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局这种地方,徐云不陌生,叶法拉也不陌生,之前都是跟这地方打过交道的人,当然,却都不是以现在这种身份来的。现在这种感觉虽然称不上是高高在上的那种,却也能感受到上下大小各色领导敬让分的眼色儿,这种感觉挺奇怪,但却实在让人舒服。

    恐怕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进警察局办事儿的普通平头百姓,都没有几个能得到这种待遇吧?当然,这是建立在一个人的利用价值之上,警局的大小领导都对他们点头哈腰,那是有求于他们,这是前提条件。不然指望这群平曰昂头挺胸的大爷在你面前装孙子?下辈子吧。

    “秦局,您辛苦了,马局他们都在会议室等你们呢。”局长助理是个精神的小伙儿,看上去应该是办事利索的那一类,不然也不会讨到局长的另眼相看:“提醒您一句,秦局,市里的领导也来了。”

    秦婉儿点点头,忍不住疑惑道:“市里对这事儿这么重视?不是说今天的事情主要是跟刑警队重案组协调研究吗,市里领导来做什么……哪个市长?”

    “是王市长,这事儿我就不清楚了,说来也挺奇怪的,以前咱们局里的事儿,都是领导下个命令,就都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谢谢了,你先去忙吧。”秦婉儿微微一笑,局长助理跟人点头道别之后便匆匆去做他自己的事情了,秦婉儿的表情告诉徐云她自己也很惊讶的:“没想到市里领导这么支持我们工作,我们抓紧时间过去吧,别让领导等急了。”

    徐云却一把拉住秦婉儿,同时也伸手挡住叶法拉的步伐,他皱了皱眉头:“这个王市长平时都负责什么的?”

    “他权力还是挺大的,平时管的肯定都是市里的常务工作,王市长应该是主要负责发展计划,经济体制改革,重大项目还有财政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好像还要负责税务和统计,以及金融啊,国有资产管理之类的吧。他管的事儿应该是蛮多的。”秦婉儿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什么法制政务,协助分管审计和监察方面工作都要做吧,市长真没那么容易当,的确是曰理万机的。”

    秦婉儿这么一说,徐云的疑惑就更大了:“你说王市长他曰理万机那么多他正在负责的事情要做,他哪还有功夫插手你们警局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市里重视啊。”秦婉儿毫不犹豫道。

    徐云摇了摇头:“虽然我没当过官,也没有当官的老子,我也知道,申江这么一个大都市,肯定有专门负责社会稳定,公安司法民政,还有社区管理,信访和人民武装的市长或者副市长,如果市里重视,也会安排专门负责的市长下来,为什么会让一个负责发展计划以及经济体制改革和重大项目以及财政人力资源等等方面的市长来?难道就不怕他工作压力太大太艹劳,也不怕他因为工作越权而引发组织内部不和谐的声音?”

    听徐云这么一说,秦婉儿也有些混乱了,的确是啊,如果市里重视,应该让负责社会稳定和公安司法以及民政的张市长过来啊,王市长来算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我觉得事情有蹊跷。”徐云道:“你去跟你们马局长说,如果想要我们配合你们的工作,你们就必须做好保密,即便是市里的领导,也不能知道你们对雍和动手的计划,你也听宫九霄说过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吧,我被警方的高层出卖过,现在可不想再被市里的领导出卖了。”

    秦婉儿听完徐云的话,自己都觉得自己变得多疑了起来,但不管怎么样,如果想得到徐云和叶法拉的帮助,都要尊重他们的意见。

    “那我先带你们去我的办公室等一下,我去转达一下你的意思。”秦婉儿道:“徐云,你有任何要求都跟我说,我都会尽量帮你们协调。毕竟这里不是我说了算,如果是我说了算,我会把大权直接交给你。”

    徐云笑了笑:“你相信我,是因为你有相信我的理由,但你们马局却不一定那么信任我,毕竟我和他没有合作过,他觉得我有能力,也只是因为我曾经是那地方的人。”

    “叶小姐,你有什么需要的,也可以跟我说。”秦婉儿道:“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警方欠你的人情可真不少,若是不能为你做点什么,我都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了。”

    叶法拉摇摇头:“我没什么要求,而且我做的一切都并不是为了你们警方,你一点都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我只是再为自己赎罪。”

    “那我就先过去了。”秦婉儿把徐云和叶法拉留在办公室之后,便匆匆离开。都说那独眼雍和神通广大,他能买通市里的领导打听情况也真有这种可能姓,徐云的小心是没错的。

    秦婉儿敲开会议室的房门之后,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市里的领导王市长,警局的马局,刑警队的郑队长,重案组的刘组长等等和计划有关无关的大小部门负责人都在会议室呢。

    “小秦,人呢?你不是说,接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马局长看到秦婉儿是自己一个人出现的时候,表情明显有些尴尬,他刚给王局长打了包票,说可以找到最有把握的线人把这件事情搞定。

    秦婉儿道:“马局,人我接到了,但我认为,为了保证线人的安全,和计划无关的人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您觉得呢?”

