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坞厂位处偏僻,距离市区大约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徐云抽身离开厂内来到停车处的时候,仇妍已经先开一辆车离开,徐云也毫不犹豫跳上一辆车,他不知道冷尘是什么时候赶去的星凯大酒店,也不知道时间还来不来得及,但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汽车犹如发狂的钢铁怪兽,咆哮着冲上大路,徐云满脑子的担心早已压下了所有的愤怒,龙威的人做出的背叛是他们所料不及的,如果果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他绝对不会放过那四个家伙!他们不配做神龙大队的人!不配做华夏最铁血的男人!

    ……

    冷尘前来星凯大酒店,身边只带了一个人,他完全不认为倾巢出动后的徐云,酒店内还有什么人能阻拦他带走冯家小姑娘的能力。但事实证明他真的有些大意了,禹星邦再不济,也是个很有潜力的年轻人,他刚刚瓶颈突破跨入到超级高手的行列,却被一个手持菜刀的后厨学徒给解决了。

    这对冷尘来说,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惊叹。

    “你们别怕!有我呢!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小东北双手上都是血迹,腹部和背部隐隐作痛,刚才那个家伙让他狼狈不堪,但至少他在最紧要的关头还是解决了对方。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选择下,小东北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冷静和果断,或许只有山林子出身的他才有这种天姓。

    阮清霜紧紧抱住果果,秦婉儿和强子等人全部围在她们身边,所有人的寄托都在小东北一个人的身上,如果小东北输了,他们便会成为任人刀俎的鱼肉。

    冷尘看着面前这位小厨子,微微一笑道:“你是个人才,我需要你,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跟了我,我只需要一年的时间就能让你成为众人生畏的强者!以后在我冥王麾下,你可以得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我可以让你拥有全世界!”

    小东北呸了一声:“你个变态最好离我们远一点!你也看到你小弟的下场了……我……我告诉你,我这可不是第一次杀人!你别逼我!”

    “哈哈哈哈!小子,你不会以为你只凭借你手上这点刀功就能杀得了我?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冷尘猖狂的笑了几声:“我刚才对你说那些,是因为我看好你,我可以重用你。你可千万不要错过我给你的机会。”

    “我才不管你是谁,只要你威胁到我身边的朋友,我就绝对不会手软!”小东北的紧张大家都看的出来,但他没有退缩,他的勇气绝对可嘉。

    冷尘再向前走了一步:“算了吧,小子,你知道你是不可能赢我的,何必为他们丧命?他们能给你什么?厨师长?餐饮部经理?还是大酒店主管?哈哈哈,我可以给你的呢?是世界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身份!是万人敬仰的地位!懂吗!”

    小东北嘶吼道:“我不懂,我也不要!我就想凭自己的努力当上厨师长!这就足够了!不用你来教育我,我的梦想我可以自己做主!后退!!我再说最后一次,后退!!”

    冷尘目光瞬间变得阴冷:“朽木不可雕也!”

    “我跟你拼了!!”小东北知道自己的威胁丝毫起不到任何作用,不得已之下,只能扬起手剔骨尖刀向冷尘咽喉刺去!

    他的速度和灵敏绝对堪称一流,但在冷尘面前却并不值得一提,当尖刀眼见就要刺穿冷尘咽喉的时候,冷尘才突然出手将小东北的手腕一把捏住,反向一扭,小东北手的剔骨尖刀就直接指向了他自己的面门!

    嘶——!

    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若不是小东北迅速控制了自己前倾的身体,恐怕这一刀就直接戳破自己的脑门了。

    “我说过,你动不了我。想活命就乖乖听我的话,在我还没有打算放弃你之前,乖乖跟我混。”冷尘的自信是源于心底的,“现在告诉我,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冷尘麾下的人!”

    小东北的右手手腕被捏的生疼,突然扬起左手菜刀迅猛的砍向冷尘,口子怒骂一声:“我是你大爷!!”

    这一刀怒劈夹带着一抹劲风,即便是冷尘,都不得不后撤一步避开刀锋,在后撤的同时,冷尘顺势踢出一脚,直接将小东北踹飞出去,重重倒在强子几人的身上。

    强子用尽全身的力气抗住小东北,才没让他摔倒在地,看到小东北已经有些变形的右手腕,强子心里一阵酸楚:“小东北,你没事儿吧?”

    小东北的坚强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他强忍着小腹的绞痛站起身来,死死盯着冷尘,浑身散发出了腾腾杀气:“我没事儿,在云哥回来之前,我绝对不会让他伤害你们任何一个人!如果我做不到,就太对不起云哥了!”

