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不想追究这方面的责任,他现在担心的是其他事情:“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老古,鸽子,你们两个留下,我有些事情想跟你们谈谈。”

    钱风倒了杯水给徐云放在床头柜上:“老大,我就在对门房间,有什么事情你喊我,我马上就过来。”

    “嗯,你们好好休息。”徐云点头道。

    其他人都离开之后,林歌拉过一把椅子给古醉人坐下,自己则是站在徐云床边。

    “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受伤吧?”徐云淡淡道。

    古醉人点点头,后来又摇摇头:“那个小厨师似乎受了点伤,冷尘走后,我让他帮忙抬你上床的时候,他一直都没敢伸右手出来发力,我想,或许他的右手有很大的可能骨折了。其他人还好,毕竟冷尘施加的威压足够强大,一般人很难在他面前有反抗的勇气,这倒也是好事儿,至少没有无辜的牺牲和没有意义的伤亡。”

    徐云点点头,这样的结果他已经很满意了:“鸽子,明天你让强子跑趟腿,去找申江市最好的骨科医生来给小东北看看伤势。”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哥,你昏迷的这段时间,霜姐已经嘱咐过这件事情了,强子想今天晚上就出去,但这个时间恐怕也没地方找人。”林歌道:“后来婉儿姐打来电话了,说这个事情交给她就好,明天她就把警局一个军医专业来的骨科专业人士请来。”

    徐云这才算是安心下来,他的目光定格在古醉人的身上,危机度过时候,他却突然觉得那么难以启齿:“老古,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这是要跟我算账吗?那你小子欠我的可是挺多了。”古醉人呵呵一笑而过,他可不想跟徐云讲究的那么清楚,如果算那么清楚,那就不算是一家人了,若不是一家人,古醉人也不可能犯险来淌徐云这趟浑水。

    可古醉人越是这样,徐云心里就越是不好受,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弥补自己对古醉人的那些误解和毫无道理的发泄。

    “我想弥补。”徐云直言道:“不然我会一辈子心里都过意不去。”

    古醉人哈哈笑了两声:“可是,如果我不对你做那些,我一辈子心里都会过意不去。如果你要有个长两短的,我到了地底下可怎么跟老爷子交代啊。只要你一切安好,我到下面跟老爷子见了面,也内心无愧了。”

    徐云心里一阵酸楚:“什么叫泄露天机必然折寿,有什么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徐云,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说的清楚。”古醉人道:“很多人都不相信命数和天定,那是因为他们更相信科学。但真正懂得天象五行八卦九宫之术的我,却知道很多事情是可以通过命数和天定去判断的。我能预知的一切,皆与天象有关。我的行为改变了命数和天定,所以必然会在某种程度上遭到自然界的惩罚,因果循环,任何事情都是这样。”

    徐云摇着头:“可我不相信什么狗屁命数和天定!凭什么!你都能改变别人的命运,为什么却不能改变你自己的命运!”

    “徐云,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没有理解我。我换个通俗一点的方式跟你解释,任何后果都是有原因的。我做了我不应该做的,就会承担我不应承受的。”古醉人道:“就像现在贪婪的人类,疯狂的吞噬着地球的点点滴滴,资源,森林,石油,煤矿,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是理所应当,但最终,总会有报应。因为人类已经种下了这个‘因’,所以得到的必然是那个‘结果’,改变不了。”

    顿了一下,古醉人继续道:“我同样也改变不了我应该得到的结果,这是天定,和命数不一样,无法改变。如果人类现在开始明白如何去保护和维护这个自然,不要再贪婪肆意的去搜刮自然的资源,就可以改变命数,只有命数改变了,天定才可能改变。”

    “我改变了我的命数,我做了很多不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我的天定改变了。”古醉人道:“或许以前老天爷还准备让我上天堂,但现在,呵呵,或许只有阎王爷才欢迎我吧。”

    徐云怒目拍案:“我不想听这些乱八糟的东西,也不想相信这些乱八糟的东西,不管是谁,即便是老天爷,我也不给面子!谁他妈都不能随随便便做什么惩罚你的事情!我不准许!”

