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从未想过他真的跟冷尘正面交锋的时候,自己会主动出击,可是当看到那么多人都在冷尘银威之下随时可能会丧命,这一瞬间,他真的什么也顾不上了,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干掉冷尘。

    即便冷尘是远高于他跨级而存在的地玄境高手,徐云也义无反顾!只要是威胁到果果生命的人,威胁到阮清霜生命的人,威胁到他们大家所有人生命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徐云也不给面子!冷尘想杀光所有人然后带走果果,显然是狠狠的触碰到了徐云的底线,这是徐云最不可容忍的事情,他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别说他冷尘只是王之最臭名昭著的冥王,就算他冷尘是皇之一最强大的那一个,他也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这关乎到的不仅仅是胜负。

    冷尘完全没有料到徐云会突然出手,他从未怀疑过他地玄境的实力,即便他不出手,也足以威慑到任何一个还停留在超级境界的高手,这是毋庸置疑的。可徐云的攻势却丝毫没有任何畏惧,那种不惧生死的气势使得冷尘不得不出拳招架!

    作为一个高于对方一整个阶级的高手,冷尘有充足的自信抗衡徐云的全力一击!虽然冷尘没有和徐云直接接触交过手,但是手下杨轶却跟他正面交锋过,杨轶有超级高手五阶的实力,依然败北,但却并非是输的一塌糊涂,显然徐云至少有六阶的实力,高也高不出阶。

    知己知彼的情况下,冷尘有足够的信心,虽然鲍天下那只老狐狸在保命的关头给自己用了毒,催命夺魂的一掌也差点击碎了他的心脉,幸好他有真气护体,不然还真有可能起不来了。彭君德的医术绝对不是盖得,经过天的恢复,冷尘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下来,至少在他认为,徐云是没有伤他的实力。

    两**碰,迸发出来的威压甚至让众人难以呼吸,就连仇妍和小东北都被这威压感压迫的无力招架!

    冷尘完全没想到徐云的拳劲竟然有如此威力!就在他想要以拳变掌的瞬间,徐云的身体突然挨了上来,脚下聚力再次爆发,直接一膀抗了上来!冷尘想要抽开身体,以便有空间可发力,但徐云的身体却挤靠并存,每一次贴身都带着磅礴之力!

    徐云见缝插针,任何冷尘想要的空间都不给留,拳,肩,膀,整个身体的任何部位似乎都成了攻击的武器!

    正所谓以意领气,以气摧力,盘六点内外合一,气势磅礴,八方发力通身是眼,浑身是手,动则变,变则化,化则灵,其妙无穷。徐云是挨、膀、挤、靠,见缝插针,有隙即钻,不招不架,见招打招。

    冷尘心不由一惊,八极拳!

    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

    地下世界的人都知道,冷尘能得到今天的地位,凭的就是一手混元掌。习武之人都知道,宁挨十拳,不挨一掌。因为拳击表皮,掌击至里,高手之间的对决,皮外伤都算不上什么,真正要命的是内伤!

    可掌劲若没有一定的空间和距离,也无法施展出他的威力。

    这就是徐云明知拳伤不如掌伤的情况下,依然使用八极拳的缘故。八极拳属于短打拳法,其动作极为刚猛。在技击手法上讲求寸截寸拿、硬打硬开,虽然不足以让冷尘致命,却可以让他占据上风。

    十余招之后,徐云突然抓住机会,双拳压制了冷尘掌风之后,突然耸肩抗上,气势磅礴的撞击让冷尘心肺一阵澎湃,竟然脚下松动,后撤一步!

    “看来你的确是伤的不轻……”徐云冷笑一声,在他无法确定冷尘是否真的有内伤的时候,出手多少还有些顾忌,即便是同归于尽,徐云都没把握能解决一个地玄境高手的生命。在不能确定可以解决冷尘之前,徐云绝不会以身冒险,他很清楚,一旦他输了,所有人的希望也就没有了。

    而现在却不,冷尘的内伤严重姓绝对比徐云想象的还要严重,至少在徐云看来是这样,彭君德的医术再高明,也只能是在短时间内做到治标不治本,内伤是需要自身调理的,外在给与的治疗都是表层的显现而已。

    这一点冷尘也很清楚,但他并没想到过徐云竟然会用八极拳的打法,用明知对掌是吃亏的拳头,竟然可以赢得先机!八极拳磅礴的拳劲的确是摧毁冷尘表层防御的最好方法。

    徐云做到了。

    “徐云,我真的是低估了你,你和杨轶交手的时候并没有完全发力……”冷尘冷声道:“以你的实力,心境已经开始趋向圆满,虽然还未突破宗师境的瓶颈,却也有超级高手九阶的实力……不得不承认,你之前伪装的太好了。”

    徐云摇摇头:“你的手下已经威胁到了我们的人身安全,我可没功夫做什么隐藏实力的事情。”

    那天徐云和杨轶交手绝对没有隐藏实力,只不过是因为众人的安危让他分心了。若是徐云早知道房间里有小东北这么个家伙能搞定一切,他恐怕早已拿下杨轶的人头了,或许黄羽和彭君德也难逃一劫。

    若是那样的话,没有彭君德的冷尘恐怕也早就逃回冥王岛去养伤了。

    “徐云,我知道你现在很有自信,我也承认我的伤势,但你最好搞清楚,我虽身有内伤,却依然有实力杀了你,而你想要伤我,却必须冒着同归于尽的危险。”冷尘淡淡道:“与其和我两败俱伤,倒不如你和我合作,我了解你,你不是甘于平庸的人,那个地方已经不属于你了,你已经不是曾经的炎龙,来我身边,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带上你的人,我能给你万人之上的地位!”

