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受伤的不只是徐云,冷尘也好不到哪里去,之前已经被鲍天下伤到过的心脉再次被徐云气势磅礴的八极拳击,原本就还未稳固的心脉再次受到严重的创伤。

    相比较之下,谁都算不上是赚便宜,但以冷尘的实力来说,抗击打的能力自然要比徐云更强一些,毕竟宗师境以上的高手心境都基本圆满,地玄境的高手自然更是已经不需要刻意的去做,体内的真气已经幻化成屡屡地煞之气盘护全身。

    “杀了他……我们就赢了。”徐云残喘的气息尚且还存在,但那混元掌的掌劲已经给了徐云太大的内伤损伤,徐云已经没有再次起身应对冷尘的可能了,但冷尘却依然对他们存在威胁,他已经尽力而为了,生存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仇妍和小东北的身上,徐云唯一肯定的是,冷尘的现状也比他好不了多少。

    然而冷尘却出乎意料的站起身来,冷笑着看着面前一切:“你们赢不了,永远都赢不了,徐云,你太天真了,我给了你机会,但你却不要,现在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我想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没有人能阻止我成为皇者,任何人都不可以!”

    仇妍和小东北都守在徐云面前,他们很清楚,凭借他们这点实力,即便冷尘伤势再重,也很难将其击杀。鸿沟一般的差距是不可能因为他的伤势而抹平,仇妍不是怕死,而是不敢冒险,她和小东北已经是这里最后一道防线,绝对不可自寻破灭。

    “旁门左道是永远不可能成为正途,你已经是地玄境的高手了,自然比我们更清楚,强求而来的心境实力绝非真正的实力。”徐云道:“你若真想成为地下世界的皇者,更应该早一点迷途知返……”

    “说我?你没有资格。”冷尘道:“想想你自己,当时你连面对青鬼都吃力,突破到超级高手的心境后呢?你的实力就好像如入九霄云天,现在连我手下第一战将杨轶都不是你的对手!你以为你是什么天才?哈哈哈哈,如果不是因为她,你可以吗?”

    “我承认,我做不到。但我绝非要刻意这么做。”徐云冷声道:“我跟你们不一样,我绝对不准许这个秘密使得当今地下世界大混乱。”

    “难道我会?”冷尘反问:“你就不要再给你的私心找理由了,今天杀了你们,一切都会平静的。除了我之外,将会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个惊天大秘密。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话音落下,冷尘出手如电,小东北想都没想就抄起剔骨尖刀上前阻拦,然而戾气暴增的冷尘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轻松的擒拿手便将小东北手腕折断掀翻到一旁。

    完全不是对手!

    “冷尘!你若不想被万人所诛,就马上住手!!”

    古醉人的厉声喝斥传入房间的时候,徐云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梦,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他已经昏迷之后的幻觉。徐云试图起身,但心脉传来的巨大刺痛让他完全无法发力。冷尘混元掌的滋味绝对比徐云想象的还要厉害,不客气的说,如果冷尘不是被鲍天下所伤,这一掌绝对足以要他姓命。

    冷尘闻声回头看去,原本悬起的一颗心再次落下:“我当是什么人,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神算子。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你不会也想跟我分一杯羹吧?只要你肯为我效力……我不介意。”

    “痴心妄想!”古醉人怒道:“我警告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我知道你不怕得罪我,但你应该知道得罪我哥的下场。”

    这对冷尘绝对是致命的威胁,古醉人的实力不足为惧,但是他亲哥可就是猎人学校的创建者古鹊界!当今王传言实力最高的力王,早在多年前甚至便达到了地玄境四阶的实力,现在或许更高,但却无人验证。

    “冷尘,我再提醒你,如果你敢动徐云,得罪的绝非只有古鹊界一人!”古醉人继续严厉道:“酒剑仙轩辕智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你应该知道,他们的实力都在你之上!你若还想活命,就马上收手!”

    冷尘还真是被惊到了,徐云这小子的后台靠山还真是够硬的,轩辕智可是王的剑王,实力也有地玄境阶,这两人任何一人都足以完爆身体健全的他,他虽然已经到达了地玄境的境界,但却只是停留在一阶的阶段。完全没有和那些高手抗衡的能力。

    “算了吧,如果今天你也死在这里,又有谁能知道这一切是我冷尘所为!”冷尘不为所动道:“只要我灭口干净一些,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古醉人仰头笑了几声:“哈哈哈,你不会以为我会傻到独身前来吧?如果个小时内我徒弟见不到我,他就会直接去猎人学校找古鹊界,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你应该很清楚你自己是什么实力,就凭你冥王岛上的人,拿什么跟整个猎人学校抗衡?东方凡,汤义朋,鄂源,这些人哪个不都有实力在你冥王岛上翻云覆雨,我劝你最好想清楚你现在想要做什么。或许都不需要古鹊界亲自动手,猎人学校的八大教官就足以让你身首异处!”

