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很清楚,在某种事情上跟自己的顶头上司发生矛盾,其后果绝对不是她想要的,至少会在接下来的任何工作,都将面临着被穿小鞋的可能姓。这是任何部门单位都不可避免的事情。权力的力量的确很大,任何人都不可否认这个事实。

    尤其是他们局长马长邦,对上下级的关系看的特别重。

    但秦婉儿依然选择了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这件事情,即便是因此得罪马长邦也在所不惜,保证徐云的人身安全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虚无缥缈的,即便她因此丢了编制,她也不会让徐云置身于一个危险的环境之。而且,对于她一个警察来说,抓捕罪犯是她的职责,不管是用任何一种方式。徐云能站出来帮忙,已经做了很大的牺牲,她没有理由不去做好她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这么简单而已。

    “申江有关于毒贩的案子都是我负责,马局,这是你给与我的权力,这次也不会例外。这是我的职责,所以我有权力在我的工作方面提出任何我认为存在质疑的事情。”秦婉儿道:“马局,我们都想尽快解决雍和这个麻烦。但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依靠我们请出的线人帮忙,如果连他们的基本保密工作都做不到,那我们就没有必要继续施行这种方案了。”

    马长邦听到秦婉儿是铁了心跟他倔强到底,一时之间也真没了什么招,对付下属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很有经验,而这一次他却束手无策:“秦婉儿,别忘了,你的一切权力都掌控在我的手里,如果我愿意,我可以随时收回我给与你的权力。”

    “当然,马局,你有权力这么去做。”秦婉儿道:“但你更需要想清楚一件事情,如果你这么做了,我不知道我们需要帮助的人还会不会站出来。当然,我是希望他们依然能为大局考虑站出来,但有些事情……马局,你真的需要好好考虑。”

    王市长笑哈哈的打圆场道:“好了好了,老马,我还是那句话,年轻人要多多鼓励,尤其是有个姓的年轻人,毕竟未来在他们的手里啊,你说呢?”

    “王市长,您说得对,年轻人的确应该多多鼓励。”马长邦点头连连称是,但回身看向秦婉儿的时候,表情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但有些时候,一个年轻人连基本的尊重领导都不明白,那恐怕就没有什么值得我去鼓励栽培的了。”

    “老马,我就不打扰你的工作了,你也挺忙的,我先走了。”王市长笑了笑:“你们警局内部的事情还是你们自己处理的好,我这好奇心只会给你们添麻烦,哈哈哈,走了走了,市里还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做呢,我也闲不住哦。”

    马长邦起身连连道:“话可不能那么说,王市长曰理万机,还挤出时间来指导视察我们的工作,我们感谢还来不及呢。”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一前一后的走出了会议室,在场的所有人都起身相送,却被王市长制止,让他们都坐回屋里去,马长邦一个眼神儿过去,所有人就都乖乖留步了。

    “秦局,你真没必要为了这点事儿跟市里的领导犯冲。”刑警队大队长邢国亮摇了摇头:“这会影响到你的仕途,说句心里话,我们都觉的秦局你年轻有为,以后一定大有作为,你这样可是亲手葬送自己的前途。”

    “是啊,秦局,多为自己考虑考虑,大环境改变不了的情况下,你要学着自己去适应。”重案组李密点点头道:“马局这个人……怎么说呢,人不错,但好面子,他最接受不了的就是手下忤逆他的意愿。我想,一会儿你应该好好跟马局谈谈。”

    秦婉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但我也有我的原则。”

    十五分钟之后,马长邦再次回到了会议室里,他冷冷的看了秦婉儿一眼,淡淡开口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市里的领导能来是看的起我们!你就是这样对待上级领导的?你知道什么后果吗!”

    邢国亮和李密都偷偷看着秦婉儿,希望听到她认个错,这事儿也就这样过去了。

    很可惜,秦婉儿让他们失望了,她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原则:“马局,我没有错,我只是在行使我的职责而已。”

    “你的职责?好,好,好。”马长邦连说了个好:“小秦,我觉得你这几天的精神状态并不适合继续负责警局那么高压力的事情了,我批你一个长假期,你回去之后好好想想,想明白了再回来上班!”

    这种长假期听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奖励,但实际上却是一种权力职责的架空,虽然编制体系内的人不可能因为一些小矛盾就被开除,但领导却随时都可能把你变成一个闲人。即便是工资照样拿,但对一个人来说,吃闲饭却是相当不舒服的一件事。

    “马局,我不能走,这个事情离不开我,我必须先解决这件事情。”秦婉儿道:“就算我求你,等雍和的事情解决之后,你想怎么处罚我都可以,但这件事情你必须让我来做,否则……”

    “否则什么?否则我就没办法是吗?否则我就没有人用是吗!?”马长邦打断秦婉儿的话:“有个很简单的道理,你需要明白,地球少了谁都一样转,任何人对任何事情都不是必要的条件!没有你,我一样可以让其他人负责这个事情,甚至我自己亲自负责!”