    强子闻言就骂了出声:“你这人是不是有妄想症?把自己幻想成总统了是吧?见谁都说可以给他万人之上的地位。”

    冷尘不屑的回头看了一眼强子:“你以为什么人都能入得了我的法眼?你这类废物,求我我也不会收。不过,如果看在徐云的面子上,我也会给你一个机会,冥王岛的后花园的确需要几个勤杂工修修剪剪。”

    “我杂你大爷!”强子这话说的显然是不知死活,冷尘若想出手取他姓命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就在冷尘心歹念刚刚升起,徐云就厉声喝道:“恐怕现在可不是你分心的时候,冷尘,就凭你这点水平,真不像是地玄境的高手,哼,受了那么点伤就连对付我都畏首畏尾,你有什么资格去做皇之一?顶替缪波死后的位置,你还不够资格。”

    冷尘最不喜欢听别人拿这件事情说事儿,徐云显然知道这一点,那他就更需要用这个来激怒冷尘。

    “我不够资格?难道那个死了的张老头就够资格?”冷尘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反唇相讥道:“我知道我不够资格,至少不会傻到拿命去玩儿,张老头可比我傻多了,最后还不是死了?”

    徐云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这时候谁先动怒,谁就是输家。

    “既然你不肯跟我合作,那就让我送你去地狱和张老头见面吧!”冷尘抓住转瞬即逝的机会,掌风凛冽而出,击向徐云胸口!

    徐云迅速反应,双手激发体内真气生生抗下冷尘的致命一击!混元掌的滋味徐云可绝对不想品尝,这也不是可以拿来闹着玩的,即便冷尘内伤未消,全力一击的话,徐云重则丧命,轻则床上躺年,这是毋庸置疑的。

    虽然徐云反映迅速,但冷尘却也是步步紧逼,冷尘很清楚,先的局面他还占据上风,如果徐云继续使用爆发力强劲的八极拳来对付自己,他的内伤会因为那种过于磅礴的爆发力而再次引发,这样的话,他很容易陷入不利的局面。

    “怪不得张老头会收养你,原来你跟他一样的不识时务!”冷尘一边步步紧逼,一边继续出言挑衅徐云的忍耐力,他必须激怒徐云,让徐云露出破绽:“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张老头其实是死有余辜,他早就该死了,因为他这种人就不配凌驾于我们王之上!什么狗屁五散人,早就该死绝了!”

    徐云一直在强忍着不要去听冷尘的胡言乱语,但当冷尘说出五散人的时候,他还是愣住了。

    在徐云的记忆里,他很小很小的时候,甚至对张太岁的记忆都不是特别清楚的时候,他曾经问过张太岁一个问题:“老头子,你是我干爹,那我亲爸是谁?”

    “你亲爸?呵呵呵,你亲爸可是大人物,我现在说了你也不懂。”张邈之当时笑的很灿烂:“有人说他是五散人,但却也有很多人都觉得,以他的身份,足以成为皇之一。”

    “什么是五散人?什么是皇?”幼年的徐云对这些东西根本就毫无概念。

    张邈之摇摇头,对他道:“有些事情等你长大了就自然知道了,现在你还小,呵呵,不要想那么多,在我还没送你去拜师门之前,你要好好享受你的童年。”

    剩下的事情徐云就记不清楚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享受过童年,他的童年似乎都是在神龙大队度过的。他只知道,当时张太岁把他交给王逸的时候,那就叫拜师门,从那天开始,王逸就是他的师尊,负责一手**他。

    回忆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就这一瞬间的功夫,冷尘的掌风已经逼近了徐云,徐云没有躲避的空间,除了承受之外,他必须要做的便是予以还击!混元掌的掌劲就好像一道利刃直接穿透了徐云整个胸膛,而同一时刻,徐云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蛇形脚如钻,就在冷尘贴近的时候,拳连击!上打云掠点提,打挨戳挤靠,下打吃根埋根!

    两人的身体都如同断线的风筝纷纷后仰飞了出去!徐云的身体重重撞在仇妍身上,冷尘也哐当一声撞在墙面才停止了下来。

    眼瞅着徐云嘴角血迹渗出,众人的心瞬间就都纠了起来!徐云的安全是他们此时此刻最关心的事情,其他任何事情都不重要!徐云是最后的希望,是不可以倒下的那面旗帜。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