没有冷尘的身影,现在只有两种可能。”宫九霄道:“第一,冷尘已经离开申江,我们掘地尺也找不到。第二,就是他伤势太重,藏的太隐蔽。只要我们找到,我们就有机会直接抹杀他!这两种可能不论是哪一种,对我们都没有威胁。现在就都好好休息,明天开始,我们就用我们自己的方法找人!抓捕冥王冷尘这个功劳一定是我们龙威特战队!绝不能让龙怒抢走。”

    【兄弟们有人的捧个人场,有钱的捧个钱场,看到现在了,也希望兄弟们能多给周围的朋友推荐推荐咱这本书~】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