    秦婉儿的目光毫不回避的看着马长邦:“马局,地球的确少了谁都一样转,但这个案子不是地球,案子没有自转公转的能力,案子需要我做轴承来运转,除了我,任何人都不可能胜任这个工作。”

    马长邦哼了一声,重重道:“你高估了你自己的能力!秦婉儿,我现在是在命令你,把我让你带来的线人人选带到会议室,你就可以回家休息了!想休息多久都可以,我绝不介意。”

    “我们需要的线人就在我办公室,马局,如果你不再想想的话,那我现在就去带他们来。”秦婉儿道:“我希望你能收回你的话,我对这件事情很重要。”

    “任何人都不重要!”马长邦瞪眼道:“只要这两个人出面帮警局做事,任何人我都不需要!”

    秦婉儿无奈的摇摇头:“对付雍和,可不是什么小事儿。希望马局长你能有信心让他们帮你……”

    “我当然有信心!他们一个是希望减刑的服役罪犯,一个曾经是国之利刃的特警战士,他们没有理由拒绝我。”马长邦道:“这就不需要你艹心了,你只需要好好找个地方去渡假便可以了!”

    “好。”秦婉儿点点头。

    马长邦继续道:“行了,人也不用你去请了,你现在直接走吧,我看到你就觉得头疼。李密,你去小秦办公室把人请来,毕竟以后他们和你们重案组要合作很多天。早一点认识,总比晚一点认识要好。”

    李密起身答应了一声便推门而去,秦婉儿知道自己留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既然马长邦有信心,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

    “你好。”李密敲门来到秦婉儿的办公室,见到徐云和叶法拉正在聊天:“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马局让我请两位到会议室谈话。”

    徐云看了眼李密,只问了一句话:“秦婉儿呢?为什么她没自己来喊我们,你是……?她手下?”

    “我是重案组的李密,关于雍和的案子,我们以后或许有很多要合作的地方。”李密笑了笑:“多多指教。”

    “秦婉儿也在会议室吗?”徐云直言问道。

    李密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她……她……那个,应该有其它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秦局去做,所以,这个事情她暂时就不负责了。”

    徐云刚起身准备要跟李密去会议室,便又重新一屁股坐下:“李组长,我有点不明白您这是什么意思了。这件事情不是秦婉儿负责的话,她为什么要把我和叶小姐接到这里?你们局里什么分工安排我管不着,但我只想说,我来这里帮你们做事,很单纯的就是看在秦婉儿的面子上。”

    “徐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有什么事情我们到会议室再说也不迟。”李密道:“到了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错,你不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除了秦婉儿来让我做这件事情,其他人的话,我一概不听。”徐云毫不客气道:“比如你现在让我去会议室,我没有义务配合你的任何要求,因为我不是你的下属,也不是你的朋友,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现在你明白了吧?”

    李密这才傻眼了,怪不得秦婉儿那么有自信的告诉马长邦,这件事情离不开她,看来她的确有她自信的理由,李密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情最终离不离得开秦婉儿,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没有请动这两尊大佛的本事。

    “不好意思,李组长,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叶法拉笑了笑:“只是,是秦局请我们来的,我们来是因为她,可到了这里之后突然换了主儿,会让我们无从适应。”

    “我懂,我懂。”李密点点头:“这样,我这就去找秦局,两位先等一下。”

    李密匆匆离开秦婉儿的办公室,大步跑回会议室,把这些情况转达给了马长邦,马长邦当时脸上就挂不住了!他还就不相信,他一个堂堂领导,那两人会敢不给自己面子。

    “好!那我就亲自去请他们!”马长邦道:“哼,秦婉儿还真是有两把刷子,都到这时候了,还能给我个下马威看。好,好,好,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手腕。我能坐在今天这个位置,就没有我搞不定的事情!”

    【ps:过去那有钱的都叫万元户儿,现在一万块钱连婚都定不了,都说共同致富怎么共同不着俺呢,么时候儿咱也能弄个铁饭碗呢,有的单位个别同志真能装,你要找他办个事费劲里啊,抽烟不管事儿,喝酒当么顶一阵儿,你要是么儿也不给送,材料放这吧,忒忙,回去等信儿!都在一个小县城里谁不知道谁啊,别给我充那六儿啊六儿的你以为你是谁啊? 又不让你违反原则你看你那个脸,是我抱你媳妇儿跳楼了还是欠你多少钱啊,有些事儿真没法儿说说多了都不好,互相理解一下儿不管你是职工还是领导,哪这么多事儿啊你说是啵,都在一个小县城里别胡落落是啵,这一天天的一年年过的真杠快来,不知不觉出溜出溜我也二十了,虽然这曰子过得真杠没劲了,还得继续这么熬着你说有么法呢,你别说我愤青我说的都是实话,咱这里就这样,歌词儿一点也没夸大,可能有人听了之后觉得不愿意,那真没办法儿了,咱就这个脾气。】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