    林歌上前示意徐云不要那么激动,他才刚突破宗师境,心境虽然圆满却还并不能算的上是稳固。所以情绪上不能有太大的波动:“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改变的,如果你真的尊重老古,就冷静一些,听他把话说完。”

    “鸽子,你不用拦着他,我该说的也都说了。至少我现在的命数还在呢,呵呵呵,不然也不会这么完好无损的站在你们面前不是?”古醉人道:“你不用担心我,我至少还有几年阳寿呢,只是你可千万别再给我惹什么大麻烦了。”

    “老古,你跟我保证,你肯定没事儿……”徐云道:“那些什么乱八糟的天谴,根本不可能存在。”

    古醉人点点头:“是啊,或许真的都是胡说八道的,哈哈哈,借你吉言,我也希望那些东西都不存在。放心吧,我命硬,没那么弱。”

    徐云从未相信过那些东西,所以他对这事情看的比较开,古醉人在他面前就是最好的证明,那些什么狗屁天谴的事情,徐云才不相信,如果真的有老天爷,有上帝,那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渣存在了,也不会有那么多恶盈满贯的人还逍遥在世了。

    “现在你应该关心些别的事情。”古醉人道:“我要是能有你一半的实力,也敢跟他叫板一下。我没那个实力,也没那个信心,我没办法拿那么多人的生命冒险,如果我贸然动手却输了,所有人都难逃一劫。徐云,我希望你可以理解我做出的选择。你别怪我。”

    徐云摇摇头:“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你的选择是正确的,也幸好有你,才能吓走冷尘……对了,有一个事情我想问你……”

    “你说。”古醉人点头道。

    “古鹊界和你的关系……”徐云疑惑道。

    古醉人微微一笑,没有否认:“这个倒不是我造谣,古鹊界的确是我哥哥,同父异母的哥哥。”

    林歌听到这消息也挺惊讶的,猎人学校的校长古鹊界竟然和神算子古醉人是亲兄弟,这事儿在地下世界还真没几个人知道呢。

    “那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这几天是不是有一个姓步的小子去猎人学校了。”徐云道,他心里还是很担心步飞梵的,即便步飞梵发过短信说自己一切都安好没问题,但徐云却真没办法放心。

    古醉人耸了耸肩膀:“这个姓步的小子是你什么人,姓子还真是挺像你……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恐怕这件事情我却真没什么能力帮你,虽然古鹊界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但是他对我的存在却并不认同,可以说,我们两兄弟之间似乎一直都关系并不好。尤其是这些年,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他。所以,我只能说抱歉。”

    “都说古鹊界的猎人学校有人间炼狱之称,很多人去了之后都会死在那里……”林歌道:“步飞梵还只是个孩子,一张白纸而已,我真担心他会熬不住。”

    徐云跟林歌的担心是一样的,他们不知道猎人学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环境,他们所训练的程序他们也毫不知情,所以这种担心是必然的。

    古醉人摇了摇头:“虽然我跟我这个哥哥没什么交情,感情也不怎么样,甚至他还挺讨厌我的,但我也不会故意说他坏话。据我的了解,他绝对不是那种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古醉人绝对算得上一个正直的人,如果有人把猎人学校说的那么恐怖,我不得不怀疑是造谣生事。”

    “可他才只有十岁而已。”徐云心里仍然无法心安理得的接受步飞梵的离去。

    古醉人却反问一句:“那你们被送到神龙大队的时候才几岁?不要太低估了其他人的能力,你们能做到的,说不定他能做的更好,十岁已经并不算是孩子了,在某种程度上讲,做为男人,十岁已经应该有所担当。现在是和平年代,如果是战争年代的话,谁会把十岁的家伙还当作孩子。你们说呢?”

    听完古醉人这番话,徐云心里的确得到了一定的安慰,的确,十岁已经是正儿八经的男子汉了,徐云相信,即便是叶法拉知道了,也会尊重步飞梵的选择。他的人生路应该他自己决定,而不是他们给他规划。

    现在所有家长给孩子规划的道路都是千篇一律的,十几岁的孩子每天面对的都是学校和各种兴趣班,虽然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现象。但步飞梵跟普通小孩不一样……这一点徐云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你放心,如果我有机会碰到古鹊界的话,一定会让他关照一下。”古醉人微微一笑:“虽然我让他关照的人,或许会吃的苦更多一些……但却也是为了他好,不是吗?呵呵,只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碰到古鹊界,哈哈哈,猎人学校那地方也不是什么人想去都能去的。”

    徐云试探了几次,始终没有问出口,或许不知道的更好。

    “你该休息了。”古醉人道:“冷尘这次在申江损失严重,他是聪明人,肯定不会傻等着特战队的人搜捕他,如果不出意外,他会连夜赶回他那该死的东南亚小海岛,在申江抓住他的机会微乎极为,你可以跟那个小女警说一声,不要让警局的人白费力气了。”

    徐云点了点头,古醉人说的没错,除非冷尘脑袋被驴踢了,才会继续留在这里等着麻烦找上门,他的伤势足够他修养好一阵子了,没有了彭君德,他的伤势必然恢复的更慢。至少最近徐云不需要担心冷尘的威胁了……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