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徐云他们已经肯定冷尘早已连夜离开申江,秦婉儿对徐云的话也没有任何的怀疑,但整个申江的警界依然持续全市大搜查了整整天,任何一家酒店旅社都没有放过,只要能够过夜的地方,就连各种夜店也没能逃脱这次警界的大洗礼。

    霍雷霆他们自然也得到了命令,一切配合申江警方的工作,真的是不是需要做,他们却清楚的很,冷尘离开已经是肯定的事情,他们再非要去找岂不是傻子。答应是答应,但特战队的人并没有跟警方的人一样,傻乎乎的真去到处搜查,做做样子而已。

    天的时间很快,虽然连冷尘的影子都没看到,但却殃及池鱼一般的打击了各种黄赌毒的产业,很多星级酒店也都因为变相提供特殊服务而被勒令关门整顿,而星凯大酒店早就换了客服部经理,在徐云的要求和阮清霜的管理下主动清除了观不正的一些事情,所以完全没有被影响到。

    申江的警界清扫之后,星凯大酒店的生意得到了空前的火爆,即便是顺应市场的涨价,依然每天客朋满座,阮清霜又顺应发展的在药膳基础上提出了一项正府招待标准的套餐,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顺理成章,当然,阮清霜并没有考虑到签字结账这方面的事情,以后自然会带来些不必要的麻烦。

    特战队的人在天之后也都回府复命,表面上一切都恢复到了正常。

    终于,徐云也得到了去探望叶法拉的批准,这里面秦婉儿功不可没,若是没有她的担保,恐怕徐云想去看看她,还要等挺长一段时间。秦婉儿也并非只看在徐云的面子上才做了那么多,叶法拉的转变她都看在眼里,她觉得任何人都有得到原谅的机会。

    尤其是叶法拉,在为警方做了这么多之后,警方很难不去感谢一下她。若不是她之前犯下的罪行太大,就算现在提前释放也不是不可以。

    在秦婉儿的亲自带领下,徐云来到了叶法拉服刑的地方,环境的确出乎他的意料,警方对待这样一个功以抵过的人也算厚道。叶法拉并没有像其他犯人一样被关押在牢房里,她拥有一室一厅的房间,甚至拥有自己的厨房,还可以随时都上网看看电影。

    “这地方环境好的我都想住进来了。”当叶法拉开门之后,徐云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要不然咱俩换换吧。”

    叶法拉大吃一惊,她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徐云和秦婉儿居然同时站在自己的面前,作为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叶法拉也很快的接受了这份惊喜:“这都是秦警官的功劳,如果不是她帮我申请,我现在说不定正在牢房跟狱霸争夺地盘呢。”

    “你为警方做了那么多,这都是你理应得到的待遇。”秦婉儿淡淡道:“你们俩个聊一会儿吧,我顺道给这里领导下个通知,就不打扰你们了。”

    秦婉儿离开之后,叶法拉便让徐云坐下,去给他闷了一杯茶:“这里能喝到崂山绿茶就已经很不错了哦,一般人来我可都不舍得拿出来招待。”

    “看样子你这里还经常会有客人来坐坐?”徐云微微一笑:“门庭若市啊。”

    叶法拉切了一声,摇摇头道:“你们男人脑子里想的什么,我还是很清楚的。真没想到我穿这么一身劳服,也还能有勾人的魅力。监狱的领导隔差五的都来看看我,而且还专门凑晚上,有一次他老婆打电话问他在哪,他还编理由说加班,呵呵,我能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什么吗?”

    徐云忍不住苦笑一声:“有魅力的人穿什么都有魅力,不是有人说过吗,什么心灵美才是真的美,这话都是自欺欺人,在男人眼,女人的外美胜于一切内美。我都不得不承认,这话真的挺有道理的。”

    “嗯哼,你这意思是说,我只不过是一个长得漂亮却心如蛇蝎的女人。”叶法拉白了徐云一眼:“以后在女士面前说话注意点。”

    徐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可没那么说,以前你是不是心如蛇蝎我不知道,但至少现在肯定不是。”

    喝了一口茶之后,徐云感慨一声:“这崂山绿绝对是品类的极品了,也是领导拿来慰劳你的吧?你不会是跟领导……”

    “滚。”叶法拉笑骂道:“我可没那么随随便便,就算我随便,也不可能看得上一个长得跟野猪似的人吧?哈哈哈,你少跟我闲扯,说点正事儿。飞梵是不是让你很难管教,他现在还在上学吗?嗯……为什么没带他一起来看看我。”

    徐云放下茶杯:“他是个很不错的孩子,没有你说的那么难管。原本我是想要带他一起来的,只是……发生了点小插曲,这次我来找你,也主要是为了跟你说说这个问题。”

    叶法拉脸色的笑容没有了:“飞梵出了意外?”