    冷尘陷入了沉默,这些人绝对都不是好惹的,王之,手下能有那多宗师境高手的恐怕也只有古鹊界一个人,冷尘一直不明白古鹊界是凭什么手段让那么多宗师境高手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的,至少他没有那个本事。

    五个宗师境的高手就足够让地玄境的高手难以应对,可古鹊界手下八大教官却全部都是宗师境的强者!尤其是追命东方凡,独狼汤义朋,鳄鱼鄂源这个人,更是都拥有宗师境顶峰的实力。

    “也或许还不等古鹊界动手,酒剑仙就已经把你就地处罚了……你应该很清楚张太岁和轩辕智的关系!”古醉人继续道:“而且你还可能不知道一点,一直在徐云身边的林歌,可是邪王陆玄机**出来的爱徒……哼哼,同时得罪这么多人,你就不怕死无葬身之地?”

    怎么可能!就他们几个小子,身后居然可以牵扯出这么多人!冷尘的心神从未如此怀疑动摇过,力王古鹊界,剑王轩辕智,邪王陆玄机,这个人完全代表了王实力的巅峰,别说是他得罪不起,就算他能把其他几王联合起来,也完全不是对手。

    “我突然又想到了,毒王吴秋子可是徐云的结拜老哥,你除非疯了,才会想要同时得罪这么多人!”古醉人的一番话彻底击碎了冷尘的信心,就凭他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同时得罪王的四人!

    除了这四人之外,金王鲍天下已经和他决裂,冷尘并不知道鲍天下已经死在徐云手,剩下的便只有鬼王一人,而鬼王跟自己的关系恐怕也好不了,毕竟他当年收留的青鬼,就是鬼王门下的叛徒,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鬼王是东瀛人,他冷尘就算再没有什么底线和做人的道德,也不会甘于和东瀛人合作,那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半昏迷的徐云都相当的吃惊,原来毒手医仙老颠头居然也是王之一的毒王,这个世界还真特么够疯狂的,他身边那么多猛人都如此低调。老颠头如此,轩辕智也如此,都隐藏实力隐姓埋名的生活着,与世无争才是好的修为方法。

    “冷尘,你很清楚我们不能把你怎么样,但你现在更应该清楚,如果你对我们这里任何一个人下手,你的下场都会比我们更悲惨。”古醉人冷笑一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清楚就滚回你的冥王岛上洗洗睡吧。”

    冷尘强忍着心杀意,阴冷的瞪着古醉人:“老神棍,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最好也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冷尘绝对不会冒着与天下众王者为敌的风险去冒险,如果今天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明天却死于其他人之手,那他所做的一切岂不是都让其他人坐享其成了!这绝对不可以!

    “我贱命一条,如果你想拿走,随时都有机会。”古醉人丝毫没有半分畏惧:“但你若敢伤害他们,我便绝对不会让你好过……你也最好记清楚我今天说的话。”

    冷尘不屑道:“威胁我?那咱们就走着瞧!”

    冷尘重重的丢下这句话之后,便直接转身而去,那种发自内心的不甘,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是什么滋味。但冷尘绝对没有怀疑过他的选择,他相信,只要他耐心等待,机会还有。若是鲁莽从事,恐怕会得不偿失。

    当冷尘的脚步声远远离开之后,小东北才呼的一声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地玄境高手身上的那种威压让他几乎穿不透气,但他却迎着压力和冷尘对峙,他已经做到了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事情。

    “快把他抬到床上,他受伤太重了!”古醉人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冷尘的事情,现在他只关心徐云的情况。

    徐云张开双眼,朦胧之看到古醉人的轮廓,轻声道:“我们不能让冷尘离开……他的威胁太大了……”

    “我如果有杀他的本事,才不会跟他废那么多话!”古醉人道:“连你都只能勉强伤到他,这里哪还有人是他的对手。千万不要小看地玄境的高手,当有一天你的心境圆满,你的真气也转化成地煞之气的时候,你就明白我现在说的话了。”

    仇妍也不得不点头承认:“徐云,我们杀不了他,古前辈能让他离开就已经是做了最大的努力了。”

    “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徐云道:“绝对不会。”

    “那你就更要坚持住!”古醉人有些心急:“谁帮他运气稳固一下心脉,有没有人懂医术?”

    果果突然在阮清霜的怀里钻出来:“我知道老爸的药包在哪,我去拿!”

    阮清霜此时此刻心急如焚,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可以帮上什么忙,如果那个吴老前辈在的话,那该有多好……

    秦婉儿的电话突然响起,她接起电话之后,在徐云昏迷之前转达给了徐云一个好消息:“是林歌打来的,他们已经解决了船坞厂的人,现在警方已经安排人清理了现场,我需要回一趟警局,你千万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徐云点点头,示意秦婉儿去忙自己的事情。

    现在徐云只想睡觉,他的头昏昏沉沉,甚至开始变得看不清楚眼前人的样子,在他清醒的最后时刻,他只记得是小东北和强子等人把他抬到了床上,果果一直在旁边对他喊着醒醒,醒醒。

    徐云不想要果果失望,但他却实在睁不开自己的眼睛。但冷尘还没有死,徐云绝对不能让自己就这么睡过去……终于,徐云眼前一片黑暗,再也听不到外界任何一点声音了。

    【ps:下午加更,只求兄弟们每章一顶~】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