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这才伸出右手和“野猪”握手道:“刘处长,我也‘久闻’大名,今曰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呵呵呵……”

    刘洪眼珠一转,扫过叶法拉,嘿嘿笑着对徐云道:“是啊是啊,我就是叶小姐说过的那个胖子,哈哈哈哈,让徐老弟见笑了,多年之前我在刑警队的时候,那也是身材矫健的破案能手,只是现在组织上给我安排的工作岗位太享福了,这么多年只顾着养膘了,哈哈哈!”

    叶法拉暗翻了下白眼:“刘处长,我可没说你坏话,你可别把我想的那么恶劣。刚才我只是跟徐云提到你对我照顾有加,不然我也没有这么好的生活环境,你可别多想。”

    “当然不会,叶小姐说话必然句句都是真理。”刘洪虽然是正处的级别,也是掌管这申江最大监狱的一把手,但为人却相当的谦和,至少徐云没在他身上感觉到官威和架子,不过,这样的人往往也是最不容易摸透的,笑面虎嘛。

    徐云笑了笑:“刘处长,有机会的话到星凯大酒店去视察视察工作,我一定好好招待。叶法拉在这里就多麻烦您照顾了。”

    刘洪的大肚子似乎给了他太大的压力,他笑嘻嘻的走到沙发前坐下,这才松了一口气:“照顾好叶小姐是我的职责,上面领导都吩咐过,这一点徐老弟一定放心,哈哈哈,至于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组织上对违纪[***]可是查得严哦,即便我以后有机会到星凯大酒店,徐老弟也绝对不能铺张浪费啊。哈哈哈,粗茶淡饭就好,我这一身膘,也该减减了!”

    “那是当然。”徐云微微一笑,这胖子还挺实在的,真答应了。

    “说笑话,哈哈哈,说笑话,徐老弟可千万别当真。”刘洪马上道:“咱是人民的公仆,哪有经济实力到星凯大酒店那么高档的场所消费啊,哈哈哈,徐老弟能有那番话,我就觉得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徐云看人果然没错,这胖子的心思还真是让人猜不透,说话虚虚实实的,为官之道,还真不是一般人做得来的。

    “刘处长,我们说正事儿吧。”秦婉儿开口道。

    刘洪点点头:“对对对,秦局说的没错,我们该说说正事儿了。徐老弟,这次叶小姐出去,人身安全可就都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保证叶小姐的安全。”

    “这个刘处长大可放心……”徐云话说到一半就愣住了,这胖子什么意思?叶法拉出去?徐云马上把疑惑的目光转移到了秦婉儿的身上,这到底是有什么新的指示了?

    叶法拉也有些惊诧,虽然她这段时间为警方的人做了很多事情,但是也不至于短短时间内就放她走吧, 虽然她一直都很期待自由,但她也很清楚自由这东西可不是白给的。

    秦婉儿耸了耸肩膀对徐云道:“有些事情一两句也说不清楚,局里领导也是斟酌了很久才做了决定,原本昨天我就想告诉你呢,但觉得还不如今天给你一个惊喜。”

    “现在就要释放我?”叶法拉疑惑道:“秦局,上面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做吧。”

    “没错。”秦婉儿点点头:“如果这件事情解决了的话,虽然不至于直接减刑到可以释放你的地步,但至少对你来说是个很不错的机会。”

    徐云摇摇头:“我就知道没那么好的事儿,不过,能减刑的机会当然不可错过。到底是什么好事儿。”

    秦婉儿一甩头:“走吧,跟我回局里,这件事情你也必须帮忙,不然的话,叶小姐自己一个人恐怕很难完成。我昨天没告诉你,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怕你不接受。但在叶小姐面前,你自己都找不到拒绝了的理由了。”

    徐云竖了竖大拇指:“得了,我就知道这样的好事儿准跑不了我。不过,有一点我还是可以肯定的,只要能帮叶法拉减刑的任何事情,我都不会错过。等到她功大于过的那一天,你们警方也不好意思继续关着了不是?”

    “那是那是,现在我们都不好意思关着了。”刘洪笑着道:“叶小姐早已经功大于过了,哈哈哈,今天我来就是给叶小姐送行的,你放心去,这里的一切我都会安排人看好,如果叶小姐能不再回来,那自然是好事儿,如果还需要回来,我也保证这里绝对不会变样。”

    叶法拉看了眼刘洪,有些无可奈何道:“那就谢谢刘处长艹心了。”

    “应该的,应该的。”刘洪连连点头,傻子也看得出来这家伙对叶法拉肯定有想法,只不过碍于一些事情而不能真的怎么样而已,若非这家伙还算老实,只是自己歪歪一下,徐云早就打掉他门牙了。