    马局长愣了一下,点点头道:“的确是这样,有些细节的地方我考虑的稍有不足,这样,所有和计划无关的人都可以回去了,今天的会议只准许跟收网雍和计划的人留下参加。”

    老大都发话了,一些人纷纷起身离开了,最后剩下的就只剩下刑警大队和重案组的重要人物了,“这样可以了,你把人带来吧。”马局长淡淡道。

    秦婉儿却看着王市长,一言不发。

    马局长脸色微微一变,提醒道:“小秦,说话做事可都要想好……”

    “王市长,市里那么多事情都等着您去艹心,您那么曰理万机的,还关心我们警局的事情,实在是辛苦您了。”秦婉儿根本没等马局长把话说完,就直接开口了:“有些事情是我们警局的机密,我希望您能……”

    “哈哈哈,说得好,说的漂亮。”王市长一点都没有责备秦婉儿的意思,反而大笑了几声:“我们人民警察的队伍里就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的确,任何有可能威胁到计划的人都不应该相信,就算是我也不应该例外。”

    马局长急忙起身道:“王市长,她到不是那个意思,小秦虽然是个有能力的同志,但毕竟年轻,有些时候说话欠缺考虑,哈哈哈……她是希望您能留下来多多给予我们监督和指导,多多指出我们不足的地方。”

    秦婉儿哪管得了这么多:“我不是这个意思,马局,我的意思的确是王市长说的,我觉得任何人都不能例外,都不能伤害到了线人的**姓。如果真的想要对雍和撒网的话,就必须更加严肃起来。”

    马局长一听秦婉儿的话,脸色直接就沉了下来,这小丫头片子说话可真是够冲的,而且这还当着市里领导和那么多人的面,简直就是不想给他台阶。而且还当面质疑王市长……他儿子今年夏天就大学毕业了,自己可是还指望王市长的关系帮他一下,至少能让儿子在市里混个闲差一辈子不愁吃喝也好。

    这年头吃公家饭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为了考个公务员都挤破头,马局长可不相信他那大学都是花高价改档案的儿子,能凭自己的能力考个事业编。所以马局长绝对不能得罪王市长。

    “小秦!局里的事情到底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你胆子也太大了,什么人都敢质疑,难道王市长会和雍和那种人渣败类有联系吗!他还能把我们的计划透漏出去给雍和不成!”马局长怒斥道:“好好考虑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我怎么安排的工作你就怎么做!等到你有能力坐在我这个位置上的时候,再教育我也不迟!”

    秦婉儿被训斥到也没什么,但她绝对不能让徐云和叶法拉失望:“马局,或许我说话欠缺考虑,但是你也应该尊重一下线人……”

    “那你是不是也应该尊重一下王市长!”马局长瞪眼道:“有这么对领导说话的吗?!”

    “王市长,对不起。”秦婉儿道:“请你理解,我也是为了工作。”

    王市长点点头:“理解,理解,当然理解。老马啊,人家小姑娘做事这叫认真!你应该多加表扬才对,怎么还教育起人来了,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应该多多鼓励年轻人嘛!是不是!”

    “王市长说的是,还是领导您的思想觉悟高啊,我就算拍马也追不上。”马局长连连点头:“呵呵呵,是应该表扬,表扬,等事情结束了,一定好好表扬。小秦,看见没有,这就是咱们王市长的度量,这才叫海涵,这才叫宰相肚里能撑船!”

    秦婉儿机械的点点头,心里却嘀咕着:我就算拍马,也追不上你这拍马屁的本事啊。

    身在仕途,这些东西都是不可避免的显现,秦婉儿每天都会看到各种阿谀奉承面对领导的嘴脸,所以也早就习惯了,对此她从最初的愤怒,到现在的一笑而过,早就改变了很多,她自己都感觉到了她的成长。

    很多事情都这样,就像是刚上路的司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一路狂喷,看到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就会怒骂一声“你丫他妈的会不会开车!”。但是当一个年轻的司机经历了多年华夏道路上无素质司机和行人的“挑衅”之后,就会变得淡定,什么事情都可以一笑而过了。

    秦婉儿现在就是,仕途见过太多的这种事情,久而久之,便也可以做到一笑而过了。拍马屁而已,从上到下谁不是?没有领导不喜欢听好话,没什么好愤青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ps:不知道多少人和我一个情况儿,每天这曰子好像过的一模一样儿,上班儿下班儿吃完饭遛个弯儿,睡觉睁开眼又那么一天儿,整天这么过的真杠没劲l来,县城就这么大咱也不敢很炸式,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恨不能都认识,一捣鼓捣鼓就有人儿说你能揍势,社会进步了生活儿过的更好了,可是咱这精神粮食产量却越来越少啦,记得小时候儿能玩的东西真多啊,现在除了电脑好像没别的玩头儿啦,以前说个笑话儿都喜的嘎嘎的,现在怎么说话儿都奶茓带着piapia的……】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