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好!说得好!说的漂亮!”宫九霄话音刚落,船坞厂的二楼就传来一声冷笑:“阁下实在是太自信了吧?可我现在就能告诉你,还有第种可能。”

    龙威特战队的四人瞬间就僵了,马上做好战斗准备。

    冷尘就那么天降神兵一般的出现在了船坞厂里!而且他的身边还有杨轶、黄羽等猛人坐镇!

    “第种可能,就是我的伤势已经好了,而且我还在申江准备好好陪你们玩玩。”冷尘的声音就好像是地狱里传来一般:“这几天让你们活的那么潇洒,你们也该知足了……”

    既然事情来了,那就必须面对,宫九霄只能祈祷冷尘现在只是虚张声势而已,他深呼一口气,下令道:“保持队形!准备作战!!”

    冷尘也冷道一声:“上!”

    ……

    徐云一众人回到星凯大酒店之后,霍雷霆就显得有些后悔了,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这次调查任务的总负责人,如果因为他的决定而导致龙威的人陷入危险……他肩膀上的责任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沉重。

    “影队,要不要我回去看一下……如果碰到他们之后,我就带他们回来。”寒战看得出霍雷霆的心思,走在最后面,对他道:“冲突过了就算了,毕竟你是负责人,他们可以不冷静,你不可以不冷静。”

    “什么?黑龙哥,你脑子没被驴踢吧?”钱风无语了:“是他们想要抢功,那就让他们去抢好了,又不是我们赶他们走的,是他们自己要惹事。你觉得影龙是我们这次任务的负责人,但他们却不那么觉得!他们如果真把影队当指挥官看,就不会做这些艹蛋的事情,也不会有那么艹蛋的想法!他们当我们龙怒是为了抢功绩,我笑,也他妈不看看我们龙怒用得着抢吗,那一年**劳不都是我们龙怒远远甩他们几条街!”

    徐云伸手拍了拍钱风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因为宫九霄的事上火:“就因为每一年龙怒的功劳都最大,每一年龙怒完成的任务都最多,他们才会有跟我们竞争的想法,这一点也不能怪他们,谁还没有点好胜之心?”

    “但这不是闹着玩,现在可是任务之,他怎么就那么多事儿。”钱风哼了一声。

    花小楼自然站在钱风一边说话:“老大,影队,黑龙哥,我觉得青龙说的对,他们龙威的人那些臭毛病都是我们给惯的!我觉得咱们给他的面子已经不少了,但他们却依然要蹬着鼻子上脸!既然他们给脸不要,那我们为什么还要一而再的给他们脸!”

    寒战无奈的摇摇头,年轻人总是火气大,当然,他理解钱风和花小楼的想法,他们也做了很多的退步和忍让,今天爆发只是因为对方太过分,当着徐云的面拿银龙的死来说事儿,这对于任何一个龙怒特战队的人来说,那都是绝对不可容忍的大忌讳。

    没办法,寒战只能把求援的目光看向徐云,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这两个家伙冷静下来的,恐怕就只有徐云了。

    霍雷霆也不得不把寄托的目光投在徐云身上。

    “老大,犯浑的是他们,必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现在回去把他们找回来,那就更给他们脸了,以后他们更不会把影队放在眼里,更不会把我们龙怒特战队的人放在眼里!”钱风坚持他的想法。

    徐云点点头:“对,你说的没错。”

    钱风喜出望外:“你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影队,黑龙,你们听,老大都说我说的有道理了,绝对不能再给他们脸了!”

    “听老大把话说完。”寒战淡淡道。

    徐云无奈的笑了笑:“你说的都很有道理,我们大家也都知道,但有些事情不能因为有道理就可以做的,我们把他们丢下只是为了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而不是真的抛弃他们而不管不问。他们已经得到了教训,但我们不能让他们身处险境。如果宫九霄真的带人单独行动,面对的是致命的危险。”

    花小楼嘀咕一声:“那也是他们自找的。”

    “他们虽然不是咱们龙怒的兄弟,但也是神龙大队的一部分,也是为了国家宁愿抛头颅的铁血汉子。”徐云道:“他们可以死的轰轰烈烈,却不能死的这么没有价值。我同意黑龙回去看一下,而且我还要跟他一起。这不是再给他们脸面,而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还是我去比较好吧?”霍雷霆开口道。

    徐云摇摇头:“你是队伍的指挥官,今天的教训也是你给他的,如果你去的话反而会有损自己的威严。放心,事情交给我就好,我会处理的妥妥当当。青龙,如果这次他们还不吸取教训,下次他们还要找麻烦,我也不会在给他们任何机会了。”

    “嗯。”钱风点点头,“我听你的。”

    霍雷霆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徐云:“老大,谢了。”

    “跟我还客气?”徐云微微一笑,这是他离开龙怒之后,霍雷霆第一次这么称呼他。

    ……

    寒战开车,带徐云重新返回船坞厂,他相信以宫九霄的智商,不会傻到真的离开船坞厂。

    但事情似乎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当徐云和寒战再次回到船坞厂的时候,船坞厂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留下的只有触目惊心的血迹!这里显然才刚刚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斗!