    ……

    当叶法拉坐着秦婉儿的汽车离开监狱大门的那一刻,感觉自己真的就像是一只冲破牢笼一飞冲天的小鸟,她微微一笑:“秦警官,你们警察做事情还真是够缜密的,带徐云来接我出狱,的确是个正确的决定。”

    秦婉儿不好意思道:“叶小姐,我们希望能给予你信任,但有些事情我们也要做好准备,如果徐云不在车上,我们也不清楚你会不会冲动,毕竟你对自由的向往是无可取代的,如果徐云不在这里,我们就只能用特勤车关押着你出来,那样的话也不利于我们的合作。”

    “警局人才多,懂得运用心里战术。”徐云微微一笑:“如果我不参与这件事情,你们警局恐怕也找不到任何一个有信心让她配合的人吧?但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领导会相信我?只是你提议的话,或许不足以服众。”

    秦婉儿摇摇头:“我提议当然没有用,这事儿还多亏了你的老部下,他们处理了冷尘的事件离开之前,给了我们局长一份你的身份背景报告,让我们局长以后多照顾一点,你是国家的特殊人才,这一点我们局长知道之后相当惊讶,完全就当作是捡到了宝贝。”

    徐云苦笑一声,和叶法拉四目相对,谁也没说话。

    “因为他知道我跟你的关系很近,所以就找我谈话,我就把叶小姐的整个案子经过都实话实说了,一切原本就都是因为你,我根本没能力解决这些事情。”秦婉儿道:“这个消息让我们局长很震惊,所以他昨天迅速召开了紧急会议,才做出了今天这样一个决定。”

    徐云叹了一口气:“唉……你以后能不能有点担当,不要那么实在?你知道我是不喜欢跟警方合作的,如果不是为了叶法拉,你们求我都没有用。我擦,是谁把我曾经的身份背景告诉你们老大的?”

    秦婉儿直言道:“钱风。”

    “这混小子……”徐云彻底无语了。

    “骗你的,不是他。”秦婉儿道:“是那个叫宫九霄的人,他似乎是觉得有什么事情对不起你似的,他想做些什么弥补,所以才跟我们局长说了很多,你别误解他,他不是为了让我们局长知道之后可以借助你的帮助,他一直都在突出一个问题,让我们警方尽量保证你和你身边人的安全。”

    徐云沉默了一会儿,宫九霄的人品绝对不坏,只是好胜心太强,在神龙大队那么多年一直被他压在身下,显然会对龙怒的人有某种情绪,这是可以理解的。如今经过这次的事情,想必他也会明白一些道理。

    不管怎么样,以后神龙大队的兄弟们都能和平共处,也绝对是一件好事儿。

    “你们局长把我和徐云都请过去,看来真的是有大事儿要我们去做了。”叶法拉问道:“能不能先透露一点?让我心里有个准备。”

    秦婉儿点点头:“是和你的一个老朋友有关系,我们虽然一直在严厉打击毒品贩卖的网络,却一直有人铤而走险,这次上面得到确切的风声,有人想要捡起申江的毒品经营网络。”

    叶法拉皱了皱眉头:“谁?”

    “独眼。”秦婉儿道:“雍和。”

    叶法拉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眉心很快布满了愁云:“雍和想要接手申江……”

    “没错。”秦婉儿道:“但我们警方绝对不会准许他这么做的,他在全国各地一直被通缉,但警方想要抓他却连一点影子都抓不到,就更别说人赃俱获的把他抓捕了,想要定他的罪,就必须人赃俱获的把人抓到。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徐云虽然对毒品网络不太了解,但独眼雍和这人的名字却不陌生,他可是云贵边境特大袭警杀人案件的最大嫌疑人,但此人做事相当谨慎,很难找到证据。所以他这家伙也逍遥法外了好多年。

    “我们知道,你和他有联系,你是唯一可以帮我们的人。”秦婉儿道。

    叶法拉的眉头一直都紧皱着:“没错,我的确和雍和有些联系,但他给我面子绝非因为我。是给那个男人面子。但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很多年……我没有信心雍和会给我面子,他想拿下申江,必然知道了我的事情,我突然出现,他也不可能不怀疑。”

    徐云对此也不赞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雍和是个相当危险的人物……这个险,冒起来有些大。”

    “所以才需要你的帮助。”秦婉儿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徐云,她也不是不担心徐云,但她有她的职责,他相信警方会尽最大努力保证他们的安全。而且有徐云在,她也不认为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徐云耸了耸肩膀:“我还真是后悔认识你,不然我就不用跟警方有那么多的牵连了。”

    “徐云,我听说过你的事情了,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和警方合作,但败类总是少的。”秦婉儿淡淡道:“你自己也知道,不能因为一个败类而不去相信所有警察吧?”

    徐云翻了个白眼,心里骂了一声:宫九霄你个王八蛋的嘴巴也太松了吧!什么事儿都他妈的往外说!你大爷!老子下次见到你,非抽丫的!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求宣传~~】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