    “不能说是意外,可以说是我意料之。”徐云知道这种事情没什么好遮掩的,事实就是事实,不妨直言:“他去了猎人学校。”

    叶法拉的眉心明显锁了一下,徐云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她了解徐云:“猎人学校?你介绍他去的?为什么?”

    徐云有些惊讶,叶法拉比他想象的要镇定多了,她没有任何过激的表现,但是徐云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内心的焦躁和不安:“如果我跟猎人学校有关系的话,也就不用像现在这样担心了。是他自己选择的,他偷偷离开的。他走了大约有一周的时间了,我接到过他的短信,他说一切安好。”

    叶法拉沉默了好一阵子,她的确有很多情绪都想发泄出来,但发泄在徐云身上显然不理智,步飞梵原本就是一个有思想的孩子,他做出这种选择,叶法拉绝对相信:“他为什么会知道有那种地方……而且,要进猎人学校不是需要引荐人吗?他……”

    “这个就怪我了,猎人学校是我不小心说漏嘴的。”徐云道:“我以为他不会当真,但他却非常认真,我低估了他做事的勇气,没想到他真的会为自己的想法付出实际行动。至于引荐人……你应该知道他对军事武器的爱好,他在军事论坛认识了一个朋友,并且还师徒相称。你绝对不会想到,他认识的那个师父,居然是武器界百年不遇的超级鬼才,凯·马修。”

    叶法拉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这些消息对她来说显然有些不那么容易消化,凯·马修……那个连他们总统都没办法说服他为己所用的超级天才,竟然会在网络上和步飞梵成为好朋友?老天爷还真是开了一个国际玩笑。

    “我也很惊讶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但事实如此。”徐云道:“他的引荐人,基本可以确定就是马修。”

    叶法拉的脸色挤出一丝笑容:“我都不知道是应该替他开心还是担心了……猎人学校,多少人去了都没能活着回来,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你错了。他已经不是一个孩子。”徐云道:“之前我跟你犯了一样的错误,都认为他只是一个孩子。其实并不然,在你收养他的时候,他都可以读力生存了,那时候他都成长为男子汉,更别说现在。他已经长大了,我们不应该低估他的能力。”

    “徐云,这番话如果换个人跟我说,我可能已经送他耳光了。”叶法拉的脸上尽是苦笑:“但现在我想选择去相信你。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才把步飞梵托付给你,不论怎么样,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徐云点点头:“我一定会的,我坚信他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我也希望他走他自己选择的路,而不是我们给他铺好的。男人需要磨练,不论任何一种,我都希望他可以经历一些其他人不曾经历的东西。只有那样,他才能成长的比其他人更快。”

    叶法拉深呼一口气:“好了,不说他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想办法联系到猎人学校,确保他的安全,然后转达给我?对吗?”

    “我保证。”徐云点头道,这件事情他已经开始着手去做了了,他不需要让步飞梵知道他在找他,但他必须自己可以确定他的确还活着,这就足够了。而这件事情上,唯一能帮徐云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步飞梵的引荐人,凯·马修。

    关于这个问题,徐云已经联系过凯·马修,但对方并没有给他明确的答案,只是给徐云要了一个华夏的地址,并且告诉徐云,他会在下个月的时候抵达华夏,到时候他会按照这个地址来找他。

    徐云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待马修把步飞梵的消息带回来。当然,徐云也知道这个消息不是白要的,凯·马修这次回华夏,也一定有什么事情会让他帮忙。

    作为交换信息的条件,到时候徐云绝对会不留余力的帮助他。

    “我相信你。”叶法拉微微一笑。

    两人大约聊了一个多小时,叶法拉的感慨还是挺多的,尤其是对自由这个东西,她说,如果有一天能得到自由,她愿意用一切去换取。这绝对不是夸张,任何一个人都会为了得到自由而不惜代价。

    秦婉儿的到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紧跟在秦婉儿身后的是一个身穿狱警制服的胖子,说他是胖子一点都不用迟疑,徐云只需要目测,就能肯定这家伙有百五十斤以上的体重。

    怪不得叶法拉说这家伙长得像野猪,还真是……山林子里的一般小野猪,恐怕也就这么个重量了。这家伙若是再胖一点,说他是野猪王都不过分……

    “久仰久仰,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徐云徐先生啊,我可是久闻大名了!”面带笑容的“野猪”非常客气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秦婉儿开口介绍道:“这位是监狱长,刘洪,刘处长。我跟他介绍过你,你们认识一下。”

    【祝兄弟们周末愉快,马上五一了~都准备好假期去哪玩了吗?】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