    墙上,地上,血迹,弹痕,刀痕……让人看了触目惊心,徐云心暗呼一声不好!

    寒战一下也没有了注意,显然,他们的内杠给了对手机会,这里刚刚发生的一切一定是冷尘做的,而宫九霄等人恐怕已经落难了。单独以他们四个人来讲,的确拥有不俗的战斗力,可如果冷尘带人埋伏,胜算却也少的可怜。

    “现在该怎么办!?”寒战心急如焚道。

    徐云却二话不说便向船坞厂外走去:“马上离开这里!一切回到酒店从长计议!”

    “可现在人被抓了……”寒战有些犹豫:“我们……”

    “就因为人被抓了,我们才更要团结剩下所有的力量!如果我们继续待下去,说不定还会再次被伏击,走!没时间了!”徐云习惯了在这种危机紧要的关头做决定,而龙怒的任何一个人也都习惯了这种时候听他的命令。

    寒战毫不犹豫的跟徐云一起上车迅速离开,他知道徐云的决定肯定错不了。

    ……

    龙威特战小组的人失踪,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霍雷霆有些后悔自己当时太赌气了,不然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如果龙威的人因为这种事情牺牲,他完全没有办法给自己找一个开拓责任的理由!

    “你放心,他们暂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徐云道:“连他们四个人都没法抵抗,出手的一定是冷尘,冷尘不是一个低调的人,如果他已经杀了他们,是不会处理尸体的,现场没有他们……就说明他们肯定还活着。”

    “为什么落难的都是龙威的人,而你们……”邢哲没忍住,脱口而出。

    这个怀疑也是龙战特战队在场所有人的疑问,包括袁青帝,但大家都问不出口,因为这个话题有点太伤和气。

    但邢哲既然已经提了出来,也就没有必要继续抻着了,袁青帝也只好开口:“影队,我知道龙威的人一直都不服你们龙怒,但这种事情上,我希望我们能够放下私人恩怨,多配合……”

    “飞龙队长,不是我们不配合,是他狂龙非要惹麻烦!”钱风道:“他们怕我们抢功,非要闹着自己去找冷尘!若是他们服从安排,就不会闹出今天的事情了!”

    “责任在我,我不应该因为一时的赌气而把龙威的人留在船坞厂。”霍雷霆道:“我们的推断没错,冷尘就在那片船坞厂,但我们的行动肯定被察觉了,所以在我们搜索的时候,早已陷入到了冷尘的包围圈……怪我,都是我没有能力领导大家,不然也不会犯下这种错误!”

    徐云打断所有人的疑问和自责:“现在不是要讨论应该责备谁,事情到底是谁的过错,而是要想想,如何解决问题!分析一下现状,要如何面对现在的局面!”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徐云的话还是很有威力的,而且他说的也绝对没错。现在要做的不是责备,而是解决。

    见到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徐云才继续开口:“我可以乐观的说,冷尘的现状肯定也不乐观,至少我们现在还有实力对付他们。影龙说的没错,我们进入船坞厂的时候,冷尘的人就已经盯上了我们,他们在暗,我们在明,但他们却一直都没有动手,很显然,当我们所有人都在的时候,他们不敢动手,冷尘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才没有动手。”

    这话有道理,众人点点头。

    “当我们离开,只剩下龙威的人之后,冷尘才有把握拿下他们而不会两败俱伤,就说明他们必然有多余狂龙他们一倍以上的实力。”徐云道:“这就是说,他们的超级高手至少有八个!而现在我们加在一起的战斗力是十一人,优势依然在我们这边。”

    话是这么说,但对方有一个不知道身体恢复到什么情况的冷尘……如果冷尘恢复到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实力,恐怕他们就很难对付了。

    “这是好消息,但同时也有坏消息。”徐云毫不客气道:“冷尘可以通过逼问来得知我们现在的情况,如果……”

    “没有如果。”霍雷霆道:“这一点你放心,龙威也是神龙大队的人,神龙大队出来的人,都是不会背叛的!冷尘不可能在他们口问出任何关于我们的情况,他们也绝对不会承认他们的身份。”

    “没错,这一点,我也坚信。”袁青帝也跟着道。

    两个队长都开口了,徐云惭愧的笑了笑,看来他离开部队的时间太久,都变得不相信战友了。部队内大家或许因为争强好胜有矛盾,但真的一致对外的时候,绝对不会有孬种。龙威的兄弟们也都是为国家出生入死不知多少次的铁血汉子,怎么可能做那种小人才会做的事情呢。

    【ps:看着点击一点一点接近五千万,这对于我一个普通小写手来说,就是个开书时候想都不敢想的里程碑……这是我们大家共通努力的结果,虽然算不上什么惊世骇俗,但也绝对足以证明我们的力量。有你们的支持,我相信《妖孽兵王》会走的更远。】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