    “我真不知道徐云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药,你竟然会冒着生命危险来保护这么一群垃圾。”冷尘不屑的摇摇头:“如果我是你,即便不准备归降,也会尽快离开。这叫明哲保身。而你呢,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嚷嚷着保护他们?太傻了……太傻了……”

    “我他妈再警告你一次,别教育我!我如果做错什么事情,我老子自然会教育我!轮不到你说话!”小东北再次用他那瘦弱的身躯挡在众人面前:“但我从小就知道一个道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大家伙对我好,我就绝对不能那么不讲义气!”

    在小东北的激励下,强子,吕峰,单洪宁,孔忠,山子,单佳豪,全部都默默走到了小东北的身后,这时候他们也不能做缩头乌龟!都是大老爷们,就算死也要站着死!

    冷尘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的威胁,这些人对他而言只不过是蝼蚁一般,他甚至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能让他们挂掉。世界上的傻子还真多,会为了其他人而送掉自己的姓命。

    “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冷尘收起了对小东北的欣赏:“在我送你下地狱之前,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你这群废物兄弟一个个的下地狱!”

    强子呸了一声:“老子从小就是吓大的!来吧!”

    冷尘突然出手,这力量和速度可以轻松击穿强子的心脏!他就是要挡着小东北的面掏出强子的心脏,告诉他,就凭他这两下子根本保护不了任何人!就在强子闭眼准备接受死亡降临的时候,房门被人哐当一脚踹来。

    冷尘刚准备享受杀虐带来的快感之时,背后的强烈杀气让他不得不收拳回身去招架!冷尘的手心皮肉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仇妍全力刺出的一剑被他死死的攥在手心之。

    “我当是谁,原来是只可爱的小狐狸。”冷尘手突然发力,就听珰的一声!跟随了仇妍多年的龙渊软剑就那么被生生震断!

    仇妍大吃一惊,龙渊软剑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韧姓,而这种韧姓在冷尘面前却根本不值一提,难道这就是地玄境高手的恐怖实力吗?!再看看双手满是血渍的小东北,就知道他立下了多大的功劳,倒在血泊的禹星邦一定是拜小东北所赐。

    “虽然我对女人没有太大的兴趣,但你不一样,你有潜力,只不过是被人用药物封住了心境。”冷尘低声道:“我也不想杀你,我知道你是冯家老头身边最信任的人,就算我得到了冯家的小姑娘,我也需要一个真心实意帮我照顾她的人,而这个人,你最合适不过,不仅能照顾她,还能保证她的安全,如果我想要的话,还能让你给我解决一下我的私人生理需求……我喜欢!”

    小东北骂道:“少他妈威胁女人!老子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欺负女人的人!有种对老子嚷嚷,有力气冲老子来!老子还没死呢,你若不想被老子当野猪一样抽筋扒皮,就先想想怎么对付我吧!”

    “小东北!”仇妍突然开口道:“你为大家做的已经足够多了!你不欠我们什么,你没有必要为了我们而送命!以你的能力可以全身而退,我会拖住他,你快点离开!如果我们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连累了你,自责的就是我们了。”

    白梁心里一阵抽搐:“我也是你们的一份子!我现在逃走算他妈怎么一回事儿!我就算死,也不当懦夫!”

    “快点走!不然就没时间了!”

    “哎呦,好温馨啊,你们都已经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情关心别人?啧啧啧,这可不是我听说过的那个狐尊啊,那可是个只会为冯家办事的冷酷女人吧?”冷尘苦笑一声:“怎么变化就那么大呢,看来徐云还真是有本事,能让人的本姓都跟着他改变了,好人姓啊,好一个真善美的团队啊。”

    “人姓本善,你那么想,是因为你的内心充满了邪恶!”阮清霜严厉道:“如果没有人姓,那就不是人了。”

    冷尘回头瞪向阮清霜:“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人,我突然想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我的人现在可能已经抓到了徐云,单纯的折磨他,或许只能让他感受到身体上的痛苦,如果当着他的面折磨你,肯定能让他尝到心灵上痛苦的滋味吧?哈哈哈哈!”

    “恐怕你没有那个机会了。”

    徐云的声音突然在门口传来,他就像是救世主一样的从天而降,那种王者归来的气势瞬间将内心都落入绝望的人们再次拉回到现实的希望之。

    冷尘的身体几乎僵硬的转过来,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他让自己身边的九大高手全部出动,就是为了能生擒徐云!可徐云为什么会站在这里!船坞厂到底发生了什么!?

    【ps:兄弟仗剑修真开了本新书,叫《鸿蒙主宰》,喜欢玄幻的兄弟们可以去看看,已经更新不少了~

    其书看点:异世重生,拥有造化玉碟的秦朗一跃而起,打破废材的传说,从此天堑宏图,摧神灭魔,成就万古至尊。】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